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在一滴眼泪中绝尘>第30章护步达岗奏挽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0章护步达岗奏挽歌

小说:在一滴眼泪中绝尘 作者:文思匠 更新时间:2018/1/13 10:07:48

广平淀城外,耶律大石与耶律章奴各带兵器马上相见。耶律大石身后2000马步军摆开阵式,阵容严整。耶律章奴虽率数千之众,但看上去衣衫不整,武备不全,纪律涣散。

两人同时躬身施礼,然后相对苦笑。

耶律大石说:“没想到你我兄弟会在战场上刀兵相见!”

耶律章奴说:“赶来广平淀的路上我就想,只要在城外见不到大石弟,我耶律章奴就胜券在握。结果天不遂人愿,真在这里遇见你!”

耶律章奴是反对昏君天祚帝才起兵谋反的。自天祚帝即位以来,不理朝政、喜怒无常、荒淫无度、忠奸不分。致使朝纲混乱、贪腐横行、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东北女真人屡犯疆界,东京渤海人民怨沸腾,南京宋朝虎视眈眈,西京西夏国阳奉阴违,使大辽国陷入内外交困的艰难局面。

在耶律章奴看来,大辽国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根源在昏君天祚帝身上。只要除掉昏君,另立贤明君主,大辽国还有前途。而对于大辽国来说,自应天皇后述律平废东丹太子耶律倍另立太宗耶律德光之后,废立之事就未曾间断过。如今,他废掉昏君天祚帝,立有为之君救大辽国于危难之际,扶大厦之将倾,事成之后,也算为大辽国做件好事。

对于这件事儿,他事先慎之又慎,谋之又谋。当看见天祚帝率领土匪一样散漫,叫花子一样松懈,花花公子一样漫不经心的辽军去与女真军对阵的时候,耶律章奴震怒了,这不是驱羊群入虎口吗!

耶律章奴找来他的副手,南京留守耶律淳妻兄萧敌里及耶律淳的外甥萧延留,商量废天祚帝拥立耶律淳的事儿,几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起兵反天祚帝,拥立耶律淳为帝。

耶律章奴派萧敌里和萧延留到南京与耶律淳联系,却迟迟得不到耶律淳的响应,没办法,耶律章奴率军返回上京。上京有萧兀纳留守,耶律章奴劝萧兀纳与他一起废天祚拥立耶律淳,遭到萧兀纳拒绝。耶律章奴率兵攻打上京,因与萧兀纳有师生之谊,没下死命令攻城。只好转攻庆州、饶州、怀州、祖州等地。所到之处,竟然得到很多人拥护,十几天时间,聚集了几万人的队伍。队伍壮大,给养却跟不上,兵士开始抢劫并鱼肉百姓。最后闹到连耶律章奴也无法控制这支队伍的地步,刚开始收拢起来的民心,很快又丧失掉。到后来,耶律章奴不得不走一招险棋,到广平淀端天祚帝的老巢。走到半路上,他突然想起耶律大石那篇关于坚守广平淀的文章,心想耶律大石是个忠君思想很浓的人,废天祚帝这件事儿如果成功,耶律大石也就认了。万一半路上遇见耶律大石,耶律大石不会跟随他反天祚帝的,那样他将前功尽弃。

耶律大石说:“章奴兄,此时回头还不算晚!”

耶律章奴苦笑说:“晚了,大石弟,但我不悔!”

耶律大石说:“章奴兄,你可以单骑逃走,可以奔宋朝,也可以去高丽和西夏,但不能去女真。因为,朝廷正与女真打仗!”

耶律章奴摇头说:“大石弟,谢你这番心意,能往哪儿跑,到处都是朝廷的人马。这些人与女真人打仗可能屁滚尿流,但若收拾我手下这些兵,会如狼似虎!”

耶律大石说:“章奴兄,那你就下马投降吧!我拼着这个官儿不做,也要死谏救你性命。”

耶律章奴:“投降不是我的性格,大石弟,你撒马过来吧!”

耶律大石不忍心亲自动手,派副将耶律小乙与耶律章奴交锋,耶律小乙挥刀向耶律章奴砍去,耶律章奴不接耶律小乙的刀锋,举枪直刺耶律小乙前胸,耶律小乙中枪摔下马去。

耶律大石心中感叹:章奴兄真是将才,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大辽国所用。耶律大石挺起三刃枪催马向耶律章奴刺去,谁知耶律章奴并不躲闪,扔掉手中枪坐在马上等死。耶律大石发一声喊,才把已刺中耶律章奴身上盔甲的三刃枪收住。军士们一哄而上把耶律章奴拉下马捆起来。

萧敌里、萧延留两人来到南京见耶律淳。耶律淳奇怪地问妻兄萧敌里:“兄长不跟随皇上在东北打仗,跑南京来干什么?”

萧敌里说:“想来拥立妹夫你当皇帝,坐江山,废掉昏君天祚帝!”

萧延留也讨好地说:“舅舅,我们是来拥立你当皇上的。昏君天祚帝不值得大家为他卖命。耶律章奴将军已率军回上京,就等你去上京坐金銮殿宣布即位!”

耶律淳急忙屏退左右,关好房门说:“你们胡说些什么,不想活了!”

萧敌里说:“真的,我们真来拥立你当皇帝的,耶律章奴带兵1万在上京等你音信!”

耶律淳低头想一会儿说:“东北那边情况如何,皇上现在何处?”

萧敌里说:“东北战败,被女真人打得落花流水,皇上逃到哪儿不知道,所以才来找你!”

耶律淳命人送萧敌里、萧延留两人去吃饭,他来到议事厅,派人找来李处温密议。

李处温原是宋朝人,小时候被辽兵掠来。因满腹诗书、才高八斗,曾任南京府学汉文教师,后被耶律淳看中,升为南京析津府参知政事,现为南府宰相。

李处温考虑很久说:“这事儿不能太草率,要等一等,听一听。萧敌里、萧延留、耶律章奴这些人匹夫之勇,不容易成大事,不可轻信。”

耶律淳说:“是啊!早些年,耶律乙辛曾提议立我为太子,事未成,弄得天祚帝疑虑我这么多年。家父的秦晋国王、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本来早该袭给我,天祚帝就是迟迟不下旨任命。”

李处温说:“不是天祚帝不能废,关键是得成事之人议废立。天祚帝不得人心,但他坐拥朝廷,把握兵权,不是一句话就能废得了的。再说,朝廷还有那么多王公大臣,耶律章奴等废立成功则罢了,不成功,大人你白白跟着获罪啊!”

耶律淳说:“萧敌里说,朝廷兵马被女真人打败,天祚帝逃往哪里还不知道。”

李处温说:“此话有假,昨日军中秘探来报,天祚帝一路上走走停停,像狩猎游玩一样。已接近混同江,还没看到敌人的影子!”

耶律淳叹息说:“看来,这事儿就得等等看了!”

李处温说:“马上派探马去打听天祚帝的消息。果真天祚帝兵败,一切另议,一旦东北兵败的消息有假,凭天祚帝的性格,宁可把东北全部恭手送给女真,也不会坐视叛乱不管。多半天祚帝会率重兵临广平淀,观察我们的举动。”

耶律淳面露惊惧之色说:“那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李处温高深莫测地摇头。

耶律淳急切地望着他说:“你是我的军师、宰相,这样的大事你不替我拿主意,谁还会替我拿主意!”

李处温有些难为情地说:“古话说,疏不间亲啊!”

耶律淳拿过桌上一支狼毫毛笔用力折断说:“你我之间发誓,朝政无小事,贪妻恋子非丈夫,李先生你只管说,将来无论结果如何,谁若反悔,正如此笔!”

李处温:“如果真出现天祚帝率重兵屯集广平淀的局面,大人你只有一条路可选择!”

耶律淳:“哪条路?”

李处温:“杀掉萧敌里与萧延留,亲赴广平淀向皇上谢罪。以天祚帝的性格,不但会赦你无罪,还会把该给你的都给你。或许给你的,比你想要的还多!”

耶律淳站起来说:“那还等什么,快派探马出发!”

李处温微笑说:“这些小事不劳大人操心,探马我已派出去!”

耶律淳说:“还有,派人马上把萧敌里、萧延留两人给我监视起来,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们出留守府!”

李处温胸有成竹地笑:“留守府大门我已派人关闭,没有大人你的命令,谁也别想在府内随便走动。”

耶律淳说:“李先生,你真神机妙算啊!”

李处温淡然一笑说:“萧敌里、萧延留两人一身征尘地来到留守府,我就对他们产生怀疑。皇上御驾亲征,随军将士不在军中效力,却不远千里风尘仆仆跑到这儿来。此其一;其二,二人来府没去后院见夫人,可见不是家里出大事;其三,二人到议事厅时间不长,大人即屏退左右,可见所议之事非同一般。而大人你又没召集同僚共同商议,可见二人非为朝廷公务而来。有以上四点,足以判定事情的端倪。”

耶律淳由衷赞叹说:“先生神人!当此乱世,南京析津府能有先生,是上天赐给我耶律淳的福分!”

广平淀城外,天祚帝庸懒地坐在宫帐内与萧莺下围棋。宫帐外,几万兵将手握刀枪,虎视眈眈。

天祚帝随手放到棋盘上一枚黑子,紧接着又拿起来。萧莺笑按住天祚帝的手说:“皇上,不能玩赖啊!”

天祚帝用手按着棋子说:“是吗?朕赖棋了?”

萧莺说:“皇上玩赖了,不许悔棋的,可皇上悔棋!”

天祚帝说:“不许悔棋?谁立的规矩?”

萧莺说:“这是棋规,多少年都是这样。”

天祚帝说:“萧莺你记住,跟朕玩棋,以前那些臭规矩都不算。棋规在朕心里掌握着,朕说怎样玩就怎样玩,朕说谁不犯规谁就不犯规,知道吗?”

萧莺说:“那谁还肯跟皇上玩啊!”

天祚帝板起面孔说:“谁不愿意跟朕玩,朕可以杀他!”

萧莺大张着嘴巴看天祚帝,不敢再说话。

太监王华走进宫帐禀报:“皇上,耶律大石擒获逆贼耶律章奴来见。”

天祚帝又拿起一枚棋子放到棋盘上,萧莺赶紧也拿起一枚棋子胡乱放到棋盘上。

天祚帝对王华说:“让耶律大石回营歇着,带耶律章奴进来。”

耶律章奴被四名侍卫押进来。

王华这时又走进宫帐说:“皇上,耶律大石请求见驾!”

天祚帝不耐烦地说:“让他去!”

天祚帝站起来走到耶律章奴跟前,他不看耶律章奴,也不与耶律章奴说话,从一个侍卫腰间抽出长剑握在手中,眼睛瞅着剑刃说:“这剑好久没磨了吧!快吗?”

侍卫点头说:“皇上,昨晚磨了半宿,快!”

天祚帝淡淡地说:“快不快,试一试才知道。”说着话儿,天祚帝手腕一抖,长剑已“喳”的一声刺进耶律章奴的胸膛。耶律章奴瞪着眼张着嘴,嘴里满是血沫子,倒吸一口气栽倒在地。

天祚帝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又坐回桌前,对萧莺说:“莺儿,咱们接着下棋。”

萧莺手颤抖着拿起棋子往棋盘上放。天祚帝微笑地看着她说:“莺儿你记住,与皇上下棋,心不在焉也有罪!”

萧莺轻点头,泪水已涌满眼睛。

1

第30章护步达岗奏挽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