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冰原>第十五章 凌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凌乱

小说:冰原 作者:墨含 更新时间:2018/2/1 15:52:39

  雨一直下。

  航行在积雨云中的运输机的尾部缓缓打开,从内部来看,狂风夹杂着暴雨几乎淹没了整个世界。正下方的安布罗斯市没有半点亮光,一片死寂。

  机尾的红色指示灯一明一暗,机舱中左右各端坐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中间是两台黑色的黑色集装箱,最靠近驾驶舱处,一个庞然大物被罩在阴影中。

  隔离门被从内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穿着紧身作战服,身材姣好的女子。

  “到了。”女人嘻嘻一笑拍拍手道:“开始行动。”两排士兵仍旧不动,倒是那个有两三分像人的庞然大物站了起来。

  它向前走了几步,终于被在暗淡的灯光下被看得分明全身被重型防弹衣包裹,胸腹和肘膝等地还盖有大量金属护板;带着一个形状古怪的头盔,面孔全部为不透光玻璃阻挡。最不可思议的是,它完全站立之后,竟有近四米的身高!

  

  一场大雨、一间仓库、一堆篝火,两个男人。

  仓库面积大概两个篮球场大小,也不是很大。顶棚上永无停息的漏着肮脏的雨水,滴在板条箱和集装箱上。

  外面是无穷无尽的变异生物和使人疲惫不堪的暴风雨,里面是两个迷途的雇佣士兵和温暖狭小的庇护所,而隔开这一切的,仅仅是一层不到半英尺厚的钢筋水泥。

  巴克曼一脸阴郁的蹲坐在一个木箱上摆弄着无线电,他的作战服被淋了个湿透,现在只能用两把枪做了个支架在篝火上等待烤干。齐桓的衣服倒是没有事,但他现在据自己所说肚子饿的要命,可食物又不是很充足,于是就着过滤过的混浊雨水咬压缩饼干。

  “唔……这该死的玩意,上帝啊,我放弃它了。我选择用精神感应和队长联络。哦,乌鸦,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巴克曼颓废的放下通讯器,痛苦的说道。

  “我认为作为本小队的技术员,你才是应该负责这种专业问题的人。咔嚓咔嚓咔嚓……”

  “我简直要崩溃了,和队友分开之后就没有遇见过一次好事情,差点被绿色的科莫多巨蜥咬死,几乎被人用狙击枪打成碎块,现在还要呆在这个白天晚上都是他妈的黑夜的鬼城市的破仓库里,生怕外面的那些活死人破门而入,这他妈是人干的活吗?”

  “别那么沮丧,想象一下你美好的未来,它可是在向你招手,还记得你的酬金吗?100万,只要这一次成功了,还有什么得不到的?咔嚓咔嚓咔嚓……”

  “这段演讲十分的没有说服力。听着伙计,我现在只想着从这个鬼地方出去,活着、完整着、正常着出去,那个什么歌利亚,我也不敢去想了,这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天知道歌利亚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还有,你不能少吃点东西吗,你嚼东西的声音很烦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食物已经不多了。”

  “这样对一个伤员说话是十分不礼貌的,你自己那么胖,脂肪怎么也能顶上两三周,我多吃一点有什么关系。嚼东西什么的,我小声点就是了,咕嘟咕嘟咕嘟……”

  “上帝啊……”

  

  突然间,只听得一声轰响,冲击波差点把巴克曼从箱子上掀下来。“怎么了?”巴克曼慌慌张张的抄起衣服和步枪一脸讶异的问。

  “不知道,先隐蔽。”齐桓吐掉饼干残渣简洁明了的吼道。他站起抬脚三两下踩灭了火堆,拿起短管猎枪上膛,就地找好掩体俯下抽出沙漠之鹰,两手各执一枪。那一瞬间,他听到了,爆炸声来自正门方向!

  仓库里顿时一片漆黑,手电也被两人拧灭,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外面传来震耳的雨声,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刮擦声。

  他们各在火堆一旁,拼命的压低着自己的呼吸气喘和身形,敌人很有可能正在等待他们从掩体后现身,而在面对危险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是致命的,这是战场上的唯一真理!

  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仓库中,等待着第一声枪响。

  长久的寂静,只有那些刮擦声的声源仍在移动,碰撞着,搅动着,摩擦着,那种声音听起来使人格外浑身不寒而栗。酒徒的脑门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乌鸦悄悄扣紧了扳机。

  空气仿佛凝结一般,恐惧在弥漫。

  那种铺天盖地的刮擦声仍在逼近。

  黑暗中传来一声步枪枪栓响,听起来十分不是时宜。一个人皱了皱眉,另一个人沉不住气了。

  巴克曼咬牙终于掷出了第一枚手雷。他身旁的刮擦声一直渐渐逼近,仿佛一群巨大的老鼠围绕着他爬动,最近的已经只离自己三四米远。他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无处不在的恐惧感,瞳孔无意识的放大,他把手雷扔向了声音最密集的地方,并且端起步枪疯狂扫射!

  火光照亮了那一瞬间的整个仓库,那个拿着步枪的男人惊恐的面容,黑发男子俯身躲避的动作,映着火光飞速冲出枪膛的黄铜弹头,以及——那些身长超过八米仿佛蜈蚣般的的巨型节肢动物!

  “妈的妈的妈的!”巴克曼的尖叫立刻变得像女人一样凄厉,“看在上帝的份上,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是什么?”他叫骂着不住的扣动扳机,毫不犹豫的向拥有巨大多排分节足肢的虫子们倾泻子弹,它们的体型远远超过任何人类已知的节肢动物,仿佛一条条柏油桶粗细的巨型网纹蟒!

  蜈蚣们几乎已经把巴克曼团团围住,它们的爬动发出阵阵令人抽筋的刮擦声,随即那些节肢动物纷纷张开大螯,昂起头部——如果一定要管那叫头部的话——不约而同的对准了举枪射击的巴克曼。那对展开后直径可达两米的巨型螯肢,看起来可以把一个成年人轻松拦腰切成两半,相信非洲象也会被撕成碎片!

  “啊!我去你妈的蜈蚣!去死吧,杀了你们!乌鸦,救我!”巴克曼的手雷成功吸引了大量蜈蚣的注意,虫子几乎全部往他这边爬来,于是他索性一边奔跑一边大叫着开火。然而那些大到诡异的生物背上的几丁质甲壳坚逾钢铁,步枪子弹都很难打穿,刚才那枚手雷也只是掀翻了几条蜈蚣没有造成任何杀伤,这是何等的恐怖怪物!

  “撑住,恩斯特,我来了。”

  借着枪口焰照亮,齐桓几个翻起落下,无比灵巧的在堆满集装箱的仓库里来去自如。

  高高跃起,在空中空翻几圈,再看准目标,双手在地上一撑,又腾到了几米高的空中。偶尔脚下一空,他不慌不忙的伸脚随意的往一只蜈蚣身上一点,又一次翻回到了集装箱上。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比起在钟塔时,自己的身手和体力已有了相当的长进。

  必经之路上,一只蜈蚣向他昂起头部,齐桓此时身在半空中,甩手一枪打在它头部的甲壳上。猎枪枪管被锯短,使霰弹得以在更短的距离中迅速扩散开来,十数枚铅弹像一面墙壁一样把蜈蚣顶了回去,细小的弹丸嵌在了甲壳的缝隙中。

  仿佛表演杂技一般,齐桓旋转着稳稳落地,刚好才在刚才蜈蚣退去的位置。他看到那只甩着头部露出腹部的蜈蚣,冷笑着举起手中的沙漠之鹰。

  腹部可不像背上有的坚韧甲壳保护,12.7mm口径的大威力手枪子弹在如此近的距离,几乎就是一门手炮,齐桓只觉右手一麻就看见蜈蚣腹部爆出一团绿色汁液,立刻瘫倒在地,但是并没有死透,大螯仍在兀自开合。他不再管那虫子,绕过去,径直去救陷入困境的巴克曼。

  “你们想吃我吗?哈?先吃子弹吧,对,尝尝这个!”此时巴克曼站在整个仓库最高的集装箱上叫骂着,四处抛扔着炸药,手中步枪喷火不断。左边一只蜈蚣爬上来了,他一脚踢翻那张开口器昂起的头部,扫了一排子弹,蜈蚣跌跌撞撞的摔了下去。

  右边又有一只蜈蚣昂着头爬了上来,酒徒把枪口一调,但是步枪枪膛中传来令人尴尬的空响——弹匣空了!看着渐渐逼近的蜈蚣,巴克曼眼角一跳,调转过枪,把枪托塞进那充满锋利倒钩齿的口器里,趁着蜈蚣退后的空当,反手拔出猎刀,自上而下,灌注全身气力捅了下去!

  “一!……二!……三!”他怒吼着两眼通红的连捅三刀,锋利无比的合金刀刃狂暴的撕开外骨骼柔软处,搅烂了蜈蚣的肌肉与内脏,绿色的汁液爆射而出!

  蜈蚣的头部受到重创,用不知长在那里的发声器官尖鸣一声,也摔了下去。巴克曼甩甩腥臭的液体,换上新弹匣,在衣服内侧摸出那个弧形酒壶猛喝一大口,扯着衣领上的通讯器吼道:“乌鸦?桓!活着吗?我这里要顶不住了,这些蜈蚣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我快要顶不住了!它们太多太大了!”

  身后传来突然一声闷响,酒徒转过头去,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些酷似蜈蚣的巨虫也能爬墙!原来有些稍稍聪明的蜈蚣直接爬上仓库的屋顶,再从那上面砸下来,免得和其他同类挤在一起,这闷响便是那蜈蚣泰坦巨蟒一般的身躯砸在集装箱上的撞击声!

  巴克曼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索性拧开电筒,顾不得什么敌人,四处照射,令他头皮发麻的是,眼见之处全是蜈蚣,地面满是虫子,库墙上爬满虫子,屋顶上挂满虫子,耳中满是它们爬动的刮擦声!

  最后一个弹匣了,巴克曼咽一口口水,把枪膛因为大量射击冒着青烟的AR15步枪对准那条正在艰难起身的长虫。集装箱边缘有许多晃动着的触须,想必也是爬满了虫子,连想挑个死法都难,只能选被虫子咬死了。

  集装箱位置狭小,而那蜈蚣竟比普通的蜈蚣还大出一圈,宽度和汽车一般,并且像蛇一样盘起下半身,又把头高高的昂起来,张开那漆黑足以吞下一个人的口器,内部的触手和倒钩齿看起来就令人作呕。

  AR15立刻对准薄弱的腹部持续开火,然而这条巨虫的身躯看似庞大却灵活的难以想象,立刻原地用背部朝外裹成球形,坚硬的甲壳瞬间弹飞了步枪弹头,腹部被完美保护住,只见枪声震耳而火花四溅,枪口焰照亮了男人因惊惧而扭曲的面庞!

  终于,步枪子弹告罄,AR15的枪机也在射击完毕的同时因为机械故障停止了工作。酒徒面色惨白,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直退到集装箱的边缘,手一松,步枪“哐当”一声摔在地上,电筒从枪上滚落,在墙壁上照出一个巨大的畸形影子。

  察觉到攻击停止后,巨型蜈蚣缓缓张开身躯,重新昂起头部前端,呈波浪形摆动着身体两侧的分节足肢,但并不急于发起进攻,而是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如果它有视觉器官的话——渺小的猎物,并且自身体不知何处发出高昂的“咯咯”声,仿佛一个得胜者在嘲讽着手下败将一般。那对比液压机还要有力的大螯不住的开合,带有锯齿的尖端闪过一抹摄人的血光。

  巴克曼灰白的嘴角嗫嚅着,汗水在鬓边成股流下,他没有再往后退,后面便是更多条蜈蚣等待着的贪婪口器。一只颤抖的手摸到绑在大腿上的枪套,从中抽出那把上膛的USP手枪。

  他放弃了抵抗,枪口轻柔的顶在他的下颚上,指尖渐渐收紧。子弹将在一瞬间自下而上击穿肌肉组织与脑组织,在神经将痛感传递到中枢前将它们搅成肉泥。最为简洁明了而没有痛苦的死法,爆头而死当之无愧。

  “趴下!”

  闭上双眼的前一刹那,右侧突然飞来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体,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背上马上传来一股大力,他被人一把按到了地上。

  巴克曼刚刚弯下腰,那物体就爆炸了。手雷的起爆时间控制的刚刚好,并且方向精准无比的投向蜈蚣的口器,并被后者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下,火光迸现,极速膨胀的火球瞬间炸碎了它的半个头部,虫尸像一条软绵绵的麻袋一样倒下。巴克曼被浇了一头一脸绿汁,嘴却惊讶的张大了。

  “乌鸦?”背后的那一股压力消失后,巴克曼挣扎着爬起来,齐桓半蹲着朝他点点头,“我的天,”巴克曼擦了擦脸上的绿汁,“你从哪里过来的?”

  “那个集装箱上跳过来的。装子弹。”齐桓用下巴指了指,解下背上的雷明顿M870警用霰弹枪递给巴克曼,做了个装子弹的动作。

  巴克曼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的说:“看在圣母玛利亚的份上,你自己看看,这两个集装箱之间起码有六七米的直线距离,你带了钩绳枪?”

  齐桓毫不在意的转过头,却也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发挥似乎是有点超常,这一跃的距离……不,不仅仅是超常,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确如巴克曼所说,这两台集装箱之间的边缘距离,常人是绝对无法逾越的,只不过当时只想着救人,没有在意,现在想来,齐桓越来越有一种不正常的感觉。

  说起来,那些动作,那些技巧,那种自在的感觉……自己平常会有吗?不会,绝对不会。那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耐力,臂力,弹跳力,动态视力都有不止一个层次的上升,但是刚来到这座城市,和那个银发士兵格斗时还没有这种感觉的,难道说是……

  齐桓抬起头来,两眼微眯,看向巴克曼,发现对方也意味深长的注视着自己。齐桓眉头一皱,摇头说:“先不考虑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他把手指向脚下的那片虫海,“生存问题,其他的出去再说。”

  “那也要能出去才行,”巴克曼苦笑,“这里很快就会有更多虫爬过来的,我们的确不能久留,但摆脱它们的方案是个好问题。”

  “好问题总有好答案。”齐桓笑着摆摆手,“齐博士的战时讲堂,你有没有发现,除非我们主动接近,不然这些虫子都像发现不了我们一样?”

  “我不这么认为。”巴克曼眼角又是一跳。

  齐桓摘下头盔,把自己黑如鸦羽的短碎发与被汗打湿的刘海往耳后拨了拨,显得十分干练:“这是因为,这里太乱了,太嘈杂。它们在黑暗中行动自如,说明它们应该靠声音或气味捕食。

  “而据我判断,应该是声音,也就是感应振动,所以它们才会在挤在一起,声音混乱时发现不了我们,因为声音到处都是。”齐桓捡起地上的手电,四处照射,而被光照到的蜈蚣们并没有任何反应,仍旧四处毫无目的的爬动。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给这些没脑子的家伙些大点的震动,大到可以吸引它们全部的注意力,”齐桓放下背包开始翻找,“或者让它们在一段时间内变成聋子感应不到我们。”

  巴克曼把最后一枚霰弹填入枪膛:“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齐桓狡黠一笑,把摸出的那个圆筒展示给巴克曼看:“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看的懂德文吗?看不懂吧,德国原装进口,闪爆弹,就是闪光弹和震撼弹的结合版,但是威力大的多,上次全队欧洲度假时买的,用中国人的话说这叫做未雨绸缪。我扔出去之后,背对着它,堵上耳朵,可以大叫一声,我有隔音耳塞。爆炸后你可能听不清我说话,我会用战术手势和肢体动作告诉你该怎么办。好了,三,二,一,扔!”

  他一偏头,手一甩,拉环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扯了下去,闪爆弹在半空中划着弧线落入虫海中。

  “你他妈的手能再快点吗?”巴克曼大骂一声赶紧翻身堵耳朵。在那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与剧烈的闪光之后,终于,蜈蚣们如潮水般向闪爆弹爆炸的方位涌去。

0

第十五章 凌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