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情况再急(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况再急(5)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6 10:20:40

蒋安平此时脑子里还没有转过弯来,他的目光还是按照传统的习惯盯在了沿江一线,对于县城白龙河水位超过的问题他认为那是由于降雨造成的,雨停就会水落。所以,蒋安平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孙建要强调县城的安危。

“孙书记,我们的主要力量还是在沿江一带,县城主要是由中心镇自己负责,如果现在就开始广播和通知,万一造成舆情不稳怎么办?是不是谨慎一点?”

不能说蒋安平的话没有道理,只不过他在中心镇工作多年,每次防汛给中心镇的任务就是“自扫门前雪”,加上这些年以来也没有出过大的问题,最多也就是城区的排水来不及,造成市区内积水。可是城区进水发生排水缓慢并不是河阳县一个地方的问题,那些三线二线城市基本上都有这个问题,甚至一些一线大城市也发生过。哪个城市的规划会花上对付百年不遇的成本,修建平日里根本用不上的排水设施呢?就算是媒体如何的鼓噪,代表会声嘶力竭的争取,可在执行具体的规划时使用的数据一定是个折中的平均值加上一定的安全系数,据对不会用所谓保险的最大值,那是要被指责为浪费纳税人钱的。

孙建一听蒋安平的话就明白老蒋没有转过弯来,他马上耐心的说道,“老蒋啊,我现在告诉你这山里的实际情况,我所处在的红旗乡已经连续降大暴雨8个小时,根据设立在这里的县气象局观测点测量的初步情况,这八个小时的降水量已经超过了300毫米,这是个什么概念?按照我们县一半山区来计算,在1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突然降下超过3亿立方米的雨水,这些雨水能够被地表吸收有限,能够存入各种池塘和小河流的水量同样有限,我们县的2个中大型水库都是在山区的上游,对缓解这样的降水能力也是有限,我想问问你,这样大的一桶水从天而降会给我们县带来什么后果?洪峰从白龙河冲下来会给县城带来什么?”

蒋安平听了孙建的解释后眉头也是皱了起来,但是,他不会盲从的光听孙建这么说就算认账了,毕竟把看守沿江大坝的人马调回县城不是个小事情,这可是个战略方向问题,一旦出了差错,不是他蒋安平和孙建能够承担得起的。

“孙书记,你说的我明白了,我现在立即落实核实具体的数据,要把防汛的重点调整,这个决心不好下,我们也要慎重啊!”

蒋安平的话让孙建听着既是很宽慰又是很恼火,宽慰是蒋安平不是个可以随便拨弄的木偶,他在原则问题上会坚持自己的观点,哪怕是不怎么对,这种品德是很难得地。恼火的是这都火上房了,他还在那里四平八稳找数据,此时,每耽搁一分钟都会使危险增大一分。蒋安平之所以到现在还不掌握一些关键数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前一任搞乱干部队伍,让一些不谋其政的人把持着一些关键岗位有关。到现在,县气象局居然没有给县里发过任何本地降水数据,只是把市里和省里发来的大江上游的降水数据和未来几天的预测。

“老蒋,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了,我给你十分钟核实数据,重点是我县山区降水数据,我这里立争红旗水库不决口,否则就是神仙来了也没有办法!你要清楚的知道,今年的情况不同往年,河阳县的防汛重点不是那条年年来的大江汛情,而是我们本县碰上的大暴雨,关于这个情况我已经向市里反应了,他们正在与省里相关单位协调,所以,你必须当机立断!”孙建说完挂断电话。

孙建是真急了,白龙河下游是河阳县的繁华膏腴地区,如果发生重大水灾,那么可以说这一年就算是泡汤了,要想恢复要想救灾靠河阳县自己根本不可能,到时候必然要向上伸手,再通过媒体曝光……他这个上任不到三个月的县委书记肯定会在政治道路上打折扣,就算是可以推卸一些责任,可真的能推卸掉吗?

孙建的话像一把大锤砸在蒋安平的胸口,使他的心脏一阵阵的发悸。他清楚孙建这话的潜台词,如果十分钟后他还不执行书记的建议,那么孙建可能就会搬开自己“乾纲独断”了。难道今年真的出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吗?

“立即让县气象局报告今天在白龙河沿线的降雨数据,给他们5分钟时间搜集数据,报不出来我要撤赵大普的职!让水利局长谢文庆立即到我这里来。”

蒋安平放下电话后对指挥部里的干部下达了命令,大家还从来没有见过蒋安平使用这样的语气。蒋安平也急了,他最后也是想明白了,沿江防汛远没有白龙河防汛重要,沿江地区的居民防汛意识强烈,而白龙河沿线居民几乎对这里的防汛基本不重视和了解,一旦白龙河闹腾一下,那个损失很难估量。

“现在通知驻防在沿河镇的所有防汛单位,立即调头回到县城,带上所有的防汛物资,通知县广播电台、电视台立即中断所有的正常节目,提醒县城及白龙河沿线居民立即进入防汛抗洪的准备,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没有等气象局报来数据,蒋安平就把转移防汛重点的决心下了,他知道孙建不是个乱来的人,如果不是尊重他这个行政一把手,如果是原来的邬来春,作为河阳县的一把手早就绕过自己下达了转移重点的命令了。他现在立即执行新的方案只不过是把核实后下决心变成了行动后的印证了。

本来还算按部就班的防汛指挥部顿时紧张起来,各个部门的电话几乎被打爆,虽然已经是天黑了,沿河镇那边的几支防汛专业队伍还是马上就动了起来,县城里有些早睡的居民被居委会干部砸开了们……大雨还在继续下着,形势越来越严峻了,而这个时候,孙建正在红旗水库的大坝上穿着个背心配合梅旭华在大坝内侧寻找漏水点,而在坝上,夏耀则是手拿对讲机仅仅的跟着,一旦有电话打过来,管理处的对讲机就会与这个对讲机联系。

周立乡长集中了镇里能找到的劳力,奋力的将通往红旗乡的公路打通,他要确保这条公路的畅通,公路一通,小车班的那个司机就把两台车全部开到了乡政府待命。而高小天则是按照孙书记的指示顺着水库的排水口向下游去巡察。

梅旭华果然是个出色的潜水兵,很快他就在下面找到了至少五个漏水洞,这些洞都是田鼠干的好事,由于这些漏水点发现的早,大坝内部的状况还算稳定。这也得益于文革后对大坝的进一步加固,大坝最早就是纯粹的夯土,迎水面也不过是使用了传统的三合土夯实充填在大块的石料中凑合着使用,文革结束后,水库为了提高需水量增高了坝高,并且把迎水面全部用水泥抹上了,这样的好处就是可以防鼠防蚁,可这又过去了30多年,原来的那些水泥有些地方剥落了,迎水面大部分水泥也被几十年的水腐蚀形成了像砂布一样的麻麻点点,看着这样的情况,孙建明白,这样的大坝必须要进行一次彻底的大修了。

对讲机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那边的电话本身就是断断续续的,根本听不清。

看着这堵漏的事情不算危险,马福才也脱掉衬衣捆上麻绳跳进水里,“孙书记,这个活我能干,我负责在旁边配合小梅,您赶紧去接电话吧!”

孙建也知道,这个时候没有紧急的事情电话不会打到这里来,他从水里爬了上来,蹬上已经湿透的皮鞋向水库管理处的那间小房子跑去。

“报告……书记,我是……小天……水库下游高家岭……出现漫水……长度大约2……不是2……是200米……”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很明显,是高小天在那里用信号微弱的手机打的。

“这个家伙真是笨蛋,不会用手机短信吗?”孙建心里骂着,嘴上却是说道,“我知道了,你那里信号不好,使用短信,直接发给13……”

孙建挂断了高小天的电话,然后直接拨给防汛指挥部,“小田吗?你立即用自己的手机给这个号码发出短信,记住,那边信号不好,不可以打电话,却是可以发短信,告诉大家,有事情以短信联络为准!”

小田是防汛指挥部里的一个小姑娘,做的就是这些通讯联络的事情。

2分钟后,县防汛指挥部的电话打了进来,“孙书记,我是蒋安平,红旗水库下游高家岭段发生了河水漫堤,长度有200米,情况紧急,一旦白龙河的河水从高家岭分水出去,那么顺着山间的峡谷会转向流到其东北部的靠山水库,现在那边的压力也很大,一旦进入了靠山水库,带给我们的不光是白龙河的红旗段的问题,靠山水库的下游最后也是要汇入白龙河县城段的,我已经安排人员向高家岭段增援,可是有些远水不解近渴,至少需要2小时才能到达,我建议就地组织民众堵住那段漫水,确保靠山水库的安全。孙书记,防汛指挥部已经下达了转移防汛重点的指令,县城的民众已经开始转移,请放心,我一定守住县城。”

蒋安平的话证实了孙建刚才的判断,他也明白现在临时从县里调集力量已经来不及了,可那200米河岸的漫水不能不重视,必须要把风险压缩到最低。他看着年过中年的杨连生还在那里计算着什么,心中不禁一动。

“老杨,你先停一下,我问你点事。”孙建走到杨连生的身边。

杨连生抬起头看着孙建,“我这马上就好了,给我一分钟时间。”

孙建无奈的点点头,看着杨连生在自己那发黄的笔记本上笔走龙蛇的计算着,等到最后,杨连生使劲的在一组数字下划了二道粗粗的横线。

“好了,孙书记,您要问什么?”杨连生站了起来,“今年的降水雨量超过有记录的任何一年,我初步估计光是我们乡的降水就超过一亿立方米。”

“好,你辛苦了!”孙建有些小感动,“根究现在我们摸清的水库情况,你能不能负责这里的堵漏工作,我把梅旭华交给你,你组织水利工作站的同志全部到这里来,你的任务就是随时监视水库的状态。”

“孙书记,刚才我也问了梅旭华,下面的漏洞还好塞堵,从出水口来看,出水已经明显减少,说明梅旭华找的几个漏洞都是准确的,只要把最后一个堵上,水库就是安全的,我们已经打开了所有的水闸,汇入进来的山水不会影响现在水库的蓄水容积。你和马书记都可以去忙别的,”说着杨连生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个工作站实际上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都是各村兼职的,现在就是叫他们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赶过来的,我知道高家岭那一段的情况,那是为了顺着河边修路,长期的车辆行驶使那一段的地基沉降,出现漫水是正常的,但是绝对不会溃堤,只要组织人员用沙袋垒砌一道临时堤坝,情况就可以缓解,问题是目前防汛用的编织袋,人员现在都不好找啊。”

“不怕的,共产党人从来不怕艰难困苦,这里交给你,有情况立即向县里汇报。”孙建说完就离开管理处,他到堤坝上招呼马福才等人一起走。

见到马福才,孙建猛的想起了什么,“这个水库有管理处,硬件上也说得过去,可我怎么没看到一个管理处工作人员?”

“红旗乡太穷了,编制上有的人员都养不起,这个管理处目前是只有编制没有人员。不光是这里,乡里大部分部门都是空架子,就连税务所都是有和邻居太平乡共同用的一个,取消了农业税后,这里的税务所基本上无事可干。”马福才尴尬的说道,“一个穷字把我们这些乡弄的非常原始,就连民政科也是每个礼拜只上3天班,其他的时间是在太平乡。我们这里简直比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还要落后,邬来春担任书记后来过一次,而孔县长一次都没有来过。”

马福才的话让孙建心情更沉重了,要想给这些贫困的山区一线生机比这抗洪难多了,可他现在还是必须收拾起心情,先度过当前的危机再说吧。

“老马,我们回到乡政府,立即组织抢险队,高家岭那边漫堤了。”

18

情况再急(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