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第九章 暗度陈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暗度陈仓

小说: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地缘战争 作者:血战到底 更新时间:2017/7/10 10:58:16

黄海海面上,数日来的大风,将大大小小的鱼船都送回自家的渔港。此时,只有中国海运的“金星号”万吨货轮,乘风破浪的奔向此次航程的终点——南浦港。

“船长,早晨的新闻说,中朝边境发生冲突,好像坦克都出动了!”大副跟船长说,“我们还去平壤吗?这大米就是喂了牲口,也不给这帮兔崽子!”

“预定航向不变!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1万吨大米准时送到朝鲜,别的和咱们没有关系。”船长坚定的口吻,不容置疑。

深入大同江入口的南浦港,平壤的西海关口,是朝鲜重要的对外贸易口岸。今天一早,往常不太热闹的码头,突然被持枪巡逻的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

上午10点“金星号”货轮徐徐开进港湾,停靠在5号码头。此时的码头上,早已站满了欢迎的人群。突然,人流开始向远处驶来的一溜车队,疯狂的招起手来。

那是***的车队。

“金星号”从中国大连港,运来了一万多吨大米。这是中国援助的第一批大米,双方协商好,***要来举行热烈的欢迎仪式。

当***从奔驰轿车走下来时,人群沸腾到了极点,很多人流着热泪泣不成声,但也有不少是狂喜的外表下,心内无比的反感和咒骂。

***现在话筒前,向疯狂的人群挥手致意,然后开始了简短讲话。

距离讲话地点1500米的东南方向,有一座三层的办公楼,原是码头的调度室,后来调度室搬到崭新的办公楼,这里便暂时空了起来。时间久了,破烂的门窗玻璃,呼呼露着风,地上的杂物、空旷的大厅、房间,一脸的荒凉。

楼顶平台的西北角,一大块破烂的帆布,随意堆放在哪儿,上面尽是灰尘,谁不会留意它。

慢慢的,帆布的一角被什么东西轻轻挑开一个缝隙,一把狙击步枪长长的消音头,悄悄伸向***演讲的方向。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低沉清脆的98式突击步枪的枪声,在楼顶另一侧的天井处响起,子弹全部倾泻在对面帆布稍稍隆起的位置。随后,几名全副武装、耳孔带着耳麦的护卫总局机动中队的特种兵,冲了过来。一名狙击手被当场击毙。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警卫部长韩楚冼火冒三丈,大喊:“保护领袖!”自己第一个冲到***的前面,用身体挡在前面。

韩楚冼从小只是一个穷苦农民的孩子,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上了大学,一毕业就失踪了。全家人到现在都以为他死了。而实际上,他是被看中秘密进了警卫部特种训练班,然后成了一名***身边贴身的侍卫。由于表现优秀,机智并能说会道,最终成了***身边的红人,当了警卫部长。

一群贴身警卫簇拥着***飞快的爬上奔驰车,加足油门,疾驰而去。

驶出码头出口的豪华防弹奔驰400内,***正冲着韩楚冼大骂,骂舒服了,朝他狠狠啐了一口,不屑一顾的把头转向车外。

车队出了港口大门,左转拐进一条小路,前方不远就是返回平壤的32号公路的岔路口。

“轰轰轰轰!”几声猛烈的、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在***奔驰座驾的正下方和前后几米远的地方响起,巨大的冲击波,将奔驰400从公路上举起20多米高,然后重重的摔在50多米远的草丛里。车身严重扭曲,四个车门炸得都飞上了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响了!炸响了!大哥,大哥。”李民浩放下电话,冲着崔光勋大声报着喜讯。在他心里,美得都快流鼻涕泡泡了。他是李英浩的独根孙子,当年他爷爷曾是金正日灵车扶灵柩送葬的7个人之一,后被***以叛国罪处决。今天,他终于可以为祖上雪耻了。

崔光勋看着这个没长大孩子似的兄弟,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端坐在沙发上的金与正,转身进了自己的书房,带上房门。

崔光勋拿起红色专线,先接通了平壤朝鲜人民军第966部队指挥部(前平壤防御司令部第91首都防卫军团)值班室的电话:“我是崔光勋,是李明珠吗?”

“是我!军团长。”

“你下命令吧!按1号方案执行吧!”崔光勋平稳的说。

“是,军团长,一定完成好您交给的任务,请您放心吧!”李明珠用军人特有的声音回答。这种语气,明显听的出来,是发自内心的,有敬仰有激动。

紧接着,崔光勋又用蓝色专线,接通了人民军第108机械化军(朝鲜首都防卫军)军长朴永男的秘密专线。等接线员把电话接通,话筒对面是他熟悉的声音。

“永男,我是光勋呀。是的,是的,好,好的!”这是他多年荣辱与共的战友,不用说太多废话。

如释重负的崔光勋,坐在写字台的椅子上,顺手打开台灯,他开始一点点回放他走的每一步棋,看看有没有漏洞。

作为***的妹夫,他对这个二哥太了解了。***从来不相信任何人,他出门都是三套方案,临时决定用哪个。尤其是平淡无奇是日子里,他的警惕性反而超乎寻常的高。

所以,第一步,崔光勋先送走一个驻中国大使,打草惊蛇,给他来一道开胃菜;第二步,崔光勋请来中国高层的朋友帮忙,援助1万吨大米,只提出一个要求,***必须举行欢迎仪式;第三步,牺牲一个狙击手,让他最后一根警惕的神经麻痹;最后,就是那惊天的一炸!

“轰!”崔光勋眼里突然冒出凶狠诡异的光,手向上举起然后打开,做了一个炸弹炸开的动作。心里暗暗踏实了下来。

此时此刻,似乎所有参与此次政变的参与者,都坚信***必死无疑。

但是,历史却真的不是这么写的。***躲过了这惊天的谋杀。

原来,***确定要出席这个欢迎仪式的,因为他想真心的表达他的谢意,以缓解边境紧张的形势。毕竟国家现在举步维艰,他应该多做点事。

可是,一直比较糟糕的身体,怎么也不允许他前往。实在没有办法,找到他的替身化好妆前往,让他躲过一劫。

以他的智商以及对身边人的了解,他大致能猜到,是谁对他动的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怎么也做不到怒发冲冠!

他突然发现,自己老了,算了,不斗了!他想起了那件一直萦绕在脑海里、让他悬而未决的事,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他没有冲任何人嚷嚷,也没有发出任何命令,更没有打一个电话,轻轻推开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

吉林圈河

边防3团两个营的增援,打乱了朝鲜一方的部署,战斗暂时停止,双方进入对峙僵持状态。而暗地里,紧锣密鼓的战略部署,双方谁都不敢停止。

中国方面,急调第16集团军驻防梅河口的第4装甲师第14团、第16团急奔圈河和沙坨子;通化的第48摩步旅部署吉安和临江;第39集团军驻防海城的摩步116师第346团、第347团和摩步116师炮兵团前赴长白、丹东布防;第40集团军盖州的第118摩步旅、阜新的第5装甲旅和锦州的第7防空旅作为预备队机动部署。第40集团军驻防丹东的第191旅进入一级战备。

朝鲜方面,调第3、5军前赴边境,分别增援中朝五座界桥的己方一侧:新义州(丹东)、满浦(集安)、中江(临江)、惠山(长白)、元汀(圈河)、庆源郡(沙坨子)。

首都北京

西山军委联合作战中心的地下会议室内,灯光明亮,作战参谋把沈阳军区的调动布防情况,正在向总参参谋长赵又侠上将做着汇报。听完汇报,赵又侠点点头,“我马上去和首长们汇报,暂时按照沈阳军区的调动来部署,等我回来!”

此刻,赵又侠明白,这虽然是一个突发事件,但两国积怨已久,冰冻三尺啊!由于朝核问题始终无法解决,虽然近期朝鲜由于国内的饥荒,暂时没有进行核试验,但躺在身边的豺狼,终究是要小心的。现在关键的问题,倒不是中国一方,不管你怎么打,我们奉陪就是了;关键是朝方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想到这里,他轻松了一些,听听首长们的意见再说。

33

第九章 暗度陈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