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五十七回 议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回 议罪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8/6/10 22:07:14

没有人站出来回答。

所有人都知道太子以及太子一党今日举行听政的目的是什么。

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接这个话题。

因为在场的大部分官员并不知道太子朱标需要的是怎样一个答案。

他们也不知道,诸如李善长,冯胜这样有势力的大臣有着什么样的盘算。此外,秦晋二王会不会有什么后手也是个谜。

他们更不知道,那个一向康健却所谓昏迷不醒的朱元璋是在用太子来试探群臣,还是另有什么打算。

蓝玉也被朱标突然的一问惊住了,不知道自己改说些什么。

将头一斜,蓝玉看了一眼李善长,发现这只老狐狸依旧保持着他那“双目微闭,驼背含胸”的标准姿势。

蓝玉无奈,又往后看去,朝着詹徽使了个眼色。

詹徽也很意外,毕竟这种有关“惩戒”的建议从自己嘴里说出,无意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无论日后是谁翻起旧账,自己都难逃一个“教唆”的罪名。

但蓝玉既然使了眼色,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把原本商量好的话再说一遍。

“启禀太子殿下。”詹徽继续开口说道。“臣以为——”

詹徽又开始有些犹豫,再次看了蓝玉一眼,发现蓝玉朝自己皱了皱眉头。

无奈,詹徽只能把想咽下去的话又吐了出来。

“臣以为,二王带兵进京,即违背了臣道,也违背了子道,已然算是大不敬之罪。又私扣秋粮,足见其心不轨。不如——”詹徽稍作停顿,稳住心神,说道:“不如,先收捕秦晋二王,暂请至大宗政院,由内廷看管,静思己过。再由御史台派能臣干吏赴西安,太原搜查抄没侵吞的秋粮。同时,秦晋二王所率的万余人马,可由左军都督永昌侯蓝玉率兵看管,另行处置,方为稳妥。此外,燕王在国丧期间贪享淫乐,私纳舞姬,亦属过分,然毕竟未行十恶,可以暂时令其闭府谢客,静思己过,由羽林看护即可。”

詹徽说完,暗自舒了一口气。

但在场的其他大臣却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宗政院由洪武三年设立,沿袭前朝元廷的大宗政府职能,专门管理天子皇族的属籍以及日常行为。倘若有皇室成员违反明律,或者违反了朱元璋亲拟的《皇明祖训》,则交由大宗政院议处,轻者仗刑警戒,重者羁押反省。

“反省”二字看似简单,但却是对皇族们最大的惩戒。进了大宗政院“反省”如同软禁,不仅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甚至连一个关押期限都没有。除了送饭与定期打扫的内侍,没人再会出现在被关押者的面前,如同妃子进了冷宫一样,有的只有萧疏的庭院与高高的朱墙。时而飞进一两只鸟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慢慢被外界遗忘,终日只有在院子里发呆的权力,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发生什么事都是可能的。

即便不是被关押者想发生的。

而今天詹徽所提出的便是最重的出发方法——“反省”。

所有人都知道,这么做会意味着什么。

也不愿意有人相信,秦晋二王会“欣然”接受这样的待遇。

果然,还没等太子开口,武班首列的冯胜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启禀太子殿下,臣右军都督宋国公冯胜有本启奏。”

听见冯胜站了出来,蓝玉心中一怔,把头悄悄地转了过去,看了一眼冯胜,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位老朋友在此时站出来,是出于对秦晋二王的同情还是为了洗脱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关系。

太子朱标也是一惊。他还没从詹徽话里有关朱棣的内容中缓过神来,而此时,冯胜又突然说了一句“有本”,着实让朱标惊讶不少。

“宋,宋国公请讲。”

“谢太子殿下。”冯胜轻咳了一声,说道:“臣启太子,詹大人刚才所言有失偏颇。臣以为,秦晋二王奔丧带兵,以及私扣秋粮等事还需查明之后再做议处。至于燕王,素来行事稳妥,想必其中也必有隐情。”

“宋国公。”蓝玉忍不住打断了冯胜,转过身,正对着冯胜问道:“事实俱在,还需要查明什么?”

“永昌侯不觉得事有蹊跷么?”

“哦?我倒是要听听冯宋公的高见了。”

“臣启太子殿下。首先,带兵奔丧,其罪非小,举朝皆知,秦晋二王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厉害。此次行事,所说贸然,但想必别有内情。其次,有关燕王私受美姬之事,也需要向秦晋二王证明核实方可定罪,又岂能风闻言事,构陷藩王呢?”

蓝玉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兵部以及五军都督府都没有调兵的章奏。正因如此,不是刚好可以证明二王图谋不轨之心了么。燕王去秦晋二王府内赴宴,离开时携一舞女回府,这还需要再核实什么?”

“不然。应天府内外驻军十余万人,区区一万人马又能做些什么呢?再者,若二王真的有不轨之心,何必将兵马屯在滁州卫而自己只身入城呢。至于燕王,所谓‘长者赐,不可赐。’又怎知燕王是否是自愿带人回府。诸般事宜,还是想查为要。”

“燕王的事暂且不提。”蓝玉白了冯胜一眼,似是略带讽刺的说道:“但滁州卫指挥使,永平侯谢平本就是是晋王的岳丈,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屯兵城外,不难预料。再说,这滁州卫本来就是冯宋公掌管的,我还想让冯宋公给我个答案呢。”

“永昌侯的意思是说我和秦晋二王是同谋。”

“不敢。”蓝玉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只是据实陈奏。”

冯胜也不理蓝玉,对着朱标行了一礼,说道:“请太子殿下明鉴,秦晋二王在此时带兵进京,必有原委,贸然行处,反而适得其反。于上有损天家的血脉亲情,于下也恐二王行事鲁莽酿祸。至于私扣秋粮一事,望太子还是责成有司,亲赴西安,太原等地查明之后,再行惩处。”

“我要没记错,刚才冯宋公亲口说的:‘区区一万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怎么此刻又害怕秦晋二王鲁莽行事了?至于私扣秋粮,已有户部明细,又何必再大费周章的查明,耽误时间不说,秦晋二王经营两藩许久,谁能保证不会有人从中作梗?”

“永昌侯,即便秦晋二王有罪,也该由大宗政院主持,会同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会审,并给予二王解释辩解的机会。如今只凭两道奏疏,便轻易给二王定罪岂不是太草率了!”

“冯宋公是怕给秦晋二王定罪之后牵连自己吧!”蓝玉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将矛头直指冯胜,以及日前晋王朱棡送过去的两箱官锭。

冯胜也有些惊讶,他不太敢相信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的蓝玉,此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意欲强行将自己与秦晋二王放在一个队伍里。

“永昌侯你这是欲加之罪!”

蓝玉没说话,或许是顾念旧谊,并没有当众将晋王送礼的事说出去,只是轻哼了一声,把头瞥到一边。

冯胜却不甘示弱,脱口而出到:“永昌侯既然可以强行定罪,那我冯胜是否可以说秦晋二王带兵奔丧是为了清君侧!”

当听到“清君侧”的时候,所有大臣都是一惊。

很显然,冯胜为秦晋二王找到了个很合适的借口。

主少国疑,甚至有些飞扬跋扈,所有人意识到冯胜就是在说蓝玉。

“你!”蓝玉也被冯胜激怒了,气愤的他甚至想冲到冯胜面前,猛地给他一拳。

但看到很多大臣都在注视着自己,甚至露出了怯懦以及惊惧的目光,蓝玉不得已忍住了自己的脾气。

他将目光看向了站在文班首位的李善长,希望这个已经和自己结盟的盟友能帮自己一把。

李善长也是没有辜负蓝玉的期望,一项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略带滑稽的笑容。

拖着踉跄的步子,佝偻着腰,李善长走到蓝玉和冯胜面前,对着他俩,也是对着城楼上的太子,以及其他所有大臣说道:“呵呵,二位将军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说起话来还想小孩子吵架一样,想什么说什么呀。”

李善长的话似是在责备二人的幼稚,却也是为二人找台阶下。

转过身,李善长又朝着太子朱标站着的方向,微微地行了一礼,说道:“启禀太子殿下,永昌侯和冯宋公所说的话,都有道理。秦晋二王带兵进京,没有向兵部以及五军都督府呈报调度章奏确实是不妥在先,但就因此罚二王到大宗政院反省也着实有些过了。依老臣看,不如找时机请二王说明其中原委,顺便也可以询问处燕王的事情。”

“这个——”太子朱标有些犹豫,虽然这和自己与舅丈蓝玉商量时的状况有些不一样,但看眼下的情形,李善长所说的似乎是最稳妥的办法。

虽然自己对秦王朱樉狂傲样子很是不满,虽然自己恨透了那嘲讽自己不如弟弟们的十六字奏折。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做哥哥的在明面上的功夫,总要说的过去。

何况,朱标一直对四弟朱棣心存好感,这次面对朱樉和朱棡的挑衅,自己的心中更坚定了要拉拢朱棣的意图。虽然詹徽突然的上奏让自己心中对朱棣产生了一丝的怀疑,但借着找秦晋二王问话的机会,即解了朱棣的围,又能试探一下朱棣的心思。

在朱标看来,这无疑是个好主意。

而听李善长如此说的蓝玉却有些不爽。

在蓝玉看来,在姚天僖的联络下,李善长既然和自己皆为“盟友”,此时刚好是推波助澜的时候。但李善长却在此时耍起了熟练的和稀泥的本事。这着实让蓝玉有些生气。

正当蓝玉要反驳李善长的时候,只听见城楼上的朱标说道。

“既然韩国公如此说,本太子便准了爱卿的本奏。”

“太子!太!”听朱标这么说,蓝玉连忙应声阻止,却发现朱标似乎是听不见自己说话一样。

“也怪我。诸位王弟进京以来,一直没有机会共叙天伦之情。找一个日子,让几位弟弟都进宫来,素宴相待,以诚相对,消除误会吧。”

“太子英明,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听朱标如此说,李善长连忙跪了下去,叩拜谢恩。

冯胜见状,也连忙叩拜谢恩,口呼千岁。

诸位大臣也都学者李善长和冯胜的样子拜了下去,包括之前出来上奏詹徽。

只剩下蓝玉,一个人站在众臣面前,不知所措。

0

第五十七回 议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