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色>什么都缺(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什么都缺(6)

小说:红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7/10/29 9:47:57

孙建说的没错,一旦局面打开了,广大民众那种澎湃的动力是要推着政府往前走,面对大量的要解决的问题,政府要是敢不作为,那么下面的人就会变着法子让政府去做。纵观这么多年来的一些政策变化中,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许多政策的变革就是从下往上进行的。

有了蒋安平这样的搭档也是孙建的福气,在一般的党政班子里,一二把手能够如此密切配合的不多,类似河阳县这种歪打正着的老少配更是稀罕,可是孙建到河阳的这几个月的确是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勤奋机智的工作打开了局面。

对一把手的敬畏有好多种,原来的邬来春也叫大多数的常委敬畏,但那是一种通过政治手段达到的效果,而孙建获得大家的敬畏则是依靠自己的工作和人格魅力,这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邬来春带出来的是一群勾心斗角的政客,而孙建带出来的则是一群为民为公的实干家。

就在孙建与蒋安平商量了后的第三天,以秦国兴为团长的一个河阳县中层干部考察团乘坐专车前往珠三角进行考察,而在那边接待这个考察团的就是邓义辉旗下的一个旅行社,这个旅行社按照孙建的要求,专门为河阳县考察团制定了“珠三角民营企业考察旅游项目”,不仅在珠三角的各个著名的民企参观,还特别安排了一些乡镇干部与他们座谈……看着珠三角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民营企业,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工地”,秦国兴的脑子里如同高炉里的铁水进了炼钢炉,翻腾着,荡涤着,终于在这样的折腾中从铁变成了钢。

一周后,这个考察团回到了河阳县,会还没有开蒋安平那里就收到了十几份关于“如何开发”河阳县的建议书就先后递了上来,蒋安平心里直夸孙建的办法好,这出去一趟没花几个钱,比他去磨破嘴皮子管用多了。

于是,一个关于如何展开河阳县县内乡村公路的综合会议在县委的大会议室里召开了,县里的各部门负责人都来了,还有那些相关的乡政府干部也来了。

“同志们,今天,把大家请来,就是要群策群力的想办法把我们县的乡村公路建设好,这个事情已经提了许多年了,大家都认为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也承认,在过去的工作中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会议由县长蒋安平主持,他的开场白也说出了在座的许多人的心里话,“可是现在不同了,孙书记来了以后,我们河阳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拿这次防汛抗洪来说,我们河阳县在没有得到一兵一卒的支援下,硬是挺了过来,我们河阳县是夹东市所有受灾地区里受损失最小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河阳县是有潜力有凝聚力的,今天我们就几个问题进行集思广益,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乡村公路修好,让农民兄弟尽快受益!”

会场上突然爆发了一阵阵的掌声,有些人是激动的,有些人则是深以为然,当然也有些人是跟着随大流的。

这个会议开了一整天,大家还意犹未尽,但是基本上把各自的想法都说了出来,蒋安平在最后的总结中说道,“我们党的政策是民主集中制,今天是让大家充分的民主了,县政府会根据大家的意见归纳整理出今天会议的精髓,提出一个完整的报告给县委,经过县委的集中后,再发下去的时候可就是正式文件了,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回去不要因为自己的小利益而顶牛,如今的河阳县必须是令行禁止,形成的文件绝对不可以讨价还价,对于县里的指令下面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尤其是为了修路而需要迁移的宅基地、菜园子、坟茔等等,工作要靠大家去做,功劳最后也是大家的!等到我们胜利的时候,我们一起喝酒!”

整理出来的会议记录基本上把建设中的各种困难都考虑到了,也在建设成本上动了大脑筋,那个几乎要完全停产的县水泥厂第一时间就被几个原工业局的干部要求专制买下来后成为民营企业,他们第一要务就是充分利用当地产的优质青石和优质黏土,加上用船运来的廉价工业用煤,形成日产2000吨的能力。还有几个乡政府直接揽下了,红旗乡原来根本就没有乡镇企业,现在一下子揽下了2个已经废弃的碎石场,他们要把红旗乡境内修路用的碎石全部承担起来。

当这个会议纪要送到孙建这里后,孙建正在紧锣密鼓的找邓义辉“要钱”,邓义辉是个有钱的主这没错,可是有钱也不能白砸在河阳县给孙建买政绩啊。邓义辉倒是无所谓,只要大舅子李涌发句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孙建需要的钱打过去,可是孙建和李涌都不会这么干。公是公,私是私,就算是李涌没意见,孙建也不能那样做,这是法律所不能允许的。为了解决引进资金的问题,孙建把蒋安平、秦国兴和新任财政局长、地税局长都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咱们今天开个小会,讨论马上要展开的工程资金问题。”孙建开门见山的说道,“乡村公路项目第一期的资金大约需要3个亿左右,县财政目前大约有8千万可以动用的资金,我们县财政收入一年大约也就1.5亿,就算是我们不吃不喝,全县都节衣缩食恐怕也满足不了那么大的资金缺口。所以,我动的脑筋是向外面借,这里就有个问题了,怎么借?怎么还?”

“这个问题我考虑过,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学习南方的经验,卖地,目前县政府控制的地皮有近8万多亩,是不是可以考虑用卖地的钱搞建设。”秦国兴说。

“不行,首先,我们这里的地皮目前太便宜了,没有好的经济基础就卖不起价,8万亩看似不少,可是一亩地卖不到一万元,还要去招商,时间上也来不及。其次,这些地是将来我们县作为发展工业、商业和居民生活的用地,现在随意卖出去,将来怎么办?难道还要我们低价卖出高价买回吗?我们县的山地倒是不少,可是有谁会买?这是个饮鸩止渴的法子,使不得,我建议是不是可以发行债券,我在一些内部资料上看到这个法子。”蒋安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发行债券目前也不可以,我们县财政没有这个权利,需要审批的手续半年跑不下来,就是在省里也是在几个发达县刚刚开始小批量的试行。”财政局长说。

“目前我们县的收支算是平衡的,每年有那么点结余,如果要这么大规模的上项目,依靠地方财政税收肯定不行。”地税局长皱着眉头说道。

“到外面去借钱没有问题,问题是我们要拿出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还款方案,眼下发生在河阳县的是政府行为,那么我们政府可以用什么来担保换款呢?原来的那种政府行为是被明令禁止的,所以,我们首先要建立一个金融管理融资平台,把我们县里的国有资产先管起来,梳理一下家底。俗话说穷家值万贯,我们原来的一些国有资产该处理的处理,该卖掉的卖掉。其次,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国家政策,将引进的资金变成一个落地企业,然后实行免三减四的税务优惠,用这些免除掉的税收抵偿引进资金。这也是沿海一带政府普遍使用的法子。”孙建拿出了自己想的方案,“从短期看我们很难受,可是从长远看,我们是划算的。不知道地税局长想不想得开啊?”

“这个我当然想得开啊,没有资金的进入,我们也收不到那个税,而资金引进后会给本县带来很大的变化,他们的税我收不到,可带动起来的周边企业的税我可是会毫不客气的去收,这肯定能增加税收的。”地税局长乐呵呵的说道。

“对头,你这个思路是对的,我赞成孙书记的法子。”蒋安平说道。

“嗯,先建立一个地方性的金融管理融资平台,就像其他地方那样,成立一个国资局,梳理家底,清算家底,还兼具融资功能,这个好,我们财政局支持!”财政局长也表态了。

“那好,财政局和国税局等部门联合一起,抽调精兵强将组建国资局,这个局我建议由县长直管,至于说先期引进的资金可能赶不上趟,那也不要紧,先按照引进投资成立落地公司,享受优惠待遇,时机成熟后再转入到融资平台里去,总之,不管我们用什么法子,就是打擦边球,踩着线走也不怕,出了事情我去顶,我们一定要把河阳县的乡村公路网打造出来。”孙建下定决定的说道。

很快,经过精心准备的各种方案送到了县委常委会上讨论,那几天几乎天天开会到深夜,人武部长祝家驹开玩笑的说“把几年的常委会都开了”。

方案经过讨论又讨论最后确定了下来,第二天县政府就发文,宣布“河阳县乡村公路项目启动”。跟着,邓义辉找来的2个公路建设公司进入,他们的规模太大,看到了初步的设计图纸后,立即开会研究,最后把两个公司分成了6个小队,分头下到6个偏远乡施工……随着推土机、压路机的轰鸣声,修路工程全面铺开。公路局的那个龚道一也组织了全县的养路工段展开了四段乡村公路的施工,交通局也组织了一个施工队加入进去,这开工的第一个月就分别在11个乡展开了施工……

靠山镇那边,从镇里到三叉矶的高等级公路的施工是由铜矿老板周树贵负责的,他要求这条公路的压强要超过飞机场,因为,这里将来要跑的是重达百吨左右的运矿砂车,如果公路的抗压强度不够,那么用不了几天,那路就给压烂了。

孙建没有让白京山去搞那种什么“锣鼓喧天”的剪彩活动,与其花那个钱还不如省下来多修几米公路,似乎河阳县这些项目就是在不声不响中展开。

通往山区的乡村公路修起来并不难,也不需要动用什么大规模的工程队,只不过是在一些河流上修建几座桥成为了“大工程”,邓义辉可没有时间在这山区里磨蹭,他派去的工程队都是承接高速公路这样的大项目的,拿到河阳县这样的小地方施工,那简直就是用杀猪刀去切豆腐了。除了在白龙河上要修的2座双向六车道的大桥有些分量之外,其他的乡间公路上的小桥一律采用预制吊装的模式建设,在河岸两边先行修好桥墩,然后直接把横跨的钢梁直接吊装上去,再在上面直接铺设预制板,于是,这些汽13拖60的乡村公路桥就成了,(普通2轴卡车载重不超过13吨,履带拖拉机载重不超过60,这是我国公路桥最基本的要求)其实,施工队现在实行的标准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汽13拖60了,只不过县公路局要这么写也没人去管,这样的桥施工队几乎是一个礼拜就是一座。

到了9月,乡村公路通车里程已经超过了280公里,带给河阳县的惊喜可不是这280公里的交通线,而是众多的生意,而突如其来的各项生意把河阳县的经济彻底的盘活了。

首先,河阳县农机公司的手扶拖拉机、小四轮拖拉机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完全脱销,弄的农机公司猝不及防的四处去搜罗这些农用机械。其次,小型面包车在河阳县盛行起来,原来谁也不看好的河阳县,现在突然有了四家汽车企业进驻设立了营销点,还有一家已经投资1000万元要在河阳县建立“4S店”,捎带着一些适合乡镇跑的吉普车也在县里开始热销,这第一个受益者就是武装部的祝家驹,他获得了一辆正牌的北京吉普车,不是那种帆布罩子的,是那种有着硬壳的中外合资产品。

随着公路网的通车,河阳县第一家上规模上档次的茶厂开张了,特制的河阳县山茶顿时在周边散布开来,一时成为进市里进省城的送礼佳品。

第一个山木耳加工厂开张了,一种具有特别味感的山木耳进入了各地的超市,成为难得碰到的抢手货,因为数量有限,各地商场不得不用价格控制市场。

9月,是收获的季节,也是天高气爽的季节,三叉矶的码头建设开锣了,周树贵可不像孙建那样的吝啬,放了十万响的炮仗向河神报喜……

0

什么都缺(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