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轻否>雪落在异国他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雪落在异国他乡

小说:轻否 作者:贺文君 更新时间:2018/2/14 15:16:25

要说不冷那是骗人的,即使在飞行服的外面披一件大衣也丝毫不能减阻狂风的肆虐。更何况,无所不在的低温让我不由地打起寒颤,不过我右边的女孩子情况应该没有比我好多少。

和我一样的纯黑色头发,恰与这纯白色的雪相照应。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就开始下雪了,但是雪是昨天晚上刚刚积起来的,用脚轻轻一划就能看见下面黑色的地面。大雪掩盖不了这座城市已经成为废墟的事实。

这都是横须贺看不见的东西。当然,过去能不能看见这些东西都不重要。在横须贺,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款被称为“心神”的战斗机。虽然各种报刊文献上面都大张旗鼓地宣传过这款日本自行设计的五代战斗机,但是它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依旧是学术论文,而不是天空。

在横须贺,也见不到俄罗斯的苏34。当然,东京的人也不会,也不能见到这些东西。

天空中响起一阵划破长空的咆哮声。雪地上的人,穿着军大衣的,穿着西服的,穿着检修服的,还有披着保暖用大衣的人,纷纷抬头望去。事实上,披着保暖大衣的人和穿检修服的人,靠声音就可以判断,这是一个中队的F2战斗机。

“航自第五团已投入战场,开始消耗敌方防空力量。你们准备好。”穿着军大衣的高个子用他洪亮的声音开始发号施令,然后他转身向后方那个已经被熏黑的,侧面已经垮塌的,很难被称为机库的地方望去。六七个地勤正在奋力地向外拖动一枚巨大的导弹,两个人正在给它安装翼片。那么大的体型,怎么说也应该是反舰导弹。

至于为什么地勤现在要充当搬运工,被炸毁的半个机库正下方那一团金属骨架和半个轮胎似乎可以说明问题。

“呜呜”防空警报陡然响了起来,尽管大家都不禁打起了寒颤,但是,短短的一早一晚,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没有必要躲避,我们就是这座城市的防空洞。

“这意味着第五团的弹药用完了。”那个穿军大衣的大个子摸了摸下巴。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是叫新海一弥,北部战区的司令官,军衔上将。听说,他和芳乃龙也是亲信。

说道这个芳乃龙也,就不得不说说最近日本动荡不堪的政坛。

自从日本被美国踢出TTP,俄罗斯开始在北方四岛上进行军事活动,内阁大臣们就没有安定过一天。原首相长谷川十郎在两派人士的争斗中无奈地退役,于是,现在看来,亲近中国的一派握住了国家的政权,而集中力量发展日本的国防实力的一派则完全控制了日本的兵权,他们的代表正是芳乃龙也。

有些媒体称芳乃龙也是军国主义,想要重蹈昭和年间的覆辙,想要发动战争,想要毁了日本。事实上,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至于现在嘛,我只能说,我无心关注这些问题了。

从几天前那四架苏34毫无征兆地打破了日本的防空网络,把稚内打成了一座二维城市之后,整个日本似乎都被扇了一耳光。三天后海自就开了几艘护卫舰和驱逐舰和太平洋舰队对轰,惨胜。没有谁再去在乎政治斗争了。要知道,在这之前,翼龙之介,也就是亲中派的领袖,和芳乃龙也,那可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欧巴桑和欧吉桑茶余饭后都能谈上两句的“风云人物”,可是现在,我们这横须贺的飞行员都被调到了北方。

也不知道小鸠他们那些地勤怎么样了。

或许我该庆幸,我们的领导人在乱世中选择了放下内斗,一致对外。

可是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是不是就是内斗的结果呢?

“藤代悠上尉!”

“啊,到!”

“藤代华上尉!”

“到!”

“啊······”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

右侧的女孩向我使了个眼色,原来这是常规点名。

不过,这大概也就是出发前的最后一次点名了。

“美樱乃慎二中尉!”

“到!”

“有动往人中尉!”

“到!”

穿军大衣的男人没有多说话,只是向我们敬了一个礼,四个人立即回敬,然后脱下保暖服,地勤很顺手地接了过去。

寒冷的空气毫无保留地席卷着全身,抗荷服像铁板一样冰冷,我径直走向我的战机。

“华。”

“嗯。”

望了望右侧的那个女孩,我戴上了头盔。她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反舰导弹被安置在了美樱乃的战机机舱里。他的战机是F35,一侧弹仓原设计给两枚格斗导弹的空间被一枚反舰导弹完全占据,另一侧则是反制导装备。听说军部本来想从中国引进一套反导装备,但是这个计划最终告吹,所以这里的反导装备是美国的APG18。

除了美樱乃的反舰武器之外,剩下的三个人携带的都是格斗武器。

在前晚的轰炸之后,曾经只是在北方四岛晃悠的米格31终于可以在他们觊觎已久的,雷达信号微弱的北海道天空为所欲为。当一个又一个小队的F2前去拦截之时,透过舱盖或是雷达能看见的却都只是天边的蓝色火团,或是雷达上闪出去的红色小点。

米格31不会对F2发起攻击,可是它们就是赖在日本的地盘不走。

东京正在商议面对俄方米格31的战略,而前线的驾驶F2的飞行员正在逐渐丧失信心。终于,昨天晚上,航自四团遇到的不再是米格31了,而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以及俄罗斯海军航空兵的苏27SM。

十二架F2回来了半架。

这一切都发生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

望着雷达上清晰无比,一步一步靠近的战舰,东京除了抱头痛哭之外,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送过来了。

他们想出的战术,美其名曰“旗舰猎杀战术”。

短时间内不可能调动海自,驻扎北方的爱宕,秋月,筑摩现在正在进行补给,毕竟前些天他们刚刚大幅度削弱了太平洋舰队的力量,可是瓦良格号还在。于是,我们航自七团,这个因为芳乃龙也和翼龙之介的斗争,实际上只剩下四个飞行员的“小队”,被派遣到稚内,尝试进行这种用四架战斗机换一艘战舰的战术。

相当于把战斗机当成一次性用品。

谁都知道这样下去日本撑不了多久,毕竟太平洋舰队只是俄罗斯的力量的很小的一部分。尽管我们都还不知道这场战争因什么而起,为什么要打,为什么要这样打,但是,似乎,没有谁能想出比“旗舰猎杀”更好的战术。

反正又不是不能跳伞。想活下来也没有多难。

航自五团的第三大队消耗敌方防空力量的代价不就是自己的战斗机吗。

在生死的边缘来回挣扎或许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但是总比死掉要好吧。

在经历这一切之前,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海面上星罗棋布地排列着发动机,主翼一类的战斗机的零部件,不时还能看见熊熊燃烧的火焰。海水的颜色已经分不清是蓝色还是黑色还是绿色,或许,还有红色。

“攻击队形。华,你和我守住左右翼,有动,你打头,美樱乃,你待在我和华中间。”

“明白。”

一字排开的战鹰随即转换成梭镖一般的形状,躲在平流层上,向着横七竖八的几艘战舰冲去。

根据新海上将的消息,消耗敌方防空火力的航自五团打散了敌人的阵型,现在敌方正在重新布阵,正是我们寻找旗舰的好时机。

太平洋舰队的旗舰瓦良格号,莫斯科级巡洋舰,其实,那一根比旁边的护卫舰高出一大截的像塔楼一样的舰桥就已经暴露了它的位置。

距离敌舰二十公里,他们依然没有开火的意思。想必是五团把它们的火力消耗的差不多了。毕竟莫斯科号的主要功能是对海对地打击,防空应该交给护卫舰或是海军航空兵,而眼下的一艘光荣级护卫舰正在徐徐沉入黑色的海水。

“嘀嘀”锁定警报暴躁地叫起来。

“华。位置。”

“40,7,16。”华平淡地说着,“速度890,正在接近。”

“四十一公里外啊。”我自言自语道。这个距离能够直接瞄准的俄制导弹也就R75了。敌方应该有苏35或是苏30SM存在。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被瞄准了,华,有动,你们守好反舰导弹,美樱乃,你的动力储备剩余多少?”

“20%。”

“全部分配给你的APG18。”说完这句话我便竖起机身向左侧飞去,划出半个与他们行进方向相切的圆,当我的方向完全与他们垂直之时,我开始向上爬升。

F3的发动机推力很足,没过一会我就钻到了云层之上。由于F3的雷达作用范围是400千米,导弹不会在警报响起之后立即打出来,所以耳畔回响的“嘀嘀”声只是变得越来越急促,像是人的心跳一般,敲击的频率逐渐变高,下一声的间隔越来越短,红点的闪烁也越来越快。

真是见了鬼了。

忍不住拍了一下眼前的仪表盘,但这并不能让警报声减缓。

要说我完全没有实战经验,其实也不是。之前在横须贺航自七团的时候,我们曾驾驶F15J多次奉命前往那霸一代海域视察。我们团两个实力最强的中队,一个是我们的第9空优中队,还有一个是驾驶F35的第10攻击中队。我们飞往那霸的主要目的当然是视察,不是怕中国的战斗机过来,他们很守规矩,只要我们不惹他们他们就不会对我们动手。最主要的是防止台湾战斗机越境。我不知道台湾到底算不算中国的领土,主权上算吧,但是他们的军队似乎是分离的。其他国家的政治和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解放军不会胡闹,但台军会,上头有些人也会。

我记得那时候有个叫一之濑淳司的,是第十攻击中队的,挺帅的一个小伙子就是个子不高。他们在一次任务中飞向了赤尾屿,被中国海航狠狠教训了一番,我们去解围的结果是被击落了两架F15。

这不能怪他们不自量力,毕竟至少就士兵而言,谁都不想挑起争端。

这话我后来也和他说了,他当时在病房里照顾他因战机被击落而受伤的女朋友。我说我和他有过类似的经历,他说他烦透了政治。

的确,我也烦。

那个时候美国想要在韩国部署“萨德”防空系统,美国的卡尔文森号和斯坦尼斯号航母刚好又在南中国海游曳。尽管美国看起来像是在给中国和俄罗斯还有朝鲜施压,但是这个包围圈却刚好把日本给围了起来。

于是,我和华就在一个下午被派遣出去,驾驶战斗机到黄尾屿,琉球一带巡视一圈。

午后的阳光射进海洋,海水好像被染成了金黄色一般。

黄色的海面应和着黄色的礁石,微微透露出黑色的本质,就像是一座金矿。或许在南非也看不见这样的金矿。莎士比亚说,金子,黄灿灿的金子,只要一点点就能让真的变成假的,白的变成黑的,虚伪的变成真诚的······我不知道莎士比亚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不是看到了这样的场面,毕竟那个时候也,没有飞机,但是我真的很希望现在我看见的这一切就是假的,黑的,虚伪的。

两架苏30MK2就那样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他们既没有选择远程瞄准也没有在近处开枪示警。不过,更有意思的是,F15居然在八十公里的时候才发现它们,这不由得让我怀疑美国人对外宣称的F15的雷达探测能力。

总之,本来的巡逻现在变成了一场不可避免的近身缠斗战,因为根据华那边的通讯,上头的人很明确地说,再耗二十分钟。

行吧。于是,伴随着对方循环用中日英三语播放“我们是中国海军航空兵,你们已经侵入中国领空,立即返航。”之类的话,我们在东海上空盘旋着,我们没有走的意思,但是也没有进攻的倾向,而他们也就跟在我们身后,喊话的还是声音比发动机的声音还要大。

“华,我们散开,也许把他们的注意力分散开能耗更多的时间。”

“兄长想要和苏30拼机动性。我认为这个计划不可行。完毕。”

并驾齐驱的两架F15被两架苏30左右包围住。

“兄长,开加力。”

“加力?你要往哪里跑?”话是这么说着,但是我已经伸手减小了雷达功率,把动力储备几乎完全分配给了发动机。

“绕到中日国境线附近。五秒后开始。”

我能清晰地看见华的喷管从橙色烧成蓝色。那似乎想要和脚下金黄色的海洋和身后灰色的苏30较劲一般的,与它们形成强烈反差的颜色,立即也从我的发动机里迸发出来。

“还剩十五分钟,你准备怎么办?”

“那就看你的了。”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松了一口气一样,不过依旧是很平淡的语气。

“唉。”看见雷达面板上的两个红点并没有追上来,我开始减小推力,让战斗机保持在临界音速上,华察觉到了我的举动,随即也把速度减缓。

“他们不一会就会追上来。”几乎退到和我完全平行的位置,华才开口。

“我知道,所以跑到国境线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如果你打算耗时间的话。”

战机在云层上平顺地飞行着。拉出的烟痕随即和云层混合在了一起。

“我想玩一把。”

“对面是苏30。”

“所以我要你配合我。”

“即使我们两个能在近处解决一架,他们还有另一架在后面等着。一架F15在近处绝对无法战胜苏30。完毕。”

“没说要和他们战斗。只是做一下机动规避,耗时间。”

“我说你就不想想上头为什么要我们耗时间吗?”华好像急了,雷达上的两个红点意料之外的近。

忽的,一架苏30偏离了航向,向左上方偏去,然后,机身向右侧竖了起来。我不是很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毕竟他的身后并没有追兵,身后有追兵的是我们才对。

一秒钟之后,我便意识到,我低估了中国飞行员的素养。

苏30像是弹起来一样,竖直着向上移动,然后,开始逐渐向我们的方向倾斜。

他的战斗机,从竖直状态变成了倒悬状态,并且,机舱盖正对着我的机舱盖,从我的头顶上像是蜻蜓点水一般地擦了过去,头顶上闪过的AL31F引擎的轰鸣声像是武术里面的那一声“吼,哈”。虽说提起了全身的精气神,最重要的却是给敌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比如说现在的我。

我不住地望向华那边,她直直地望着前方,没有抬头。

苏30的机舱从她的头顶擦了过去。

我看到她的战机像是点了点头一般,然后开始下垂,我连忙叫住她。

“华!往上拉!”

“啊,嗯。”耳机里传来微微的喘息声。她的音量明显升高了,伴随着她的机头的抬起。

而此时,苏30的机舱,依旧垂直地指向我们。

“70905与75906遇到攻击!”尽管不知道他的下一步是什么,但是这种威慑性的行为,很明显是在给我们下达最后通牒。况且,看着华右侧正在做桶滚机动的战机和身后步步紧逼的机炮已经转动起来的战机,他们的意图似乎已经十分明确了。

我立刻按下了曳光弹按钮,甩出了一长串曳光弹,同时向左下方偏去,企图甩开右边的那一架,同时把后面的那一架引开。

“华,后面怎么样。”

“他在我的正后方,我向着你的方向过来了。”

“别啊!”我直接喊了出来。

我把后面那一架引开就是为了避免华被夹击。

回头望去,华的战机直直指向我的方向,那一架苏30则刚刚完成转向,然后,“嘀”的一声响起,华成了鳄鱼眼中的角马。

“嗖”不出所料,身后的那一架苏30立刻向着华的方向闪了过去,从华的侧面开始发动攻击。

“华!”我喊着,迅速调转机头,冲到他们的正上方用机炮瞄准他们,可是我却迟迟不敢扣下扳机。而直直向下俯冲而去的华则被死死咬住。在另一架苏30准备从侧面突袭的时候,我瞄准了他,同时向外扔出曳光弹,从他的正下方蹿了过去。

被我这一蹿,那一架苏30连忙向上抬起机身,以机腹面对我,速度减慢了不少。

“华,开加力,快走!”

喊完这句话,看着华的燃烧室从橙色变成蓝色,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剩余十分钟。

然而我的心在轻微的舒缓之后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追着华的那架苏30并没有继续追着华前进,而是调转机头朝向了我。他轻轻扭动机尾,机头却几乎没有向前移动,就这样,他一面降低高度一面盘旋,却几乎没有再向前行进,也几乎没有占据转弯的空间。

不论他的动作有多精彩,现在被包围的是我了。

“70905受到攻击,请求撤退。”我感觉安全带在颤抖,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我的腿。

和中国的海军航空兵比起来,我们的实战经验少了太多。

我不知道我让华先走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是我现在的确是身陷桎梏了。而且,我似乎很难逃出生天。

操纵杆被我抓出了水。

我再一次按下曳光弹的按钮,按钮上立刻沾满了水珠。不过身后释放出的曳光弹并没有什么变化。

“航自七团总部!我们受到攻击!”

“藤代中尉,再坚持十分钟!”

“难道要我们开火吗?”我一面甩出曳光弹一面做了一个桶滚机动,却没能甩掉随即响起来的“嘀嘀”声。

“我们可是在中国的领空中!”

警报的声音越发急促,我就越发不能理解此次行动的意义。

不论我能不能理解此次行动的意义,我都知道,我很难逃出去了。

中国的战斗机再次逼上来,左右把我夹住。并排的三架战斗机,机头指向同一个方向,我想他们大概是想把我逼出中国领空。

什么嘛,到头来也没有想打。

可是警报并没有停歇的意思,尽管中国战机就在我的侧面。

我越发糊涂了。曳光弹已经耗尽,如果我不采取行动,我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可是如果我开火,引起的争端就不是一条人命能够解决的了。

这真的就是生死的边缘呢。

“兄长。我已经进入日本领空了。”

“我好得很······我马上到。”望了望我颤抖的腿,我觉得我颤抖的声音瞒不过华。

“兄长能带着他们一起接近中日边境吗?”

“你想要直接在日本境内开火?”

“只是威慑。”

尽管我摇了摇头,但我还是把推力调到了最大。

在我钻进日本领空的那一刻,中国战机也掉头了。华的“守株待兔”好歹保全了我们两人的性命,虽然那之后我们差一点被处分,但是考虑到飞行员性命攸关而这次行动无关日本的领土主权,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

说不了了之,是因为我至今都不知道上级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从那以后,我身处于死亡与存活的边缘的机会似乎多了起来。我的飞行时间很长,我自认为技术不错,在模拟机上的击杀比仅次于一之濑淳司······说起来,小鸠还说过,哪天我能打败一之濑就给我一个惊喜呢······总之,我的飞行经验丰富,但是实战经验有限,所以,面对强大的敌人,当我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胁的时候,我多少会有些害怕,身体都会不自觉地颤抖。

这种情况的出现真的是没有任何预兆的,比如说,现在。

十二架苏27SM像十二头熊一样扑了过来。

没有犹豫的时间,我导弹瞄准之后我立刻就按下了开火按钮,拖着尾焰的导弹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具一样射出去,我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导弹的走向,只听得“轰”的一声,尾焰带出的小火球俨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向着五颜六色的海面坠去。

一上来就对敌机开火的代价是,我同时被三架苏27SM盯上了。

于是,我竖起机身, 向左侧偏去,速度逐渐加快,甚至开始远离太平洋舰队掌握的空域。

把那群俄罗斯人引开,华他们执行任务应该可以轻松一些。

雷达面板上,三架苏27依旧在前进,可是当我回头望去时,转换了了方向往我这边飞来的却只有一架。我连忙低头,轻轻擦了擦控制面板,另外两架似乎开始了盘旋,而追着我的这一架则是沿着盘旋的切线方向冲过来了。

然后,警报响起来了。在警报响起的同时,我抬起了机头,向右后方飞了过去。

不得不说F3的机动性能比F15好了太多,如果不是我拉住了操纵杆,战机有可能直接翻成机舱朝下的状态。那就是弗伦洛夫机动,不要命的人才敢这样玩。

眼见得后方正在掉头的俄罗斯战机襟翼轻轻挑起,我想他大概是想要从我的上面飞过去,然后在正前方击杀我——他一定不会给我留下反应的时间。

于是,我再一次猛然拉起操纵杆,让机头垂直指向天空,然后狠狠地推了一把操纵杆,发动机嘶吼着,猛烈地喷吐烈焰,我就以机腹面对前方的天空,向前滑行着。

抬头望向追过来的敌机,我却只能看见竖起的尾翼。我急忙低头,看到的是从身下钻过去的影子。

影子在剧烈地抖动着。我抱起的一丝侥幸,这俄罗斯的飞行员吃了我的尾流。

瞬间的侥幸换来的是剧烈的不安以及恐惧。抖动的频率逐渐降低,而苏27连一点偏离航线的意思都没有。最后,他做了一个桶滚结束了这一切。

我连忙瞄准了他,准心刚刚和他的机身对准,他便又做了一个桶滚机动。

见鬼。

我削弱发动机的动力,加大雷达功率,咬在他的尾巴后面稍稍偏低的地方,尽力避开他的尾流。

绕到他的正下方,我扫出几发子弹。他立刻也向我开火。拥有比他的口径更大的机炮,我占到一些便宜,不出几炮,他的战机已经拖着黑烟开始滑翔了。

呼出一口气,我开始寻找下一架。不一会,雷达上就显现出它的影子。我立即向上钻进云层,稍稍带动操纵杆做了一个螺旋飞升。

绕上云层之后,我立即关掉发动机,将机身向下压,本来因为机动动作略微向下倾斜的机身现在完全朝向了下方。冲出云层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下方的战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开火。就在锁定音响起的同时,警报忽然响了起来。

“嗯?”我忍不住喊出了声,一面向左侧偏离,抛洒曳光弹,一面用手擦拭了一下雷达面板。

我的后方,一下子多出一架战斗机。

看样子,是从与我平行的位置逐渐退后到我的后方去的。

也就是说,他刚才一直在我的正上方。

惊讶之余,我再一次抬起机头,瞄准了刚刚飞走的,本应到口的鸭子。

而那一位躲在我头顶上的猎人也就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像是一只吸血鬼一样,他现在成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目标。

我把导弹换成了机炮,又是一阵枪林弹雨洒向敌军,向上闪躲的白鹤轻松避开了机炮,就在这时我对着后面冲下来的那一只吸血鬼送上了一枚远程导弹。迅捷的导弹在近程导弹射程范围内增加到极高的速度后直直冲着他去了。像是扑火的飞蛾,他和阴霾的天空混为了一体。

解决完敌人,我已经偏离了原定空域很远了。连忙开启加力,我飞速向舰队所在的位置赶去。

死命追在后面的最后一架苏27很显然没有死心,很快也就开启加力跟在了我身后。

只要把他引到主交火区,他就没那么好下手。

这样想着,我把加力开到了最大。

视线远端的瓦良格号巡洋舰开始向我的脸扑来。而远远的那一片海域,还屹立在海面上的,似乎就只有这一艘巡洋舰了。正是反击的好时候。

“美樱乃中尉,你的位置。”

无线电滋滋响了几声,然后陷入了夜一般的沉默。

“美樱乃中尉,立即汇报你的位置!”头盔上传来一阵湿湿的感觉,我的额头又开始冒汗了。

“华,你能听见吗?”

这次连“滋滋”的声音都没有了。

超音速状态下,我被甩到了瓦良格号的面前,周边的海域上漂浮着七零八落的战机或是战舰的零件,而我身后那一架穷追不舍的苏27已经跑到了我的右侧,和我并驾齐驱。

“华,回应我!有动,美樱乃,随便谁,给个回应!”一面说着我一面拉起操纵杆,操纵杆却在像被敲击的鼓面一样地抖动。眼前的海面变成了渗透着太阳光辉的天空,发动机的吼叫迫使我把机头按下去。

瓦良格号看起来不太像被反舰导弹打过的样子,但是这海域四周也确实没有出现F3或是F35的残骸。

“华,美樱乃,有动,我以突入敌方末端防空区域,立即到主交战区来!”话毕便有像焰火一样密集的末端防空炮射了上来,可是击打的势头又像是暴雨一样,不论是住在稚内还是住在冲绳的人都不会见过这样大的雨。

背后的苏27一把抬起机身,向上方跳去,以机腹面对我的机背,竖直着向前滑行了一小段,防空炮随即从它前方的空隙里穿了过去。

防空炮的喷吐就像是大坝泄洪一样,几十米高的水坝中水不约而同地倾泻下来,一点空隙也不留,直直地砸在下面的水面上,与下面的水融合。同样是金属制作的炮弹,似乎也要和我的机翼融合一般,尽管我立即拉开,机腹上像暴雨一样的声音还有因为被穿透而从机腹透上来的风却终究还是来临了。机内加压器像是台风一样呼啸,我索性把它关了——瞬间眼前一片黑。

“华,美樱乃,有动,给个回应!”

身下的防空炮依旧在张牙舞爪,而在它吐出了最后一丝火焰之后,我立即调小了引擎功率,把动力转给雷达。

如果无线电是夜晚,那这雷达面板就是一片雪地。

雷达上依旧是一片空白。甚至连我的眼睛就能看见的那一架苏27都显示不出来。

空寂的雪夜中,敌人的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而且,正在调转方向,企图避开我的机炮。

“这······”我的腿颤抖的节奏和机身在气流中抖动的节奏很奇妙地达到了一致。转过机身,面对着苏27,我开始把机头对准了他,一面降低速度,一面把准星对准了身下不远处的瓦良格号。

子弹开始在我身边的空气中划过,比起刚才的狂风暴雨,这就可以算是柔润的春雨了。苏27像一只鹰一样用正面对着我,缓缓地向我滑过来,机身侧面的向我迸射着子弹的机炮倒是一点也没有减速。不过,准确率奇低,然而满天乱飞的子弹却使得我只能沿着直线前进,除此之外动弹不得。

我对着他射了几发,因为没有雷达,一样射不准。

看样子我和他的雷达都失去了作用。

于是我索性开始用准心手动瞄准身下的瓦良格号,像是二战时期用攻击机的炸弹攻击战列舰一般。正准备按下开火键,苏27却突然停止了射击,猛然向右侧扑过来,几乎贴着我的机头蹭了过去,要不是我一把拉下了制动杆,空中就要绽放出两朵绚丽的烟花了。

这一拉,伴随着“咔”的一声,机身像是被什么往后拉了一下一样,下意识地回头,我猛然意识到我的襟翼少了一片。机身开始后仰,我极力想要通过操纵杆来控制,可是此时的操纵杆下面像是连着铅块一样。

同时,苏27已经转过了一个大圈,以机尾对着我,喷管保持着橙色,我知道他想靠这来吸引我向他开火,不过,既然美樱乃他们不在,我的任务就是干掉瓦良格号。于是我按下操纵杆,将机头下压,机尾持续发出“咔咔”的声音,像是房子的屋顶要被大雪压塌了一样。再抬头看雷达界面,依旧没有哪怕一个坐标亮起,上面倒是多出了几大块水渍,像是刚刚有一块冰块在上面熔化一般。

“咔咔”作响的尾翼持续转着,眼前的速度表上数字却越来越小,那一只拉着机尾的无形大手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终于,战机开始下坠,向着我背后的方向。驾驶舱里的失速警报,G值警报和机身损坏警报接二连三地开始咆哮,仿佛是在指责我不该这么晚才意识到问题,而那一架苏27,依旧在我的面前优哉游哉地晃荡着。

“华,美樱乃,有动,回应一句啊!”

当然,这一句喊话还是没有人回应。

将自己弹射出去,我看见了眼前正在下坠的战斗机,还有依旧挺立在水面上的瓦良格号,还有天空中接踵而至的机队,俄罗斯海军航空兵的增援来了。

降落伞的展开意味着战斗的失败。

不过增援的出现,是否也意味着敌方战斗人员也受损严重呢?或许,我现在更应该关心我方的战斗人员,那几个在雷达上也看不见,无线电也不回复的人。我的战友,还有我的家人。

冰冷刺骨的海水,几乎要把我的身体冻成冰块,我只剩下最后一丝理性告诉我,这没有结冰的海水温度高于零度,我冻不死,然后,只能期待着天空中出现一个F35或是F3的影子。

苏27拉出的烟痕开始模糊,像是而它们好像是落在我的脸上一般。悠悠飘落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在从我那逐渐失去热量的身体上夺取最后一丝热量。不一会,橡皮筏上出现了一层白色。

又下雪了,落在异国他乡的雪。

0

雪落在异国他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