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情况再急(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况再急(4)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5 12:05:01

冒着大雨,拖拉机吭吭嗤嗤的走了20多分钟才到了红旗乡政府,破旧的办公楼几乎四处漏风漏雨,最后还是在稍微大一点的会议室里建立了一个临时的“多功能”临时指挥部,说它是多功能,意思就是,把电话线拉了3条过来,这里就马上建立了与县防汛指挥部的“热线联系”;把桌子铺开,这里还可以成为临时的休息点;弄了个煤油炉子过来就可以煮方便面,这又成了临时的食堂……

孙建在这个临时办公点刚刚与蒋安平通过话,乡派出所的新所长高小天拿着2个大功率的对讲机也赶了过来,顺手还带着2个充电器插座。

“孙书记,这个对讲机的通讯距离大约有5公里,目前我们这里距离水库大约3公里,效果在正常情况下没有问题,不知道在这大风大雨情况下会如何。”高小天说着递给了孙建一部手持对讲机,“唐书记周镇长那边我也送了2台过去了,不知道送到了没有,你可以呼叫试试。”

孙建打开了对讲机,“红旗乡政府呼叫,听到请回答!”

“我是王广利……我……正在……哗啦……去水库的路上,马……上就要到了……”对讲机里的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各种杂音。

“这么大的雷雨,使用这个可能不行,雷电干扰太大了。”孙建有些无奈的把对讲机扔在桌子上,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水库那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那个开拖拉机的小伙子此时拿着一张表格递给了孙建,“这是乡政府常用的电话号码,基本上我们乡里的电话都在这上面。”

“嗯,不错,小伙子挺能干的,你叫什么?是乡政府的吗?”孙建接过表格。

“我叫梅旭华,是乡办公室的办事员,今天是我值班。”小伙子腼腆的说道。

“很好,没想到你还能开拖拉机,是大学毕业的吗?”孙建一边问一边拨电话,“喂,是红旗水库吗?我是县委书记孙建,我要找马福才同志……就是你们乡的马书记听电话,对,立即去叫他来听电话。”

孙建这是第一次张扬的对外宣称自己是县委书记,他怕对方不知道孙建这个名字是谁,干脆就直接报了自己的职务,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低调了。

孙建没有想到他的话刚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了马福才的声音,“孙书记,我就是马福才,水库这边有些问题,我们正在组织人员抢险,周镇长已经去附近的村子里叫人了,现在,水库附近存备的材料不够,也不对路……”

“咔嚓!”随着电话里传来的一声炸雷声通话断了,连常有的嘟嘟声都没了。

“该死!”孙建嘴里冒了一句,“水库那边肯定是出了问题!”他想了想又拿起了电话开始向县里的指挥部拨出去,“老蒋吗?我是孙建,请蒋县长听电话。”

等了一会,电话里传来了蒋安平的声音,“孙书记,我是蒋安平,目前江边的情况正常,可是我们县境内的白龙河情况不对头,从下午3点开始到现在,特大暴雨已经连续下了8个多小时,现在白龙河过境的地方全部突破了警戒水位,县城内也由于白龙河水位增高而排水困难,老街等几条街道已经有大量积水了。”

“老蒋啊,看来我们今天是面临大考啊,红旗水库这里的情况也不妙,如果这雨再下下去,我们要考虑会不会发生重大险情的问题,我这里无法使用移动手机,你立即向市里汇报这里的情况,要做最坏的打算。让水利局的技术人员立即测算一下2亿立方米的水量会给下游的县城带来多大的损害,立即在县城西北的高地上圈定疏散点,要事先规划好……另外,你要安排人员通知红旗水库下游沿河的乡镇立即转移沿河的居民,告诉大家,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把县城里能够动员起来的人全部动员起来……”

孙建在电话里与蒋安平进行了讨论和沟通后才放下电话,“高所长,你带我们去水库,小梅,你立即到刚才接我们的地方,组织人员把公路打通,县里会马上派人送物资上来,我们一定要设法保住水库大坝,万一保不住,这下游20多公里的河面会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掉,后果不堪设想,快,执行吧!”

孙建在高小天的陪同下乘坐派出所唯一的一辆小型面包车艰难的向水库方向开去,那一路的泥泞让孙建感到很无奈,他们多次要下车去推车才可以继续前进,瓢泼的大雨把他们里里外外和汽车的里里外外都弄的一样湿漉漉的。

汽车的灯光使马福才知道孙建来了,他也是穿着那里外都湿透了的雨衣,“孙书记,你可来了,我们在大坝上发现了管涌,目前还不算大,是一些鼠洞和蚂蚁窝造成的,原来也没想到水会涨得这么高,现在只能想法子从水库里面去堵了。”

孙建把手一挥,根本就没有进水库管委会的房子,直接就朝大坝走去。不一会,他们来到了大坝上,看着集中在一块3-4平方米的区域内,三个不规则的水柱横着在大坝外侧喷着水,每根水柱都有小孩胳膊那么粗。很明显,这是一个由田鼠家族搞出来的组合孔洞,平日里这个层面没有水,田鼠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习惯于顺着大坝的石料缝隙扩建自己的“家园”,可当大水来了之后,这些田鼠早就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了。

“目前这水库里的蓄水有多少?如果发生大坝坍塌,会有多少水冲向下游?你们谁能给我一个具体的概念?”孙建一边走一边问道。

“老杨,你来给孙书记解说一下。”马福才连忙把身边的一个鬓角发白的中年人拽了过来,“孙书记,这是我们乡水利工作站的站长杨连生,是个老水利了。”

“孙书记,这个水库的年纪比我还大,目前水库里的存水已经超过了2亿立方米,发生管涌的地方在水库大坝的腰部偏上一点,如果从那里冲开,用不了半小时,整个大坝都会裂开,水库里的存水大约会有6成夺坝而出。如果说水量嘛,在长达30多公里的河道里平均下来并不算多,可是关键的问他在于这里与下游的落差,我们这里与县城有大约100米的落差,白龙河除了县城以下的12公里可以与大江通航外其他的地方都无法通航,要是大坝决堤,瞬间可以使附近白龙河的水位暴涨3-5米,基本上沿河一带的建筑和植被都会被全部摧毁,而且……冲下去的洪水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会越滚越快,会像个直径500米到1000米的大水球直接砸向县城,短暂的浪高能超过10米以上,流速会达到和超过每秒10米。而今天全地区普降大暴雨,周围山区发生的山洪也会对这条河水的暴涨推波助澜,情况不容乐观啊。”

孙建看着激射而出的水柱,距离大坝底部还有十几米,就又问杨连生,“杨站长,我看这个管涌距离大坝底部还很远呢,就算这上面发生问题,水库里的水最多也就是流出去三分之一,危险是不是就不会有你说的那么大?”

“孙书记,这管涌不是你这么理解的,大坝越高,上面漫水后产生的危险就越大。我测量过了,目前管涌的部位距离水库水平面有2米多,如果因为这几个洞最后把大坝给撕开,那就如同在大坝的肚子上炸开了一个大洞,而这个大洞受水压影响,会迅速的想四周扩大。更要命的是这个大坝是在特殊年代修建的,我查阅了当年的技术资料,当时为了节省石料和成本,大坝的修筑是存在瑕疵的,大坝的底部是全石料钢筋混凝土结构,而从基座往上5米以后的建筑就是二边的外部是石料水泥结构,边料的厚度仅仅只有2米,中间则是夯土结构……”杨连生蹲在泥泞的地上找了尖角的石头在地上画着大坝的剖面图,“如果大坝的外侧经受不住压力开了口子,被挤压在坝体里面的泥浆就会喷出去,最后会把外侧的石料全部冲倒,仅剩下内侧的那张皮,最后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最后会使这附近几十米的坝体全部垮掉,最后就剩下坝基了。”

孙建就是不懂水利也被杨连生给说的毛骨悚然,“那么这个管涌该怎么堵?”

杨连生拿下被雨水淋得雾蒙蒙的高度近视眼镜用手指象征性的擦拭着,“这个管涌非常不好堵啊,不能理解为与外侧相对应的地方有漏洞,就算是顺着老鼠洞的走向也不是对称的,一般情况下是派人下去实体的检查,从目前流出来的水色看,坝体内部的情况还不算严重,长期的沉降已经让原来的夯土层非常的坚硬和稳定,这些水是顺着鼠洞流淌的。问题是这个鼠洞不是管道,里面的夯土再硬也是土,一旦泡软了,坍塌起来是呈几何速度发展的。”

“找镇上水性好的小伙子?立即安排他们下去寻找内侧的孔洞。”孙建说。

杨连生摇着头沮丧的说道,“这管理处就有水性好的小伙子,其实这个水坝并不只有这几个漏水的地方,比较浅的地方有十几个,都已经堵上了。而这么深的地方就不好让普通人下去了,需要专业的潜水员才行啊。我们不知道那个漏水的地方有多大,就算是只有拳头大,那里的吸力就很惊人了,一旦被水流吸住,在没有装备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脱身,危险太大了。”

“潜水员?我们现在到哪里去找潜水员?”孙建惊愕的看着杨连生。

杨连生苦涩的看着孙建,又看看马福才,“人命关天,谁敢下这样的命令?另外,就算是有人找到了漏洞,我们这里也没有那种速凝的膨胀水泥,只能临时用外板像打补丁那样的临时从内侧先封住洞口,还要随时监视。”

“这里有没有那种洗车用的黑皮软水管?还有结实的麻绳!”孙建说着就准备脱自己的雨衣,“我曾经是学校的潜泳队的,这个活我来试试。”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县委书记亲自下去?”

“孙书记,您不能下去,这是纪律!”叶伯昔第一出声反对,他有责任提醒。

“孙书记!您别急,我去找乡里的小伙子,我这就叫人去。”马福才喊道。

“孙书记,让我来吧,我可也是学校游泳队的,我水性好!”乡长周立是刚刚叫人回来的,一回来见孙建要自己下去,顿时急眼了,他压根就没进过校队。

“各位领导,我看这个事情我可以试试,我是海军复员的,在部队里受过潜水训练,我明白孙书记说的法子……”那个看似腼腆的梅旭华搓着双手说道。

“梅旭华,报出你服役的部队性质和服役年限。”孙建盯着梅旭华问道。

“南海舰队潜艇支队,潜水艇服役5年,担任鱼雷手。”梅旭华立正报告。

“周立,你立即给县人武部打电话核实。”孙建此时像是发现了宝贝,他想了想后随即下了决心,转头对在场的人说道,“杨站长,请你立即设计出水下补漏的方案,多准备几个,需要什么材料立即报上来。马福才,你负责所有材料的筹集和运输,有困难立即向防汛指挥部汇报。高小天,你们派出所全体人员负责监视水库下游水位,把人撒出去,不光要看这水库泄水的情况,还要看这山洪下来的情况。同志们,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人员少,物资缺,可是我们的任务却很繁重和麻烦,怎么办?动员全乡的干部和党员都要到第一线上来,动员我们的民兵和青壮劳力都出来。同时,我也会向防汛指挥部汇报,请求增援。”

孙建的话说的是没错,可现在的农村里还能有多少青壮劳力?这个时候都是在外打工呢,红旗乡就算是就近动员,在人手上最多也就是200多人。

孙建带着杨连生、梅旭华回到水库管理处的那幢小房子,脱下雨衣的杨连生立即在一张掉光了漆皮的破桌子上,掏出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进行着各种演算和画图,他把梅旭华叫了过去一条条的给梅旭华解说,梅旭华也是一边听一边点头。

孙建则是拿起这里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有线电话与蒋安平紧急商议。

“老蒋,目前县城的水位是多少?超过警戒线0.5米?”孙建变得更焦虑了,“县城西北那片高地的面积有多大?让广播站电视台发出防汛警报,随时撤离!”

19

情况再急(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