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微光摇曳>第四十三章 迷雾芳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章 迷雾芳踪

小说:微光摇曳 作者:老徒 更新时间:2017/9/13 17:56:56

武汉。东湖机场。

七月潮湿闷热的夜空没有一丝凉风。

一架九六一式陆上攻击机孤零零地停在跑道上。通体的黑色漆把它矮粗的机身完全掩藏到夜色里。

轰炸机前,整齐地站立着一排穿着黑色飞行服的飞行员。

尽管每个人的脸上都在流淌汗水,但是每一个人都笔直地站立不敢稍动。

同样是一身黑色飞行服的山口多闻少将笔直地站在他们对面。

“高波君,现在告诉我,你们准备好了吗?”山口多闻在静默了很久后终于开口了。

大尉高波秀野从横排队列中向前跨出一步。

“报告司令长官,木更津飞行联队抽调精英组成的闪电特别小组有信心完成帝国之花行动。”高波秀野狠狠地挺起胸膛。

“告诉我,他们都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山口多闻转向身后的参谋人员。

作战参谋平野浩站出来。

“报告司令官。闪电小组在两周时间里完成了所以强化科目的训练。我们多次在夜间制造了范围五平方公里的浓重烟幕,闪电小组每次都能准确飞临目标上空。投弹误差在十米以内。我们认为这个误差可以接受。”平野浩一副笃定。

山口多闻微微皱眉。

“实战效果如何?能在重庆的大雾中飞临目标上空吗?能避免沿途的敌方预警吗?别忘了,你们是单机飞行。”山口多闻转向飞行员。

“报告司令长官。我们两次单机飞临目标上空,没有遇到支那军高炮的袭扰。我们有把握在五千米以上的高空避开支那军的预警和防卫。”高波秀野一脸的兴奋。

“嗯?你们怎么做到精准轰炸?我们的九六式能俯冲轰炸吗?”山口多闻的眼里有了光芒。

“报告司令官。我们还不能大角度俯冲。我们采取空中制动的方式接近目标。这样可以减轻噪音,也可以达成突然性。”高波秀野一脸的轻松。

“制动?。。太危险了。。”山口多闻的脸上有了犹豫。

“要不要派出战机护航?”旁边的参谋长原田骏凑过来。

“。。。不行。这不是一次作战行动。这是一次特战行动。他们只能单机行动,决不能让目标有任何一点准备。好了。。。我相信海军的航空英雄们。”山口多闻在瞬间有了决断。

他转向飞行员。

“小伙子们。你们是什么?。。。你们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飞行员。你们是海上的雄鹰。重庆的大雾能比得上茫茫的太平洋吗?你们能在大海上翱翔,你们就能在夜色和大雾中纵横。去吧,目标---东经107°59′58″、北纬30°57′45″。我在这里,就在这个跑道上等待你们胜利凯旋。”狂吼起来的山口多闻顺着飞行员队列走动,他的手一直保持着敬礼。

六个飞行员一起敬礼。

看着胖胖的九六飞机钻进了夜色里消失不见,山口多闻和所有军官才放下了手。

“司令官阁下,现在你总可以透露一点这次行动的内幕了吧。呵呵,你这一次太谨慎了。”原田骏参谋长抖着有些发酸的手。

山口多闻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原田君。还是等一等吧。即使我们成功了,还是要等一等消息。如果其他环节的行动失败了,我宁愿让这次行动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我只能告诉你,这次行动事关我大日本海军的荣誉。。。但愿她回到我们的怀抱。。。”山口多闻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

重庆。歌乐山。

夜色里的山峦完全掩藏在浓雾中。

一块岩石上的十几个身影一动不动的掩藏在草丛里。

“清水君。我们已经汇合,你一定要详细告诉我全部细节,我要知道你们的计划有没有漏洞?我的特战队都不会说支那语,决不能长期隐蔽在这个山里。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准时到达了这里,你可要对我的特战队负责。”华中派遣军高级作战参谋、特战大队长北田望少佐手持望远镜观察着不远处山脚下的一片灯火。

旁边趴着的一个中年人微微沉吟了一下。

他是一年前潜入重庆的日本陆军情报部亚洲课的清水一郎。他的身份是棉布商。化名张义峰。

“北田君。没有绝对的安全。我们这是在敌方的陪都,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我们是得到云子小姐的情报才找到这里的。云子前辈果然不凡,她竟然在支那陆军监狱里把情报传了出来。在那之后我们开始了营救计划。这个帮她传递情报的人叫谢云瑞,是监狱政治处的一名干事。他是从南京随蒋军主力一起过来的。他的妻子和女儿已经被我们控制,我们给了他五根金条。我想他是一个聪明人,会做出聪明地选择。我们选在今天凌晨行动,就是因为今夜是他值夜班。行动开始后,他必须趁乱打死政治监的内卫,并打开云子前辈的手铐脚镣。只要这一关成功,我们就成功了一半。”清水一郎的眼睛在放光。

“陆军监狱的警戒力量多少?我们强突吗?还有,那边不远处就是陆军部和陆军医院。这两处的防卫力量一定不会少。按照正常防卫配置,应该有一个团。告诉我,我们怎么营救。。。云子小姐。”北田望的脸上和声音都有些发苦。

“那就要看我们大日本海航的威力了。一点整,我们的轰炸机会准时出现在上空。看见了吗?一条线,监狱,陆军医院,还有陆军部都会遭到精准轰炸。你说,他们的警卫团会先去救谁?当然是陆军部那些高官。再说了,他们还会忙于部署防空,哪有时间顾及这个临时监狱。等轰炸一过,这个监狱的重武器也被报销得差不多了。夜间值守的只有一个排。北田君,你没有把握消灭被炸得晕头转向的一个排吗?。。呵呵”清水一郎渐渐有了得意。他也在滋长着信心。

“。。。这个交给我了。只是。。。这样的夜色和大雾,你能肯定我们的飞机能到达并完成轰炸吗?”北田在恼怒里有着对抗。

“这就是我们的另外部署。这一片的袍哥叫朱学武。他被我们控制起来了。办法还是那个,家属和金条。这三家陆军单位的后勤都是他的地盘。搞不懂中国人的关系,堂堂的陆军后勤怎么会交给一个袍哥。陆军监狱和陆军部食堂的大师傅都是这个朱学武的弟子。于是我们就掌握了这两个人。如果不出意外,接近一点的一刻,陆军监狱和陆军部的楼顶会有两把指引轰炸的火堆燃起。轰炸结束的一刻,我们就趁乱冲进监狱。北田君,最多只有十五分钟,我们必须全身而退。云子前辈必须第一时间送出重庆。拜托了!”清水一郎似乎在给自己打气,他越来越兴奋。

“嗨!放心吧。我的特战勇士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来,就一定能安全退出四川。只是,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云子前辈是什么人?为了她,我们一个月前就开始潜进四川的崇山峻岭,我很好奇啊。。。”这次轮到北田望的眼里有了光芒。

“对不起,这个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向北田君保证,她是一个美人。。。像樱花一样美丽的女人。。。呵呵,北田君,你很幸运啊。”清水的语气渐渐充满别样的味道。

“哈哈。。。真想赶紧见到云子小姐。像樱花一样的女人。。。”北田望嬉笑着,神往着。

陆军监狱的值班室里,一个青年军官正在坐立不安。

谢云瑞一会看看表,一会摸摸腰间的枪套。他的手在不停地哆嗦。

他的脑子里几乎空白。只有机械地闪现着一点钟和要做的事

他真的想冲过去。冲过去拿起电话,叫醒监狱长。

可是每一次他都放弃了。

他的脑子里全是他的妻子和孩子。

她们已经在一天前被几个人带走。留给他的是五根大黄鱼。

“只要你按我们的要求做,你的妻子女儿明天就会回到家。另外还有五根大黄鱼。如果你敢违抗,她们会变成一堆碎肉送回来的。你也会一样的下场。做了这件事,我们不会亏待你。以后用你的机会多了,我们不会过河拆桥的。”这些威胁和利诱的话一直在谢云瑞的脑海中盘旋。

他能做的的就是反复决定和等待。

他此刻更愿意做的就是拿出照片。仔细地端详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悔意伴随着愧疚。

自从第一次见到那个囚室里的女人,自己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此刻的他才发现,自己的妻子远远比那个女人更美丽。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厨房里,一个大厨在锅台边发着愣。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桶菜油和一桶猪油。

自从这些国军进入重庆,自己的生活彻底变了样。原来的宽敞房子被强行征用了。自己一家被迫挤在了一间小屋子里。

还有那该死的轰炸。隔几天就得带着家人四处乱窜。

到处都是寻找生计的外地人。到处都是卖身的外地女人。到处都是贴着征用的标语的房子。到处都是涨价。到处都是抢粮。

直到大哥被绑架,直到那几个日本人找上门来。

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被带走了。留下的是三根金条。他们说了,事后还有三根金条。

六根金条啊。足够再置办一套洋楼和娶一个漂亮的细妹子了。

现在的重庆,最不缺的就是细妹子。

“干!抗日关我么子事!”厨师娄三狠狠地咬紧了牙。

凌晨时分的草丛里蚊子四处肆虐,身处其间的清水一郎和他的谍报组成员不停地扭动身体驱赶蚊子。

他们的每一次蠕动都会引来北田望的呵斥。

清水小组不得不忍气吞声。他们已经被这些特战队员变态的意志力折服了。

北田望和他的特战队员趴在草丛里没有一丝动作,犹如僵化了的岩石一般。

直到时间一点点接近凌晨一点,清水一郎终于有了即将解脱的兴奋。

他看到北田望一直在盯着手表。

清水的兴奋终于在不远处稀疏灯光中闪跃起一蓬烈焰的时候被彻底点燃了。

“北田君。火光。监狱的火光。。圆圈。。。。看那边。。。陆军部的火光,十字指引。太好了,一切顺利!帝国空军,就看你们了。天照大神保佑!空军勇士们,出现吧。”清水紧紧攥住两把青草闷声嘶吼着。

北田望的眼镜闪着精芒。他死死得盯着泼墨一样的夜空。

随着北田望噤声的手势,几乎所有特战队员都把耳朵贴在地面。

“是我们的轰炸机。。。”一个队员兴奋地喊了出来。

清水已经能够感受到耳内的嗡嗡共振。

“发动机启动。。。距离目标5000英尺保持水平飞行。高桥君,900英尺高度投弹。圆圈火焰投弹10枚,保持均匀。两处目标之间投弹五枚,匀速!十字火焰把余弹投尽。疾速!”高波在传声器里下达了最后的指令。

“是!圆圈火焰十枚,均匀投射。沿途五枚,匀速!十字火焰余弹投尽,疾速!”投弹手高桥开始把眼睛死死顶在投弹瞄准镜中。

“发现目标。西南五公里。两处目标间隔四千五百英尺。”领航员川崎孝发出了兴奋的呐喊。

“四十五度角俯冲!做好轰炸准备!”高波机长在一片兴奋里保持着最后的冷静。

“嗨!”一片兴奋的回答。

当轰炸机的黑影从头顶的夜空里钻出来扑向目标时,歌乐山草丛里的隐蔽身影迅速暴起。

北田望迅速做了三个手势。十五个特战队员分成了三组扑向三个方向。

清水的小组迅速跟上了北田望一组。

他们直奔500米外的监狱正门。

歌乐山脚下爆起的一蓬蓬烟火照亮了夜空。

伴随着轰炸机释放出的烟火,地面上成了人间炼狱。

轰炸机在监狱上空的盘旋轰炸让警卫在高处的士兵死伤惨重,围墙被炸开。

监狱的主楼和副楼分别被两枚炸弹击中燃起了大火和硝烟。

监狱内瞬间乱成一团。

幸好轰炸机完成了一轮轰炸后迅速遁去。

不远处很快再次响起更猛烈的爆炸声。

不远处猛烈的爆炸声让监狱更加慌乱。人们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置。

有保持清醒的警卫会发现,狼奔琢突的混乱中开始有囚犯的身影。

有的警卫开始鸣枪示警。

但是,很快地,这些鸣枪示警的警卫人员被从不同方向射来的子弹毫不留情地夺去了生命。

从瓦砾中不时冒出来一个一个国军士兵。

他们的动作明显有别于监狱慌乱的警卫。

三组特战队员在混乱中迅速清除了所有抵抗的警卫。他们在冲向政治监的途中汇合。

北田望扫了一眼部下的人数。

“不要恋战,不要和他们纠缠。直扑目标!”北田望扫了一眼从身边不停掠过的逃狱者。

“北田君。云子前辈。。。”清水抬手指着一堆涌过来的监狱逃犯。

北田望看见了。一堆囚犯中一个清秀的女人被裹挟其间。

北田望挥了挥手,他带头冲起来。

站在云子旁边一直保护的谢云瑞本能地举起了枪。

他的枪被一只柔荑压下去。

“自己人。”一把慵懒的声音吹进了他的耳中。

她们两人面前的混乱逃狱者被冲过来的士兵用身体撞散。

在这个一身囚服的女人面前,北田望骤然驻足。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女人。

“云子前辈。我们来接你了。。。”清水一郎窜过来抬手敬礼。

年轻女人挥了一下手。

“我们走。立即送我去上海。”女人一派淡然。淡然中裹挟着威压。

“这。。。华中方面想直接送您回东京。。。”清水一郎有了惊异。

在对方扫来的凌厉眼神里,他把要说的话迅速咽回去。

“你好!我是萧荃雅。还要麻烦你们这些大男人送我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呵呵。。拜托了!”女人转向北田望,她轻笑起来。

北田望一时间有了呼吸困难的感受。他有些讷讷然。

“嗨!愿意为云。。萧小姐效劳。。。。帝国士兵们,保护帝国之花。。。撤!”北田望用呐喊抑制着自己的木讷。

“嗨!保护帝国之花!”所有的特战士兵一起喊出了此刻的兴奋。。。

戴笠赶到陆军监狱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他匆匆赶来只为了印证一件事。

在已经成了一堆瓦砾的监狱大门前,他下了车。

“先生。我们不进去吗?”一同来的毛人凤凑近。

“你看,我们还有必要进去吗?这是陆军监狱,我们是客人。”戴笠满嘴的讥讽。

“那我去通报。。。这些好像是宪兵,先生,他们来干什么?”毛人凤观察着监狱。

门前站立的宪兵让他有了疑惑。

“呵呵。有人比我还着急呀。去,让他们进去通报谷司令,就说戴雨农拜访谷司令。”戴笠的眼里和嘴里都是嘲讽。

“先生。您怎么知道谷正伦司令在里面?”毛人凤有了忍不住的好奇。

“哈哈。。。我不是也来了吗?。。。还有好戏,该来的都来了。。。”戴笠的讥讽语气在三辆车驶来的同时更加明显。

毛人凤的好奇随着前来的人更加浓重。

徐恩曾从车上下来的瞬间,他明显愣了一下。他看到了门前的戴笠。

他的脸上很快绽开了笑容。

“哈哈。雨农兄也在啊。幸会幸会!”徐恩曾抱拳走过来。

“可均兄。幸会!。。。敢问您来此有何贵干?呵呵”戴笠也抱拳。

徐恩曾收起了笑容。

“雨农。。。她不在了吧。。。”徐恩曾放低了声音。

“我没进去。。。应该是不在了。。她不是能轻易留得住的人。我们还是大意了。。。”戴笠有了发自内心的感慨。

徐恩曾看了看满眼的瓦砾残垣。

“啧啧。。好大的阵势啊。日本人会下这么大的血本?大雾天做精准轰炸,难道日本人的飞机能俯冲轰炸了?怎么沿途的预警一点反应都没有?”徐恩曾砸吧着嘴。

“不平凡啊。。。可均兄,你判断,她会去哪里?”戴笠盯住了对方。

“。。。应该回东京了吧。毕竟,她是一个日本人的英雄。。。呵呵。。慎言!慎言。。”徐恩曾犹豫着,肯定着。

“。。。这会是她的结局吗?。。。不。。我不相信。。”戴笠沉吟着,摇着头。

毛人凤此时已经对两人的轻语有了结论。

他的脑海中浮起一个身影。

一个让人难忘的身影

0

第四十三章 迷雾芳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