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五十回 琵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回 琵琶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8/2/5 13:16:30

秦王朱樉站在主位的席前,冷冷地看着前方的厅门。

  与朱棡,朱棣不同,朱樉并没有和两位弟弟一样身着孝服,而是一裳黑衣直裾挺身而立。

  这不免让左席的朱棣感到一丝以外与不安。

  从琵琶声里缓过神来的朱棣,看见自己二哥已然出现在面前,不免吃了一惊,呆若木鸡看着朱樉,说不出话。

  到是朱樉,看见朱棣略显惊讶的表情反而噗嗤一乐,一改脸上的严肃,笑着对朱樉说:“四弟,别来无恙呀。”

  听朱樉这么说,朱棣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见礼。于是连忙起身准备行礼。

  可还没等朱棣起来,朱樉便伸手示意朱棣不必多礼。

  “秦王府不比宫里,你我兄弟不必那么多规矩。”

  “是。”

  听朱樉这么说,朱棣这才又坐了回去。

  “四弟,刚才的曲子好听吗?”

  “这...”朱棣想了想,对朱樉的意思似明白又不明白,含糊的说道:“这个....小弟....小弟不懂什么乐律。”

  “呵呵。”朱樉笑了笑,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说道:“那四弟,这是什么乐器总能听得出来吧。”

  “是琵琶吧...”朱棣试探性地回道。

  朱樉点点头,拍了拍手,示意上宴。

  “没错,是琵琶。”朱樉顿了顿,接着问向朱棣:“四弟可知这琵琶有什么意思吗?”

  “愿闻二哥高见。”

  “所谓琵琶,比肩一家。这琵琶两字上面是四个王,下面一比一巴。古语云:比者并肩而立,巴者相附相依。这意思怕是很明白了吧。”

  “这....”朱棣心里一怔,接着说道:“还是请二哥明示吧。”

  “诶,老四,你怎么糊涂了。”看见老四有些支吾,坐在对面朱棡抢着说道:“我这个不爱读书的粗人都明白了。二哥是在说咱兄弟四个呀。”

  “你我兄弟?四个?”

  “啧。你看,二哥和我,一个是封为秦王,驻扎西安。一个是封作晋王驻扎太原。这秦晋二地比邻而居。算得上是一个‘琵’字吧。”

  朱棣点点头,可转念一想,又问道:“三哥,这个琶字又做何解释呢?”

  “你怎么了。”朱棡似是奚落似的笑了笑,接着说道:“这‘琶’字当然说的是你和老五啊。”

  “橚弟?”朱棣似乎明白了朱棡的意思,微微地低下了头。

  “是啊,你和老五都是一个娘生的,这相依相附乃是天性。当然合得上一个‘琶’字啦。”

  “只是可惜。”朱樉不慌不忙地接着朱棡的话说了下去。

  “只是可惜,五弟像是在躲着我们似的。二哥我数次相邀,却终是百般推辞。”说着,朱樉看了看朱棣,眼神里仿佛流露出一丝恳切的神情。

  “老四,咱家老五虽说做了周王之后和咱几个兄弟都没了来往。但三哥知道,老五最敬重的还是你这个四哥,他也只听你的。等有时间你去说说他,否则这‘琵琶’四王独缺一王,弹起来也不好听啊。”

  朱棣点点头,但心里却似是系了个疙瘩。秦王晋王这一唱一和,不经意的言谈之间已经把自己列在四王之内,成了这四弦琵琶里的其中一弦。

  在三个人聊天的同时,厅堂外的仆人早已将素斋素酒排放到各自的桌案前。

  主位的朱樉率先举杯,见朱棣点头应许,不免举起面前的素酒,笑着对自己的四弟说道:“光顾着喝茶谈曲了。你我兄弟难得一见,来,先干了这一杯素酒。”

  朱棣也连忙端起面前的素酒,敬了敬朱樉,又敬了敬朱棡,一饮而尽。

  三兄弟就在这白布装饰的厅堂里,同举共饮酒,气氛也渐渐变得微妙起来。

  “诶呀,不好喝不好喝。这素酒真是不好喝!”不知朱棡是忍不住寡淡无味的素酒,还是受不了略显无聊的气氛,不自主的耍起了他那执拗的脾气,转身对朱樉说道:“二哥,虽说是大丧期间。但这食无肉,酒无味的,终究算不上宴饮不是。”

  “你这是在埋怨我待客不周咯?”朱樉笑了笑。

  “这可是二哥你说的啊。”

  朱樉没有再理会朱棡,只是又拍了一下手。

  王子元应声从厅堂外走了进来,朝坐在主位的朱樉行了一个揖礼。

  “都准备好了吗?”

  “回殿下,一切准备妥当了。”

  朱樉点点头,说道:“开始吧。”

  “是。”王子元退了下去。

  “呦。二哥,你这是还留了一手啊。”朱棡明显变得有了兴致,好奇的说道。

  显然,朱樉的“突如其来”的安排连朱棡也没想到。

  朱樉笑了笑,斟满素酒,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慢悠悠地离开主位。

  朱樉并没有理睬朱棡,而是径直来到朱棣面前,微笑地说道:“刚才我问四弟你,是否听出了帷幕之后的琵琶奏的是什么曲子。你说不知是吧。”

  当朱樉走过来的时候,朱棣的神经便已经紧绷起来,又听见朱樉如此问,感觉自己的这个二哥必是在给自己设一个套,在等着自己主动进去。

  但这套有多深,朱棣自己也很难拿准。

  “小弟....确实不懂音律...”

  “呵呵。”朱樉笑了笑,举起自己酒杯,抿了一口,将目光从朱棣的身上移开,投向了敞开着的厅门,喃喃自语道。

  “前元有个叫杨允孚的诗人曾经写过四句诗。‘唯爱琵琶调有情,月高未放酒杯停。新腔反操凉州曲,弹出天鹅避海青。’”

  “天鹅...避...海青...”

  “没错,当年杨允孚也是在酒席宴前听闻这被反弹的凉州曲,很是激动,便以‘避海青’为之命名。”

  “二哥是说....”

  朱樉点点头,说道:“没错,刚才的那首曲子,正是被反弹的凉州曲:‘避海青’。”

  听到这,朱棣低下了头,他似乎明白了朱樉的意思。

  “诶?你们说的海青是咱们在北塞出征时,北鞑子祭拜的那种鹰吗?”另一旁的朱棡不解地问道。

  朱樉瞥了一眼朱棡,笑道:“行啊,三弟也开始读书了啊。”

  “嗨。瞧不起谁呀。我听说这种鹰万里挑一啊。”

  “你说的没错。”朱樉又是一笑,但这次似乎笑的更加诡异,同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就和咱们四弟一样。”

  本来愣神的朱棣听到此言,心中一怔,突然站了起来。

  “二哥,你....”

  “坐,坐。”朱樉却表现的不无惊讶,只是用手拍了拍朱棣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四弟,你的骁勇善战是举国共见的。我听说就连魏国公徐达都夸燕王有‘古名将之风’。所以,二哥把你比做成海东青这种万里挑一的神鹰,也不为过吧。”

  朱棣不说话,也不坐下,只是默默地看着朱樉,眉头微皱。

  见朱棣不坐下,朱樉又小步上前,稍微前倾身子,对朱棣轻声说道。

  “怎么,怕二哥求你捕猎吗?”

  说完,朱樉又将身子收回。

  这次,他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再次微笑的对朱棣说道。

  “其实二哥是要给你送天鹅的。”

0

第五十回 琵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