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第一章 紧急空降(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紧急空降(1)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8/31 16:04:48

九十年代春夏交际的时候,大河流域总是阵雨绵绵,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又要下大暴雨了。傍晚,通往河阳县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大型吉普车在前面飞快的跑着,后面一辆挂着特殊车牌的红旗将车勉强追着,沿途的交警一看那个车牌就知道那是市委的车子,这两台车都超速了,超了还不少,可没有哪个交警会去管,怎么管?谁知道人家首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至于那电子眼嘛……不说了。

开吉普车的是一个年纪在30-40之间的中年人,一身时尚的立领夹克套装,同车的还有2个身穿三级警督的警察和一个挂着二级警司的人,他们似乎对车开的这么快没有什么感觉,一是这车的性能可真是好,车速都快200了,可他们坐在上面愣是没啥感觉,二是对开车的人是绝对的有信心。

跟在后面的那辆豪华轿车就苦了,不是说那车不好,而是开车的司机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快,近200的车速对于这司机来说简直就是个要他命的速度。

坐在后座的一位头发稀松的中年人此时也紧张的使劲抓住中间的扶手。而在副驾上的秘书脑门上全是汗水。就在这时,秘书的电话响了。

“小赵啊,你们不用忙着跟上,我们是要先到现场看看,你们可以稍后再跟过来,你们的王师傅怕是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快的,不要勉强。”电话是前面那车上的警司打过来的,这也是中年人发现后面的车有些发飘才叫他打的。

“喔!”秘书小赵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挂断电话后对司机老王说道,“慢点开吧,他们不需要我们跟着,我们到了后直接去县委好了。”

司机老王立即就把油门松了,似乎不约而同的,老王与坐在后面的中年人同时呼出了一口气。跟着拿出自己的专用茶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小口,然后脑袋靠在车座头枕上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轿车上的谢顶中年人是某地级市委组织副部长葛青泉,事情来的太紧急,太仓促,快的根本让市里的相关部门来不及反应就发生了。

河阳县,是个四省交际之处,在历史上是革命老区,而在今天则是山高皇帝远各种势力交错角力的地区。这种多省交际的地方往往是各种罪案多发频发的地段,这边打击,黑恶势力就向隔壁的省份逃逸,隔壁省份打击,黑恶势力就会潜入这边。联合打击,往往又会因各省分工不均,指挥不统一,配合不默契造成一些失误,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游走在这个边界地区。

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经济生活,让公安队伍里出了一些败类,本省的有,外省的也有,这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在今天凌晨,河阳县发生了一起意外车祸事件,局长和政法书记一起遭遇不幸,外2个副局长以及其他局党委成员也都因为车祸重伤,目前都在县人民医院里抢救。可以说河阳县的公安系统几乎是全都折进去了。之所以发生如此恶劣的事故,是因为河阳县公安系统的领导们要集体乘车到某个地方开会,无他,研究人事问题。说白了,就是要“重新调整和分配”一些干警的去留和职位。否则,政法委书记凭啥要来参加这个会?因为重要的人事安排要有他最后拍板,书记要说话,要表态,要落实市里领导的指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去驱车去某地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意外,当时大部分领导都坐在县局里那辆唯一豪华的进口考斯特中巴车上。

事情发生后震惊了市里,更是震惊了省委。发生如此严重的车祸事件是市里没有想到的。这次,省里没等市里发表任何意见就直接由省里安排,空降了一位局长下来,这种特殊时期的特殊安排同时也让市里的领导感到惊愕和不安,而安排的这个人就是某警察学校教授,省级特别刑侦侦查员孙建。

孙建,省厅副处级特别侦查员,在结束了特别工作之后,回到某校再次任刑侦学教授,当老熟人,在省厅工作的李大强找到他后……

已经36岁的孙建可谓年纪不大就尝遍了人生的悲欢离合。他的姐夫是现任某大军区总医院院长李涌,由于非常羡慕姐夫的军旅生涯,曾经准备报考军校加入军队。可是他的父亲孙江涛却是不同意,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太平天下无需那么多兵。”于是,孙建退一步以高分考入中国人民警官大学。孙建是那批学员中高考分数最高的学员,当班主任问他问什么要选这个学校的时候,他竟傻乎乎的回答,“我喜欢穿那身制服。”

孙建在校四年学习刑侦专业,毕业后又报考了著名刑侦专家巴茂森的研究生,获得学位后曾经短暂的到基层警局任职,时间不长却屡破当地的陈年积案,后来因国家筹建一批培养基层警官的警校,在各省先后开办了这样的学校,在师资力量奇缺的情况下,孙建被调到某警校任讲师、副教授,后因特殊的情况曾经担任某项任务的特别侦查员,完成任务后才回到学校继续任教。

孙建的妻子被某国外交人员马修撞死后,他一直单身,并且加入了李大强负责的秘密特别侦查小组,直到最近把那个改头换面的马修干掉后才重新回到学校。可是回到学校还不到一个学期,李大强就找上门来了。(详见《蓝色》章节)

“河阳县昨晚半夜……哦,应该是今日凌晨1点许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整个公安系统的头头都窝在车里了,那里的情况省里早就注意到了,而市里的领导层目前就如何做出新的人事安排正在扯皮,新上任的书记梁超江直接找省里要人,他现在对那边的情况不了解,无法做出正确的人事安排,为了避免发生更严重的问题发生,经过省厅党组研究决定,把你空降到那里去担任公安局长。其他的事情先不谈,你过去后第一时间要把公安系统内部理顺,那里的情况比较复杂,影响的不单单是个夹东市,还包括相邻的其他省份,所以,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那里的社会秩序,拔除那里的社会毒瘤。具体的你有什么要求?”李大强也是赶时间,基本上属于长话短说,有些没说到说透的也要留到以后再说。

孙建自打经历过生死,经历过骨肉分离家破人亡的悲剧后,人的个性变得十分沉稳,等闲不开口说话,他是在课堂上说话最少的教授,没有之一。

“既然组织相信我,我服从组织安排。”孙建简单的说道。

于是,孙建在省厅的特别安排下,第一时间交接了原来的工作,而段蓝在省里存放的一辆特殊的长城吉普车被他这个小舅给“征用”了。

由于事发突然,又是发生在公安系统内,整个河阳县的警察失去了中枢辖制,河阳县面临着社会治安的失控问题,为此,在请示了省里之后后,市里不得不下派出了武警支队部分力量到河阳县帮助维护社会治安。这支武警已经在中午时分到达河阳县。而孙建一行则是要在最快的时间到达岗位,接过这个千斤重担。

孙建同车前来的有刚刚从李涌原来所在的猎鹰大队转业下来的刘大桥,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三级士官,按照其在部队里的军龄折算,刘大桥被授予三级警督。那个三级警司则是刘大桥战友莫黑的弟子,当年在深圳收的狗剩郑二泉,这小子在西安交大毕业后因为学的专业是法医专业,后来又自学了痕迹学,回到老家在市局担任法医痕迹专家,这次也被孙建找了过来。另外一位三级警督是市局派出来的协调员周辉,周辉是河阳人,是从河阳县考出去的大学生,临时派过来帮助孙建熟悉情况,另外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帮助孙建翻译一下当地的土话。

能够把这些人在几个小时内捏到一起也显示出了李大强的组织能力,同样也暗示了省里的决心。孙建作为空降的局长孤身一人去肯定是不行,给他配上强有力的帮手就是必然。公安局要想有一支能够打得出去的拳头,第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刑警队伍,第二就是有一支能打的特警队。目前,孙建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先控制特警队,毕竟在警察系统里,出问题最少的部门就是特警队。特警队平时不与外界接触,也没什么特权。不到最紧要的关头是不会动用特警的。正因为这个特点,相比较来说,特警队员也要单纯和正直得多。特警队员由于岗位的特殊性,几乎与军队的性质差不多,有服役年龄上限的规定,到了年限就会转为其他的警种,而每年补充进去的大多数是部队退伍侦察兵、陆战队员等。要想控制这样的一支队伍,没有个狠人肯定不行,所以,李大强第一时间就找到老伙计李涌要人,李涌直接把刘天和的电话给了李大强,于是,刘大桥从接到退伍命令到穿上三督的警服之间的时间仅仅相隔了5小时。而昨晚还在加班的郑二泉中午正在补觉的时候就被拽起来塞进了通往省会的高铁上,他接受任务的指令是在高铁上由所辖市局组织部长亲自下达的,弄得这狗剩足足20分钟没有明白过来。

本来,段蓝还想把师兄另外一个徒弟林飞也弄过来,可惜林飞临时前往香港追缉逃犯来不及安排了,但是李大强是记在心里了,早晚这林飞得调到孙建那里,干了一辈子警察的李大强太了解现在孙建的处境了。

风驰电掣的孙建第一时间到达了河阳县县局大院。

孙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感到有些困惑,看着那破旧的办公楼和门窗上斑驳掉落的油漆,心中不禁发出感慨,“连自己的老窝都破旧成这样?这说明了啥?难道说眼前这个办公楼也是个危楼?”

“请问你们是?”看门的中年警察走出来询问。

“这位是刚刚前来河阳县上任的孙建同志,我是省厅派下来的协调员周辉,请看我的证件。”周辉马上走上去用一口地道的家乡话说道。

“哎哟!你们可是来了,现在局里群龙无首啊,只是一个刑警队的吴指导员在管事,他都要愁死了。”那中年警察一脸的苦大仇深。

“请吴指导员过来好吗?我们刚到,要尽快熟悉情况。”孙建说。

不大一会功夫,一个矮胖的看不出年纪的警察跑了过来,孙建虽然不算高,只有1米78,可是在这个人面前要显得高出半个头。

“报告首长,我是河阳市刑警队指导员吴东升,请问哪位是新来的孙局长,我们已经接到了市局的电话。”吴东升一边敬礼一边说。

这个吴东升无法判断来的人中谁是局长,因为孙建穿的是便衣,而这个吴东升可是官面上的老油条,他虽然猜出了那个穿便衣的可能是新来的局长,但是,如果没有人介绍或者是自我介绍,他是不会盲目的去冒险乱认的。

“我就是新来的孙建,吴指导员是吧!那好,现在时间紧急我没时间与你客气,你把局里目前还在岗的所有科以上干部招到机关食堂,我们在那里先和大家见见面,等一会市组织部葛部长会赶来的。”孙建说着伸出手去与吴东升握手。

“是,马上安排。”吴东升说完转身离开。

河阳县是个普通的山区农业县,这里公安局长如果高配可以是副处,不过那样的局长多半要兼任县政法书记。孙建过来仅仅是告诉他担任县局局长,其他的也没说,他这个副处级教授说破大天去也就是个平调,只不过从教书匠变成了第一线的实职局长而已。别看孙建是履历里多数时间是在学校,其实,他与基层打交道的时间可是一点都不少,尤其是他在担任特别侦查员的那几年里。

孙建和刘大桥、郑二泉以及市局来的周辉几个为了赶时间中午饭都没有吃,而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都快下班了,所以一到了机关食堂里,周辉立即去找这里的师父,请他们不管什么吃的,先拿出点来垫饥。于是一筐早餐剩下的馒头花卷先拿了上来,周辉又找了几包榨菜,淋上香油,让大师傅打了一盆蛋花汤。盆蛋花汤。

37

第一章 紧急空降(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