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给个说法(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给个说法(5)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9/14 9:10:55

“也许,也许您可能不知道,这次给我们靠山镇的指标太少了,还不到我们要解决人数的十分之一,胡教导员也正因为这个事情才……”说到这里魏明耀低下头,猛的他又抬头说道,“县局里那么多闲人却占了那么多指标,这不合理啊!”

“谁告诉你指标的分配方案了?我这里会还没有开呢,在我这里,分配指标的标准第一是要看实际的需要,第二要对确有贡献的老同志偏斜,至于什么照顾关系,买卖指标的事情在我的字典里是没有的。”孙建的话像重锤击打着魏明耀。

“如果那样的话……县局怕是又要乱一阵子了。”魏明耀的口气很是低迷,“我们下面的人不希望县局那边出事,到时候我们去办事,人难见脸难看腿跑断,关键是耽误工作还不负责任,我们下面就更难做了。”

“哈哈,没有那么悲观,我倒要看看谁在这场大浪淘沙中被荡涤出去,这不是坏事是好事!你呀,我看你是悲观主义者。”孙建笑着用手指头点着魏明耀。

魏明耀想到的事情孙建焉能想不到?那些已经交了钱买了指标的人这次肯定是狗咬猪尿泡空欢喜一场,而这些人不闹也就没有人知道,孙建也不打算追查,重点看今后的表现,可要是有人闹,那不等于给了孙建把这样的人清除出公安队伍送理由吗?如果有的人因为这个消极怠工糊弄工作,那更是给孙建整顿公安队伍送理由,这些孙建早就想好了,他就等着那些人自我暴露呢。

孙建到河阳县是个生面孔,在这里没有熟人和关系,加上他平时黑口黑面的,谁敢直接找他送礼送钱?拐弯都找不到门路,这才是孙建的优势。

可以这么说,一个意外发生的车祸使原来河阳县的政治平衡被打破,而上级审时度势把一个外来的局长派过来,进一步撕断了河阳县里的利益链条,由此而产生的各种不确定性在面上是带来了不稳定的因素,会使原本平静的局面破坏,可实际上却印合着“不破不立”的自然法则。市委和省委走的这一步棋也有风险,这种冷不丁的插进去一个楔子的做法其实在政治生活中并不鲜见,风险在于过于把赌注压在某些特定的人身上。人是个会变的动物,奸臣忠臣并不是写在每个人的脑门上的,一旦派进去的人被当地人腐化或者是击溃,那么这种楔入的策略就变得毫无意义甚至还会反噬决策人,这也是梁超江担心的事情。

半夜里梁少天正准备休息,电话却响了起来。

“老爸,您最近身体没事吧?好久没有给您打电话了。”梁超江先是问安。

“少跟我来这一套,有话直说,你小子没有事是不会给我电话的。是不是工作上又遇到了问题?你啊就是心事太重,啥都先想坏的,说过你好多次了。”梁少天是个严父,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不是很满意,总觉得儿子偏于思考少点霸气。

“啥都瞒不过你,是有这么个事情……”于是梁超江把自己心里的担心和对孙建的担忧讲述了出来,“您说,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居然撒开手去下乡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可他像是个没事人那样的避开了,现在河阳县里的那些死者家属闹的很厉害,大多数是他系统的,他这样不是给人留下把柄吗?将来他还怎么去工作?办死人的事情是给活人看的,您说我是不是该提醒他一下?”

“你提醒他什么?那是前任的事情,是县委自己拉的屎,凭啥要孙建去擦屁股?只要他在做分内的事情,那么你就不要管。”梁少天老实不客气的对儿子说,“孙建是什么人你也许不清楚,可是我是清楚的,这人你算是捡着便宜了,他的能量是很大的,身后的能量更大,有他在,河阳县你就放心吧。就是出了问题也会有人帮孙建的,这个你不用操心,你要给他的就是二条,第一条是支持,第二条还是支持,你要思考的重点不是在下面,而是在你是周围,否则省里把你插进去干什么?其实你的工作与孙建下去的含义是一样的,只不过你的表现没有孙建那么抢眼,也没有他那么果决。你还是老毛病,心事太重,放不下!”

被老头子训了一通后梁超江的心里舒坦多了。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每当工作遇到麻烦的时候就给老头子打个电话,挨训的时候多过受表扬的时候。每次挨训后梁超江就有一股醍醐灌顶的感觉,就有一种神清气爽的味道。

老头子说的没错,孙建没有必要去帮助前任擦屁股,人躲开未必就是不支持,从河阳县反应过来的消息就说特警队出击,直接帮纪委把前局长牛大力的儿子牛旭给双规了,初步审问的结果就叫人瞠目结舌,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

这两天,整个河阳县委常委几乎是全体出动,各自去找能说得上话的“遗属”们谈话,在使用了软硬兼施各种手段后,总算是没有让这些人闹到市里去。邬来春今次算是体验到了纵容这些人最后出现的苦果。除了那个还没有转正的张高齐的家属比较好打发,剩下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如果说袁达奇和牛大力这样年纪的还好说,孩子大了,家庭经济也相对富裕没啥后顾之忧外,另外死的几个可都是不到40岁的人,他们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要说没有困难那是假话。这些人闹的主要目的就是解决活人的问题。孩子要由政府抚养到高中毕业,家属要安排工作,父母要赡养到死,等等要求都是为了一个字,钱!

国家的抚恤标准就那么多,要想另外增加,这出处就是个麻烦,如果是个富庶的县,这点钱也不算什么,可是偏偏河阳县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县,要想平复家属们的要求,只能在安置工作等方面做文章。

尽管河阳县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可毕竟最后还是被邬来春这一干常委们按了下去,而最后决定这次胜利的却是公安局最后调查出来的结论。

孙建是在新集乡派出所见到江宏进的,江宏进是到张家湾最后落实证据的,在乡派出所里,孙建让江宏进把案件的进展说一下。

“爆炸物和一些制作微型炸弹的其他证据都已经落实,现在已经确定该案是张高齐所谓,我们在他租住的房子里找到了他自行配置塑胶炸药的工具和一些化学品,还找到了他用于做定时器的芯片和购买的纽扣电池,经过分析比对,与现场获取的痕迹温和,这是省厅技侦处出具的文件。”说着江宏进拿出一叠文件一张张的在桌子上摆开,“张高齐在转正无望的情况下采取了极端行动,另外,根据我们调查张高齐在高中和大学的情况,他对化学方面很精通,在学校期间就在实验室里做过各种危险品爆炸试验。张高齐有动机,有技术,也有时间和机会接触那辆考斯特中巴车。”

“他为什么会连自己都要炸?这个问题弄清楚了没有?”孙建问道。

“弄清楚了,根据司机老郝回忆,本来坐在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的是张富平主任,可是在刚出县城的时候,袁书记要老张立即去打印一个文件,说是开会的时候就要用,于是临时把张富平赶下车,与在前面车里的张高齐对换了乘坐车辆,而那个时候的张高齐是不愿意换车的,甚至要与其他人挤在前面的吉普车里,最后是袁书记发了脾气,张高齐才换过来的,在事发之前,靠山镇派出所教导员胡伟达曾经看到张高齐多次的看表,在距离事故前10秒的时候,张高齐是自行打开车门先跳了出去,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会摔断颈椎,这都说明张高齐是知道车子会出问题,他使用的定时器是不可逆的。”说话间江宏进又拿出一摞笔录,“不光是胡伟达证明了张高齐的不正常跳车,还有其他几位目击证人。”

“这里你还忘记说了一点!”孙建严肃的看着江宏进,“正是张高齐的提前跳车掩盖了车底盘上的爆炸声,他的反常举动让其他人疏忽了车辆的异常。”

江宏进愣了一会神,“对啊,司机老郝就说张高齐一跳车,车上的人就乱了,他下意识的踩了刹车,但是怕坐车的领导出意外就没有踩死,他还叫了一声,跟着就是刹车和方向都没有了,他是在车头要撞山的最后一刻从车上跳下去的,而坐在副驾上的袁书记那边没有车门,他是第一个受到撞击的人。”

“可以结案了,把相关的目击证人笔录再整理一下,把整个事情都串起来,注意,一定要做到证据链环环相扣,要经得起推敲,不留死角。这个案子没有多少嫌疑人可抓,算是我们对死者和那些受伤者的一个交代吧。”孙建想了想后又说,“张家湾矿山炸药雷管管理混乱,具体当事人另案处理,这一部分你把卷宗转给消防大队,我会建议他们举一反三,在全县展开矿山管控物资的大清查。”

有了孙建这个指示,江宏进很快就在补充了一些材料后把案子结了。结案报告送到孙建那里,孙建难得的亲自动笔在结论后加上了附言。

“这次车祸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张高齐个人为自己的转正问题实施的报复行为,结果是惨烈的,教训是深刻的。可从深层去分析,则是由于县局系统内部分配不合理,各种利益分配不均造成的恶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反应县里各方势力博弈的恶果,为什么一个每年例行的转正升迁事务却引发了这么严重的恶果?这值得我们深思。如果我们现在不警惕,不汲取教训,那么我们还会面临更多更恶劣的类似案件,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结案报告分别送到了县政法委、检察院和市局。有了这个结论,整个事故似乎就好定性了,可是因为有了孙建在报告后面加的附言,这个结论反而更不好下了。附言里提出了深层次的思考,提出了造成张高齐走极端的原因,而造成这个原因的却是因为事故而死亡的袁达奇、牛大力等人,那么关于这些死亡人员的定性就成了问题,如果把袁达奇牛大力等人定为烈士,这经得起考吗?死亡的张高齐可以下结论,可他难道就不是一个腐败群体分配势力的牺牲品吗?

报告引发了县委常委会上的大争吵,县委根本就无法就给袁达奇等人定性达成一致,道理很简单,以孔庆山为代表的一些常委绝对不会愿意为袁达奇这样的人押上自己的政治前途,虽说中国法律一般不对死人发起诉讼,可是牵绊太多的情况下展开调查牵扯出活人的案例不是没有,有些事情不是全都推到死鬼身上就算完事的,所以,孔庆山等人坚决反对给袁达奇等人“烈士”称号。

而以崔凯为代表的一方则是要利用常委会的决议,把袁达奇等人“盖棺定论”,从而阻止今后对袁达奇等人的调查,进一步达到自保的目的,说白了,崔凯的想法就是要绑架县委,让袁达奇这些“烈士”为自己背书。

邬来春麻烦了,他现在根本就控制不了会议,在事关个人切身利益的时候,谁会让步呢?邬来春自己与袁达奇的交易不多,他自己不怕查,可是让他把自己的政治生命押在对这几个死鬼身上,他也不干啊。可是,他与袁达奇的交集不多不等于他与其他人的交集没有,女儿出国留学的时候,蔡楚良帮他弄到了十几万美元,那个钱是从哪里来的?蔡楚良没有说,但是蔡楚良在这之中渔利多少?是不是与袁达奇有关联?否则,为什么蔡楚良要与其他委员撕破脸皮大吵呢?邬来春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迷茫和无助,他似乎看到了孔庆山那隐藏在平静面孔后面的冷笑。这常委会的情况用不了一个小时上面就会知道,到时候市纪委难道还会做壁上观吗?哎呀!这个孙建搞的这个报告可真是给邬来春出了道难题啊!

“梁书记,我回到县城了,我们报给市局的结案报告您调过去看看,有些事情该您这个书记出面了,那个车祸该给个说法了。县里的事情请您放心,拍苍蝇的事情我干,打老虎的事情得您来。”孙建在电话里对市委书记梁超江说道。

“那个报告我已经看到复印件了,附言是你写的吧?你小子够狠,对着马蜂窝就捅,小心不要被马蜂蜇着。”梁超江暗示孙建要格外小心。

“放心,我不是用棍子捅的,我是用火把捅的,马蜂蜇不着我。”孙建说。

3

给个说法(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