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第八章 天朝意识的悲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天朝意识的悲哀

小说: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 作者:血战到底 更新时间:2017/7/9 17:09:23

1793年,法国大革命为世人所瞩目,而同样在这一年发生的另一重要事件却很难吸引历史教材的目光,甚至很少被人们所铭记——1793年英国使者马戛尔尼到访中国,这次出使在历史上最大的争论是:英国使者有没有向乾隆皇帝下跪磕头?而背后深层次的,其实是当时“天下唯一的文明国家”如何面对“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东西方文明的第一次撞击。

中国高傲的皇帝乾隆,傲慢的以为大英帝国是仰慕中华文明,不远万里来为自己祝寿;岂不知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是来索要两国平等的贸易地位。东方天朝一直向上高昂着的头,使这场聋子之对话尚未开始就注定失败了。

而失败的仅仅是一次东西方文明对话的机会这么简单吗?

圈河——元汀跨境大桥,位于吉林省地形最低处图们江下游的圈河,防川村位于圈河以南20公里处的敬信镇,登上附近山坡上的瞭望台,可以看到中朝俄三国怡人的风景,所谓“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的“中国东方第一村”。从这里到日本海出海口只有15公里,可就是这短短的15公里,把中国唯一通往日本海的出海通道,用一把大锁完全锁死。

满洪江接到军区参谋部的电话信息通报,朝鲜第9军一部已经向圈河运动,让他做好战斗准备。他命令一排留守在界桥两侧和岸边的工事里,把机枪班和120毫米重型火箭的位置,后移到小山背面的反斜面阵地上,重点坚守最后的屏障。

由于是边防团,满洪江他们的武器装备,还是以反坦克等重火力为主,像狙击步枪、榴弹发射器这样适合连队班组作战的武器,还没有配发,这或多或少对这次战斗产生了影响。

“轰轰轰!”天还没有完全亮,随着迫击炮的爆炸声在阵地上响起,轻重机枪的子弹,从对岸如暴雨般倾泻下来。敌人两个连的兵力,发起了冲锋。

“班长,敌人火力太猛,我们怎么办?”迫击炮的猛烈爆炸声已经把新战士刘刚弄的有点蒙晕,这下有点不知所措。

“不着急,大家隐蔽好,等敌人上了桥头再说!我们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班长崔勇镇定的说。

“打!”随着崔勇的一声令下,QBZ03式自动步枪的子弹,从多个角度,向刚刚冲上桥头的朝鲜士兵倾泻出去,燃烧着高能量的颗颗5.8毫米子弹,像手术刀那样切割着敌人的肌肉、血管、神经,一大群士兵应声倒地。

03式自动步枪,膛口装置内部为圆柱形空腔,开口部呈喇叭状,侧面开有方孔。射击时,气体流出膛口装置时,能量已大为减小,达到了消声、消焰的作用。

“刘刚,别搂住扳机不放,用点射,尽量节省子弹!注意数数,及时换弹夹!”班长大声而耐心的提醒着新兵,第一次上战场,谁都这样。

“敌人退回去了,注意隐蔽,小心迫击炮!谁负伤了?”崔勇仔细查看着自己的战友,已经有一名举手的了,“卫生员,赶紧替他包扎,敌人马上就会上来了。”

又是一阵猛烈的迫击炮攻击,又有一名战士挂彩,战斗减员开始了。

“连长,这样下去可不行,用火箭弹吧!”崔勇通过战地电话,向满洪江嚷嚷着请示。

“不行!给我坚持住!怎么还不如个东北娘们儿!”

在战争的残酷性面前,有些人的生命是渺小的,甚至没有尊严。因为,我们不能不留后手,后手没了,可能所有人都会死去。

 “崔勇,你向来都是一名勇士,我相信你可以完成任务!”满洪江话说的有点激动,吐沫都喷了出来。

崔勇一贯的勇猛顽强被激发了,“我看着你们,你们看着我,是死是活,咱们在一起。打!”

崔勇班接连击退了敌人数次冲锋,伤亡已经过半,不得已满洪江命令他们撤出前哨阵地,退到山后边。

“敌人的坦克上来了!”一群朝鲜士兵,猫着腰跟在T—34苏制坦克的后面,冲过了桥头。炮塔前76毫米F-34型L/42加农炮,喷射着火球,把炮弹一颗颗砸在满洪江连工事正面的山坡上。

有一位伟人说过:“如果你是一位元帅,要统帅一支大军去攻占敌人的国土并赢得战争,那么请选T-34吧。”虽然这款坦克已经太过时了,但对于轻武器的连队,已经是庞然大物的机器怪物。

“火箭筒瞄准,发射!”随着连长命令的声音落下,95式火箭筒冒着火焰把几枚火箭射向敌人,一辆刚过界桥和一辆还在界桥上行驶的T—34被击中,挣扎了一会瘫痪在地。几名坦克手刚从着火的坦克逃出来,就被机枪班的一阵齐射,打的血肉飞溅,脑壳搬家。

满洪江步兵连有95式火箭筒30具,120毫米重型火箭筒5具,此时用在了刀刃上。

就这样,双方焦灼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战场,用血肉书写的军人的荣耀。朝鲜坦克兵也是不惧生死,将瘫痪在桥上的坦克顶到河里,继续向中国军队冲锋。我军的伤亡越来越多,敌人的炮火更加猛烈,形势十分危急。

“嗖嗖!”两发红色信号弹带着摄人魂魄的哨声,从满洪江连背后直冲云霄,吓得朝鲜军人都愣了几秒钟。“轰轰轰!”边防3团100毫米炮连的32门迫击炮齐射的炮弹,响彻云霄,只见火光、泥土裹挟着士兵的血肉飞溅漫天,坦克的浓烟升腾里面跑出着火的身形痛不欲生。

紧接着,两个营的边防军士兵增援到阵地上,无数的武器喷射出巨龙般的火焰,把对岸敌人的火力打成了哑巴。

珲春军区参谋长王海,是一位饱读史书的儒将,他把前来增援的各军区的高级指战员着急到军区司令部,做了一场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之战前动员:

“同志们,今天我给大家上一堂历史教育课,希望大家铭刻——领土完整和祖国尊严不容践踏。”

“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将吉林省与日本海之间的15公里领土割让给了俄罗斯,从而使中国失去了图们江通往日本海的出海权。”

“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中,滨海地区近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被沙皇俄国侵占,中国失去了陆上通往日本海的唯一的边界。”

“虽然,在1886年中俄在勘测日本海沿岸最后一段边界时,中方据理力争,把界碑从距图们江口46里外移至30里,并取得沿图们江俄罗斯一侧出海的权利。但愿景在这里只能是愿景。”

“又是我们那个所谓的‘好兄弟’,先是别有用心的在图们江出海口修了一座老式的、涵洞式样的铁路桥,桥高仅10米不到,横亘在图们江的两岸,将我国渔船顺图们江直达日本海捕鱼的通道完全封死;然后,又主张在中俄之间关于图们江出海权问题的讨论或者协议,必须得到朝鲜方面的承认和谅解。”

“这不是他第一次张开血盆大口!这个猥琐的番邦蛮夷,从明朝开始,一点点将原本属于中国的汉城以北的国土,从天国大朝的嘴里抠了出来。而天朝的皇帝只是因为对蛮夷的不屑一顾和对蛮夷美女、太监的宠爱有佳,就爽快的答应了。”

“1962年,金日成指示特使,以自己曾在长白山战斗过为名义,将美丽的长白山天池的一半及以东的国土要走;抢占鸭绿江上的岛屿,甚至连出海口都要染指。”

“同志们,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国家不强大、军人没有紧迫的使命感,将会使国土沦陷、国家民族的利益遭受损失,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从而谈起。希望大家以史为鉴,发扬指战员果敢、坚毅、沉着、机智的优良传统,捍卫国家民族的尊严。”

平壤.金正恩官邸

消瘦又略显疲态的金正恩,瘫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正在聆听女秘书金焕美汇报中朝边境发生的冲突。听完了,他并没有立刻发表指示,而是轻轻闭上眼睛,脑海里过电影似的开始回忆起来。

他想起父亲生前对他说过,中国是一只老虎,不能依靠他一辈子。而自己掌权后,中国从来都是指指点点,要什么援助都有一堆条件,最后因为核试验等问题,和俄罗斯一起制裁自己,封了很多美元账户,停止所有援助,原本派到中国做工创汇的工人,都给遣送回国......

“哎!”他轻叹了口气,明天还要去码头,欢迎中国刚刚援助的一万吨大米,有什么办法,人还是先活命吧。

“叫第9军的韩楚冼别把动静弄的那么大!老子想清静清静。另外,让朴部长(朴正国,少将警卫负责人,被称为警卫责任部长,队员都是大校或上校)安排好明天的行动。我累了,扶我去休息吧!”金正恩起身,不顾身上没有扶正的睡衣,懒散的去了卧室。

32

第八章 天朝意识的悲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