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神秘间谍>第67节汪伪 大特务头子李士群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7节汪伪 大特务头子李士群 (3)

小说:神秘间谍 作者:翟永春 更新时间:2018/2/14 17:55:58

1940年初的一个晚上,方液仙刚走出星加坡路12号的家门不远,埋伏在附近的“76号”特务一拥而上,要把他绑上汽车。方液仙情知不妙,就与他们搏斗起来,还高声求救,特务们见状,十分紧张,生怕被人发觉,其中一个人拿起枪就向方开了一枪。方受伤后还与特务们搏斗了几分钟。但他越斗越弱 。最后,他失去挣扎能力,被特务 们架上汽车。汽车一溜烟儿似的地开到“76号”警卫总队第二行动大队的院内,第二天晚上,特务们偷偷地把方液仙转到“76号”。

李士群亲自“审讯”方液仙,一个劲儿地逼他给家里面写信,说自己与重庆有关,所以被捕,赶紧前来出来谈判。哪知方液仙是个硬骨头,虽然他流血过多,已经难以支撑,但无论吴四宝使用什么样的酷刑,方液仙始终不肯写一个字。方液仙几度昏迷后,就人事不知了。

李士群唯恐方液仙死在“76号”,即命吴四宝把方带离“76号”。隔了两天,方液仙在昏迷中死去。

李士群知方已死,感到无法交代,便死不承认,只是让人告诉方的尸体放在某某殡仪馆。方家花了20多万块钱才领回尸体。

被绑票的岂止方液仙一人,只要被李士群一伙看重,就难逃魔掌,到“76号”受一通皮肉之苦之后,然后献上巨款才能释放。

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夫唱妇随” ,是个嗜钱无度的女人。当时,她在上海有一个十分广泛流传的故事,很能表现叶吉卿的贪婪无耻:

有一天,叶吉卿发请柬,准备宴请上海各界名流夫人。李士群的面子不能不给,上海区区长夫人及以下官员夫人,都兴冲冲地赶来赴宴。那些女人们都极尽奢华,欲把自己打扮得最漂亮,他们把平时不轻易拿出来的首饰全都戴在身上,项链手镯以及珍珠玛瑙夜明珠之类的奇珍异宝,在大厅里烁烁生辉。宴会完毕,叶吉卿满脸带笑地走上前台,大家都洗耳恭听主人的讲话,谁知她即可收敛笑容,凶神恶煞地对这些富人们讲:“把你们的首饰都全部摘下来!”

这时,“76号”女特务举着盘子,来到这些夫人面前,恶狠狠地盯着她们。这些夫人心中是有一千个一万不愿意,但迫于叶吉卿的淫威,只好乖乖地摘价值连城的首饰,如果手作稍慢一点,就会被一把揪去,由女特务代劳惩罚 。

抗战后期,叶吉卿纵横捭阖,在收购敌占区物资、套购港币的投机活动中大显身手。当时日本大肆扩展军备,便在上海抢购非金属和油脂之类物质,叶吉卿打通层 层关系,从日本军占领区购得大批钨、桐油等,转手卖给日本陆海军,从中牟取暴利。

五、丧命于肉饼

为实行“对华新政策” ,日本侵略者决定甩掉尾大不掉的李士群。在与日军争夺沦陷区的战略物资问题上,李士群公开与日本主子叫板。双方矛盾越来越深,李士群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

1942年底,太平洋战争已经进行一年,美军开始反攻。日本侵略者内外交困,出现的空前的危机。其统治集团为了从困境中摆脱出来,决定实行对华新政策。于是,日汪之间进行一系列的欺骗活动。

1943年1月9日,汪精卫和日本驻南京大使重光葵签订了《共同宣言》和《关于交还租界及撤废治外法权之协定》协定。

这时,李士群特工势力过分膨胀,尾大不掉,对日本侵略者不再像以前那样俯首帖耳了。尤其是在与日军争夺沦陷区的战略物资——粮食和棉花问题上,双方矛盾日益加深。

到了1943年,李士群与沦陷区日本占领军矛盾更加尖锐了。这年夏天,日军以秋后必须保证缴售军粮五万吨为条件,撤销了对苏州地区的粮食军管。

到了秋天,日军所规定的期限到了,伪粮食部交了一万三千吨军粮。日本侵略者大为恼怒,在苏州秘密逮捕了胡政,从他们那里找到了贩卖粮食的证据,并且执意要对汪伪政权将其枪毙。这实际上是对李士群的警告。

自从1942年冬,李士群的日子就不好过了。1943年6月,既影佐祯昭之后,柴山出任汪伪政权最高军事顾问。他对李士群极为不满,认为他的权力太大,又不肯完全听日本方面指挥,必须把他除掉。日本人要抛弃李士群的大势,已不可挽回了。

李士群与汪伪集团的内部其他派别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先是与周佛海闹翻,接着又到处树敌。在其即将被日本组织抛弃之时,李士群不知收敛,把自己陷于众矢之的的境地。

周佛海为了维持“中储券”的发行与流通,他只好忍痛送给李士群400万元“中储券”换回400万元法币。实际上,李士群在江苏沦陷区还是按照一比二兑换的,白赚了二百万“中储券”。周佛海吃此大亏,痛定思痛,对李士群恨的咬牙切齿。

汪伪政权成立后,李士群为了讨好周佛海,曾建议周在伪财政部下建立一个税警团,亲自掌握一支训练有素、武器精良的部队。周佛海同日本占领军当局交涉,对方同意建立一支相当于三个正规师的部队。周佛海将筹建税警团的任务交给李士群,李士群十分得意,整日到处奔波。但后来,周佛海想到自己的利益,决定自兼税警团的总团长。李士群空忙一场。李士群在与周佛海闹翻时,与汪伪集团其他派系也矛盾不断。总之,这时,李士群在汪伪集团内部政敌林立,已成为众矢之的。

在军统头子戴笠的指示下,周佛海把“锄奸令”目标对准了李士群。李士群做了一生特务,最终没有能逃出陷阱,竟命丧一块牛肉饼。日本侵略者为了“辟谣”,导演了一出狰狞毕露的“城下之盟”。

1943年初夏,李士群的处境越来越感到不妙。正在这时,军统头子戴笠向已经“反正”的周佛海下达“锄奸令”,要想方设法除掉李士群。周佛海一伙详细谋划一番后,拟定了杀掉李士群的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利用日本侵略者和李士群之间的矛盾杀掉他;“中策”是利用李士群与其他汉奸的内讧除掉他;“下次”是由“军统”特务去进行狙击。经过反复比较利弊,“军统”局决定通过熊剑东实施“上策”,借日本侵略者之手杀掉李士群。

1943年9月6日,冈村藉口调解李士群与熊剑东的矛盾,约他们同到寓所吃饭,对主子之邀,李士群是不敢推辞的。

在吃饭时,熊剑东声称,他的目标开辟“浙东”,现在人事上已经没有问题,只是手里缺少五百万元钱。李士群觉得此次吃饭是解决此问题,他立即把警惕性松懈下来。李士群立即表示愿意奉送1000万元。

李士群开始放心地抽烟、喝酒。酒宴快结束时,冈村的妻子端出一碟牛肉饼,送到李士群面前。冈村郑重地说: “这是我太太的拿手菜,是为李阁下做的。”李士群见只有一碟,觉得有些异常,并把它推熊剑东面前说:“熊先生,请! ”熊又把它推荐给李士群,说:“李先生是稀客,我是常来的,还是李先生先请! 李士群把它推给冈村。正在你推我让之际,冈村的妻子又端出同样三碟肉饼。在其他人三人面前各放一碟。

冈村说: “为了表示敬意,这第一碟请李先生先吃,熊先生是我们的常客,我就不客气了。”他说完便和熊先生狼吞虎咽的大嚼起来。李士群见此情景,也不在推辞,吃了半张。 冈村见 李士群已经吃了,就不再相劝。

半小时过后,李士群回到家里。

实际上冈村在李士群吃的那张牛肉饼中,已下了毒。

李士群回到家里,总觉得吃的牛肉饼有些异味,便到卫生间,用手向喉咙里抠,要把它抠出来,可是吐不出来。第二天,李士群回到苏州,身体未觉不适,便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36小时后,毒性发作,李士群周身大量出汗,连续发高烧。起初,他还以为是感染了一般的瘟疫,后来觉得病情不对,才又想起那种牛肉饼。他预感情况不妙,可是又不敢叫别的医生看,你急忙就派人去找上海伪江苏省立医院院长储麟荪等人商量治疗事宜。

他们不知底细,将检查结果据实相告:“李省长是中毒,瞳孔放大,关节失灵,病已绝望,无法挽救了。”一席话,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员毛骨悚然,面面相觑。

当时,有的人主张打针,进行急救。李士群生怕他们是催命的,坚决拒绝。李士群想拔枪自杀,被在场的马啸天和李士群的妻子叶吉卿上前把枪抢下。李士群颤颤巍巍绝望地躺在病床上说: “我做了一世特工,,现在却落到了人家设下的陷阱里,还是让我自杀的好!”等到储麟荪从上海赶来,李士群的已经血管硬化已经硬化,连盐水针的针头无法插入了。

第三天下午5时,李士群终于毙命,死时38岁。李士群的亲信和叶吉卿为他的“生荣死哀”向汪精卫提出四个条件:

一要把李士群国葬;二要汪派代表致祭;三要汪给一件纪念品殉葬;四是要汪题墓碑。 汪精卫对这四个要求,除了把“国葬”改成“公葬”外,其他全部照办。

精卫派驻行政院秘书陈春圃致祭,纪念品是有一方田黄图章,墓碑是“李士群先生之墓,汪兆铭题”11个字。李士群被葬在上海虹桥路上的万国公墓。(本节止)

1

第67节汪伪 大特务头子李士群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