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再临考验(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再临考验(2)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19 10:35:06

蒋安平在昨晚就已经把计划弄好了,只不过没有人出来顶大梁的时候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毕竟,在全县进行总动员和县城进行大规模居民撤离这样的事情他是拍不了板的。现在,孙建已经下达了命令,那么他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

按照事先分配好的方案,县政府各个机关都分派了任务,在指挥部里的各部门的头头脑脑呼啦一下就都跑了出去,瞬间,交警、城管、武警和巡警车上的大喇叭开始不间断的播放早就录制好的“紧急疏散通告”,老城区的各种电子广告牌上也打出了“全体居民立即撤离老城区”的字样。居民各家各户的灯光也亮了起来,有些人已经开始向新区撤离,一些街道干部和户籍警正在挨家挨户的敲门,动员群众向安全的地方转移……

孙建还是让蒋安平坚守在防汛指挥部里,而他则是带着县委机关的人来到了护城河的堤坝上,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可是天空中密集的乌云似乎又要下暴雨了。看着不断上涨的河水,孙建的脑子里不断的思考该如何缓解对县城的威胁。

“孙书记,您来了!”一声略带沙哑的女生打断了孙建的思考,中心镇委书记张晓霞满身泥水的走了过来。

“你到了这里,那老城区居民转移的事情谁在负责?”孙建皱起眉头问道。

“镇长唐剑在负责,我带着几个郊区的村里的人在这里随时准备填补堤坝漏水。我们中心镇下面可是还有十几个自然村呢,人员都动员起来了。”张晓霞说。

“那好,你来看看,这白龙河东面的村子是哪一个?上面有没有可以泄洪的地方?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不可以在河东面找个地方泄洪?”孙建指着白龙河东面说道,“我想能不能以小的代价换来县城老城区的安全。”

张晓霞被孙建说的一愣,“白龙河东有大片的稻田,相比较起来地势也不高,围绕在县城周围都是人口密集的地区,也是河阳县粮食生产的重要产地,谁愿意把自己的家园淹掉换取县城的安危?要是被一些人利用了,还不闹得昏天黑地?这个决心不好下,恐怕也不是我们县委就能决定的。孙书记,就是现在决定怕也是来不及了,关键还是白龙河沿岸的堤坝年久失修,这一次我们不认也不行了。”

张晓霞的话让孙建的脑子清醒了一些,在历史上,大江有过几次重要的分洪行动,可是每一次都是最高层的艰难决定,作为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还真是没有这个权利,要是上报上去,上面讨论完了,这水也流淌的差不多了。

张晓霞的话不错,现在不是5、60年代那会,只要县里喊出“为了大局,牺牲一部分”的话,下面就会觉得光荣,觉得应该。现在的人会搬出“人人平等”的概念,喊出“凭什么要我们牺牲去换取城里富人的利益”,到那个时候搞出群体事件就麻烦大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是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忽悠着去闹事的,就算是最后在法理和道德层面都不输,孙建想再去管理这个县就没可能了。

孙建不自觉的叹了口气,指着几个低洼的地方对张晓霞说,“这些地方增高一些,可以使拦截的水位再增高一些,尽可能的为老城区多争取点时间。”

此时,夏耀跑了过来,“孙书记,上游又下大暴雨了,在靠山镇坚守的杨连生初步测算了一下,如果这个暴雨连下1个小时就可以使降水多出1000立方来,目前由北部山区形成的山水已经在汇成洪峰,他估计用不了2个小时就到达县城了,他让我们立即转移居民,这股洪水县城这段堤坝是扛不住的。”

“你怎么跑来了?身体吃得消吗?”孙建一边问一边接过夏耀的手机看杨连生发过来的短信,“好了,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你立即回到医院去。”

“没事了,我年轻,恢复的快,下次我就有经验了。”夏耀使劲的笑了笑。

“还有下次?你还是少说点这倒霉的话吧!”张晓霞书记不干了。

夏耀一伸舌头躲到孙建的身后去了。

“夏耀,你身体还没有复原,既然你不想回去,那么你就负责帮我接收信息和电话,你到那边的值班棚子里,随时把这里的情况向蒋县长汇报。”孙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禁止你到第一线去,明白吗?这是死命令!”

夏耀还想争辩几句,看着孙建那严肃的面孔没有敢开口。

孙建转身对在场的大伙一挥手,“走,我们去与龙王爷好好的斗斗,这段堤坝我们要加高一米,大家抓紧时间!”

说话间,孙建第一个带头扛起沙包向堤坝的另一头走去。县委机关的人也马上投入到了抗运沙包的行动中,这段200多米的低矮堤坝开始一寸寸的加高。

同一时间里,夹东市的防汛指挥部里也是忙碌紧张,辖下的七县两市一区有五个县爆发了县内山洪,下面的安西市已经泡在水里了,原本梁超江还打算给孙建支援一把,现在看起来根本没那种可能了。

夹东市距离省城并不远,按理说夹东市应该调出自己的武警支队去支援距离省城最远的河阳县,而自己这边可以请求省里的支援,可是在市紧急常委会上,梁超江的这个建议无法通过,代表本地的常委坚决不同意,理由就是要保住经济比重大的安西市,就近支援的效果要比等省里下来的支援快。潜台词就是牺牲河阳县换取夹东市其他几个县市的安全。

于是,河阳县得不到市里一兵一卒的支援,完全要依靠自己硬抗了。而省武警总队派出的支援部队虽然已经在路上,但是,这么大的暴雨,行军肯定会受到影响,乐观的估计大部队的到达也要在4个小时以后了。不过在孙建看来,大部队到了也是可以把现在的人员替换下来休息一下的,有比没有好。

“孙书记,老城区现在已经积水超过1米了,蒋县长正在从沿河镇调运小船和橡皮筏子过来,现在居民还有三分之一没有转移出来,有些人已经上了房顶等待了。情况有些……乱。”夏耀跑到孙建身边小声的说道。

“我们这里也没有过水啊,市区里是如何积水的?”孙建惊愕的问道。

“下雨排不出水啊,新区那边的积水都向老城区流过去了,有些老房子可能经不起水泡,消防队正在那边紧急疏散人员呢。”夏耀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当前白龙河水位太高,城区的水已经排不出去了,那么白龙河的水会不会顺着下水道倒灌回去?”孙建问道。

夏耀点点头,“事实上有些积水就是倒灌回去的,往年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白龙河的水位来的快下去的也快,所以就没人注意。这次不同了,从昨晚12点开始,白龙河的水位就超过了老城区排水管了,不倒灌是不可能的。”

“原来的排水系统没有设置闸门吗?没有排灌系统吗?”孙建再问。

夏耀摇摇头,“没听说过,老城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按照自然排水设计的。”

夏耀的话让孙建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老城区被水浸泡的情况是无法避免了,我们在这里增高拦截水坝恐怕也是白干了,有排水管道与白龙河连接,下面早就相互沟通了,唉!我真是糊涂啊!走,我们立即回县委。”

孙建刚走了2步就又停了下来,他在思考上游的洪峰有多大的威力,不过面对已经积水的老城区,就是再多水进入城区也是一样的。想明白这点,孙建坚决的放弃了在县城外围与白龙河水斗法了。

车子经过老城边缘的时候,孙建才发现那里的乱。清早动员居民出来的时候,一些居民不愿意,现在看到水涨起来了又一窝蜂的各自抢路,这让孙建感到很悲哀,这些居民啥时候变成这样了?现在该怎么去疏导?

孙建让司机停车,随手从车上拿起一个电喇叭,这还是早上司机从防汛指挥部顺手拿来塞到车后座上的。

“乡亲们!大家听我说!我是县委书记孙建!”孙建站在车顶上把音量开到最大,“乱哄哄的谁也走不出来,大家要发扬相互友爱相互帮助的精神。我建议按照先老人、妇女、儿童的次序排队,相信政府不会扔下一个人,如果有人是踩着老人妇女儿童的肩膀走出来的,帮你今后能活得顺心吗?你能不做噩梦吗!现在的水位不超过一米,年轻力壮的人根本就没啥危险,可是老人孩子就不行了,所以,让他们先走,是爷们的让一让!如果哪个年轻人抢道,不要怪我们会把你绳之以法,国家是有相关法律对付你的!”

孙建转身把话筒递给了跟随自己的叶伯昔,“你在这里喊话,我去指挥疏散。”

孙建淌着已经没了小腿的积水,来到疏散路口,正好碰上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不管不顾的往前挤,已经连续推到了好几个排在前面的老人和妇女,弄的水花四溅。等到那个黄毛刚刚爬上出口的高台阶孙建上去就是一个擒拿摔绊,然后咣叽一声就把那黄毛给扔回水里,呛得那小子站起来直咳嗽。

“你他妈的找死……”黄毛抹了一把脸上的积水正要大骂,猛的看到摔倒自己的是县委书记,顿时就愣在那里。

“吴小白,你可真是个人渣,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还是这样自私霸道,今天你就站在那里,这里所有的老人妇女和儿童走完了你再走,否则我让你好看的!”孙建鄙视的看着这个连续进局子的烂仔。

吴小白此时也傻眼了,不仅被孙建给摔个够呛,他还看到了大多数群众那愤怒的目光,在这混乱的时刻,这些人就是糊弄着把他淹死他也是没地找辙去。想了想后干脆返回老区,找附近的一幢二层楼爬了上去。

有孙建在这里做出了榜样,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也心中有了底,于是各个疏散路口都喊出了“让老人妇女儿童先走”的口号,混乱的秩序得到了遏制。可即便是这样孙建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直接打电话给刘大桥。

“刘大桥,你的兵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在疏散的几个重要路口没有见到一个特警?”孙建大声的问道,他是有意让旁边的群众听到他的话。

“报告孙书记,特警现在全部集中在老区的几个食品仓库里,我们正在抢运快餐面和饮用水等物资,转移出来的人需要食品和饮水的。”刘大桥说。

“你给我立即把特警调到各个疏散路口,遇到捣乱的,不按秩序抢道的,只管给我打,只要不打死就行,特殊时期必须要采取特殊的手段,否则一旦乱套,损失的就不是食品和饮水,而是人命!这个轻重你掂量不出来吗?”孙建的口气让附近的群众听的心中是一阵阵的发悸,“你们现在过来把这里的工作人员换下来,灾难时期对违法人员的处理方式法律是有相关规定的,必要时可以按照战场纪律处理,你明白吗?各个路口的秩序由你们来保证!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挂断了电话,孙建才登上那辆半个轮子都泡在水里的吉普车向县委开去。

孙建的话很快得到落实,他的霸气也在群众中传播,个别想抢道的都被人告知是不可以的,那是要承担警察在特殊时期的特殊待遇的。让老人妇女儿童先走体现了民族的人文思想,而对违纪者的严惩又极大的威慑了那些只顾自己不顾大家的人,可以说,孙建此时是在激发人们心中那最原始的是非观念和正义感。

“老蒋!我认为我们防汛指挥部的工作重点要立即转移,水已经防不住了,可是转移到高地的几万民众的吃喝将成为我们马上要遇到的最大问题。”孙建一进门就对蒋安平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不要小瞧这一日三餐,几万人的吃喝会马上成为大问题,立即联系靠山镇、沿河镇这些没有受灾的镇子,看看他们那里能够拿出多少食品和饮用水,另外立即派出车队到临省的下江市去紧急采购!”

7

再临考验(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