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陆军上校>第七章 绝杀(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绝杀(一)

小说:陆军上校 作者:何汉群 更新时间:2018/11/12 21:57:01

上回说到李君几乎凭一己之力击败了政治部女篮夺冠之后,当晚来到了老地方和小黑子张红旗见面,问他需要自己答应他什么样的事情。

听到李君这样问话,小黑子的心中如同波涛汹涌的长江水。小黑子张红旗这一年满打满算也只不过十九岁多一点,再成熟也是只有一点小精小怪的小点子,如果让他真的上大台盘,他还是上不去的。张红旗上学的时候,不仅篮球打得好!文科方面的东西也学得很好、学得很有兴趣。他特别喜爱阅读文学书刊、特别喜爱写作文,许多作文都被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在班级、年级、甚至全校朗读。所以他肚子里面的花花肠子,肯定比其他的农村战士多得多。他对《叶公好龙》的故事非常熟悉,但是今天当他感觉到某件事情真的有了一点萌芽的时候,他真的有点害怕了。因为在骨子里面,他还是一个老实的农村青年,也就是说对那种事情,他只是向往,但是没有一点点真正应对的思想准备和勇气。此时此刻,篮球场上、训练场上英勇无畏的小黑子的双腿居然在瑟瑟发抖。

而他的对面,二十一岁零九个月的女助理军医仍然沉浸在感激的情绪中,清纯的姑娘并没有想得太多。又问了一句:你提个条件吧!

张红旗灵机一动:我想问你要一件干部的军大衣和一条军用棉被,再给我四顶五号的军帽!四顶军帽是不是多了点?

李君听到张红旗的条件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有一点莫名的失望。要一件军大衣和一条军用棉被,再要几顶军帽对于全家都是军人的李君来说真是太容易了。但是张红旗并没有说出什么其它比较特别的条件,又让她心中有点莫名其妙的失望。至于那个失望到底失望在哪里呢?她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于是她轻轻地说了一声:好!就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她又回过头来,向张红旗走来。张红旗急忙迎了上去问对方:李医生,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李君微笑着伸出了手,握住了张红旗的手:红旗啊!祝你明天旗开得胜!大展宏图!

听了李君的话,就轮到张红旗大失所望了!他觉得李君说的话也就是一句官样的套话呀,没有任何特别的含义。于是坚强的小伙子一下子变得十分软弱,刚才像筛糠一样的双腿,又一下子变得像面条一样软。他这时和李君面对面地站着,他这一软不要紧,就一下子整个人趴在了李君的右肩上,而且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莫名奇妙地嘤嘤哭了起来。李君并没有被张红旗的失态所吓住,而是像一位柔情的大姐姐一样伸出右手,轻轻地拍着张红旗的左肩亲切地说:红旗,我没有弟弟,也没有妹妹!我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我今后就像心疼弟弟一样心疼你好不好?

李君以为她说了这句话,张红旗会破涕而笑!哪里想到张红旗听到对方只是把自己当做弟弟大失所望,放声痛哭起来!先是“呜呜呜”地哭,后来居然变成了“啊啊啊”地嚎了!

没有见过世面的李君,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她是又急又怕,急得是明天就是司令部和政治部的男子决赛了;怕的是张红旗的情绪扭转不过来怎么办?而且她再单纯也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大姑娘,也知道张红旗是一个健壮、早熟的男孩子;她从他的哭声中听出了张红旗内心的微妙情感。她有些喜悦、也有些紧张,她是个在军营里长大的军人,她深知部队纪律的严明; 她也知道部队严格禁止干部和战士谈对象!而且张红旗还不到谈对象的年龄,她对他的感觉也远远没有达到“爱”的程度。爱情,在她的眼中,是一个十分神圣的字眼!她离它相差的还太远太远,完全没有考虑成熟!

李君有点不知所措了!不过她毕竟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突然,她在张红旗哭声的感染下,做出了一件不由自主的事情,微微踮起脚跟在张红旗的黑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

张红旗喜出望外,他知道这应该是青年男女之间表明特殊情感关系的一个标志!幸福来得如此之快,让他出现了如同在乡下身体缺乏营养的时候,脑部眩晕的那种感觉,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李君意识到自己可能铸成了大错,急忙转身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但是她心里明白,张红旗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值得信赖的人,他一定不会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的!今天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因为军纪无情!

张红旗坐在地上看到李君跑了,伸出左手抚摸着额头刚刚被李君香舌吻过的地方,慢慢地品味着刚才的感觉。十九岁的张红旗以前除了大嫂,从未近距离接触过任何成年女性。今天李君在吻自己的那一瞬间,她的隆起的胸部有一个坚挺富有弹性的东西,轻轻地碰了张红旗的胸部一下,让张红旗产生了一种非常异样的感觉。他以前也无意中接触过大嫂的胸部,但却是一种触碰了人的肋骨或是搓衣板般的感觉,这就是十九岁的张红旗对女人身体的全部了解。

李君在黑暗中不快不慢地小跑着,她的心中如同有一只小鼓在不轻不重地不停地敲打着,她是一名军人,但她同样也是一名怀春的对爱情充满向往的少女。虽然在黑暗中,她仍然能够想象自己的脸是微红的、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脸有点发热,但是她的大脑却处在一片空白之中。她刚跑了不到一百米,一个人突然闪出拦住了她,用有点浑厚的女中音喊住了她:李君,站住!

李君不由自主地站住了,难道对面的这个人看到了自己所做的一切,李君感到有点恐惧。

果然,对面的人压低声音叫了起来:李君!你昏了吗?

张红旗昏头昏脑地回到了自己篮球队员们住的宿舍里,这段时间他没有回到连队,而是在军司令部参加篮球训练和比赛。

他躺在床上首先回顾了那天下午周群参谋到自己的家中接兵的情景:周参谋带着郑宽和王协理员来到张红旗家里的小院。三位军人也都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如此寒酸的家庭情景,还是让他们非常吃惊。

三间泥做墙壁草做顶的房子里,除了墙壁就是一张破桌子,四张破椅子,还有两张一大一小的破床。大嫂带着三个孩子睡大床,张红旗带着一个大男孩睡小床。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每个人连完整的两套都没有。倒是小院里有一个用生了锈的铁箍子做篮筐的篮球架,地上放着一个破篮球。

三位军官看出来了,这就是张红旗的家庭训练馆,他们请张红旗表演一个上篮动作。张红旗手持篮球开始带球上篮,这位农村青年天生的就是打篮球的料。无精搭彩的张红旗手上摸到了篮球,就立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精神焕发!只见他两步运球之后,跨出一大步飞在空中,当他略略飞过篮下的时候,伸出右臂倒挂金钩,稳稳地单手反手把皮球放进篮筐。很少为人鼓掌的周群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郑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差点把这个宝贝给扔掉了!

善良的大嫂,一定要留军人们在自己家里吃饭,随便怎么拒绝都没有用处。张支书也在旁边拼命地劝,说要和军人们谈谈自己在部队的事情。恭敬不如从命,三名军官只好留了下来,和张家大小一起吃了这顿终生难忘的中餐。

所有的副食品都是拼凑起来的。三个鸡蛋、半条鱼、一点咸肉、一点河里捞回来的小虾子。最出彩的是还有一小碗油炸的花生米和半斤散装的泗洪大曲。四个毛孩子应该是昨天晚上被妈妈严格地上了一课,这天中午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看都不看食物一眼。可见这位妈妈的威信。吃完饭了,三位军官就要告辞,周参谋告诉张支书和大嫂,红旗参军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就等着人武部发入伍通知书了。张支书和大嫂欣喜若狂、一定要周群认张红旗做干儿子。周群虽然很喜欢张红旗,但是收干儿子的做法实在是太老套了!部队的纪律也不允许。可是大嫂不管这些,我行我素!一声令下,张红旗就一头拜倒在周群的面前,口里高叫:干爹!

周群哭笑不得,和两位帮手一起拼命扶起张红旗。这就是愚忠的张红旗,十分敬畏周群的原因。

0

第七章 绝杀(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