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六十回 试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回 试探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9/1/3 7:26:23

方孝孺站在京城燕王府的门外,双手托着丘福转交给自己的蒙古刀,止步不动,默然无语。

脸上早已失去了之前自信的笑容,甚至一丝愁绪悄悄地爬上眉梢。

很显然,这一切出乎了方孝孺的意料,甚至让自己这位少年名士陷入两难。

作为儒生名士,守信重义是自己竭力奉行的信仰。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此下去,方孝孺必然要进入面见朱棣,说明详情。

可这又和自己原本的初衷背道而驰。

即便自信与智慧如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偶遇”的丘福反客为主。

思虑再三,方孝孺终还是决定进去见见燕王朱棣。一来,自己也算是做到了“忠人之事”。二来,方孝孺自己也想会会这位名重的藩王,以此衡量自己原来的打算是否应该。

由于国丧期间,举国祭奠,身为皇子自然也要闭门谢客。因此,此时方孝孺的面前只有两扇冷冷的朱漆铁门立在自己面前。

方孝孺走上前,用手轻敲门环。

“乒,乒,乒”

铁制的门环在厚重的铁门上留下了三声清脆的门响。

方孝孺平静地站在门外,而心中依然在犹豫,思考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

不消多时,燕王府内的门房小厮打开府门,透出半个身子,向外瞧去,一下子就看到双手托刀的方孝孺,问道:“你是何人啊?”

“在下海宁方孝孺,求见燕王殿下。”

“国丧期间,我家殿下不见客。”说着,小厮就要把大门关上。

“这位小哥。”方孝孺连忙拦住门房,说道:“在下也是受人所托面见燕王。你看——”

说着,方孝孺双手将蒙古刀递予小厮。

小厮接过刀,仔细的看了看,却也看不出个眉目。

“这刀——”

“这是贵府丘福将军的佩刀,也是丘福将军托在下拜见燕王殿下的。”

听到丘福的名字,小厮才缓过神来。虽不知道方孝孺说的真假,却也不敢耽搁,连忙客气地让方孝孺稍等片刻,自己连忙带着刀朝朱棣所在的书房跑去。

而此时的朱棣,正一个人闷坐在书房里。

来京数日,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先是太子和蓝玉从自己身边调走了丘福,而父皇昏迷却不让探视,紧接着带兵进京的秦王晋王送给自己一个美女作为眼线。

反此种种,不得不让朱棣想起了入京前遇到的宗泐和尚送自己的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朱棣感觉的出来,无论是太子还是秦晋一党,都是想拉拢自己这个棋子。而自己想在两拨人之间全身而退,似乎没有多大的可能。

此时的朱棣多么希望北平燕王府的金忠在自己身边,也能有个出主意的人。

就在朱棣苦思冥想的同时,守门的郑亨敲门打断了朱棣的思绪。

“进来。”朱棣不耐烦的说道。

郑亨轻推房门,拿着从门房那边得到的蒙古刀走了进来。

“启禀殿下,门外有人持丘大哥的佩刀求见殿下。”说着,郑亨走上前,将佩刀递给朱棣。

“丘福的佩刀?”

朱棣接过刀,仔细地打量着,确认这确实是丘福的佩刀,不仅陷入了思考中。

“来人是谁,还说了什么?”

“来人自称海宁方孝孺,说是受丘大哥之托来面见殿下的。”

“方孝孺...丘福之托?”朱棣喃喃自语道:“丘福刚被太子任命赴职,如今却有人拿着丘福的佩刀前来。莫非是太子的人来我这试探?”

“殿下是否需要一见?”

“郑亨,来人什么摸样?”

“听门房小厮说道,来人是一副文生儒士的装扮。”

朱棣犹疑了片刻,对郑亨说道:“请他到正堂一叙。”

“是。”郑亨转身要走,朱棣又连忙把郑亨叫住:“对了,把洪十三先请到书房来。”

郑亨吃了一惊,说道:“殿下,你不是说那个女子是秦王和晋王送给殿下您的眼线么?”

“不用废话,先请她过来。我自有主意。”

“是。”

郑亨随便叫了一个小厮去请洪十三,自己则亲自去门口将方孝孺引到正堂。

“先生请。”

穿廊过巷,在郑亨的引路下,方孝孺来到了正堂。

刚迈步入堂,一副对联便率先进入了方孝孺的眼中。

“一朝山河茫茫,苍苍万里张扬。登岱宗峻,戏钱塘浪,赏岭南春,慨大漠霜。追八荒气象,天授明皇存九鼎。”

“千载云海悠悠,芸芸百代风流。买黄金骨,绘麒麟图,称云台勇,思凌烟筹。道六合人物,世无英雄不神州。”

“世无英雄不神州.....燕王好大的气魄呀。”方孝孺喃喃自语道。

“先生一旁稍待,我这就去请燕王殿下。”说罢,郑亨朝着方孝孺微施揖礼,示意佣人上茶,自己从正门离开了。

方孝孺也没多言,只是坐到一旁的客位等待。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就连给方孝孺上的茶都已经凉透了。燕王朱棣才慢悠悠地从门外被洪十三搀扶进来。

方孝孺朝朱棣进来的方向看去,朱棣一只胳膊搭在洪十三的肩上,一只胳膊从袖管中拿出,耷拉在外面,仿佛是喝醉酒了一样,踉跄的走了进来。而一旁的洪十三穿着舞姬服饰,一手搂着朱棣的腰,另一只手反复揉着朱棣的胸口,被朱棣压得左摇右晃,弄得走起路来身上的金玉饰品叮当作响。

见朱棣走了近,方孝孺连忙站起身施礼。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朱棣的妆容,心里也泛起了嘀咕。他一时也难以相信,外面传闻那英武不凡的燕王竟是眼前这样的一个颓废且无礼的醉客。

朱棣也没理会方孝孺,而是径直走到正厅主位坐下。洪十三则是站在朱棣的身旁,刚才那只给朱棣揉胸的手放到了朱棣面前,被朱棣来回抚摸。

方孝孺有些不快,轻微咳嗽了一声,只是朝着朱棣微微一鞠躬。

“草民海宁方孝孺,参见燕王殿下。”

听到方孝孺的名字,一旁的洪十三心中一愣,多看了方孝孺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方孝孺?”朱棣隐约觉得有听过这个名字,却又想不起个究竟。思索片刻,大大咧咧地对方孝孺说道:“你即知道自己是草民,为何见了本王不跪呀。”

“草民平生只跪‘天地君亲师’。不知道燕王殿下是草民的何人?”

“放肆——”朱棣本就没有想真的责难方孝孺,于是乎也只能拿一句没有气势的“放肆”来缓和尴尬的气氛。

见方孝孺也不多争执,朱棣便接着说道:“郑亨说你找本王有事?还拿着丘福的佩刀。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下偶遇丘将军,受丘将军所托持刀来见燕王殿下,自是有话要传递给燕王。”

“等等...你是说偶遇?”朱棣那抚摸着洪十三的手无意识地停了一下。他并非不相信方孝孺所言,只是不知道丘福想跟自己说得话是否可以当着洪十三的面说。更何况,此时的朱棣更想弄清楚方孝孺的身份是敌是友。

“何处偶遇?”

“城西。”

“丘福莫非与你有旧?”

“萍水相逢。”

“那就怪了,即是偶遇又非旧识。丘福又何以会托你带刀传信?”

“丘将军曾与先父有旧,故托在下有事相陈。”方孝孺故意将自己告知丘福事情的内容隐去,而只说自己是受人之托。

朱棣假装厌恶稍思片刻,对方孝孺说道:“那你说吧。”

“秦晋二王有万余兵马屯扎在滁州卫,不知道燕王殿下以为如何。”

听方孝孺如此说,洪十三的心中又是一惊,看了一眼方孝孺,有看了一眼朱棣。

朱棣却是暗自松了口气,这件事太子已经跟自己说起,也把丘福掉离开自己身边,不太可能会再次试探。而自己虽然没有在秦晋二王面前显露,但估计两个哥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已然知道。至于丘福,虽然也没有提起,托人带信也是情理之中。

但转念一想,朱棣刚才松弛的神经却又紧绷了起来。

丘福今晨刚刚离府,这个叫方孝孺的年轻书生就前来转达信息。丘福的消息是何处得来?而又如何能这么巧的偶遇故人之子,托刀传信?如果这个方孝孺不是偶遇,或者刚才在撒谎,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更何况,自己为了防止是太子的人前来试探,故意将洪十三这个眼线放在身边。而如今,当着洪十三的面,自己又要如何表现才能使秦晋不设防呢?

0

第六十回 试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