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毛人凤身边的红色间谍>073 9月8日(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73 9月8日(8)

小说:毛人凤身边的红色间谍 作者:沈溪 更新时间:2017/9/25 0:29:41

林娜刚要出门,外边忽然传来一阵低声吵杂,林夕一把将林娜拉了回来,他先出门来到外廊,只见天井里人影绰绰,仔细一看,原来是秦江山来了,在他身后,有四个人抬着一个大黑布口袋,里边好象装了一个人,林夕知道一定是秦江山有收获了。秦江山跑到楼下仰头向林夕报告:“专员,货到了。”林夕笑着冲他点下头,“好,送审讯室。”说完,他忽然想起审讯室里还关着宁静,便急忙改口:“直接送刑讯室,我这就下去。”

林夕退回来对林娜道:“等我把他们引到地下室你再出去,注意隐蔽。”

林夕下楼,文华也来了,三个人进到西厢楼厅堂,秦江山笑呵呵地向林夕道:“专员,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收获了,中统那个卧底我给您弄来了,真是那个女人,天黑以后,她在四海旅社给张文其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张文其就开车去见她了,两个人在车里唠了半个多小时,张文其走了以后,我就把她给捕了,天黑人少,应该没人知道。”

林夕点头,夸赞道:“干的非常好,只可惜你抓的是中统的人,我没法给你请功,这样吧,一会儿让文华给你拿三百块钱犒劳一下弟兄们,把住口风。”文华转身就要回去取钱,林夕急忙叫住她:“先不急,我们现在先去会会那个女人。”

刑讯室可不象审讯室那么斯文,阴冷昏暗,虽然已经很久不用,但屋子里依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大大小小的刑具摆满了两面墙,看着就让人心惊胆寒。赵晓红被结结实实地绑在T 型架上,正露出一脸恐慌,此刻她还没有完全搞清状况,虽然她怀疑抓她的这些人也是特务,但直到看见穿着一身国民党军装的林夕,她才敢确认,急忙喊道:“长官,我是自己人!”

林夕走到赵晓红面前看了看她,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白晰体态微丰,长的还算有几分姿色。林夕冲赵晓红淡淡地笑了笑,道:“自己人?我怎么不认识你呢?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赵晓红摇下头,道:“我真是自己人,我也是给国民党做事的,不信你打电话去问党通局的张文其组长,他知道我,我就是给他做事的。”

林夕回头对文华道:“告诉她我们是谁。”文华上前绷着脸对赵晓红道:“你给我听清楚了!这里是东北剿总锦州第二处,我们是保密局的,这位是林专员,这位就是警备司令部督察科的秦科长。”

赵晓红疑惑道:“那你们不也是给国民党工作的吗?”

林夕微笑着点下头,“你说的对,我们也是为党国工作的,如果你真是自己人,那就把你所知道的都跟我们说说吧。”赵晓红犹豫了一下苦着脸道:“长官,我真的是给党通局工作的,我求求你给张文其组长打个电话好吗?他的号码是4230.”

林夕不耐烦地扯住赵晓红的头发把她的脸扬起来,骂道:“你这长的是猪脑袋吗?怎么就听不懂我的话呢?!好吧,那我就说的直白一点儿,他们是中统我们是军统,就好比两兄弟,虽然都姓国民党,但却是两户人家,懂了吗?”赵晓红努力地点下头,虽然她不知道中统与军统之间有多深的矛盾,但她毕竟还是个聪明人。林夕放开她的头发,又道:“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肯合作,我就当你是自己人;如果你不合作,那我就当你是共党,这屋里的刑具你可以自己选一样。”

赵晓红忙道:“我合作!”

林夕冲旁边的特务道:“把她放下来,搬个凳子给她。”然后又对文华道:“准备记录。”

两个特务上前把赵晓红放了下来,又搬了个凳子让她坐下,赵晓红捋了两下头发平静了一下心绪,然后向林夕问道:“长官,你让我说什么?”林夕一瞪眼睛,“这还用我教你吗?”

“我叫赵晓红,今年三十六岁,家住南街二巷外数第四个门。”赵晓红开始了她的叙述,“我男人叫李尽忠,以前是中共锦州情报站的情报员,四二年的时候被日本人给抓了,四五年六月死在狱中。在我男人被捕以后,情报站的站长何天明就一直派人照顾我母子俩的生活,但我从来没有给他们做过事,就这样一直到了去年年初。去年年初,他们出了大事儿,很多人被捕,他们也全都暴露了,上级让他们撤离锦州去哈尔滨总部,何天明在临走时来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走,我想我又没给他们做过事,也不是他们的人,国民党抓我做什么,所以就说不跟他们走,于是何天明就把我领到了王世贞的店里,当时只跟我说王世贞是与他同村的老乡,以后让王世贞照顾我,说我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王世贞。可不想几天后,张文其就把我母子俩抓去了,他用我儿子威胁我帮他做事,让我帮他抓何天明帮他查留在城里的共党,孩子是我唯一的希望,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帮他做事。”

赵晓红喘了口气,继续道:“张文其怕我唬弄他,就把我儿子送去沈阳了,不过倒是真的让他在那里读书,我去沈阳看过他两次,他在那边挺好的,只不过现在也是一个特务了,帮他们抓学校里的共党。孩子都已经是他们的人了,我这个做妈的也只能死心塌地地为他们做事了。他们要我帮助抓何天明,可何天明远在哈尔滨,即使今年四月间他回锦州一次也没来看我,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要我帮助查留在城里的共党,可我只认识王世贞,他们监视了王世贞很久,说他没问题,猜他可能真的只是何天明的一个普通老乡,于是就把他忽略了。可半个多月前,张文其忽然来质问我,说何天明都已经派进锦州好几十人了,问我为什么不报告,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啊,于是他又想起了王世贞,就让我去套王世贞的话,看他知道不知道。我一套王世贞的话才得知,原来何天明果真是在四月末曾经回来过一次,可我再套他别的,他就都说不知道了。后来张文其又让我去勾引王世贞,说男人在床上什么话都会跟女人说的,这样我也有理由天天呆在他家里,他有什么秘密的事儿也就瞒不了我了,没办法,我只好按他说的去做,其实这事儿也简单,他光棍我寡妇,一拍即合,两句话就定坨了,然后王世贞就告诉我,说他也是共党,是何天明留在锦州的唯一联络点,但他口风很严,关于那几十个人的事情他只字不提。”

“前几天,我想想,哦,是二号那天。”赵晓红继续道,“何天明忽然又来了,当时我正在王世贞家里,我想出去给张文其报信,可何天明就是不让我走,所以信就没报成,也没抓到他。那天何天明说,共党在锦州城外刚刚成立了一个锦州敌区工作委员会,他是奉上级命令回来工作的,于是我就请求帮他做事,他同意了,让我做联络员,负责往城外传送情报。”

21

073 9月8日(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