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一章:浩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浩劫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5/19 13:45:06

满头是汗的韩炳麟在院中着急的转来转去。妻子冯月娘凌晨就腹痛要临盆了。可是,现在天都亮了,接生婆说:“还是生不下来!”真是急死人了。

早先,接生婆让他去请郎中来想想法子。他冲了出去跑了几家就近的医疗诊堂。凄凄凉凉的街上没一家开门的,他焦急的拍打着诊堂的门,请郎中开门救救妻儿。可是,就是没有反映。他只好回来请产婆安自己多年的经验救下妻儿了。让管家齐哥去一家家的恳求郎中过来。

这个时候也不能怪那些郎中不开门。八国联军凌晨就对北京城发起了进攻,现在能不出去的人都不出去了。奶娘陈玉英与接生婆一起忙着。齐哥的妻子齐嫂子与另一个佣人李姐早准备好了孩子的洗澡水和衣物。都站在那里焦急的等着。

三岁的女儿韩琬秀依偎在婶子梅香的身边,梅香也是这两天就要生的人了,她轻轻的拍着琬秀说:“秀儿乖,不怕,过一会呀,我们家就会有个弟弟或者是妹妹和秀儿做伴了。”

“嗯。”琬秀轻轻的应了一声。

梅香是韩炳麟结拜兄弟韩意风的妻子,韩意风在军中当职,是个正军校。

三个月前,英、美、法、德、俄、日本、奥匈、意大利这八个强国就开始从天津向北京陆续运进兵力。

韩意风他们的守城军队进入了一级战备。他知道这一仗终会打起来的。他就把怀有七个月身孕的妻子送到大哥韩炳麟这里来。他相信他的这位结拜大哥会照顾好他的妻儿的,何况冯月娘嫂子与妻子一样的身子。两个女人在一起相互也好说说话。妻子不会孤单寂寞也不会整天老为他担心心神不宁的。

安顿好梅香后,韩炳麟送他出门,他看着韩炳麟说:“大哥,我看这一仗过不了两月就会打起来的。刀枪无眼,我如果战死了,梅香和孩子就托大哥多多照顾,小弟就此拜谢了。”韩意风说完就单腿跪下抱拳行礼了。

韩炳麟是赶紧的扶起他说:“意风,别说那话,照顾好弟妹和侄子,你不说我也会照顾好的。你在战场上可要好好的照顾好你自己,我们等你回来。”

“嗯。知道了大哥。小弟就此别过。军中事忙,我也就告了这半天的假。”

“好吧,那你走吧。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妹和孩子的。”

“嗯。哥,那我走了。”韩意风行礼拜别。

韩炳麟看着韩意风远去的背影自言的说:“兄弟,好好的回来。”

“生了!生了!”接生婆的喊声把韩炳麟从回想中出来。他焦虑的听接生婆说:“是个少爷。”接着就听到孩子哇哇的哭声。李姐与齐嫂带衣物端着水进去了。

“月娘还好?”韩炳麟十分的担心妻子。

接生婆屋里说:“这会儿还好着。”

梅香微笑的对琬秀说:“秀儿有弟弟了。”

“嗯。”琬秀很是高兴的牵着梅香的手。说:“婶子,我们去看看娘和弟弟。我们去看看娘和弟弟。”

梅香挺着个大肚子慢慢的站了起来,跟着琬秀走着。看到韩炳麟也从院中走了过来。

“大哥。”梅香喊了他一声。

“爹,我们家有个弟弟了、我们一起去看看。”琬秀很是开心。

“好,去看看。”韩炳麟没有了焦虑,平静了些的说。

这时两手血渍的接生婆冲了出来很是着急的说:“老爷,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太太吧。恐怕。”接生婆没在说下去。韩炳麟瞬间感觉心血都凝固了,他冲到妻子的床边,看着妻子一点没有血色的脸。他握紧妻子的手泪水滚落下来

说:“月娘,不会的。不会的。你要坚持住,齐哥一会儿就请大夫来了。”

“炳麟。”冯月娘微弱的说:“我知道我的身子不行了。生下秀儿后我的身子就不大好,你说让我养好身子在生,可是他就怀上了。我走后,以后就辛苦你带好我们孩子了。”

“月娘,不会的,不会的。齐哥一会就请大夫回来了。”这会儿的韩炳麟脑子都是空的。

“太太看看孩子吧。”奶娘陈玉英把齐嫂洗抱好的孩子给抱了过来。韩炳麟接了过去给妻子看看。琬秀与梅香也站到了床边。冯月娘抬起手轻轻的触了一下脸子的脸,微弱的对陈玉英说:“大嫂,以后这两个孩子就劳你多多费心了。”说完就闭上了眼。

“月娘!”韩炳麟痛苦的喊着。听到父亲的悲痛,小小的琬秀感到自己的母亲可能很是不好了。就哭着喊:“娘,您怎么了。您说话呀。”

“太太!”陈玉英也再喊。

“嫂子。”梅香就喊了一声就悲伤的晕过去了。

“她婶子!”一旁的齐嫂是赶紧的去扶她并急着喊:“老爷,婶子她晕过去了。”

对梅香,除了韩炳麟两口子全家上下都称她做婶子。

这会的韩炳麟是悲痛欲绝,他听到齐嫂急切的喊声,他机械的把手中的孩子递给身边的陈玉英站了起来。迅速的蹲在晕倒在地上的梅香身边把她抱了起来。一脸泪的对着晕着的梅香说:“梅香,你不能再有事了。”就抱着出了房间,对正在洗手的接生婆说:“刘妈妈,你看看梅香,她晕过去了。”

“哎。”接生婆是赶紧的擦干了手。

这时齐哥带了洋大夫回来了。韩炳麟对齐哥说:“快带洋大夫去房间,太太很是不好了。”

“老爷。”齐哥很是为难的说:“太太是生孩子的呀。”

对于一九零零年封建制度下的中国,男女都是授受不亲的。哪能让一个外国洋人进太太的房间了。何况太太刚生下孩子。齐哥是听到孩子的哭泣声知道夫人生了的。

“别管那些了,救人要紧。”韩炳麟生气命令。

“哎。”齐哥也就不说什么了,赶紧和请洋大夫去了太太的房间,他在门外候着。

韩炳麟抱着梅香进了梅香住的房间,把她放到床上说:“梅香,你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这时的梅香还在昏迷中。

对跟着进来的接生婆说:“刘妈妈,您看看梅香,是不是要生了。我去看一下太太。”这时的韩炳麟有些六神无主。他在尽量的让自己镇定。

“哎。”应了一声的接生婆就忙了起来。这时齐嫂也进来了,给接生婆当个下手,如果婶子要生的话,她也是帮的上忙的。李姐去烧水去了。

韩炳麟一脸焦虑的走进妻子的房间来。房间里很是安静,这会儿小儿尽然不哭了。他看到陈玉英与两个孩子一直都在。洋大夫在瞧着月娘,他听到洋大夫叹了口气。收了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

他冲上去紧紧的抓住洋大夫的手臂哭声乞求的说:“大夫,求求您,救救月娘。救救月娘。”

洋大夫轻轻的推开他,安慰的说:“我是个大夫,只要有一丝希望,能救我一定救。可是尊夫人她。唉。先生,节哀吧。”

“老爷,婶子她要生了,可是她昏迷着没有醒。刘妈妈不知道如何办才好。”齐嫂进来又送来了危险信号。

他一把的又抓住了大洋大夫说:“救救那个人,去救救那个人。她也要生了。”

“在那里?快带我去!”洋大夫回头看着齐嫂问。

齐嫂看着韩炳麟。韩炳麟心焦的说:“快带洋大夫去,不能都没了。快去!”

“哎。”齐嫂看着韩炳麟对洋大夫说:“先生跟我来吧。”

他们就一起出去了梅香的房间。

此时的韩炳麟痴呆的转过身,对着躺在床上的妻子走了过去。他看着床上躺着的爱妻。他悲痛欲绝的坐在床边,握起妻子的手放到被子里去盖好。看着与自己共同生活了六年的妻子那无血色苍白的脸,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腑下身去抱着妻子的尸体哇哇的哭了起来。一旁的陈玉英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流着泪没有劝他。琬秀拉扯他的衣角哭喊的说:“爹爹,我要娘。我要娘。”他放下妻子,回身来抱起女儿,泣声说:“娘走了。以后我的秀儿就跟爹爹,弟弟,奶娘,婶子一起过。”

“我也要娘和我们一起。唔唔唔。娘为什么要走?娘为什么不要我们了?”对只有三岁多点的女儿问这个问题,韩炳麟无法回答,只有紧抱着女儿哭了。

陈玉英抱着新生儿走了出来,对韩家现在这个情况她的主事了。她的年岁并不大,也只有二十六七岁个样子,三年前韩炳麟到天津做完一笔生意,在火车站看到失魂落魄她:一个年轻姑娘挽着发髻,奶水浸透了衣服也不整理一下。出于关心韩炳麟上前问了她的情况。她告诉韩炳麟说,她的男人死了,刚有三个多月大的孩子也没了。婆婆说她命硬,把她给赶了出来。爹娘早就过世了。她没了去处。

韩炳麟想到家中三个月大的女儿,妻子没有奶水,女儿至出生就没有喝过娘的一口奶,也找了几个奶娘,可是孩子就是不吃,一天就哇哇的哭,三个多月的孩子还像婴儿般大小。韩炳麟当时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回北京来喂养他的女儿。她一口就应从了。出于尊重,韩炳麟一路都叫她做大嫂。后来一直也就这样称呼她了。

一到韩家听到孩子嘤嘤的哭,她放下包袱。韩炳麟对月娘刚介绍完她,她就忍不住的从月娘怀里抱过了孩子,掀起了衣服喂起奶来了。齐嫂给了她一条热毛巾让她擦一下奶再喂。她照着的做了。就把奶头塞进了嘤嘤哭着的孩子的嘴里。孩子吸着奶不哭了,家里一下子也安静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大家都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说:“老爷,太太,我不是一个不懂规矩的人。可是看到孩子这样,我就想到我的孩子也有好些天没有吃上娘的奶了。”说着就哭了起来。

月娘说:“大嫂, 我看秀儿与你很是有缘的。以前我们家也请有奶娘的。秀儿就是不吃。我们就请别人回去了。你看你一来,秀儿吃的可好了。以后你就在家喂秀儿吧。”后来,琬秀吃着奶在她的怀里睡着,那以后琬秀是天天的与她在一起,晚上也一起睡,琬秀就像她的女儿一样。孩子也胖乎乎的了,韩家上下整天都是笑声。

后来她也知道,韩家是南方人,只有太太和老爷在北京做生意,韩家在北京开有茶馆和茶具铺子,在天津也开有一家茶具铺子。长辈都到老家。

不过,琬秀的外婆是北京的。平时也多有走动。

陈玉英抱着新生儿对齐哥说:“太太走了,你去东胡同请李老伯他们来吧。韩家要办丧事。对李老伯说,我们家那些白事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你与他们一起买回来。帐,先赊欠着,太太出殡后一并算上,顺道把铺子和茶馆伙记们都叫过来,这几天都歇业。”

“哎,我这就去。”对齐哥,其它的就事不用交代了,同这两三年来,她知道齐哥是个实诚老实会做事的人。但是,对事不会作主的一个人。凡事都要请示。看着齐哥出了院子,陈玉英回过头来看到李姐端着一盆热水正从厨房出来。她问:“婶子怎么样了?”

“洋大夫给弄醒了。”端着水的李姐说:“现在刘妈妈正帮着婶子生孩子。齐嫂在给孩子准备衣物。”

“哦。这就好。”梅香醒了,陈玉英放了一点心。

“哇。”的一声孩子啼哭,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听着“唔哇唔哇”孩子的哭声。齐嫂出来让李姐快端水进去给孩子洗洗。看到陈玉英抱着孩子站在那里,就说:“奶娘,婶子她也生了个男孩儿。洋大夫说婶子没事。”

“哎。”陈玉英应着说:“那你去忙吧。等会儿给婶子煮几个鸡蛋放上红糠。”

“哎。”齐嫂应完就进去给孩子洗澡,清理一下产床去了。陈玉英抱着孩子来到了韩炳麟父女的身后。说:“老爷,婶子她生了个男孩。洋大夫说婶子她好好的没事。”

“好。”韩炳麟头也没有回的应了一声。

陈玉英继续说:“我让齐哥去请东胡同的李老伯过来,说太太不在了,咱们家要办丧事。也让他叫伙记们都回来,这几天铺子和茶馆都歇业。”

“好。你们安排就是了。”韩炳麟抱着哭累了的女儿说:“待会儿刘妈妈与洋大夫走的时候,诊费和接生的费用。这是钥匙。”说着话就把床头上放的钥匙递给了陈玉英。接着交代:“你到书房书桌间的抽屉拿几块大洋给了吧。我们家办丧事也不能亏了理数。”

“这个我知道。”看着痴痴抱着女儿坐在那里的韩炳麟,陈玉英接过钥匙。

此时她也不想说什么了。她抱着新生的孩子出了房间,去了书房拿了大洋出来。看到接生婆和洋大夫都在大厅。她说:“家里出了事我就不请你们留下了。”随后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张开,手掌上有四块大洋。说:“这是你们出诊的诊费和接生的费用请收了吧。”

洋大夫拿了一块说:“夫人请节哀。”就走了。

接生婆也拿了一块。陈玉英又给了她一块说:“刘妈妈,这半天来你辛苦了,就拿两块吧。”

“可是你家太太她。”接生婆很是愧疚。

陈玉英说:“刘妈妈,您也尽力了。您看,我。”看着怀抱的孩子说:“去看看她婶子。”

“哎。那您忙吧。我这就回了。”

“哎,那您老慢走。"

送走接生婆陈玉英抱着孩子来到梅香的房间。

这时,齐嫂与李姐以把房间给收拾好了。陈玉英再次的吩咐李姐给梅香煮几个红糖鸡蛋给端来。叫齐嫂给一家人做做早饭,都快中午了,都还饿着。齐嫂与李姐分别应着就拿着产后的那些床单之内的东西出去了。躺在床上的梅香看到她喊了一声:“大嫂。”梅香比陈玉英小两三岁,梅香也就跟着韩炳麟那样的称呼她。就泪眼的什么都说不了了。

陈玉英走过去,把孩子放到床上,两个孩子一并躺在那里。她也是泪眼的说:“别哭,会落下风眼的。”

“大哥他还好吧?”

“能好到那里去呀,可怜秀儿。小小的就没了娘。”说着陈玉英就抽泣的哭了起来。

“大嫂。你可不能太伤心了。嫂子她走了。大哥他也就那样了。这几天家里的事还得你作主呀。你可的好好的。”梅香反而安慰起她来了。

陈玉英擦了一下泪水说:“嗯,我知道。可是想到太太和秀儿,我心里就难过。”说着泪水就叭哒叭哒的流。

“嫂子,就这样的走了,谁心里都难过。”梅香泪水也停不下来。

“她婶子,以后这孩子你就多操点心了。”陈玉英看着韩炳麟的新生儿说。

梅香知道她说的是韩炳麟的孩子。她说:“大嫂,放心吧,我就当是双胞胎了。”

这时,李姐端了一碗热热的蛋汤进来。梅香动了一下,想坐起来。

陈玉英按住她说:“刚生完孩子别动,我喂你。”

3

第一章:浩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