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在一滴眼泪中绝尘>第35章 萍水相逢,已是他乡之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5章 萍水相逢,已是他乡之客

小说:在一滴眼泪中绝尘 作者:文思匠 更新时间:2018/2/9 20:54:08

辽中京萧奉先府第,萧塔不烟穿一身男装,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优哉游哉地在后院里散步。走到一片假山石处,萧塔不烟停下来,四下里瞅瞅,然后一闪身钻进石洞里。

石洞里,阿三蓬头垢面,头发胡须都很长,看上去像个疯子。他目光呆滞地看着萧塔不烟,嘴唇机械地蠕动着。

萧塔不烟把手中的袋子扔给阿三说:“给,吃吧!”

阿三双眼放光地接过袋子,打开,拿起一个馕张口就吞。

萧塔不烟说:“你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阿三胡乱点头,仍旧大口吃着馕。

萧塔不烟捡起地上的一根棍子,点着阿三的脑门儿说:“阿三,你小子快出头了。等朝廷得胜收兵,大石哥从东北回来,我就把你交给他处置。到那时,你可不能再说假话,听见没?”

阿三胡乱点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含混声。

萧塔不烟无奈地苦笑,自言自语说:“这人,才关几个月,就成这样。真是的!”

突然,石洞门口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萧奉先、萧昂在一群侍卫的簇拥下走进洞来。

萧塔不烟站起来,惊诧地看着父亲和哥哥。

萧昂快步走到阿三跟前,皱着眉头掩着鼻子前后左右地看,然后惊喜地喊:“父亲,正是阿三!”

萧奉先阴沉着脸有些陌生地看着萧塔不烟。萧塔不烟喏喏地看着父亲,脸上挤出一丝笑,说:“爹回来了,阿三犯了点事,我这是教训教训他,逗着玩儿呢!”

萧昂朝萧塔不烟啐一口,摸着阿三脖子上的刀痕愤愤地说:“阿三!逗着玩儿,这也是逗着玩儿?我还以为是哪个江洋大盗干的,没想到是你小妮子……我,我!”萧昂说着伸出手掌向萧塔不烟比划。

萧奉先说:“你们兄妹的事儿以后再说,你先问一问阿三,是不是让萧塔不烟给关疯了!”

萧昂向阿三走过来,一边气愤地扭头看着萧塔不烟说:“把谁关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的,也得疯!”

萧昂挨近阿三,伸手在阿三的脸上拨弄一下说:“阿三,我是萧昂,少爷!”

阿三呆呆地盯着萧昂看了一会儿,嘿嘿笑说:“阿三,阿三,少爷,少爷!”

萧昂泄气地说:“完了,真疯了!”

萧塔不烟争辩说:“谁说他疯了,没疯!”

萧昂捡起萧塔不烟刚扔到地上的木棍,拨弄着阿三的脸说:“阿三,你说说,你是阿三还是阿四?”

阿三嘿嘿笑说:“我是阿三,我是阿四……嘿嘿,是阿三又是阿四!”

萧昂用木棍狠打阿三两下说:“混账东西,连少爷都不认识了,装疯卖傻的,看我打死你!”说着又狠抽阿三几下。阿三吓得瞪大眼睛看萧昂,突然“哇”地一声哭出声说:“少爷,快来救我,有人要害阿三,阿三不想死!”

萧昂说:“有少爷在,谁也害不了你!”

萧奉先深看了萧塔不烟一眼,转身走出石洞。

夜深人静,萧奉先与萧塔不烟对坐在议事厅的木椅上,相对无语。此时,两人的内心都很矛盾,很复杂。

萧奉先看着坐在他面前的萧塔不烟,思绪回到萧塔不烟幼年的时光。萧奉先在快四十岁时才得了这个女儿。萧塔不烟自小聪慧、乖巧,琴棋书画一点就通。没事的时候,喜欢到议事厅或书房里看他处置公务。每当他公务之余坐下来休息,萧塔不烟就跑过去赖在他的怀里不肯下来。萧奉先由于不满意萧昂的木讷、平庸,非常喜欢萧塔不烟的机灵、敏锐。偏偏萧塔不烟喜欢男儿装,这又满足了萧奉先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情。每每萧塔不烟一身男儿装束地坐在他的怀里,使他产生一个错觉:萧塔不烟就是个聪明、活泼的男儿。所以,尽管夫人整天讨厌萧塔不烟女扮男装,假小子似的,他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甚至还鼓励、纵容。因此,他与萧塔不烟父女间的感情特别深,也特别融洽。儿子萧昂就那样了,成不了大器,继承不了他的衣钵,在内心的深处,他就对萧塔不烟寄予厚望。在大辽国的历史上,后妃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很多,太祖朝皇后述律平、景宗朝太后萧绰等,都是能呼风唤雨的巾帼英雄,他也希望女儿能成为了的骄傲,时常鼓励指导萧塔不烟的读书习武。

萧奉先是个从来不乏野心的人,他在无形之中,把他的野心与萧塔不烟的聪明能干联系起来。可是,近来,他却因萧塔不烟的事儿伤透了脑筋。

首先是萧塔不烟的婚事,他当年就看中年少的耶律大石绝非池中之物,出身显赫,其父耶律安原又是德才兼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把女儿嫁于耶律氏,做到强强联合,况且女儿与耶律大石多年同窗,多年同修汉文同习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在了内心里谋划了多年并堪称绝配的婚事,却因女婿耶律大石的孤傲与愚忠跟他生出了嫌隙。打心底里说,他是对女儿及这个女婿寄于厚望的,甚至偏爱超出了儿子萧昂,汉人俗语“一个女婿半个儿”,他觉得自己是做到了。可是,契丹人的话“牛是牛,羊是羊,牛肉贴不到羊身上”,最终在阿三这件事上让他醒悟了。

其次便是萧塔不烟插手阿三这件事儿,令他很伤心。在东北军营里,当他听说阿三再度被人掠走,并且萧昂也被黑衣鬼面人所伤,他就感觉事有蹊跷,怀疑为府中内部人所为。他知道,耶律大石、耶律俊、耶律章奴、耶律余睹这些人,都是萧塔不烟中京国子监同窗。这个时候,他已经把怀疑的目光落在萧塔不烟的身上。但在内心深处,他不敢相信,也不希望这是真的。他不敢相信他的宝贝女儿会暗地里与他作对,更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萧塔不烟会成为他的对立面甚至敌人!当他悄悄回到府中,细问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之后,他终于把目光锁定在萧塔不烟的身上,并派人监视萧塔不烟的一举一动。这才出现了刚才的那个场面。

良久,萧奉先长舒口气,说:“萧塔不烟,爹想知道,你藏匿阿三,又逼供你哥萧昂,到底为什么?”

萧塔不烟说:“为验证一件事!”

萧奉先:“什么事?”

萧塔不烟:“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夫君耶律大石所说的那类人。”

萧奉先:“验证了?”

萧塔不烟点点头。

“女儿啊,你冰清玉洁,你志存高远,你出身富贵,打小就衣食无忧,别人都是对你投来艳羡的目光?可你可知,这一切并不是你天生就有的!而是为父一步一个脚印努力拼搏步步历险而得来的!”萧声音有些颤抖了,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强抑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而说道:

“我们萧氏一族本脉自高祖就出任北院大王,然而由于家族众大,至父亲成年出仕时,并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力量,父亲是自己在这险恶的朝廷中一步步走来的,官至枢密使,封兰陵郡王。这一路走来,父亲是处处为人谨慎,处处办事尽心尽力,所幸才走至今天这地步。很多事情是由不得你个人的是非善恶来决定的!官场机巧更险恶,如今我虽身处高位,可皇帝喜怒无常,暴虐成性,随时都有杀身灭族之灾。你知道吗,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至今让父亲想起都后怕!”

就在护步达岗之战的前夕,耶律延禧依旧在混同江畔游玩。那一次他游玩回宫,一个新选入宫的侍女正在服侍天祚帝沐足。耶律延禧伸了个懒腰,看到侍女有几分姿色,一时性起便踹翻铜盆将侍女拽到龙榻上,侍女吓得瑟瑟发抖,任由天祚帝嬉戏一番。之后,侍女又跪地将地上的水擦拭干净,羞红了脸退了出去。

侍女一出门恰好碰到前来的为父前去禀报军情。为父拦住侍女,得知耶律延禧这会儿正在屋里躺着呢,就叫宦官前去禀报他欲求见圣上。宦官为难地说,皇上刚传下话去,让赵贵人即刻侍驾,枢密使大人此时拜见圣上,怕有所不妥。为父那时为军情重要而心急火燎,顾不上许多了,就径直闯了进去。天祚帝听到门外有动静,以为是赵贵人,就说,昭容来的好快啊,朕还没来得及更衣呢。

父亲一听,惊吓的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微臣萧奉先该死,惊了圣驾。

可即便如此,他耶律延禧依旧恼火地从龙榻上坐了起来,说“大胆萧奉先,你好大胆子,未经召见就敢私闯寝宫,来人啊,给我拉了出去。”

几个侍卫随即冲进来将父亲捆绑起来。为父连声说:“皇上,微臣罪该万死,只是恳请皇上在罪臣赴死之前,容罪臣说上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天祚帝说,哼,说的好听,你们这些皇亲国戚,就知道借朕的名声发威,从来就没替朕着想过。

为父先说:“罪臣此番是冒着杀头的风险拜见皇上的。”

天祚帝一愣,说:“你什么意思,莫非阿骨打又打过来了不成?”

之后,为父向天祚帝禀明了金兵已更换了前军大将为完颜娄室。天祚帝深知这女真战神完颜娄室的统兵之能,连忙部署随从及护卫随他先避险夹山,以防万一。如此之般,才赦免了父亲,父亲也才侥幸再捡回性命。

讲完这个故事,萧奉先正视了一下女儿萧塔不也,只见女儿平静如水,丝毫不为所动。

1

第35章 萍水相逢,已是他乡之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