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情况再急(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况再急(3)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4 12:23:45

孙建在仔细分析历年来汛期伤亡人数和原因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河阳县已经有十年没有在大江的防汛中出现,可是却是在每年的汛期暴雨中产生了不少,去年就是因为山洪暴发使红旗乡水库里出现了浮尸,经调查是上游某村子被泥石流冲击,造成了2家人的灾难。这样的伤亡,也可以说与防汛无关,所以邬来春不怕在给上级的报告中打埋伏,而那些发生伤亡的乡镇领导也跟他一样文过饰非。

发现了这些特点后,孙建的脑门上冒汗了,河阳县的防汛重点不在沿江大堤,而是在于本县内的白龙河十八弯,在与绕过县城的那一段河堤。他在翻阅历年来的水文记录的时候,发现这条流经河阳县汇入大江的小河每年的汛期水位流量非常的不规律,时大时小,有的年爆发洪水威胁县城,有的时候根本没有。是记录的不完整还是本地的气候特殊呢?

夏耀带着叶伯昔来了,孙建立即把自己的车钥匙甩给了夏耀,“你来开车,我们先到红旗乡的红旗水库检查,然后再去靠山水库。”

“孙书记,为了便于处理临时突发事件,我让县委办公室的小刘也开车跟上,看现在的天色,我估计今天的暴雨会很大,同时我也通知了红旗乡的书记和乡长,要他们现在就开始放水,尽量把库容腾出来迎接山洪下来。他们目前都已经到了水库现场,正在组织人力检查水库大坝的安全情况。”叶伯昔说。

“好,你想的比我还周到,我们现在出发。”孙建挥挥手带着大家往外走。

自打邬来春孔庆山这些人下台后,虽说没有进行那种疾风暴雨般的人事变动,大部分的机关都采取的渐进式的调整,维持平稳过度,可类似红旗乡这样的班子还是在第一时间调整了,原来的那两个成天泡在县城里跑官的一二把手直接就给调到政府的某些机构里先挂了起来,而就地把一直坚持在红旗乡工作的副乡长马福才提拔为书记,然后从县政府办公室调了一名工作2年的大学生周立去红旗乡担任乡长,加上孙建的穿针引线,红旗乡的山货已经走了出来,光是一家烟厂发现这里私人烟叶价廉物美后,一次性就把那里各家自种的旱烟全部买光了,弄的现在高大付都没得抽了。这些举措已经让红旗乡的经济发生了变化,带有开拓性和恢复性的经济增长总是叫人瞠目结舌,仅仅2个月的发展,同比增长就超过了300%,乡政府第一次按时给工作人员发了工资……

二台车鱼贯着开出县委大院,由于通往红旗乡的公路状况不是很好,叶伯昔也是要了一台吉普车,开出县城十几公里后就拐向了通往红旗乡的山路,看着坑坑洼洼的山路,孙建心里就在盘算着沿着白龙河边的乡间公路还能不能通行的问题,现在是许多情况自己都不掌握,于是他掏出了手机打给了交通局长潘国星。

“潘局长吗?我是孙建,我想问问你们局最近有没有考察通往我县各个防汛点的公路情况?你不明白啊,好我问你具体的。”孙建耐心的与潘国星说着,“比如说白龙河在经过县城附近的时候至少有5个容易出问题的地点,通往这些地点的公路有没有问题?一旦发生了决口或者管涌的前兆,需要向那些地方运送物资,那么通往这些地方的公路有没有问题?你不清楚?好,立即组织人员去落实,具体的地点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县防汛指挥部询问,这个事情刻不容缓,没有什么价钱好讲的,出了问题我为你是问!”

孙建最后的话冰冷的像刚刚从冷冻机里倒出来的冰棍,弄的潘国星心里拔凉拔凉的。河阳县的交通局从来没有管过什么防汛的事情,潘国星认为他的交通局与防汛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这怎么平白无故的找到交通局的门上来了?看着窗外已经落下来的大雨,潘国星是真的不想出去,他的心里腻味透了。

孙建刚刚按下潘国星的电话,手机就叫了起来,他一看竟然是刘大桥打来的。

“老刘,有什么情况发生?长话短说,我这部手机不好长期占用。”

“孙书记,好消息,那个漏网的奴康抓到了,我正让特警一小队去把他押回来,这小子还真是从靠山镇跑出去的,到了临县摸上了一艘驳船,被黑子给逮个正着,我那老上级的本事可真不是盖的,跟他比,我惭愧啊!”刘大桥说。

“哦,很好,这个事情你要向市局汇报,这个案子是省管大案,把工作做细致!”孙建一听也是高兴,可是看着打在车窗上的雨水,他还是把话题转移了,“案子尽快收尾,你们局这几天的重点是防汛的安全保卫,在局里要组织突击预备队,很难说什么时候就得把你们拉上去。还有,你联络一下武警县中队和消防队,把你们三个纪律部队联合起来一起联动,关键的时候作为一只拳头打出去。”

“是,坚决执行命令,其实武警中队长肖宁和消防队长年佐都在我这里,我们已经按照各自特点配置了车辆和人员,不过我建议是不是还要配上一个卫生队啊?至少应该配置一辆救护车,一旦出现状况也好及时的救治。”刘大桥说。

“你这个提法很是要得!这样吧,你直接打电话给卫生局,让他们按照3级相应预案做准备,让他们拨出一个标准单位直接编入你们的这个单位里。我这边告诉蒋县长一下,这样就减少了沟通环节了。”孙建说完挂断电话。

“这个莫黑还真是管用,整个刑警队出动都没结果,他一个人就把事情给办了,也不知道他是咋办到的,姐夫这个徒弟真是可惜了。”孙建心里默默的说着,手上却是给蒋安平发去了“已经让刘大桥协调卫生局准备医疗救援”的短信。

这次孙建单枪匹马的来到河阳县,李涌怕自己这个小舅子搞不定,就让黑子也跟着来到河阳,在暗地里为孙建保驾护航,知道这个情况的不超过五个人。黑子那天晚上放倒几个后就想跟上奴康,可奴康十分的狡猾和强悍,黑子为了安全就没有跟上去。但是他仔细的分析了情况后就有一个判断,不过这个判断无法印证,于是黑子就自己开着小艇朔流而上,提前到了临县的望山镇河边码头潜伏,他在那里足足等了30个小时也没有什么发现,就在他准备撤离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一艘本应该是无人值守的驳船舱室里竟然有人在里面的简易厕所向外面撒尿,这引起了黑子的注意。

一般河运上这类简陋的驳船是不会有环保厕所的,往往是个不到一平米的隔舱,在靠近水面的地方挖个洞,然后……直接就排泄到了河里。

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黑子紧盯那艘夹在船队中间的那个驳船,希望能够看到有人从那艘驳船上出来,可是他等了2个小时也没有看到那艘晚上就要起航的驳船上有人出来。他感觉这不对劲,又小心的在岸上用望远镜观察了船老大一家的人口数量,进而也在傍晚黄昏时分从水下摸上了那组船队另一艘驳船。

黑子的判断没有错,奴康这一路的奔逃,哪里有机会上厕所?摸上驳船后自然是憋不住了,找到了简易厕所后哪里管那么多,先舒服了再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泡尿暴露了他的行迹。

吃过晚饭后,船老大发动了拖船,船队慢慢的驶离了望山码头,现在是丰水集结,驳船也装的多一些,他们要连夜赶路,进入大江后将会在第二天清早到达下游的某个冶炼厂的专用码头,卸完矿石再返回来,周而复始的在这条线上运输。

黑子所在的那艘驳船就在奴康的后面,上了船后他拧干了衣服,晾到半干后又穿上了,等到船队启动后,在隆隆的拖船马达声的掩护下,悄悄的靠近了奴康那艘驳船,当黑子揪着奴康从那矮小的舱室里出来,把已经捆好的奴康扔到驳船里矿石堆上后就掏出了手机联络刘大桥……

黑子与奴康的搏斗没什么好说的,尽管奴康身上有枪,但是作为玩枪的行家黑子是知道奴康不可能随时把机头打开,只要速度够快,奴康就没有开枪的机会,而在格斗的能力上,奴康跟黑子比差着不是一星半点,何况还是在那不足2平方米的值班舱里,黑子光是用身体挤也把奴康挤得无法施展,奴康还想使用格斗术的时候黑子已经拧掉了他的胳膊关节……奴康知道遇到了对手,加上整个行动的失败,心情的沮丧,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

等到刘大桥安排特警从下游开着快艇拦住这列船队的时候,船老大才吃惊的发现自己的驳船里还夹带了1个人,而这个人竟然被用船上的缆绳捆的“密不透风”,这是谁干的?船老大肯定是一问三不知,他的这列船注定明天是赶不到了。

黑子还是没有露面,看到快艇过来的时候就悄悄的下到河里向岸边游去,他一上岸就顺着河堤跑到被截停的船队附近,亲眼看到特警将奴康带走后才离开。

李大强在接到了刘大桥的电话后,立即下令让河阳县公安局将奴康看押好,省厅会派专人专车前来审问和押送。本来李大强是想让河阳县会同夹东市市局将奴康直接押送到省城,可是在防汛这个节骨眼上,刘大桥提出了困难。李大强这才调整了方案。防汛的事情很重要,可是这省管的案子也是被上面一日三催啊。

雨越下越大,距离红旗乡还有五公里的时候,就连吉普车都无法通行了,从山上冲下来的烂泥拦在了公路上,随着一声声的炸雷,红旗乡那本来覆盖区域有限的移动信号基站是彻底的趴窝了,手机在这里成了聋子和哑巴。

孙建发现问题严重,他果断的从车上下来,穿上了夏耀早就准备好的雨衣,然后徒步向红旗乡政府走去。除了留下了县委小车班的那个司机外,叶伯昔、夏耀和另外一个办公室干事都跟在孙建的身后,在泥泞的路上一步步的走着。

“孙书记,这里有一格信号,你可以发短信!”一直留心手机信号的夏耀说。

“要是乡政府那边也没有信号,咱们的短信发给谁?”叶伯昔说。

“可以发给县委值班室的人,让他们用有线电话打给红旗乡政府。”还没等夏耀解释,孙建就发出了指令,“通知红旗乡立即派出推土机,一定要把这条路维持住,否则一旦红旗水库需要物资的时候,这条路就卡脖子了。”

孙建说着,夏耀就已经把短信编辑好发了出去,可是叶伯昔却是在旁边摇头,“红旗乡穷得叮当响,他们哪里有推土机啊,能有几台手扶拖拉机就算不错。”

“让他们不管用什么法子,必须保住这条路!让指挥部立即准备防汛物资,随时准备出动!”孙建没有去想那么多,不管怎么样,他要把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告诉县里,否则,一旦失联,县里还不定闹出啥幺蛾子呢!“另外给县局刘局长发个短信,让他用有线电话通知红旗乡派出所,动用他们那里的无线对讲机,用对讲机与有线电话连起来,形成有效的通讯网络,无论如何不能断了联系!”

暴雨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已经不是自由落体而像是从上面喷出来的,孙建手里的那个手电筒照不了多远,就是这样,他们仍然深一脚浅一脚的努力在公路上走着,半小时后,前面依稀传来了手扶拖拉机的“突突”声,他们也看到了拖拉机那个昏暗的独眼龙灯光,其实,拖拉机距离他们没有多远,只不过是雨太大遮盖了灯光和混淆了声音。

“孙书记!我是红旗乡值班室派来的,接到县里的电话前来接你们的!”一个小伙子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他身上穿着典型的蓑衣和戴着斗笠,“我们这里条件不好,你们只好坐在拖拉机的后斗里了,修路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孙建也没说什么,一步就爬进后面的车斗,好歹有这拖拉机比走路舒服多了。

“你们的马书记和周镇长在哪里?”年纪最大的叶伯昔坐在了驾驶座边问。

“马书记和周镇长都上水库大堤了,那边的情况不太好。”小伙子说道。

“怎么能够联系上他们?”孙建现在最关心的是联络问题。

“水库那边有一部座机,我出来的时候打电话通知那边了。”小伙子说。

21

情况再急(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