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种花家往事>四十一回 前任刺史回故地束手就擒 报应不爽应劫数因果循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一回 前任刺史回故地束手就擒 报应不爽应劫数因果循环

小说:种花家往事 作者:历史系肄业生 更新时间:2017/4/29 11:45:11

刘文建知道如果再绕弯子,眼前这个人恐怕还会穷追到底,只得明说“你的故人在蓟州,目下在蓟州正得势,你曾有恩与此人,此人对你也甚为感念,日后的际遇也全在这故人身上,回到蓟州后,你就知道了”

真人一边说,李智勇一边在心里逐个对号,要说这施恩于人,自己平素施恩太多也从没计较,大恩小情不断,尤其是在蓟州,帮人办事无数,尤其是升迁一项,自己虽收钱,但收完钱确实提拔了送钱之人,这些人感念自己也算应当。正得势的人是不是指被自己提拔过的人?思来想去,还是没想明白,但一个念头突然在脑中闪过“仙师可否劳驾和弟子一同北上前往蓟州?弟子在蓟州还有些家财,回到蓟州,疑难解了,弟子就地将剩余的祭礼献给仙师。”

李智勇这一个要求,着实让刘文建有些为难了,若是换了旁人,人家出这么多钱,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但这李智勇却不同,从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此人面相迷离似有似无。以刘文建自己的先天之能,又有那人相助,这两天反复为李智勇卜卦,摇出的都是艮上巽下的蛊卦,这卦主事繁且无序,迷乱而多艰。看不透好坏,似乎又有人从中作梗。如果跟去蓟州,自己也不知后果如何。

想到此处,刘文建忍不住用眼角扫了一眼在殿外远处等候的李洪涛,这李洪涛昨日也曾许诺,为其消灾后也会再付五万贯的酬金。如果不跟去,这二十万贯的酬金拿不到不说,何人阻自己的卦象,自己或许就永远无法得知了。

“好,本道就同你去一趟蓟州,消你那通天灾祸”

就这样,刘文建跟着李智勇回到了蓟州。

当元昊同拓跋绍达成了软禁李智勇的一致想法后,带着孙定边和慕容恪等一干人到城门处时,刘文建和他的几个道童徒弟已经装扮成寻常家人模样,在李家庞大的队伍中,静静的观察着一切。

从城门副尉拦着李智勇的队伍并百般阻挠李智勇进城那一刻起,刘文建就知道,那若有若无繁复无序的卦,恐怕就是眼前的难题。

过了好久,见一群人从城内急匆匆过来,带头的人对着李智勇深深一恭,这人应该就是李智勇路上曾经提到过的蓟州的税关总监元昊了。

元昊对着李智勇深深一恭,笑着说道,“大人是知道的,前阵子柔然人派了细作来刺探蓟州的虚实,柔然大军虽然退了,但属下害怕他们再派细作前来,所以让城门这加大了盘查的力度。”也不待李智勇说话,元昊转过身,对着城门副尉从容的说了一句“放队伍进去。”

说着便恭敬的躬身摊手向李智勇做了个请的手势,李智勇刚要抬步回自己的车上,元昊赶紧双手一扶李智勇的胳膊,笑着说道“大人一路车马劳顿,属下专门为大人准备了刺史府原本的八人抬,请大人升轿入城。”

原本如此轻易的就被放进城,李智勇便十分高兴了,如今更是按照自己刺史的身份迎接,李智勇越发的得意了,看来当初提拔这年轻人真是做对了,难道说无极真人那断语中所说的承恩故人就是元昊?自己终究在蓟州看来也指这个吧?一边想,一边笑盈盈上了轿子。

车队跟着轿子进了城,但刚走过一个路口,轿子便突然转向,没有继续走通往刺史府的路,刘文建跟在车队后面,见轿子径直向西而去,车队却被拦下了,一直跟在元昊身边那个精瘦中年汉子对着李洪涛说道:“我们总监给刺史大人专门设了接风宴,你们就不方便去了吧,总监已经专门为你们安排了下处,你们先安顿一下”

刘文建却觉得此中怪异,刚想向前挤过去跟上李智勇的轿子,却见那精瘦汉子身边的十几个人,都齐刷刷亮出了兵器,与此同时,城门附近那些缉盗营的官兵,也都快速跑了过来,全部将武器对着车队,瞬间将车队包围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胆战心惊,那些亮闪闪明晃晃的家伙反射着太阳光,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这一亮兵器,不仅印证了刘文建的疑虑,更是吓坏了李洪涛这些下人,“我们听您的,跟您走就是了”

孙定边很满意,一摆手,“这些人都是赵国来的细作,带他们到该去的地方去,有反抗者,一律格杀”

坐在八人抬中已经走远的李智勇却不知道身后的变故,在微微摇晃颠簸的轿子里甚至香甜的小睡了一会,这一睡也是从京城到蓟州一路上睡的最好的一觉了。

过了足有两顿饭工夫,轿子停了下来,李智勇也醒了。

按规矩,刺史大人落轿,必有下面的属官或轿夫为刺史掀开轿帘,请刺史下轿,今日再坐八人抬,李智勇又回到了当初作刺史那个派头,还是还等着轿夫掀帘,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有人掀帘迎接,李智勇不免气上心头,甩手将轿帘拨开,气哄哄的下了轿。

一下轿,却见那八个抬轿的轿夫一个个竟都直挺挺站在轿边,谁也没搭理自己,如此没有规矩的轿夫,李智勇不免拿出刺史的派头,“你们”后话还没说出口,便听见后面元昊的声音传来,“请大人进去吧”

几个轿夫也不说话,强拉着李智勇进入了旁边这个毫不起眼的小院,李智勇压根没反应过来“你们什么意思”,就被硬生生拽了进去。

元昊转过身对身后的孙定边说道“这事怕是还得你去办”

孙定边狡黠的一笑,“放心吧,不管啥,交给俺老孙,保证都办的妥妥帖帖”

元昊也笑着说:“事情不难,除了每天供应他饭食外,每天往里面送两个婊子一壶春药,一年三百六天天天不断”

孙定边一愣,随即马上会心笑了“照这个法子,估计一年,这狗官就得成干尸”

元昊也不解释,仍旧笑着说:“除了送饭的厨子和妓女,其余的人只能进不能出,外人如果有敢闯的”元昊做了手刀“置于他的家人和手下,祸不及家人,不能杀了她们,但也不能让他们出去乱说,从明天开始,把他们全都弄倒青衣的庄子上种地去,没我的话不许他们出去”

堂堂一个刺史,竟然被说不清道不明的软禁了起来,虽说还是好吃好喝供着,但每天除了送吃喝和打扫庭院的下人,能见到的人就只有每天都换样的妓女了,孙定边用总商会的名义给各个行院下的命令,每个行院一天,轮流往里送女的,中午送进去,第二天早上接出来,送去的人如果伺候的不好,那行院当天就关门。各行院的妈妈都怕得罪总商会,因此每天进去的妓女都是院子里的头牌翘楚。每天送进去的春药更是厉害,不管李智勇是多累多乏,只要喝了春药,立刻便精神十足挺枪立马,足够折腾整整一晚上,一年后,当李智勇被抬出来时,已经是骨瘦如柴形如枯槁,蓟州百姓也都传言李智勇是纵欲过度而死,那是后话不提。总之从此以后,这个曾经的刺史大人和他那狐假虎威的家人们,便消失在蓟州百姓的眼中了。

刘文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跟着李智勇来到蓟州的第一天,便跟着李智勇的家人稀里糊涂的进了蓟州的大牢,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自己跟着李智勇的家人,都被赶到了蓟州城外一处偏僻的乡下农庄,自己和徒弟们被分派给了农庄中各农户家中当起了农奴。

虽然有诸多的没想到,但刘文建明白,自己被卷进了李智勇和元昊以及元昊背后那股势力的斗争中,自己当初卦中那些看不清弄不懂的卦象,其实就是自己如今所处的处境。

刘文建想的明白,此事是李智勇和元昊的情仇纠葛,这元昊或许就是自己卦象中那看不透摸不清之人,如果硬要掺和进此事,等于为自己树一强敌。尤其是昨日那些面容凶狠杀气腾腾的手下,可知此人身边必有高人。自己自保逃走绰绰有余,为了一个贪官让自己身陷险地,面对自己也不了解的高手,刘文建实在没有把握。

但一想到李智勇和他那管家李洪涛对自己承诺的剩余那二十万贯钱的酬谢,实在又心有不甘,京城里虽不乏高官巨富,但肯像这对主仆如此大方豪阔的还真不多,错过这样的金主,刘文建着实心疼。

纠结了好久,刘文建终于下了决心,这元昊高深莫测,就算不为了李家主仆的酬金,刘文建也实在忍不住会一会,因此偷偷安排徒弟们先行撤离后,自己则孤身一人潜入了蓟州城。

1

四十一回 前任刺史回故地束手就擒 报应不爽应劫数因果循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