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战南北>四十回 千里为官求财不易 高人出手扭转乾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回 千里为官求财不易 高人出手扭转乾坤

小说:血战南北 作者:历史系肄业生 更新时间:2017/4/29 11:44:39

面对李智勇的惊讶,刘文建压根就没搭话,五指手指还是那样张开,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真人的意思,难道是五十万贯?”李智勇不免打了个冷颤,别说五十万贯了,就是二十万贯,自己也是没有的,从蓟州往回赶的太着急了,很多值钱的东西来不及带走,要么藏起来,要么就让李洪涛低价卖出去了,所以这个数确实足够要李智勇的命了。

刘文建已经看出,这五十万贯,李智勇是无论如何拿不出的,因此又敲了敲李智勇的脑袋,摇着那把扇子,“十五万贯,本道刚才不是说嘛,没有通天的本事,断然不敢帮你这通天的大忙的,你这点祭礼,本道平素也是瞧不上的,将来都是要普度众生用的。”

李智勇又犯难了。十五万的要求,确实不像五十万那样吓人,勉强可以承受。

答应?自己为官这些年攒下的家当确实是有一些的,不过这次带出来的估计也就这多了,一旦拿出十五万给了真人,那真和倾尽家产差不多了,自己这些年岂不是白忙活了吗?

不答应?以后不仅不能再为官,连能否保住命都不好说,况且只要继续做官,自己就还有捞回来的机会,如果不拿出来,就连之前在李岩身上那些投入也捞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李智勇咬了咬牙,“好,只要能达成所愿,事后弟子立刻奉上十五万贯祭礼孝敬仙师。”

刘文建嘿嘿一笑,“办完事再送钱来?那时我空口白牙如何找你要钱?” 说完依旧盯着李智勇。

“那仙师说该如何办?”李智勇觉得这话完全不像一个得道的仙师所讲,但既然已经谈到了如此实际的问题,此刻断没有缩回去的道理。

这仙师也不扭捏作态,十分坦然的对李智勇说道“明日此时将祭礼送来,祭礼到了,你的那些要求,尽管提来,本道定当为你排忧解难”

李智勇本想即刻应承下来,不过转念一想,不对,仙师不是能断人过去预知未来吗?不是能知人心中所想吗,怎么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有一点李智勇也颇为犹豫,如果钱送来了,仙师不给办这事,那自己钱也没了,官也没着落,岂不是官财两空?这些疑问瞬间便在李智勇心中过了一遍,但此前真人的道行能耐自己也是确实亲眼所见的,真人的声望也不容自己怀疑,因此虽有疑虑,李智勇却不敢提出来,只好临时编了一个自己认为还说的过去的理由“仙师明鉴,这笔钱实在太多,一时实在难以凑齐,家中目下只有三五万贯现钱,其余的容弟子慢慢去弄,仙师这边先替弟子费些心,事成之后弟子断不敢过河拆桥”

见李智勇如此说,这仙师果然不是计较一时长短的凡人,转身向殿后走去“那你凑来多少就送来多少,什么时候都送来了,本仙师就给你办完这件事”

李智勇一听又傻眼了,钱不送够,仙师不办事,看来自己这点心思已经被仙师看的透透的了。

就在李智勇见完仙师的第三天,李智勇还在家中纠结是否要把十五万贯一次性全部送到真人观中之时,李洪涛报来了一条让李智勇即震惊又懊恼又悔恨又不甘的消息:拓跋绍报蓟州大捷击溃柔然大军的报功折子已经递送到京城了,“眼下中书省和尚书省已经炸开了锅,兴许现在那折子已经递到了皇上面前了”李洪涛兴高采烈的讲了一番,形容的如同亲见,“咱们可算是盼到头了,蓟州安全了”

原本坐着的李智勇腾的站起身来,惊讶的两眼瞪的老大,瞳孔收缩,大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洪涛见李智勇如此着急,赶紧答道“小人都是按您交代的办的,自从来到京城后,不仅和咱们蓟州常驻京师的转呈公函看贴书办联系了一圈,更是花了大心思,和兵部蓟州司堂官的管家搞好关系,是您说的,一旦蓟州那边有什么动静,都要随时知道。”见李智勇没有说话,又补充了一句“那柔然大军被打退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回蓟州了?”

李智勇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了!”十分泄气的坐了下去,像是对李洪涛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柔然兵退了就可以回去了?怕是更回去不了!”说着站起身,步履蹒跚的向内堂走去。

看着李智勇蜷曲的背影,李洪涛不禁漏出一丝冷笑,“这个蠢货还算是知道深浅”李洪涛打心里看不起这个主东。身为刺史,不管民生,不问刑狱,每天只知道捞钱玩女人,遇事只知道推脱责任,甚至连逃回京城的理由都是自己给他想的,真不知道这样的蠢货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命能混上刺史。

这个李洪涛虽然只是个下人,但到底在刺史府见识过大官小吏们的心思伎俩,为人机灵悟性高,来汇报之前李洪涛其实就已经想明白了道理,蓟州那边越是打胜仗,李智勇就越是回不去了,这原因其实非常简单,一个没有刺史的蓟州照样打胜仗,那临阵脱逃的李智勇哪有脸面回去?况且他此时既无钦命又断了原本的朝中靠山,就算是想回去也没有可能。

至于如此故意装傻充愣戳李智勇的痛处,其实是为了不遗余力刺激他,让其早点断了回蓟州的念想,自己也好尽快将两个儿子转移走。

而如此做的原因就在于无极真人给李洪涛的两句断语--因为就在这前一天,也就是李智勇密会真人的第二天,李洪涛就在夜间秘密拜见了无极真人,并重金请真人为自己看相卜卦。那真人只看了李洪涛一眼,也不问李洪涛来意,张口便说“你的发迹,在女人身上,你一生的运势,却全在两个儿子身上”。李洪涛一听,立即跪在真人面前,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方白玉和昌永祥凭信即兑的一万贯兑票双手呈递给刘文建,“请真人为弟子消灾”。

这真人也不推辞,将兑票和白玉接了过来,拿在手中反复看了几眼后,随即放入怀中,左手攥住扇子,将扇子不停在右手掌中敲打“这本来并不好破解,本道念你诚心,特教你一个应急避难之法。你的主东之家正有不进不退不尴不尬的难处,本道说的可对?”

李洪涛一听,立刻点头如同捣蒜,“对对”

刘文建接着说道“北方险地,你们父子不可轻涉,看好你的儿子,父子一齐隐遁他乡远离险地,否则你儿子会被卷入无妄之灾。”

见李洪涛有些犹豫,“如父子不能一齐走,将儿子送走也可”,就这样,李洪涛才会如此着急的要把儿子转移走。

就在李洪涛向李智勇汇报蓟州大捷的当天晚上,李智勇便带着十五贯钱再次来到无极真人的面前“这十五万祭礼请仙师收下,事成之后,弟子还当额外再孝敬真人十五万贯祭礼之资”

事后再出十五万的额外答谢,这却有些出乎了刘文建的意料,早知他有如此财力,那开始自己要价三十万岂不更好?但此时已经哪有后悔药可吃?

刘文建面无表情的将兑票收下后,口中小声念叨了几句,拿起扇子,在空中略微比划了几下,李智勇面前便凭空出来一把扇子,掉在地上,李智勇拿起一看,是首不工整的打油诗,字也龙飞凤舞有些潦草,借着殿中的烛光,李智勇小声念了出来“机缘偶发迹,超迁在北地。胡兵不知趣,南来扰风波。此番尽磋磨,回望得因果。承恩故人在,终究在蓟州。”

李智勇一看,这四句诗无疑是对自己过往的复述和未来的点拨,前两句说的很好理解,自己机缘巧合在李岩帮助下做了高官,而且为官之地在北方,这柔然人举兵来攻,这南来不管是说柔然人南侵还是说自己南归京城都可以,扰风波可以理解在京城亲历的这轰动朝野的惊天大变局。但后两句实在不好明白,“此番尽磋磨”难道是说自己这番磨难已到了尽头?或者说是此次回京城都将是磋磨?“回望得因果”就更难理解了,回望是让自己回老家?还是回蓟州去?因果是什么因果?

承恩故人在,是什么故人?是受过自己恩惠的下属?还是提拔过自己的上级?亦或假名独孤忠的李岩?

终究在蓟州,是自己的终究回到蓟州?还是故人在蓟州?

这诗又似是断语,又像警示,句句有所指,却又句句含糊不清,李智勇跪在原地看的竟呆住了,过了足有小半顿饭的工夫,方才抬起头,将扇子合上,双手举起奉上,“弟子愚钝,未能领会仙师之意,请真人指教”

无极真人用手中的扇子指着李智勇捧起的扇子,“此物你定要收好,你的结果就在这扇子中,少则半月,多月月余,你那疑难本道已经为你消解完了”

虽然仙师给了答案,但李智勇却还是似懂非懂,尤其是那一句结果就在这扇子中的话,让李智勇听的云里雾里,只好接着问下去“仙师法力精深弟子拜服,那弟子现在是在家静候还是回到仙师所说的结果之地?”

2

四十回 千里为官求财不易 高人出手扭转乾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