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情况再急(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况再急(2)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3 8:24:31

会议没有进行很长时间,最后组成了由蒋安平为指挥长的防汛指挥部,编入一些相关的政府部门,刚刚入常又被紧急提拔起来的副县长秦国兴担任指挥部调度长,秦国兴还继续兼任着发改局局长,这也是河阳县乃至夹东市一个特例。

会议决定各常委分头到下面去实地检查,把防汛的器材、备用料再核实一遍,而孙建则是带着由县委办公室、防汛指挥部、消防队、武装部相关人员组成的特别小分队,亲自到沿江大堤上全程巡视一遍,整个县政府各机关在当天下午已经全部动员起来。那个祝家驹还没来得及好好的休息,组织全县民兵准备上堤抢险的任务又落在了他的肩上,由于崔凯的常委出缺,孙建临时请示市委,将祝家驹增补进了常委,这让祝家驹感到格外的兴奋和光彩。

孙建现在深感无人可用,按照原来的惯例,一把上升级了,那么原来的副局就会按部就班的都向前走上一步或者半步,可是孙建不这么干,他宁愿大家都兼任一些职务也不轻易把一些庸官蠢官提拔上来,他深知这些人上来容易再叫他们下去那是难于上青天的,到时候不知道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平衡。所以,他宁愿现在大家忙一点也不轻易的提拔干部,同时,他也想利用这些提拔的机会考察一下河阳县里的组织部门的真实状况,也看看河阳县到底还有谁在跑官。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原来的邬来春非常热衷于官场的平衡,而这种平衡的表象就体现在众多中基层干部的跑官上,跑官一方面是某些人向某个人或者某个政治势力集团靠拢的具体表白,同时另一方面也是划分人际关系的试金石。在邬来春看来,一个从来都不想结交上级的人,如何可以取得上级的信任?在邬来春这样的思路下,河阳县这些年来是跑官成风,各种大大小小的礼物满天飞,甚至有些礼物还会转一圈最后回到原主的手里。跑官与买官卖官又不太一样,至少邬来春还不够胆子卖官鬻爵,而收礼也是仅限于日用品的范畴,尽管有些人是敢收豪礼的,比如那个已经被双规正准备送交司法机关的吴夏白,还有就是目前还没有曝光的崔凯了,至于说组织部长董华……不好说。

孙建来了之后,在县局里就杜绝了跑官要官的陋习,他衡量干部的好坏有三条,第一条,群众的反应如何,通过私访和闻少珍那支隐形的人马就可以摸清楚。第二条,工作能力如何,查查近年来的工作考评也能略知端倪。第三,有无跑官,凡是跑官的他是一律不用,哪怕查出了过去曾经跑官的,不管跑官的动机如何,他都不能接受那种不安于本职工作的人。一个连自身本职工作都不想干长久的人,如何可以信任他在新的位置上干好?有了孙建这个做法,很快就把河阳县的跑官要官的风气给杀了下来,相反,大家都开始努力工作,努力表现,现在,大家都知道,要想升官就得好好干,吊儿郎当靠嘴皮子混日子的肯定会被淘汰。

防汛的具体指挥工作本来孙建还想让崔凯来担任的,可是崔凯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心中着实是怕了,他那儿子捅出来的案子已经通天,他原来在市里的那些关系现在全部都与他划清界限,他哪里还有心思出来工作?没有像邬来春那样倒下就算他的心理素质过硬了。尤其是发生在沿河镇的重大事件后,崔凯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走进了市纪委自首了。崔凯是市管干部,邹梅那边就算是有了材料也是只能上报市纪委的,而崔凯去市纪委自首也是邹梅陪着一起去的。崔凯虽然没有吴夏白那样肆无忌惮的贪腐,可是许多给儿子行方便的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打着他的旗号到底哪了多少,拿了什么。与其最后被政府找上门来,还不如自己主动一些争取宽大处理。由于正是在防汛的节骨眼上,崔凯的事情也就先放在那里,可是这又把董华也给牵扯进去了。

董华在提拔任用干部的时候也是弄出不少名堂的,吴夏白在建委里大搞任人唯亲的时候,许多莫名其妙的人被提为科级干部,这都是吴夏白伙同崔凯找董华干的,董华大钱没拿,可是小钱却是经常拿的,更重要的是董华还接受了吴夏白送给他在海南某地的一套房子,虽说这房子董华从来没有去过,可是,一旦崔凯自首了,他董华能逃脱吗?于是董华也要去市纪委自首。

董华还是很谨慎的,他拿的钱一分都没有敢花,毕竟是搞政治的人,他知道以他这芝麻绿豆大点的官一旦出事,那是会被一撸到底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因此,那些赃款全部都被他到省城捐献给省红十字协会了。可是海南那套房子他自己就说不清了,家里有一套钥匙和房产证,还有他老婆的名字,他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这样的贿赂,当他来到县纪委,邹梅也感到董华糊涂的可以,“拿了钱不花你拿钱干什么?”殊不知董华是担心自己不拿钱就会被崔凯整,他自己不想拿钱,却也不想挡着崔凯的财路。更重要的是他也对邬来春的受贿略知,这就形成了他的糊涂做法和愚蠢的站队。

董华在邹梅的陪同下来到了孙建这里汇报,邹梅的想法是听听孙书记的意见再决定是不是要去市纪委自首,董华却是很怕见孙建,毕竟孙建刚来的时候董华可没少与孙建对着干,他不大相信孙建会帮他的忙。

“董华同志,我还是挺佩服你的,如果你在拿了这些赃款后又坚持了原则,那我就更佩服你了!”孙建看着董华交上来的红十字会开具的收据时候说道,“可惜你没有坚持原则,你这些行为只不过算是明哲保身而已,你已经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最基本原则,虽然在卖官鬻爵中你没有为自己谋利益,可你这也是为虎作伥的行为。你把组织原则都抛弃了,难怪能出现吴夏白那样的贪官。”

孙建的话让董华顿时就萎了,双手蒙住脸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对不起组织对我的信任,对不起党的培养,我……河阳县的组织工作没做好……”

邹梅一时半会也吃不准孙建是个啥态度,在她自己的心里也是很矛盾的。董华为人很孤僻,一般不与人结交,这点邹梅还是清楚的,而董华让邹梅感到惋惜的是,董华尽管在常委会上经常“冒冲”,可是他却从来不在下面搞阴谋诡计,为人还算是磊落,到后来,与崔凯邬来春等人结成政治同盟,说话的口气也是大了些,但是根据邹梅的调查,董华在下面还没有整过人,他是提拔了不少不该提的人,可是那些该提的人也没有阻拦。如果说董华这个人很复杂,可是现在邹梅的心里更复杂,她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不是该帮董华说说话。

“好啦,别哭了,你这个事情可大可小,看着你还算是清廉的份上,给你个机会。”孙建说着从桌子上找到纸巾盒递给董华,“市纪委就不用去了,那套房子你先交给县纪委吧,以你妻子的级别也该是县纪委管,回去深刻的写一份检查,党内的处分还是少不了的,这点你要有思想准备。能不能还留在常委里,能不能继续担任组织部长的工作,这个选择并不在我,而是在于你自己。河阳县干部的情况你比我们都熟悉,我现在急需一些年富力强德才兼备的干部,你得想法子帮我们找出来,如何考察,如何考验,你应该心中有数。”

孙建的话不仅让董华抬起满面泪水的脸惊愕的看着他,就连邹梅都张大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孙建竟然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在最关键的时候摈弃前嫌拉了董华一把,而且说的道理是一套套的,既有原则又不失灵活。

董华猛的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狼狈像,一把抓住孙建的手握住说,“请孙书记放心,我今后一定时刻想着自己的责任和党的纪律,我保证在短期内为县委找出一批适合的干部来,我自己有个小档案,属于私人性质的,上面有不少人才呢。我现在明白了,是我自己立场不坚定,没有把握住自己的立场,现在是后悔莫及啊,不过我今后绝对不会了,我接受组织给我的任何处分,虚心接受……”

孙建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他心里其实也是有本账的。原来的县委常委,他一来就垮掉了一二把手,加上县委秘书长蔡楚良和死掉的袁达奇,原来的常委就垮掉了4个,刚刚崔凯又去自首了,这就是5个了,现在再把组织部长送进去……那河阳县的官场该是个啥样?那些买官的人会不会扎堆的到纪委自首?这样的事情能公开处理吗?让河阳县60万老百姓怎么看政府?政治影响说大不大,说小可也真是不小。还有,这么多原来的常委垮掉,让市委那边怎么看?让梁超江这个市委书记怎么说?让夹东市其他县的干部怎么弄?河阳县已经够出名了,再这样株连下去,防汛的工作还靠谁去干?

孙建不能说是个成熟的政客,可这方方面面的事情他还是明白的,要是市委那边有人替董华说话,那么处理的情况跟他现在使用的法子也差不多,不过是把董华调到其他县或者市里什么机关里去。最重要的是,国家强调维稳,强调处理这样的事情要一步步的来。早在解放后不久的时候,伟大领袖就指出,“疾风暴雨式的革命已经结束”过激的手段和运动被历史证明对国家和社会是有损害的,如果孙建非要坚持原则对董华处理,难保不被人说他有狎私报复的嫌疑,这对孙建今后的工作是不利的,同时,带给河阳县官场的震动可能会波及今后各项工作。而此时拉董华一把则是好处很多,各方面的平衡会重新建立,而且有了董华这个知情人,慢慢处理那些买官的人也要顺利很多。梁超江那里则是会觉得孙建没有把矛盾上交,最多会受到市委少数人的杯葛而遭到梁超江象征性的口头批评,两相比较起来,孙建当然不会放弃这个顺水人情了。

孙建再次拿起纸巾递给董华,用左手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扭头对邹梅说道,“邹梅同志,董华的情况你代县委写个报给给市纪委,到时候我亲自签署一个意见上报,至于梁书记那边我会亲自向市委汇报,这个事情暂时到此为止,注意保密,现在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着防汛展开,而防汛中最大的重点就是确保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其次才是考虑企业的损失。我看了天气预报,我担心的是本县会不会有山洪暴发,别忘记,河阳县有一半的地区是山区,在我们县城的头上至少悬着2座水库,一旦发生意外,咱们河阳县城的后果不堪设想啊!”

孙建的话并没有让邹梅和董华有什么共鸣,毕竟这两个人都不是做实际具体工作的,而且他们的工作性质恰恰又是不大方便与其他部门产生交集的。

孙建安排邹梅和董华在县委值班,还戏谑的说“这不耽搁董华些检查”,又叫秘书把县委秘书长叶伯昔喊过来,他准备亲自到那两个水库去看看。

孙建是中午从沿江河堤赶回来的,由于沿江河堤是国家工程,早在几年前就由国家投资完成了建设,那是按照百年一遇的水准建设的。同时,沿江的几个乡镇百姓也有着悠久的防汛抗洪意识,不用政府动员,每年到了汛期都会自觉的进行各种准备,说实话,孙建在巡视的时候还真是想不明白,这样的江堤是如何在去年的汛期还死了人的?等到孙建回到办公室就再次对河阳县历年的防汛记录仔细研究,他才发现了本地山洪的漏洞。

第一个让孙建担心的就是本县红旗乡的红旗水库,那是早在58年大跃进年代修建的一个蓄水不到2亿立方米的中型水库,是为了解决红旗乡周围三个乡的灌溉用水,虽说历年来都有维护,但毕竟是使用了半个世纪的水库,在十年前就已经把安全水位降低了3米,而水库的下游就是平时不见多少水的白龙河,这河阳县其实就是以这条河命名的,因为县城就在白龙河的下游向阳之地。还有一个水库是坐落在靠山镇南面3公里的靠山水库,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也是为了解决附近山区的灌溉用水问题而修的,需水量也是超过一亿立方米。两个水库的出水口在县城的附近汇合,如果水库出问题,那么直接威胁的就是县城。

15

情况再急(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