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掌上春秋>第五十章 威震天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威震天下

小说:掌上春秋 作者:言勇 更新时间:2018/1/12 11:50:57

  回国后不久,晋文公向天下立威的机会也来了。晋军回国前,晋文公让卫国的摄政元咺、代理国君叔武接回卫成公。不是说晋文公打算原谅他,而是卫成公当时已经跑到楚国去政治避难了,要是不接回来,国际影响太坏。

  本来卫成公夹起尾巴,老老实实的回国,在晋文公手下做个顺民,可能还能少点危险,混得太平点。结果这小子自己太作了,给自己惹下了祸事。

  他在楚国流亡时,随时都在关注卫国国内政局的新闻,但是千里之外能得到的都是些小道消息,真真假假难以分辨。有一天他听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有人从卫国来,说摄政元咺已经拥立他的弟弟叔武做了卫国正式国君,以后的卫国就没他什么事了。

  处于不安全环境中的人,最愿意相信坏消息。卫成公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因为他觉得这是合情合理的,自己这个得罪了晋国的责任人被永远驱逐在外,对卫国来说是最好的。

  在极度的恐惧、悲伤、愤怒、绝望中,他处死了忠心耿耿的跟随自己一起流亡的元咺的儿子元角。

  元咺在国内得到儿子被无端处死的消息,不由得老泪纵横。但是出于对卫国的责任感,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旧和叔武维持着卫国的临时政府。

  到了晋军回国,晋文公允许卫国接回卫成公的时候,元咺派出使节通知卫成公,卫成公这才知道元咺和叔武没有背叛他,而是一直在等待着迎接他回国的机会。

  他很惭愧,也很担心,现在和元老元咺已经结下杀子之仇,弟弟叔武又是元咺的战友,在做卫国临时国君期间表现优异,和元咺一起领导着风雨飘摇中的卫国转危为安,深得人心。这促使他在心底里生出另一个阴暗的想法。

  卫成公派随员中身份最高的宁俞大夫代表自己先行回国,和国内官员以及各大家族达成谅解,双方签订盟约。宁俞代表卫成公保证不追究当初大家驱逐国君的大罪,卫国临时政府包括元咺在内的各级官员和各族族长,保证将继续忠于卫成公,拥护他的合法统治权。

  就在晋军回到国内的六月份,卫成公早于双方约定的日期,提前回国。亲信公子歂犬、华仲作为前驱,驾车先入国都。

  当时,代理国君公子叔武正在家里洗头,家人来报,国君已经回国了,叔武大吃一惊,这不还没到约好的日子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虽然猝不及防,但也是喜事到了。

  赶紧用手握着湿漉漉的头发,乐呵呵跑出去迎接。正好在城门遇到国君的前驱,战车上的公子歂犬一见叔武,二话不说弯弓就是一箭,将叔武当场射死,然后转身逃出国都。

  随后卫成公进入国都,看到弟弟叔武的尸体,连忙下车趴在弟弟的腿上痛哭失声。一边哭一边下令追杀杀人凶手公子歂犬,注意是追杀而不是追捕,歂犬刚逃出不远被卫成公的侍从追上杀死。

  摄政大臣元咺得知变故,立刻逃往晋国。向晋文公哭诉叔武的冤情:我和叔武这么忠心的维护他的政权,甚至我自己的儿子无端被杀,都不改初心。没想到我们保的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一回国就杀了自己曾经当过临时国君的弟弟,要是这样的恶人不被惩罚,天理难容。

  当年冬天,本来就不喜欢卫成公的晋文公召集鲁、齐、宋、蔡、郑、陈、莒、邾等国国君和秦国国君代表,在温邑召开国际法庭,公开审理卫国元老元咺起诉卫成公犯下谋杀罪的诉讼案。

  由于卫成公是诸侯,原告元咺只是贵族大夫,双方身份不对等,在法庭上,卫国由鍼庄子代表卫成公作为被告出席,宁俞陪同,另一位卫国大夫士荣作为卫成公的辩护律师负责答辩。

  可惜关键证人公子歂犬已经身亡,本来这是一个很难有定论的疑案,但在晋文公的干预下。这个案子以动机推论的法理,被定成了铁案,卫成公败诉,谋杀罪名成立。

  你卫成公不就是因为弟弟代理了你几个月,怀疑他已经有了不臣之心,所以要杀了他吗?而且你在案发现场就下达了杀死关键证人公子歂犬的命令,公子歂犬和叔武旧时无怨、往日无仇,如果没有你的命令,为什么要杀死他,你这不是杀人灭口是什么?

  就算没有关键证据,也可以推定就是你指使公子歂犬故意杀人没跑,天网恢恢,肥而不腻。像你这样自私的国君、无情的哥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奉天理。

  被告代表鍼庄子在法庭上一句话没说、一个字的口供没写,只是像个木偶一样坐在被告席上而已。也是他活该倒霉,摊上这么个差事。国际法庭当庭宣判,他得替卫成公挨一刀,被砍去双脚。

  卫成公的辩护律师士荣法学知识薄弱、法理概念模糊,在法庭上除了胡搅蛮缠、强词夺理的替卫成公狡辩以外,一点法律水平也没有。让首席大法官晋文公同志看着就生气,结果一个辩护律师,愣是被法庭判了个斩立决,冤啊!比窦娥都冤!

  卫成公被国际法庭派出的法警逮捕归案,押送到周国的京师高级政治犯监狱收押,等国际法庭研究讨论后,再定刑罚。

  出席审判的卫国三位大夫中,只有宁俞看着还算顺眼,给了个忠于职守的评定,让他到狱中负责照顾卫成公的饮食起居。

  这是自当年齐襄公未经周王室授权,私自召开国际法庭公开审判郑国代理国君公子亹和上卿高弥渠以后,中国再次发生一国国君公开审判另一国国君的事件。这和美国在海牙国际法庭动不动逮捕宣判别国元首的行径一样,都是霸权主义,没有霸权主义叫什么霸主,在这一点上,古今中外都一个鸟样。

  这次公子歂犬卫杀死叔武的事件,到底是不是卫成公指使,由于凶手当时就被灭口,根本没法断定。史书上也没敢明说他卫成公就是主谋,我也只能不负责任的说,他只是最大的嫌疑对象。

  分析他的动机,其实就和当年卫惠公支持周国的五大夫之乱,特意打进周国洛邑,杀了曾经在他被驱逐时当过几天卫国临时国君的公子黔牟一样。

  如果一个宗室公子从未当过一国之君,那就是一头从小用蔬菜喂大的狼,不会攻击任何动物。一旦他有机会当上一次一国之君,就如同给他尝了一块血淋淋的肉一样,以后再难用蔬菜去喂他了。

  权力是一种终身无法戒除的毒瘾,没有拥有过,还能终身免疫。一旦曾经拥有,就再也不能根治了。一国之内唯我独尊,生杀予夺尽在我手,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我等小民,身虽不能至,心实向往之。

  卫公子叔武已经染上毒瘾了,卫成公不敢肯定这个弟弟能就此忘了这段当代理国君的日子,还能在自己手下做个恭顺的臣子。况且自己和国内各大贵族已经有过不愉快了,又和元老元咺结了大仇,如果他们哪天又对自己的统治不满,那么叔武就是现成的替代者。

  又或者叔武再当回臣子以后,万一已经习惯了当国君时的感觉,无法在自己手下卑躬屈膝,那么摄政大臣元咺和自己的仇恨,就很有可能被他利用。

  为求安安稳稳的再次当上国君,叔武死掉是最好的,当时只有他有这样的杀人动机,但是没有证据,而且就这样刚回国就急吼吼的下手,似乎很不合理。

  卫成公完全可以等到回国后,慢慢的采用暗杀、或者派他执行危险任务,又或者找个恰当的理由,合法的处死他等等招数。一个国君要杀人,应该有的是办法让自己彻底撇清故意谋杀的嫌疑。

  可惜这个案子落到了本就对他不满的晋文公手上,有疑点、缺乏证据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遇到这么好的机会,晋文公绝不会放过他。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不服不行。

  就这样,卫成公被无限期拘留,判决意见待定,元咺回国拥立公子瑕为卫国国君,这件春秋时代著名的疑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案了。

  卫成公从这之后坐了二年大牢,什么时候释放,或者什么时候处决,一点说法也没有。

  其实在那个时代,一国之君杀了自己的弟弟,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操蛋理由,也绝不可能因此判他任何责罚,法律还没有进步到这个地步呢。

  卫成公被关押二年,表面上看,是因为他败诉了罪有应得,让读者们感觉相当有正能量,天理公道自在人间啊!一个国君因故意杀人的嫌疑,被依法审判,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代司法体制的健全和公正。

  算了,别扯了,其实这只是一场政治作秀,实际上只是因为晋文公想要教训教训他而已,真的不关法律的半点事儿。

  你爹看不起我,差点把我饿死;你们卫国敢向楚国投降,还结成了婚姻同盟;我要去救宋国,你小子居然敢拒绝我借路的要求。老子刚当上霸主,正想找只鸡杀给中原那帮猴看呢,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落在我手里了,不死也给你扒层皮下来。

  不过说到底,晋文公和卫成公是同类,都是国君,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国君杀了一个臣子,就处死国君同类呢。

  晋文公不方便以这样的罪名把他明正典刑,但也不想白白放过他,那就只能来阴的了,暗杀。正好卫成公在狱中生了点小病,狱方派了个医生去给他看病。

  晋文公让人指使医生趁机给他的药里加点料,要毒死卫成公。这个事情被一直在卫成公身边侍奉的宁俞察觉了,他赶紧贿赂医生,请他减少毒药的剂量,卫成公才没被毒死。

  宁俞知道待在这里太危险,晋文公有的是下手的机会,以前说过了,犯人在狱中非正常死亡,没有任何人需要为此负责。卫成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有出去,才有活命的可能。

  宁俞四处奔走,到处找关系拉人情救卫成公出狱。最后是鲁僖公看不下去了,一个中原大国的国君,你晋文公说抓就抓,说关就关,搞得大家太没安全感了。

  为了中原联盟的和谐,他主动出钱帮卫成公求情,给晋文公、周襄王各送了十对玉壁,想保释卫成公。周襄王太穷了,收了钱就办了人情案,当即同意释放卫成公。

  晋文公关了人家二年,面子已经挣够了,威风也摆足了,于是就坡下驴的给了周襄王和鲁僖公一个面子,下令释放了卫成公。

  卫成公这才免除了牢狱之灾,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有点尴尬,他既不是被国内贵族公议废掉的国君,也没有宣布退位。但是二年前入狱时,把他告上法庭的元咺回国后已经立了公子瑕为国君,这就等于现在卫国有二个合法国君。

  晋文公管杀不管埋,给卫国造成的麻烦越大越好、卫国的政局越乱越好,对于卫国现在的政治纠纷,晋国置身事外不闻不问。

  这就只能卫成公自己想办法解决了,他派人联系国内的二个大家族的族长周颛(读专)和治厪(读紧),跟他们说:“如果你们能接寡人回国为君,你们就是卫国的正卿。”

  二人贪图卿位,果然发动政变杀死了元咺和公子瑕,迎接卫成公回国。唉,天理公道这会儿在哪里啊?!

  我只能给大家一丁点安慰,天理公道只能在书里。

  据《左传》记载,卫成公回国后,在太庙举行祭祖大典,正式宣告天下,自己重登君位。立下大功的周颛和治厪得意洋洋,穿上正卿的服饰参加典礼,准备在典礼上接受卫成公对他俩的封赏。

  不料就在周颛踏过太庙门槛的那一刻,忽然呼吸急促神情痛苦,晕倒在门槛上,大家赶紧找来医生实施抢救,然而这家伙倒下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医生给他做了半天心脏复苏也没救过来。

  治厪跟在他身后目睹了他暴毙的整个过程,认定这是因为他们替卫成公杀死元咺和公子瑕,犯下了伤天害理的滔天大罪,上天不高兴了,降下天谴来弄死了周颛。

  治厪吓得脸色煞白,说什么也不肯迈过太庙的大门,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嘴里直喊:“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被人拖回家缓过劲来以后,上书卫成公说什么也不肯担任正卿的职位了。

  又是一起灵异事件,和被齐襄公杀死的公子彭生一样,最后都是靠上天报的仇。呵呵,上天要是真的有知,罪魁祸首应该是卫成公啊,为什么他一点事没有,还能继续当他的国君呢?

  人间的事情,哪有什么天理的安排,只有合理的规律。周颛的死因无从考证,但我知道那绝不是天谴。

  

  收拾卫国,只是晋文公对中原诸侯执行高压政策的一个小部分而已。除了实力强大的鲁国以外,其他和楚国有过苟且的诸侯一个也跑不了。

  尤其是曹共公,犯下了猥亵晋文公的流氓罪,这在现在也就是个治安拘留的事儿,在晋文公那里可就是百死莫赎的重罪了。

  自打从城濮之战之前,曹国被晋文公攻占以后,曹国的土地大部被晋国霸占,其他的分给了在城濮之战中立功的各国。曹共公直接被带回晋国收监。

  比卫成公更惨,收拾卫成公还找了个他杀弟的口实,曹共公被收监什么说法都没有,就是要灭你的国,你能怎地。

  曹共公有个侍从叫侯獳,脑子也不错,他跟随曹共公一起来到了晋国,花重金和晋文公的巫师搭上了关系。

  晋文公在大战回国后没几天,就得了一场重病。侯獳赶紧和巫师商量,想趁这个机会给曹共公翻案。

  巫师和晋文公说:“您这病是因为灭了曹国引起的,曹国也是周王室的同宗诸侯,和我们是同宗,卫国您都没有灭了他,为啥灭了曹国呢,这是上天觉得您办事不公平,给您降下重病来警示您,只要您让曹国复国,病自然就能好了。”

  为了自己的病,晋文公放了曹共公,把大部分国土还给他,让他复了国。巫师的政治力量可见一斑了吧,一个国家的命运只在他的几句话里,就能翻天覆地。

  接下来轮到许国了,当年召陵和议后,郑国因为对齐桓公不满,倒向楚国。在齐楚第二次争夺郑国的过程中,楚国首次攻入许国。

  当时,适逢楚成王刚开始向中原大举进攻,中原南部的诸侯们惊恐万状,投降在那时候是个流行趋势,连郑国这种曾经当过霸主的传统强国都天天想着投降。

  弱小的许国国君许僖公只是个最低一级的男爵小国国君,楚军打来后,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为了保住祖宗基业,暂时投降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儿。

  本来大家投降,他也跟着老老实实的投降就得了,他不,他觉得独树一帜才能独占鳌头,非要搞出点跟别人不同的花样来,结果把戏演过了头,突破了中原诸侯的节操下线。

  许僖公请老牌汉奸蔡国国君作介绍人,在他引导下,自己反绑了双手,嘴里含着块玉壁(古代贵族下葬时喜欢在嘴里放块玉),让大臣们都穿上丧服,抬着一口棺材,组团去楚国请降。

  年轻的楚成王看到这架势大感惊奇,咨询楚国学者逢伯才搞清楚,原来这是几百年前周武王伐纣时,商国大投降派微子启(宋国的开国始祖)首创的投降仪式。(这个仪式后来也成了中国古代帝王投降的标准仪式,刘禅、李煜等皇帝都用过,叫面缚舆榇(读余趁))

  许僖公把中国人的脸都丢尽了,节操碎了一地啊!在那以后的二十几年里,许国像风中飘零的墙头草一样,反反复复的在齐楚二国之间摇摆不定。

  齐桓公对待诸侯态度温和,从来没因为这事惩罚过许国。晋文公眼里可容不得沙子,这次的城濮之战中,许国也是楚国的仆从国之一。大战结束后几个月,晋文公率军攻入许国,把这个臭不要脸的狠狠教训了一顿,无耻你也得有个底线吧。

  还有郑国,不为别的,就为了他至关重要的战略位置,晋文公也不能放过他。虽然郑文公已经主动请降了,但晋国还是用了二年的时间来准备和试探,在公元前630年九月拉上铁杆盟友秦国攻入郑国。

  晋国这次伐郑极有可能是想灭了郑国,把这个天下之中的战略要地控制在自己手中。秦晋二大强国一起出手,这本来应该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次战争却成了秦晋二国走向决裂的分水岭,他们之间的缘分到头了。

0

第五十章 威震天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