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那些文化人眼里的暴发户>十五(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五(2)

小说:那些文化人眼里的暴发户 作者:庸夫 更新时间:2018/9/5 18:02:10

刘彬紧锣密鼓的开始落实示范工程的事,但是好像事情有些欲速则不达,事情在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呢?那就是我们政府的工作效率。这可是一个大笑话。

据说刘彬现在去任何部门办事情都是像是为编外常委一般,这规划局的也不例外。主管东城区的规划处处长亲自为他的事跑前跑后,最后说:“刘董,没问题了,你直接到前台按手续走流程就行了。这块地的规划许可证没有问题。你办好就是了。”

刘彬连说感谢的话语,就派人开始办手续。手续办好了,刘彬很高兴,但是设计口子第一时间反馈说没法设计,一问原因,规划局批的是居住用地,不是商业用地,就是说只能盖居住楼,不能盖别墅类商业建筑。

到规划局一问说是这块地本来是物流用地,离火车站近,过去也就是60年代规划用地是物流用地。通过研究和重新批复才办成居住用地,不好改动了。

刘彬一看居住和别墅也相差不远,也就想:差不多,也就不要再麻烦了,就是将来出问题,就凭我,也不会把这样的问题看在眼里。于是工程就开工了。

为这个工程刘彬也是尽心尽力的操着心,请张德山亲自主持设计任务,施工单位专门请江苏来的施工队伍,设计和施工取得很好的效果。

小天地里,雕梁画栋,道路是曲饮流觞,檐口逶迤交错,建筑高度是高低跌宕,颜色与老城墙交相呼应,树木搭配层次分明,鲜花陪衬着明亮的窗户,窗户叠印着树木的葱郁,迎来喜鹊喳喳鸣叫。可以说是令人看了不禁要赞美几分。

万鼎来了一看,就后悔着说:“我怎么只定了创作室,有时候这内敛的也过头,看着这个抑扬顿挫的楼群,我真该把家从高楼大厦里搬到这。后悔呀!”

张建军高兴地说:“在这就像世外桃源,但可不是农家桑陌,是天外仙境,小数掩映的我都不愿再居住在人间,在这喝着小酒,吃着鸡爪,就不多思人间珍肴,也是优哉游哉的。好!”

艺术家个个满意,可是规划局派人来说这是违法建筑,执法大队过来贴了封条。

刘彬不以为是的想:没啥问题,我的地位解决问题就是通行证,在工程范围没有政府性问题能阻碍。

他吊儿郎当的找到规划局局长,开口询问原因。

局长说话都是官场用语,说是违规建设了。不好通融。

最牛的是城管执法大队,城管局局长放出风:这块地如果不按规矩办事,他不是城管局局长。一打听,刘彬才知道这个城管局局长是刚刚从红旗拉普退役的团长,姓高,唐山人,曾经坚守红旗拉普哨口20年,是一个从士兵一步步被提拔为团长的铁一般的士兵,曾经立过一等功5次,二等功13次,三等功3次。据说他有八条命,在风雪的哨口几次危难都坚持下来,从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刘彬找到这个中央书记亲自接见过的团长,想请他吃饭。办公室里刘彬费尽口舌讲清楚了事情的经过。高局长瞪大眼睛说:“额的娘,你们还有这样的气魄?这是个大事情啊!我就是不懂也知道,利国利民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人。”刘彬看着机会刚要说什么。

这个老几的团长接着皱着眉说:“那怎么你们没有规划许可证就干干工程,是不是胜利冲昏了头脑了?是不是荣誉面前有些骄傲了?是不是得到表扬就忘乎所以了?我这个人受党的教育多年,知道只要是违反国家规定的事情就不能办,也知道城市改造一定要有章可循,你们太可惜了,就这么把好事办成了坏事,你看看害的我们也不得不跟你们动手,这多划不来!”

刘彬这个哭笑不得,看来人家客气归客气,原则是归原则,不好办啊!

客气归客气,但是事情成了问题。刘彬想。

他试探着说:“您看高局长,您是当兵的人,地方上办事有它的难处,也有它的灵活性,您只要给我们一段时间,我们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地方办事各个部门的工作通融起来是要有时间的,你看看您一贯的军队作风,使我们的事情就僵持到这了,您给市委讲一下原因,我们尽快补足手续。”

高团长依然用他团长的作风说道:“你这个人真不懂事,我们是执法部门,怎么能反过来要求政府主管部门给我们时间,我们只有按时间办事,在哨所,命令就是天职,在执法局也一样,我这个人就是党培养的士兵,任何时候都是党的一声令下,就是要我排山倒海,我也是义无反顾。就是让我牺牲,我也毫不犹豫。”

刘彬别挤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心想:哎!遇到这样的主,说什么有用?你说一句,他听都不听,还要还你两句。看来这是听党的话的人,那就找主管市容的书记王长贵吧,这里哪有我说话的份。

他客气的说:“高局长,真是快人快语,有机会我们一起到游戏场较量一下仿真实战,看看你我谁的技能高。”

这高团长真是一个实诚人,他一听就来了兴趣说:“你说的是不是那种仿真的士兵对抗演习,好啊!我的手都痒痒有一年了,这样吧现在有八项规定,咱得遵守啊!只要你答应你请客玩,我请客吃饭我们就不算吃喝拿卡要,咱们不见高低不散场。你看看如何?什么时候去?你说个时间,我这人就是快人快语,只要是你有时间,我一定奉陪,要不这样吧,就这个星期六,我们去,你看看可好?”

刘彬打着哈哈想:你就继续手痒痒吧,我哪有什么兴趣去打枪。

他应付着说:“好的,高局长真是好兴致,有机会我一定约您。那就告辞了。只希望您通知一下您下面的执法大队,在没有到时间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我那里惹事。”

高局长大不咧咧的说:“你放心,我这就告诉他们,一切按规章办,不到时间绝对不要骚扰你们,这也是件好事,好事情就要用好办法解决,我们都是为社会服务,不能自我伤害,我一定按文件办事。关于这一点,你是不知道我这个人的为人,你如果知道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一定就不会担心了。”

高团长啰嗦的炮筒子哒哒哒就像机关枪,刘彬被打的就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就想着钻个洞赶紧离开。

出了高团长的办公室,他才长呼一口气,看来王长贵是唯一能使工程安然无恙保留的人了。

刘彬的车依然有待遇的停在市委办公大院专门车位。但是见到王长贵他才知道,自己工程的正当目的引发的好感和特殊性也在随着时间被磨砺的没了风头。

王长贵按部就班的听完他的陈诉,平静的说:“这样吧,刘彬,我给规划局打个电话,只有他们那可以改变用地性质,看看能否通融一下,毕竟工程已经盖好了。”

但是规划局没有松口,而且说如果刘彬不交罚款就马上拆掉。

刘彬从市委大院出来有些想不通,这些人在他面前不讲客气,不客气的也太不正常,背后是谁在支持呢?常委里应该不出问题,那么应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呀?是不是常委有了问题?

他想的最没问题的就是市委常委,但是恰恰就是常务副市长李振河、副市长马明、和刚刚若无其事的副书记王长贵都有些问题在等着他。

刘彬蒙在鼓里就不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实很简单,刘彬自主的把新建的房屋都出售给艺术家了,触动了很多挂名的政府官员的神经,尤其是李劲也想要一套房给他娘的时候,刘彬像朋友一样说明情况给拒绝了。

接着马明的儿媳是编辑部编辑,也想要一套别墅,可是刘彬苦婆心的说明情况下,看看她实在缠的紧,就答应下期工程再说。

而王长贵的出发点是什么呢?

那就是由于他政法委工作连出两起警察执法死人的事故。秦副省长严厉的批评的他的工作,而且要求他做检讨,承担主要责任,党内严重警告。他见到刘彬这样的人就不会有好心情,只要是和秦副省长有关系的人,从此他都不客气的对待,其实规划局那边就是他和李振河共同支持的结果,最后马明也公开表示支持拆迁。

事情就是这么变化了,就因为刘彬小气了一回。看来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方方面面一个闪失,都有人在你跌倒坑里再扔块石头。

那人就不办大事了?做大事细节照顾不好就是容易被人情世故吃了,但是刘彬的劲头远不如刚开始,他混的有些官场气了,对于事情上面找不到办法解决,自己绝对也不愿吃亏。其他人肯定就要遭殃。

李振河在工程当中眼看着刘彬越来越张狂了,李劲在他面前也是经常碰一鼻子灰,眼看古城改造贸易繁荣,李劲心想:别墅那里你说得头头是道,这次贸易看你怎么说。他请刘彬为外贸局分杯羹,留些余地。刘彬撂下话:“请你们家老爷子这样的人来谈,我正好有事请老爷子帮忙,这次你就插不上手。”

李振河什么人,这会正恼火着。

谁不敢如此在一个常委家门口敢吠叫到如此地步。真是不知道自己能挑起几颗葱!李振河想。他其实真正生气的是,他这个儿子连市委书记周新鹏都很爱护,上上下下谁不另眼相待。你刘彬就是抬着八抬大轿,你要是搞不清这个老爷子心里最喜欢的是你给他儿子三分情面,他就还你一分的话,你就没有跑对路子。

刘彬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他讨好老爷子。什么事都好办,还想着让老爷子帮忙说说别墅的事。他那知道老爷子一听自己的儿子碰鼻子灰,早就把刘彬想请他办事的想法给扔到沟渠里了。而且刘彬还成为不自量力的人物留在老爷子印象里。

自然,李劲没说什么,老爷子根本就不见刘彬。这使刘彬百思不得其解。

刘彬不知道李振河这个人是得罪不起的,他不但要你好看,还会变本加厉,这会他就在给市长刘松打电话说:“刘市长啊,古城改造的刘彬最近尾巴又翘了,说话极其高调。示范工程中不跟市委打招呼就集资开建,市里流传他是编外常委,他为了其他商人的事情没少到市委各部门活动,有时候还常在口里挂你我等人的名头,这次东城区的局部工程,就是改变土地性质建别墅,我看要用政治纪律和法制纪律双管齐下对古城改造敲响警钟。我建议上常委会研究办法。”

刘松也是个看人办事的主,刘彬的传闻确实不少,看来也是要给这样的商人上上课了。他也表示原则同意法制这个局部改造工程,以达到警告整个工程的作用。常委会研究讨论就持保留意见。刘彬也因此没有跌倒爬不起来。

刘彬好像也琢磨出这次规划局和执法大队也太步调一致,明显是市委有人下的指示。他就给自己的哥哥刘武打电话要他查查原因。

刘武很快告诉他是李振河的指示,市委常委会原则通过的。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要么拆,要么改变销售,按住宅卖,交处罚金。处罚金是个天文数字。

刘彬又开始成为热锅上的蚂蚁了,他这次想不出什么办法了,但是政治的头脑告诉他,那就让其他人背黑锅吧!

他决断的就像领袖一般干脆,工程就听从市委法制安排,绝不跟市委做对,至于工程款共3亿的问题,自己可不能吃亏,就让政府和集资人谈去!

可是事与愿违,市政府明确表示工程款问题全责是古城改造集团公司的事,不过问,不参与,不负责。解决不好古城改造集团要负法律责任。

这路子都堵死了,刘彬才开始面对现实。

但是结果却是刘彬为了3个亿放弃了一两年建立起的社会公益形象和结交的文化圈朋友,他决定要放弃这一切的时候。他很颓废。这意味着他努力三年以来,建立的社会信誉以及个人形象都要毁于一旦,就为了三亿元和自己不担责任。

他做这方面的事情依然是利索而干脆,他觉得和文化人在一起的时候远没有和政府官员在一起的时候有生活韵味,他决定跟和他起冲突的官员和好,得罪没有社会权力的文化界朋友。让张建军他们吃亏来结束这场官司。这个决断他想都不想就决定了,因为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权力和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长久可靠的,至于那些文化人要什么眼光看待自己就怎么看待去,未来他们是不能和李振河这些人相提并论的,不就是做人再被他们看扁,我刘彬如今已不是从前的刘彬,权利的欲望使他与官员交道更能找到好的感觉,这些文化人在他眼里也就可有可无了。

0

十五(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