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罗森浮桥>第十章 主守后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主守后战

小说:罗森浮桥 作者:西门打鱼 更新时间:2017/9/12 17:34:13

次日清晨,带着伍文定诸人到得城内一看,各路兵种已集结完毕了。朱梅领弩兵列队于前,朱副、满桂领步兵,随时可以列阵杀敌,祖大寿及余下诸将领骑兵作为最后一道屏障,誓死死守宁远城。在弩兵之前另置三排步兵,各配置霹雳炮。在霹雳炮手前另置三排弓箭手。弓箭手的防护除了常规的盾牌,也用上了后金军常用的牛皮,也是昨晚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废物利用。并派遣死士护住左右翼。同时大小佛郎机也通通推出去,随时准备着朝后金人多的地方轰。袁崇焕检阅完毕,命令队伍开出城外,于努尔哈赤对恃。自己亲上城墙指挥。

  孙诺拉匹战马过来准备跟上骑兵队伍出城去,却被人一把拉下马来。一看是赵三,心道,你个小王八蛋又出现了,老子还没踢回你屁股呢。赵三半膝跪地,态度极是谦恭,道:“奉督师之命,保护大人安全。大人您不能出城。”孙诺正想骂,一看,连伍文定,小豆子等都是同样的表情,心道,好啊,居然被策反了。于是悻悻地走到城墙上去了,另找了块地点,远远的离了袁崇焕站着。

  明军摆出这幅阵势,努尔哈赤蒙了。估计是统一女真,横扫辽东后都还没遇到过把人从城里攻出来的,观察了好久才发动冲锋的命令。撇下楯兵,一上来就是弓箭手,万箭及发,再派骑兵中军突出猛冲。瞬间马蹄声响,夹杂层层黄沙,汹涌奔来。朱副、朱梅不愧是优秀的将领,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毫无惧色,镇定自若指挥弓箭手放箭,霹雳炮手放炮,再有条不紊退去,前队变后队。眼看着敌人越来越近,进入弓弩的范围内后放开始攻击。第一队诸葛弩兵放箭,后退,装矢,第二队弩兵放箭,后退,装矢,第三队上,后退,装矢,第一队复上,周而复始无间断也。二百人人操作如同一人,一人扣动机括,二百人人同时扣动,而每柄弩机十矢启发,两千矢箭羽齐飞,攻势稍缓。

  可是,跟昨天一样,后金军再次用自己的硬头皮和骑兵的速度证明了他们之前得来的所有顺利并不是空穴来风。在这样强大的防御面前,还是有无数的后金军踩着前队的尸体,顶着箭雨靠着箭矢间微小的时间空隙冲了过来,一靠近明军,就挥舞大刀,大肆杀戮。有些没来及躲避的弩兵被斩于马下,反应过来的及时打开缺口,让骑兵冲进来。朱副、满桂催动阵法,下斩马腿,上砍骑兵,很快,冲进来的人被云手阵法杀光了。可即使这样,人死了一批又一批,后金军也一刻不停的源源不断的冲,而冲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云手阵也不断被冲破,又不断的重新组合。孙诺在城头上看到,云手阵最妙的在于一个“粘”字,而精髓在于绵绵不绝。要想此阵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必须要内圈外圈配合,心念如一,将敌人卷入其中。小圈再配大圈,控制住战场的节奏。而仓促间练成的云手阵,虽得其行,但离其精髓还远得很,以至于处处受制。

  而战斗打到这个时候已经超乎双方的预料。无数后金军杀红了眼,中箭中毒了,还提着马缰往前冲,失马就与明军肉搏,就算被刺中倒地也不忘咬下敌人的耳朵,几近疯狂。打成这样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拼着一口气,考验着双方的承受能力,测试着对方的底线。可是,参与砍杀的双方都无暇顾及到,在宁远城前,还有最后一道屏障,他们一直没有加入战斗,一直静静的观看着厮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这时,突然,远方发出了进攻的号子,努尔哈赤将他刻意隐藏的最精锐的骑兵队在这个时刻投入战斗。所有城墙上的人们神经一下子紧绷到了极点,看着冲过来的人数至少还有三千人,因为速度极快。红夷大炮也只能伤之几人。可现在己方弩兵已经伤亡过半了,步兵也跟眼前之敌杀得难舍难分。希望就落在最后的骑兵了,可他们是最后一道屏障,而且和后金骑兵互冲并占不了多少便宜。

  孙诺正紧张的思索,明军的骑兵已冲了出去和后金军厮杀在了一起。突然,城墙上传来一阵鼓声。侧目一望,袁崇焕不知道何时已除下外袍,寒冷的辽东,夕阳照在他孤单的身影上,将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此刻正专心的一下一下的敲着鼓。那鼓声如诗如画,如歌如泣,敲在每个人的心上,同时敲在那句昨日诺言“誓死报国”上。孙诺的血液瞬间沸腾了,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力量在体内复苏萌动。她一摆头,让伍文定找了根长绳子来,一头绑在城墙上,另一手拉着绳子,在身边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竟从城墙头上飞了下去,借下坠雷霆之势看准一人,一拳挥出,连人带马毙于拳下。又借着旁边人惊愕之际,斜刺飞出一脚,踢人下马,夺刀,再一气呵成将敌人劈于马下,扭转马头,居然朝着后金军来势冲去,抡刀如飞,边冲边砍。赵三他们楞了好一会,发一声喊,也溜着绳子飞过来,如法炮制的抢了马匹左杀右突的冲到孙诺身边来。那三千后金骑兵向前冲得正酣畅淋漓,却毫无防备的被墙上飞下来几个人打的昏头转向,顿时一阵混乱。明军见他们如天神般神威凛凛的从天而降,这要命的当头还不要命的朝后金骑兵中直冲,顿时士气大震,骑兵们三眼火铳里火药、石球、弹丸通通不要钱的朝敌人身上招呼,弹药发完就抡起来当榔头打,刀口砍翻了就近身肉搏,确没有一个人后退。

  可当孙诺正忙着左挑右砍,没有意识把跟着飞下来的二十四骑左右的人都带到了死亡的边缘。因为冲得太猛,他们已经深入后金骑兵了,等到反应过来,已被敌人团团围住了。而最初的惊愕过后,他们对这一群不速之客毫不留情,群攻而刺杀之。一时间,四面八方都是枪头,跟着孙诺飞下城下的有两人一不留神被挑下马去,砍为肉泥。在这危急万分小命不保之际,孙诺居然一点不害怕,反而感觉到那一股暗流在身体中轰隆隆的流动,愈战愈勇。在旁人看来,就好像突然间一人蛮劲发作,战斗力瞬间增加数倍,使刀如斧,左劈右砍,前挑后刺。所到之处,风卷残云,开山破石,锐不可当。

  可即使这样敌人也是越杀越多,杀之不绝。转眼间又有两名同伴毙于刀下,小豆子和伍文定还是一步不离的守着她。对面两敌人一左一右斜枪挑来,她向后急避,手中刀却掷出。人还躺在马上,左右下方却各刺出一只枪头,小豆子与伍文定各砍向一只枪头,从同样的方向又刺出三只左右枪头,来势迅猛。而伍文定和小豆子一招已老,来不及变招再对那同一方向刺出的枪头作反应。孙诺往前急扑,躲过这三只枪头,前面又有两柄马刀砍到,而她手里再无兵刃。那当儿当真是避无可避,正待闭目受死之际,斜后方冲出一骑,一枪挑起左下方的敌人,振臂一丢,丢过去压倒位于正前方的敌人,再一脚勾起一枪,朝孙诺轻轻扔去。他驱动马匹,绕着一群人转了个圈,所至之处,或挑或刺,枪随人走,人随马动,几招夜叉探海,恶虎扑鹿,跨虎开山,招招毒辣之极,最后一招却是狂风摆柳,扫飞了困住他们的一圈敌人。对着他们狂喝一声,“跟我来。”一马当先,杀出一条血路来。赵三一群人本来已被后金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压制得踹不过气来,被他这么一冲,呼吸顿时顺畅,也顾不得当什么英雄了,忙跟着他冲了出来。等冲到后金军边缘,和明军汇合,又回头杀敌,却也不敢过分深入了。

  混乱中也没看清那位英雄好汉,只模糊记得一个背影,当真是赵子龙再世。又这么混战了一会,四周都是呐喊声,却也盖不住城墙上炮火声间隙中隐约传来的铿锵鼓声。明军没有避其锐气,而是用鲜血和肉体挺过了敌人最阴险凶残的冲锋,那个时候,伴着鼓声,没有人后退,每个人心中所想,目中所望,与所做的都是同一件事,‘誓死报国’。而赵三他们从深陷重围,到被无名英雄救出,到与明军汇合扭转马头继续杀敌的那时起也没有再退后一步,反而步步紧逼,与渐渐汇聚的弩兵步兵,成合围之势。他们每前进一步,推着大小佛郎机的步兵们也向前推进,直朝着后金主营轰,炮火支援着前方的厮杀。

  这个时候对双方都是一场炼狱似的考验。所有的精锐都以投入,所有的老本都已经投上了。对于天命大汗来说,以前每一次与明军作战都是以少胜多。而这一次他带领六万雄兵,兵力雄壮,士气满溢,攻城略地,志在必得。一座小小的宁远城和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将领,将他前进的脚步阻挡住了整整三天。这对于他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他投入全部老本,期望着即使不能像往常一样,也要拼尽全力,拿下眼前的这座城池。而对于袁崇焕来说结果就要严重得多,败了,面临的不仅仅是屠城,保不住宁远城内的两万居民,而是极有可能的宁远山海关防线的崩塌,几年的苦心经营,关外二百多里的土地的经营毁于一战。

  所以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当口,所有的人神经都已紧绷到极点。打到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战术战略了,所有的人手已经投入,没有后路可退,只顾着多杀几个敌人,前进一分毫。这时,也不知道是城墙上朝着后金军后队轰的红夷大炮,还是朝后金军主营轰的佛郎机炮,发出了那影响战局的关键一炮。正杀得难解难飞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后金军带着防御的退了,虽然表面上还是张牙舞爪的进攻着,但所有都人都能感受到压力顿解,他们虽未鸣金,但是慢慢退兵了。再往前追去,远远可以看到后金军主营乱作一团,各相奔走,还有好些人在哭泣。孙诺一惊,立马联系到那场让袁崇焕一战成名的战争,照情势看努尔哈赤老儿很有可能被轰伤了。孙诺等人想乘胜追击,可左右一看己方伤亡很大,就差那么一毫厘,就顶不住了,此时追击已是强弩之末,可就这么离去又不甘心,孙诺微一思索,对着一步不离的伍文思说,拿火把弓箭来,点燃箭头,弯弓搭箭,朝着后金主营旗帜一箭射过去,离得远了,箭羽还没有碰到旗帜就掉了下去。这时,一人从她手里抢过弓去,弯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破空之声远远传去,再一看,旗帜就这么被烧掉了。众人鼓掌,大喜。孙诺回过去,却只看见一个背影,她很确定就是当时救他们那人,连忙驱马跟上,道:“喂,”。

0

第十章 主守后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