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第八章 情况再急(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情况再急(1)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2 7:46:05

刘大桥采取了魏明耀的建议,整个靠山镇那晚上再次鸡飞狗跳的,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捞到。不过这次的收获还是不小的,起码知道了奴康的真实样子,而且,奴康冒名开立的银行卡立即就被冻结了,并且,印有奴康照片的协查通报和通缉令瞬间就在发向了各地。这次,无论奴康使用什么假名,除非他能够整容或者具有高超的化妆技术,否则,他怕是寸步难行了。

奴康当然知道警方的手法,当他在房间里听到楼道里那零碎的脚步声就判断是来找他的,谁平时会走的那么急呢?就是有人着急也不会一群人都着急着那么走吧?这就是奴康的经验,他马上就判断是自己暴露了,从窗户里过到隔壁,然后在魏明耀他们进入自己的房间后,顺着防火楼梯到了2楼,最后沿着2楼的挡雨沿走到了一颗大树边上,从那颗歪脖子的大树上翻出了院子外,而在院子外面正是一排停在那里的大货车,都是准备在第二天向临县的河边码头运送矿石的。而这一切早就在奴康入住的时候就摸清楚了。

就在魏明耀可着劲的在镇子里搜索的时候,奴康其实就在那些大货车中间的一辆地盘间的夹缝里睡觉。开过这样大货车的人都知道,司机为了减少加油的次数,都会在底盘上加装油箱,而这些附加的油箱就很好的隐蔽物,那些来回用电筒扫视的人在夜晚根本就很难发现。

而这些货车在一大早就要出动,他们每天跑的路线就是靠山镇的洗矿场到临县的河边码头,有这样的货车掩护,奴康很顺利的就到了临县,就在货车启动自卸能力的时候,奴康灵巧的滚进了倾斜的矿砂中,然后混进了停在码头边那一排排的装矿砂的驳船中,这些小驳船没有多大的容积,最大的不过百十来吨,不过十几条这样的船串起来,那运输能力也是惊人的。

在内河航运里,类似这样的驳船是很普遍的,这些没有动力的驳船需要用钢索串起来,每个驳船上都有个“小房子”的舱室,那是给必要时值班的船工用的。整个船队会被一艘拖轮要么牵引要么顶邦的带着一起走,有些类似陆地上的拖挂车。(现在基本上看不到这样的拖挂车了,在过去,往往是主车后面还牵拉着一辆挂车,叫一主一挂,目前使用的都是半挂车了。不过在机场装运行李的小车似乎还是这样,而且拉着一串串的)在内河上讨生活的人往往不叫水手,而叫船工,事实上纯粹的船工很少,往往是一家人就是一个运输单位,在航运的时候,不管是拉还是顶,处在最前面和最后面的驳船上必须要有人看守,避免发生意外。过去是使用信号旗、呼喊、敲钢管什么的,现在方便了,都使用对讲机了。

中国的南方内河航运发达,奴康也是熟知这内河航运里的道道,只身翻进了中间一艘驳船的值班舱里,仰身躺在那光秃秃的船板上,心中总算是缓了一口气。

孙建在县委召开这次行动的初步小结会议,有些事情让他必须尽快的结束河阳县这非正常的状态,如果再这么“特殊”下去,河阳县的许多工作就都耽搁了。

“经过认真的排查和清点,此次漏网的毒贩只有奴康一人,至于毒枭坤差有没有进入我县目前无法证实,根据被俘的毒贩交代,坤差是使用远程无线电指挥的,这也说明我们对全县境内的无线电信号的监控还是个盲点。此次行动我们一共击毙毒贩……”刘大桥在说话的时候眼睛里还是布满了血丝,连续的工作让他每天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根据我们的多次排查,可以确认,奴康已经逃离我县,对于他的通缉已经发出,由县刑警大队长江宏进组织的追缉小队已经出发,希望这个家伙最后能够被缉捕归案。”

接着,常务副局长高大付陈述了在此次行动中牺牲人员名单和受伤人员名单,并且以县局的名义为这些同志请功和申请烈士称号。

人武部长祝家驹也陈述了在此次行动中民兵的行动已经汇报了自己遭遇毒贩的情况,他强烈要求县里能够重视民兵建设的重要性……最后,他要求换车。

主管副局长胡昌浩也提出了县局装备问题,在这次针对毒贩的行动中,县局我火力明显干不过毒贩,差一点就要阴沟里翻船……

说到后来,一大笔账就摊在了县长蒋安平的笔记本上,他是一边听一边记,一边记是一边算账,抚恤要钱,伤员治疗要钱,人武部换车要钱,公安局换装备还是要钱,算到最后蒋安平的脸是越拉越长……河阳县是个穷县,上一任虽然有个小金库,可是清查出来后立即划归县财政统筹使用,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更不要说县里许多多年的欠账要还,老干部的一些要求要满足……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蒋安平心里其实比那还要阴沉。

“我听出来了,大家对给不给记功什么的倒不是很上心,真正让你们上心的更换装备,是不是这次被打怕了?”孙建听完大家的汇报后说道,“如果说我们是地处西南边境,你们这些要求不要你们说,我就会到市里到省里去讨要这些装备,可是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们是地处中原的内地,这样的事情你们还指望年年都发生啊?对付一般的罪犯,现有的装备足够了。趁机狮子大开口可是不行啊!”

孙建担任县委书记时间不长,严格说还没有给予最后的确认,只不过大家都认为孙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书记了。孙建的行事为人与前任的邬来春截然不同,很少说废话和空话,也不说一些天马行空的话让下面的人猜。由于他这个特点,县里的工作风气也是为之一变。蒋安平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而且是个实干家,蒋安平还真的在那里算账,没想到被孙建这么一说,长脸顿时就圆了。

“是啊,目前县财政很紧张,你们刚才说的那些是必须马上支付的,比如对牺牲同志的抚恤金等,咱们不能叫人家流血流泪后还要找上门来要,这个无论县里如何紧张都要第一时间支付。可是有些款项嘛……还是再放放,老祝,你那车我保证明年一定给你换,到时候你去挑。可是现在真不行。”说着江南一指窗外,“汛期到了,全县的汛期物资还有一些没有到位,各个部门的措施还没有落实,说实话,我们现在的紧张事情是一件接一件的涌来,咱们这个会议一结束,马上就是布置全县防汛工作会议,大家还是多理解吧!”

蒋安平的话说的很实在,孙建也是点点头,自打他到了河阳县,事情还真是一桩接着一桩的没完没了,就在刚刚开会前的十分钟,他还接到了市里的通知,说上面的洪峰就要下来,最多还有20多个小时就到达河阳县江面,而县气象局也发来预报,预计在最近24小时,河阳县将会有大雨或者暴雨。为此,他不得不又把防总的工作抓起来。

孙建以前没在基层干过父母官这样的工作,这不干不知道,一干才是吓了一跳,这父母官可是不好当,事关着全县几十万民众的吃喝拉撒睡生老病死残。真要想干好工作,那工作是干不完的。不要说下面百姓中能够发生的事情数不胜数,就是上面压下来的工作都够叫人头疼的,当然,干这样的工作也可以混,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各个部门去,自己干脆的抽身出来“研究大事”,这也是当今官场的一大流派,美其名曰“放权”和“超脱”,有的滑头更是在任内抓上一两件大事,然后大吹特吹,塑造成“史无前例”的政绩,于是,事不干,官照升,直到上下发现其真实本领后也就船到码头车到站的窝在某个地方混吃等死了。这样的干部其实是当前官场上的常态,也是对社会和国家损害最大的人。而且他们往往升到主政一方的时候就会出大问题,就是一时半会的蒙混,最后总是无法过关,邬来春就是个例子。

邬来春为官近30年,在他的官路中他并不贪腐,平日里作风也算是严谨,不想崔凯那样有着不少的花花草草,更不会像蔡楚良那样的去窑子里把自己弄的污浊不堪,可是在骨子里邬来春就是个只顾自己从不去考虑民众的庸官,他不是不想贪,是不敢贪,毕竟他在上面没有深厚的关系网能罩着他,一旦出事肯定不仅要承担自己的问题,还要替别人背黑锅,精明的邬来春不会去做这样的傻事。他不是不想去花天酒地,可他知道那样基本上就等于是浓缩自己的官路,也是浓缩自己的生命,他不想在自己的一辈子被弄的花花绿绿的。所以,他的廉洁不是一种本性,而是保护自己的本能,是一种为官的路子。

正是像邬来春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有市场,弄得河阳县的官场是死气沉沉,就是有人想干啥也会被他这样的一把手给打压下去,说到底邬来春这类人就是从个人的本性出发去考虑一切问题,至于什么国家、责任等等压根他们就是挂在嘴上忽悠别人管制别人的。这也是中国官场几千年遗留下来的陋习之一。

可是像邬来春他们那样混?孙建自忖做不到。河阳县去年汛期就死亡7人,可是县里却是瞒报了,直到孙建担任书记后查阅去年的防汛会议记录的时候才发现,为什么会这样?孙建也想知道原因。现在,孙建最担心的就是他对河阳县的防汛工作到底准备到什么程度不摸底,对即将发生的现状无法控制。

“好了,今天这个小结会议就开到这里,已经取得的成绩和战果跑不了,等到我们县的防汛工作稳定后再细议也来得及,下面,我们要召开一个紧急的常委会议,县局的同志回去也要把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为防汛工作保驾护航上来,我希望县局要成为县委的一个拳头,在什么时候打出去都能砸出个坑来!时间紧急,我就不请大家吃饭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最后孙建结束会议。

似乎是印证孙建的紧迫感,他刚刚宣布会议结束,窗外就传来了一声炸雷,跟着哗哗的雨声就敲打着窗户,弄得一些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的关窗户。

“同志们,时间紧急,我没有指挥防汛工作的经验,把大家找来抓紧时间议一议,大家长话短说,不要说一些大道理和大话。”孙建几乎是连屁股都没有挪窝就又主持召开常委会议。

“以前主持防汛工作的事情都是崔凯同志,可是崔凯同志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和特殊原因今天请假没有来。”县委秘书长叶伯昔小声的说到。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们要群策群力,大家出点子,责任我来负。”孙建首先就把事情挑明,“今后县委讨论问题,坚决要杜绝那种所谓的集体负责最后谁都不负责的事情。大家有话尽管说,不要藏着掖着,为官一任要给当地某些福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百姓。你们放心大胆的干,责任是我的,这个我不让,也不推,我孙建没有多少斤两,要想把工作搞好靠的是大家。”

孙建的为官与邬来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邬来春是有责任大家平摊,谁都跑不了,有功劳是他书记领导有方,运筹帷幄。孙建则是赶着大家拼命工作,但是责任却是自己揽了,出了问题他负责,而功劳却是要分给大家。仅仅十几天时间,县委的这班人就已经都动了起来。不过也有人担心,孙建如此做法能够坚持多久?一旦因为某件事情受到问责或者牵连,那么他还能继续为官吗?

“我们几个平日里也就是敲边鼓,说实话,大多数的时间是在斗心眼,斗分配,搞具体工作嘛,自己分内的还说得过去,可要是论搞这防汛工作也是……是个短板啊!”宣传部长白京山赧颜的说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们亲临一线,多听行家的,多去深入群众,办法总是比困难多。”从基层打拼出来的蒋安平沉稳的说道。

孙建听了蒋安平的话不由得对这个搭档又高看了一眼,在这个时候就需要这样老而弥坚的干部稳定军心,他的心里踏实了不少。

25

第八章 情况再急(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