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第七章 平壤的暗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平壤的暗箭

小说: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 作者:血战到底 更新时间:2017/7/10 8:16:49

几日来,朝鲜使馆的所有人,都在惶惶不安中度日如年。老大使那么善良、慈爱,从来都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对平壤的指指点点不敢说一个不字,怎么就赴了黄泉!这是得罪谁了?要不然是因为那个女孩?不应该呀,她就是北京夜店的一个东北美女,能跟谁有这么大梁子?看来真是应了中国的古话,福祸难料。愿地高神保佑他吧。

  副大使和一秘朴在行表面上装作兔死狐悲的哀伤和忧虑,心里却明镜似的。

大凡谋略者,如下棋一般,谋一地谋一时者,未必能谋一胜;若要谋一胜,必须舍小利而谋全局。他们的老大,就是这样的谋略家。在暴君手下卧薪尝胆,谨慎又谨慎,不是胆小怕虎,而是谋略的极致——心思缜密、一击中的。现在,第一枪已经打响,后面是怎么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尔等只有肝胆相照勇往直前的份。

  早晨6点半,东四环外,外形似一只展翅大雁的星火站,已是人流如织的高峰,二楼候车大厅一角,一个身材姣好的妙龄女子,从座位上站起身,打开行李箱的拉杆,走向检票闸口。行李箱的侧面夹层里,安静的夹着一把用锡纸包裹的MK25。

  她叫姜正华,21岁,表面身份是登记在册的朝鲜华侨,其父在朝鲜做建材生意,后来变成“脱北者”,进入韩国,凭借美色,很快在韩国谋得公务员的工作;而她真实的身份,是朝鲜第225局(劳动党对外联络部)的特工;而另一个只有几个人知道的绝密身份,是安保局(海外反谍报安全局)的秘密成员。

  到了沈阳,姜正华在火车站的快餐厅吃了份汉堡,并没有急于启程,而是步行到了不远的万达影城。看完电影出来,确定没有被跟踪,这才踏上了开往丹东的长途汽车。

  朝鲜这个最神秘的东北亚国家,是美日韩三国情报人员眼中难啃的“硬骨头”。在倾举国之力保守国家机密的朝鲜,飞出一只苍蝇都并非易事。但,苍蝇不叮无孔的蛋,世上百密一疏的事比比皆是。

  平壤的市区,和汉城有个相同的地方,就是都被一江分割成两块,只不过,汉城的叫汉江,平壤的叫大同江而已。

  市中心龙井的“16号屋”金正日官邸旁边,就是重新巨资修建的金正恩的别墅官邸“15号屋”,耗资1.5亿美元。金家在汉城郊区有至少 33幢别墅,金正恩上台后,将其中28座用火车铁轨连接,只供金家使用。近日,金家位于江源道松涛园的度假别墅群,正加建一座大楼。别墅群本已备有游艇码头和私家火车站,但从加建大楼结构推断,大楼将设有三层海底水族馆,可观赏海底 100米下的海洋生态。

  与15号屋相隔3条街的琵琶街城北洞,有座三层楼房的独立院落。院墙上立着铁丝网,门口有荷枪实弹的特种兵站岗。走进外表朴实的楼房进到室内,一股浓重的奢侈气味迎面扑来。金碧辉煌的大厅正中的皮沙发上,坐着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她就是金与正——金正恩的亲妹妹。这里是金与正的官邸,今天家里人很多,平常冷清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严峻。

  “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丈夫崔光勋一脸沉稳的安慰着金与正,爷爷崔光(开国元帅)留给他的元帅家族优良的基因,此刻发挥了主导作用。

  “是呀,是呀,嫂子,你就别担心了,不会有问题的。”旁边的李民浩、金顺哲等小兄弟们,随声附和道。

  只有崔光勋心里最清楚,自己煞费苦心的运筹帷幄,已经到了箭在玄上不得不发的关头,任何犹豫和胆怯,都会使大业功亏一篑,那时候,不但自己落不下全尸,恐怕自己的家族也会满门抄斩。

  崔光勋心里不由得一个冷颤,当年金正恩用迫击炮“不留一根头发!”处决吊唁父亲期间违纪喝酒的军官的情节历历在目。“妈的,喝个酒就犯这么大罪嘛!”他心里恶狠狠的骂道。

  转念一想,自己现在重兵在握,所有的调度安排已经到位,整个平壤都是他的囊中之物,还怕他一个金正恩!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哼!2小时后看吧,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轻机枪的点射声,打破了中朝边境图们江宁静的夜空。

“连长,有200多朝鲜难民正在强行通过界桥!对岸朝鲜边防军正在向老百姓射击!”“连长,很多老百姓中弹!怎么办?”去年朝鲜发生百年不遇的干旱,很多村庄有人饿死,所以明知道不能往中国跑(会牵连亲属),也要铤而走险。

山东籍的连长满洪江气的把牙咬的山响,此时给团部去电话,再找到团长,肯定来不及!

“机枪班,进入掩体!一级战斗准备!小刘,你去给团部去电话,向团长报告紧急情况!”

心急如焚的满洪江心想,这个紧要关头,眼前只有两条路:一,眼瞅着朝鲜难民全体死于抢下;二,违反上级命令,开火。

近日来,满洪江亲眼就见过几十名朝鲜难民,趁着夜色强冲圈河——元汀跨境大桥,被朝鲜边防军开枪打死。今夜,这么多人要是都死了......MD!高丽棒子,老子不干了!

“机枪一班,朝对面朝鲜边防军阵地上方,警告射击!”

“哒哒哒哒哒哒!”一梭子点射机枪子弹,击中对岸朝鲜边防军的掩体上方。让满洪江没有料到的,是朝鲜机枪手竟然停止了对难民的射击,直接对机枪班发起了射击。由于防备不足,一组一名战士中弹倒地。

“MLBZ!来真格的啦!两组齐射,压制敌人火力。”多少年的同志战友,早就貌合神离,今天终于变成敌对双方。

珲春的边防3团团部,团长郑东国正急头白脸的训斥着满洪江的警卫员小刘:

“什么?都开火了,你们连长疯了!把他给我找来!什么,战斗非常激烈,MD!满洪江,你是吃了豹子胆呀!”郑东国放下电话,觉得有必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发生的都正常!该来的!早该来了!

回想起这几年,自己受朝鲜的窝囊气,他开始给满洪江点赞!

许多年来,多少次,朝方士兵越境抢劫、杀人、强奸,都被草草了结,撤职逮捕也不能让私人复活呀!他没有立刻跟上级报告,而是先通知休整的三营派两个连增援圈河口岸界桥守军,另外一个连赶往沙坨子口岸界桥增援;然后,让一营、二营和团预备队全体进入一级战备。

郑东国心里还是有谱的,自己多年的部下,战斗力是让他放心的,何况还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他喝了一口自己酷爱的铁观音,定了定神,接通了珲春军区司令部作战室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军区参谋长王海。

“不着急,东国,慢慢讲。”王海了解他这个部下,不是谁捅了大篓子,不会使用么快的语速。其实,王海早已接到报告,中朝军人在边境发生对射,他没有责怪谁,沉稳的命令郑东国:“全团一级战备!把全部兵力推到两个口岸附近待命!”

军区作战室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电话铃声此起彼伏,作战参谋们正在与各个军区、军兵种沟通预案,展开部署。

机枪班的两艇CF06式7.62毫米通用机枪,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对岸的敌人轻机枪打哑火。现代战争,武器的优势显露无遗。对方见赚不到便宜,暂时停止了射击。

CF06式通用机枪,7.62x51毫米NATO弹(大西洋公约组织标准子弹),全枪重 12.8千克(其中枪身重8.1千克)。每挺枪配备4条200发弹链,4个弹箱;2条100发弹链,2个弹箱;2根枪管。作轻机枪使用时,以两脚架支撑,100发弹箱挂在枪身下方,有效射程800米。重机枪状态时,枪身装在枪架上,200发弹箱挂在枪架的右腿上,可以歼灭1000米内的集团目标或单个重要目标。

趁这个空档,满洪江命令全连,利用夜色沿江构筑防御工事和纵深工事,不远处的山背面,构筑反斜面阵地。他对朝鲜军队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还是了解的,所谓知己知彼!他提醒全连,一定注意敌人的炮火覆盖!

自打中韩建交,中朝两国骨子里就已貌合神离,朝鲜的金正日曾讥讽中国是“修正主义”。但是表面上还大哥小弟的称呼着,沿鸭绿江、图们江1334公里的边境各个口岸,都没有修筑大型的防御工事。

天渐渐亮了,满洪江用高倍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敌人的动向,突然,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

34

第七章 平壤的暗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