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关宁铁骑>第34章 四技胜我(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章 四技胜我(一)

小说:关宁铁骑 作者:苏禾 更新时间:2017/9/8 9:16:01

绝望中的一律阳光。

这一次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的骑兵不是女真鞑子,而是几个身穿汉人服饰,带着四方纶巾的儒生,为首的一人黑色纶巾粗布麻衣,装扮平淡,虽然看似如羸弱书生,但是策马驰骋时却有一种边关将佐的骁勇果敢,隐约之间透着几分沙场的豪气,又与这书生装扮格格不入。

巨人的相遇便是如此平方,两人即相生····又相克。

袁崇焕与金城的第一次相见就在宁远,而今后他们两人的大起大落也都与宁远有不解之缘。

“金城大哥,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人!”叶楚心激动不已,她挥手示意,一时激动难以眼睛里都涌出泪来。

两人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这一刻,这些天来所受得苦难和委屈都一涌而出。

金城所渴望的曙光终于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天无绝人之路,他禽着眼泪,没有流下来。上苍啊,你终究是眷顾我们的,眷顾大明的子民!

“来者何人!”

袁崇焕勒住缰绳,执着马鞭,喝问面前的两人。他猜测这一男一女定是从辽东逃来的难民,如今这里可是山海关下的宁远县城,跋山涉水到了这里,此等意志确实厉害,男的看起来还没及冠,这女一脸憔悴,但是眉宇之间气质不俗,面若芙蓉,肤白如莹,污垢与憔悴无法掩盖着清秀脱俗的面容,这端的是个美人儿。

“大明山海关总兵杜松麾下火雷旗总旗金城!”此时不知道是何处来的力气,金城把腰脊一挺,气势一振,摆出一副边军惯有的骄傲态势,大声回答。

“大明边军?!”

“没错!”

“你是西路军杜松总兵麾下的人?”

“没错!”金城有问有答,一旁的叶楚心见着生人,虽然激动,但是又不敢多言。金城旋即代为介绍道,“这位是辽东开元县县令叶焕武大人的千金,叶楚心姑娘。”

“见过这位大人。”叶楚心不知来者何人,还以为是这宁远县城里的官员。自然是要给他戴个高帽,尽量地奉承一下。

“小姐见谅,我尚未为官。”女子貌美,袁崇焕自然多看了几眼。只是听闻是知名的忠烈叶焕武之女便不由地肃然起敬,从两人拱手道,“在下袁崇焕,是新科进士,今日随朝左都御史候大任一同巡边路过,有幸与二位相遇。”

“呼呼···”金城喘了几口粗气,原来是个书生,还没做官呢。

“敢问这些兄台如何称呼?”金城问道。

袁崇焕翻身下马,毕竟面前此人乃是军中有军职的军官,自己自然不能有失礼仪,“在下粤东袁崇焕。”袁崇焕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边军军官,忽然觉得这个人与那些平常的当兵人不同,眉清目秀,浑身负伤,却又靠着两条腿还带着一个女人从如今地狱一般的辽东逃了回来。而且更重要的是 他是西路军的幸存者,强如杜松这样的猛将都阵亡了,他却活了下来。

“金小哥你说是,你是杜松总兵麾下的人?”

“正是。”金城点了点头,面对质疑,他倒也毫不厌烦,不止一次的解释。这一路的遭遇个经历,只是没说几句,忽而就眼前一阵晕眩,整个人又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他咬了咬牙,忍着肩头的伤痛。

“那么说你也经历了萨尔许一战?”

“不···在下惭愧之至···”想到萨尔许,金城的脑海里在此浮现出那些战死将士的身影和杜松、刘綎他们无尽的呼喝,隐隐约约的麻木和恶心涌上心头,等他再要呼吸的时候,整个人又失去了力气,倒了下去。

叶楚心花容失色,掩口惊呼起来,“他身上有重伤!”。说着,就急忙扑了上去,试图将他抱住。

“救人!”袁崇焕一挥手,手下的人又急匆匆围了过来。

这几日,萨尔许兵败之后的辽东。

无数的难民成群结队的南迁,辽阳和沈阳已经人满为患,在通往山海关的路上,到处都是难民和百姓。大户人家也就罢了,还能叫几个看家护院的打手或者是直接聘请镖局护送,而那些个一般的或者是穷苦人家,只能成群结队,相伴而行。这辽东大地上,除了大获全胜之后气势嚣张的女真鞑子之外,还有蒙古人、朝鲜人、倭寇已经本地土匪流氓打家劫舍,无不都是借着这一次的萨尔许大败,浑水摸鱼,明军主力被歼灭,一下子让辽东失去了可以左右战局的力量。

这时候,朝廷算是发挥了一点难得的作用,东林党在廷议争斗中占得上风,力推让“能将”熊廷弼赴任辽东,接替杨镐的职务。熊廷弼此人懂兵事,禀性刚直,也知辽东防务。他虽然不是东林党人,但是与东林党几位核心人员关系匪浅。而且其在南方督学期间名声很大,多为人所尊重,乃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此前,万历皇帝委他重任就是希望能够力挽狂澜,去收拾一下辽东这副烂摊子。

不过,熊廷弼固然是员良将,知兵也善任,但是他却也有自己改不掉的毛病:不善逢迎,过于耿直,所谓‘刚则易折’说的就是他这种会得罪上级的人。

所幸,熊廷弼幸不辱命,赶到辽东之后,诛杀逃兵逃将,惩治军中腐败,安抚难民百姓,招集流亡将士,整肃军令军纪,及时将烂摊子收拾了起来。同时,督促辽东各地加紧赶造战车,铸造火器,浚壕缮城,守备大固。传言,努尔哈赤本欲乘胜拿下沈阳和辽阳这两个重镇,派出了几股斥候前往侦查,没想到却全部中了熊廷弼的埋伏,总兵贺世贤率部出击,在其指挥下将几股小规模的女真部队全部诛灭,等到努尔哈赤大怒,引兵来攻时,又发现明廷早已严阵以待,各处的城堡也修缮完毕,火炮齐备,军械精良,更重要的是粮草充足坚持一年不是问题。

看辽东防备已是如此稳当,努尔哈赤无奈,只得收拢了各地散兵,带着萨尔许大战上丰硕的战果返回了赫图阿拉城去。

明军稳住阵脚,士气稍稳。

同时,齐岳和唐敖等萨尔许大战上的散兵游勇也全部被熊廷弼免去了逃兵的罪责,并且还向朝廷为他们请功,火雷旗从金城往下一众人等全部擢升一级,加官进爵,金城被委职务为“试百户”(就是正百户的副职,金城暂时编为军制而非兵制。)仍旧统领火雷旗旧部,等朝廷新的调零整编。

听闻总旗爷还活着,齐岳和唐敖等人欢欣雀跃,兴奋不已。但是只听着传言,却又找不到人在哪里,他们几人把宁远县找了个遍都没金城的人影。

原来,他已经被袁崇焕带回了山海关。

两人终于暂别风藏露宿,有了一个暂时稳定的居所。金城这些日子恢复的也快,好了七八成,再上马驰骋也不是什么难事。军中的檄文下达,擢升他为“试百户”,这不禁让他又兴奋了一阵子,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升官之事谁人不欢喜。

“咚咚···”这个时辰,大抵应该是前来送饭的下人,门外轻扣了几声之后,房门轻启,袁崇焕端着一抽碟的酒菜走了进来。“金兄身体如何?”

“好了七七八八,已经无恙。多谢袁大哥关心。”金成正在屋中练拳,这些日子闲的发闷,他也正好借着时机练练功夫,耍耍师父教给他的女真擒拿术。袁崇焕也是爱武之人,少年时在广东也学过几路拳脚,求了个师傅教了些刀刀枪棍棒的本事,只是到了边关战场,平日里的那些武艺都成了花拳绣腿而毫无用处,沙场驰骋,命里相搏,讲究的是杀人的本事。他看金城这些天舞的拳脚刀枪,招招杀敌,狠辣歹毒,皆是攻人要害,取其性命。

战场之上,非如此不得生。

袁崇焕啧啧称叹,他本不爱读书,此次科举自己也是只勉强及格之人,得了同科三十九名,也不是什么好的成绩,所以对于自己的仕途生涯,他也没抱什么希望,他这样的成绩,朝中没有权贵可以结交,也进不了翰林院,最多只能做个外放的县令,熬到五六十岁能做个知府或者巡抚之类的已经是烧高香了,就不敢再有其他奢求。对治国安邦无恙,反倒是对这兵戈之事多有涉猎,如不是如此他也不会以一篇论边军兵务的文章名列进士同甲了。

“我看金兄的拳脚路数不像是我中原派风啊,倒是有点女真人的味道。”袁崇焕眼尖,也察觉除了这里的端倪。

金城毫不避讳,点了点头,“不错,袁大哥好眼力。”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尚不知以何功克制女真拳术,那么就索性研习女真的本领,以其之道还彼之身。”

袁崇焕叹然,“好一个以其之道还彼之身,知兵法,善拳脚,文武双全,金兄你前程不可限量啊。”金城年轻,听不得这些夸赞的话,虽然听起来飘飘然。但是经历大战之后,他的感觉却有些不同。

“前程····我等从军入伍,要的不是累世的军功,而是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如今辽东已经被女真的铁蹄所糟践。如果可以,我倒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太平盛世,老百姓安居乐业。”金城似笑非笑,刚撅起的嘴角又弯了下去,无数的百姓和将士已经倒在了辽东这块土地上,草原和河流被鲜血染红,堆积如上的尸骨成就了征服者们无尽的光荣。

“难得你能这样想,不为自己,却想着家国。”袁崇焕微笑着,心中有些错愕,有这样想法的在朝廷中还有一批人······他们叫做东林党。

“今日找你饮酒,也有逮着空,跟你讨教讨教,你说说这金军有何不同之处,为何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打败我十几万大军。”

看着袁崇焕给自己倒酒,金城惶恐,连忙齐声。他把袁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看待,对这样的读书人他也由衷的尊敬,尤其还是这样喜欢兵事,不谈之乎者也的爽快人。“袁大哥客气了,讨教可说不上。只是这女真八旗确实有他厉害的地方。”

“哦?”

金城点了点头,两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喉咙,这味道上一次喝得时候还是在萨尔许,吉林崖的军营里,同样相似的味道,如今喝起来的味道却又是另一番天差地别。

“女真以何为凭,可胜我兵强马壮之四路大军?!”

金城淡淡道,“努尔哈赤可胜此役,非属天意,而是有‘四技’在身,棋高一筹,我们自然难以取胜。”

“哦,求教一二!”

金城独自斟满了一杯,再一次回忆那血腥厮杀的夜晚,他唏嘘不已,脚下渐渐打颤,竟然开始发起抖来。

“四技其一,骑射冠绝天下!”

“哒!”一箭射中靶心,霍然的骑射本领越来越娴熟,在百步开外都能命中靶心,如此技艺让不少女真贵族子弟都是自愧不如。努尔哈赤哈哈大笑,十分满意,“好,好,女真有女不逊男丁!”

“哈哈哈!”

萨尔许大战大胜,努尔哈赤携大胜之势,又迫使了朝鲜国君在今后的金明战事中保持中立,而蒙古内喀尔喀和科尔沁也不断派出使者向自己示好,努尔哈赤也将计就计不断加强与他们的关系,离间分化他们与察哈尔蒙古的宗主关系,力图拉拢漠南蒙古为其所用。他将金国的版图又扩大了一倍。

除了军事政治上的胜利之外,这一次大胜,也缴获了许多的物资。相比于军械,女真贵族们更加喜欢汉人的金银珠宝和肤白貌美的汉人姑娘。努尔哈赤自不用说了,像阿敏这样好色的,明的暗的都抓了不下三十个汉人美女,都是十七八岁的良家姑娘,这些人全家被掳,为了能活下去也就屈服在了女真的淫威之下,任其摆布玩弄。于是这些美人也就成了与金银一样等价的贵重器皿,成了他们彼此之前馈赠,甚至是争相享用的物件。

“玛父,玛父。”霍然从马上一跃而下,跳着扑倒努尔哈赤的膝下,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挤出一副可怜的模样,“以后您再出去打仗,可要带上然儿!”

“为什么!”

努尔哈赤摸着她的额头,满是怜爱之色,“战场不是游戏,危机四伏,不可大意。”

“我也要杀敌建功,我看叔叔伯伯和哥哥们都能上战场,为什么然儿就不能,您刚才还说女真有女不逊男丁。那为什么那些不如我的男丁都披甲上阵了,我只能跟阿巴亥额娘留在赫图阿拉城里!”

努尔哈赤愕然,这小丫头功夫厉害了,口舌本事也是日渐不凡。

0

第34章 四技胜我(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