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情况再急(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况再急(6)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7 9:26:33

红旗乡政府所在地是个大一点的村落,人口相对集中一点,在这个还比较原始的地方,本来是有一个乡广播站的,可是因为没钱,那套产于大跃进时代的扩音机早就趴窝不干了,那还是电子管的设备,就算是想修现在也是买不到零件了。

马福才叫乡里的几个干部每人手里拿着一面铜锣,没有铜锣的就拿一个厚实一点的脸盘,他们冒着大雨分头出去吆喝,最后总算是组织起近200人的队伍,这些人一部分坐上仅有的三台手扶拖拉机,还有一部分人就是穿着草鞋冒着大雨向高家岭方向奔去,孙建早就让司机开上自己的那台强悍的吉普车先一步到达了高家岭,看着眼前的漫水,他心急如焚。

孙建之所以先到,就是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后,转过头去县城里拉一车编织袋过来,他知道,目前还能够在这种山路上“飞驰”的也只有他这辆异常强悍的车了,这车是段蓝第二次送给小舅的,一共有2辆,另外一辆是公安局长刘大桥,当然,刘大桥的那辆已经装满了编织袋在来高家岭的路上了。

高家岭在红旗乡通往县城的公路边上,要不是这条公路是修建在白龙河边,也许这一段不会沉降了一米,就是沉降下去的这一米让暴涨的河水漫堤了。如果这公路的表面不是有一层柏油,这段公路肯定就泡坏了。

孙建到达之后第一时间是寻找土源,编织袋来了,得找到土装进去才行,好在附近弯路上就是一个沙土包,那是修建公路时剩下的沙土,孙建用随身带着的一把铁锨试了试,还算可以,可是就这点沙土是绝对不够用的,他只能带着夏耀继续寻找土源……

“这么找下去不是办法,夏耀,你到村子里去找几个老乡过来问问,告诉他们要把家人转移到高地上去,万一这里决口了,高家岭村就剩不下几幢房子了。”孙建说话的时候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

“我去吧,对这里我要熟悉些。”跟着来的叶伯昔站出来说道,“小夏,你要保护好孙书记的安全,这是一条死杠杠,出了事情你要负责的!”

叶伯昔说自己熟悉这里也不过是他曾经到这里扶贫,认识高家岭村的村长高南山,同时,原来在这里担任派出所长的高大付也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不一会,村子里的人来了,马福才带着乡政府的人也到了,孙建让一部分人跟着高南山去寻找土源,而剩下的人开始在这里进行分组,准备工具……

到底是强悍的越野吉普车,20分钟后,刘大桥的那辆吉普车到了,整个车里塞的慢慢的编织袋,于是人们七手八脚的把编织袋给拽了下来,孙建知道这编织袋看着多,可一用起来就不够了,又打发司机再回去运。司机点点头一脚油门走了,孙建怎么也没想到由于公路条件的限制,这跑物资抢险居然要靠自己弄来的这两辆吉普车。他倒是想动员县城里的其他吉普车也加入进去,可是一问交管局,整个县城里能够有具有越野能力的吉普车不到5辆,其他的都是花架子,好看不好用。好在现在的两个司机都是从部队里复员回来的汽车兵,技术是没的说。一个半小时后从县城乘坐卡车前来的抢险队也到了,有了这支生力军修筑拦截坝的进度大大加快,等到孙建的司机跑了第三趟的时候,这边的漫水总算是挡住了。

编织袋垒起来的临时拦截坝有一米高,基本上控制住了从水库里放下来的来水,疲惫的抢险队也都到村里去找地方烤烤衣服,吃点东西了。

高家岭这里还不错,手机有了一格半信号,至少现在发短信没有问题了。刚刚在高南山家里桌下喝着高大山堂客煮姜糖水,夏耀就小跑着过来了。

“孙书记,靠山镇那边出现状况,矿山洗矿场有个小型的水库,是专供洗矿砂用的,目前出现决堤危险,那里面可是……”

“什么?这么严重的情况靠山镇为什么现在才报告?”孙建腾的一下站起身,“走,我们立即赶往靠山镇!对了,杨站长,你跟着我一起去。”

杨连生本来是在红旗水库那里值守的,当看到梅旭华彻底的把那几个漏洞堵上之后,他觉得水库完全没有问题,于是就找来了附近村子里的干部,陪同梅旭华在那里继续监视和值守,他自己却是一步一坑的顺着水库的出水道摸到了高家岭,对高家岭这边他还是不放心。其实,高家岭距离水库的距离也不过3公里。要是走公路那可是绕远了,不过杨连生过来的时候这边也都进行的差不多了。

靠山镇的那个铜矿是靠山镇的龙头企业,随着规模的扩大以及铜矿砂在冶炼时的特殊要求,一部分精矿砂必须要经过洗矿才能销售,这有些类似一些煤矿也要洗煤一样。由于洗矿后的污水处理起来很麻烦,于是,矿山使用了“沉淀法”来处理,所谓沉淀法也就是把洗矿后的污水先“圈”起来,让污水里的各种物质慢慢沉淀下去,最后上面的水也就澄清了。洗矿的污水不同于工业污水,尤其是铜矿这种相对比较稳定的金属,基本上都是冲洗掉夹杂在矿砂中的污泥冲洗掉,然后那些沉淀的污泥还会被挖掘出来烧砖进行综合利用。相比较工业污水来说这里的污水对环境污染程度还是很低的。

可要是存储污水的小水库决堤,那将会是个什么局面?由于附近山水的大量涌入,存储污水的水库早就“翻塘”,原来就不怎么清澈的水面现在就像是一大锅酱汤般的浑浊,而这些浑浊的污水一旦再涌进靠山水库,那么整个靠山水库就会被污染,而顺着出口也会把整个白龙河污染,沿河下游几十公里的污染将会带给河阳县旷日持久的麻烦。考虑到这样的后果,孙建的脊梁骨是一阵阵的发麻。

到了有信号的地区孙建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他首先拨通了市委书记梁超江的电话,“梁书记,我是孙建,现在河阳县的防汛情况很不好,我简要向你做个汇报……”孙建在电话里把自己看到和判断的事情简要的说了,最后他说道,“梁书记,河阳县的防汛重点不在大江沿岸,那里经过国家多年的治理已经可以顶得住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可是我们县里的一些河流的防汛工作却是没有做到预防和治理,所以,我认为,河阳县今年的防汛重点是本县的山水和县内的几条河流,我们已经把防汛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了这里……是的,我们一定要顶住。”

“嗯,你们那里的情况蒋安平同志已经向林红中市长做了初步的汇报,不过我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好吧,我立即通知市委召开紧急会议,建议派出武警支队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出发支援你们。”梁超江也是长话短说,很快结束通话。

放下了给梁书记的电话,孙建又给蒋安平打电话,“老蒋,靠山镇那边的情况你知道了不?找出河阳县地图仔细的找找,看看有没有地方泄洪!”

“孙书记,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大批的抢险人员已经在路上了,靠山镇的公路情况还不错,他们再有半小时就到达了。”蒋安平的语气里透着一股担忧,“孙书记,我现在就趴在地图上找地方呢,情况不容乐观啊。”

“立即把县水利局的专家找到指挥部,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我到了现场后再跟你联系,告诉大家,我们一定要坚持,坚持还有希望,放弃了就啥都没了。”孙建关上电话,转头看着正在思考的杨连生,“杨站长,你有什么法子吗?”

“孙书记,那个洗矿污水水库我去过,其实是三面环山一面栏坝的人工湖,由于沉淀需要,那是个设计为高深度水库,中间的水深可达30米,那一段拦坝也不算长,大约只有50米,可是水库里的需水量却有2000万立方米,就算是里面只有1000多立方米污水,冲到白龙河里也是天大的灾难啊,目前我考虑的是如何拦截来水,放那肯定是不能放的,他们说堤坝有决口的可能是说水库里的水位太高造成的危险,所以,要让那边立即寻找进水的地方,把从山上下来的山水疏导到别的地方,只要没有大量的来水,再增高拦水坝,危险也就不大了。”

“你说的对,必须把进水拦截掉,不能让山水把污水库里的污水给冲到白龙河里,这才是真正的关键,看来,我叫上你这个水利专家是对的!”孙建说着就拿出电话打给了靠山镇镇长庄强,“庄强吗?你立即组织人手寻找进入污水库里的水源,不管是采用什么手段,不能再让山水大股的进入,这是问题的关键!”

“孙书记,我们已经在寻找大股的进入了,目前人手不够,加上污水库周围许多的小溪流都在向里面淌,我们拦不住啊!”庄强的声音都发抖了。

“告诉他,在水库的周边快速修建引水沟,就像在草原上遇到火灾的时候先烧出一个安全圈一样,有了这些引水沟,周边的小溪水就进不来水库。”说着杨连生在他那本笔记本的一页空白的地方画了个草图,“按照这样的法子挖,尽量的把小溪水的水量分离开,不能让小溪变成小河,那样就拦不住了。”

机灵的夏耀马上用手机把杨连生这张草图拍了下来,然后转发给了庄强和县长蒋安平,并快速的把杨连生的话也发送了出去。

收到夏耀发过来的短信和彩信,蒋安平顿时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高兴的对那几个水利局的“专家”说道,“你们过来看看,孙书记那边想的这个法子是否可行?我个人认为是可行的……”

于是几个专家在那里进行讨论,妆模作样的很认真。

孙建的车终于到了靠山镇,他一跳下车就来到了靠山镇临时防汛指挥部,庄强正在那里大声的打电话,孙建没有去打扰,一把抓住魏明耀,“带我去现场。”

污水库果然如同杨连生说的,几乎就是个正圆的人工湖,拦水坝那边已经在向外面冒水,矿山的人员正在用编织袋加高堤坝,可是感觉到湖水还在不断的升高。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继续涨下去,增高的堤坝赶不上上涨的湖水。

“必须截断进水源,即便是现在不下雨了,这进水源也不会一时半会停止。单纯的增高堤坝是没用的。”杨连生到了现场一看就感到问题很大,他也不讲规矩了,着急说道,“孙书记,得马上采取措施,否则一旦漫水后这土质的堤坝是扛不住的。而且在压力最大的地方已经出现了管涌,随时会出现决堤的。”

似乎是要证明杨连生说的话,一处堤坝的肚子上猛的射出了一股脸盆粗的水柱,浑浊的污水猛烈的侵蚀着周边的堤坝,说话间那里就出现了一个2米多宽的口子,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有几个胆小的就想跑,嘴里还喊着“决堤啦!”

“不能让这个口子扩大,共产党员跟我上!”孙建一看急眼了,他自己抱起一根粗木桩打横第一个跳进了那个口子,“把手边的所有砂石袋扔进来!”

“孙书记!”夏耀一把没看住,见书记已经跳了下去,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使劲的与书记并排挡住滚滚的水流,跟着魏明耀带着几个干警也跳了下去……

得到消息的庄强发疯的从指挥部向河堤跑,他得知书记带头跳下去读决口,心中是既感动也害怕,感动得是孙建真是个好书记,害怕的是万一孙书记出了状况,他这个镇长可就麻烦大了。

口子不算大,加上矿山里的材料凑手,十几根长达4米的原木横栏着口子,再加上斜插的几根粗大的螺纹钢,人们七手八脚的把众多的砂石袋往决开的口子里扔,看着效果慢,矿山上开来了一辆铲车,呼啦一下子把2吨重的矿砂直接就倒了下去……然后又把对方在堤坝上那些装好砂石的编织袋一股脑的顶进缺口,那刚才决开的口子顿时变成了涓涓细流,随即,又是几车矿砂倒了进去,最后一丝水流也不见了……

孙建是被庄强亲自下去拽上来的,刚才的冲动弄的孙建已经脱力了。

钱竺带着大队人马总算是赶到了,孙建正躺在镇会议室的桌子上打吊针。

23

情况再急(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