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三章:风满楼、暴雨将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风满楼、暴雨将至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9/9 14:14:37

北国七年十月,秋高马肥,兵戈又起。襄成师与襄凝、恒楚二人引五十余骑兵在龙门郡城郊狩猎,出城五十多里,仍寻不见猎物,襄凝问襄成师:“大参军,甚是奇怪,为何寻不见猎物?”襄成师思索片刻,说:“我也不知道为何,再往前面找找。”一行人向北而去,只见到一头野鹿,恒楚哈哈大笑:“大参军,前面有鹿,看末将将它射来!”恒楚拿着弓箭便驾马而去,野鹿被惊吓,朝北面跑,襄成师也不肯让,说道:“本将必得此路!”襄成师扬鞭去追,部下兵马也纷纷去追,野鹿奔跑飞快,追了五六里,才恒楚一箭射死。恒楚哈哈大笑:“大参军,鹿是末将的了!”襄成师四顾周围,说道:“这里已经是龙门郡与望雄郡交界,小心有北军。”襄成师拍马向前,走到一座山丘上,将北面情形一览无余,看到几百名北军士兵射获猎物,准备回城。襄凝说道:“大参军,难怪寻不得猎物,都被北军抢走了。”襄成师愣住片刻,说道:“这就对了,望雄郡中已经没有了粮草,然而军士甚多,粮草不济,看来,。破城不过数日而已。”襄凝说道:“大参军,敕王已经收兵数月,我等是否要禀告敕王,再做打算?”襄成师说道:“若敕王发兵,北军必察觉,我以为,龙门郡中兵马足矣破城。”恒楚说道:“敕王向来不拘一格,更何况,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请大参军吩咐吧。”襄凝说道:“如若能攻下望雄,敕王必然高兴,若是攻不下,我等便是罪臣。”襄成师说道:“如今越武守望雄,此人向来谨慎,但也只有此时,才会松懈。此时时机正好,不可在耽误,我等速速回城,商议攻城之计。”

次日,襄成师命恒楚带二百骑兵,埋伏在望雄郡城郊草丛之中,带北军出城狩猎,兵力分散之时,恒楚将其一一歼灭,然后尽换北军铠甲,射获猎物,便运往望雄郡。傍晚,恒楚带二百骑兵到望雄郡城下,声称狩猎归来,待城门打开,走进城中,便一拥而上,举起火把。后面,襄成师、襄凝率三万兵马等待,见城门起火,便下令进攻。越武、理浩守望雄郡数月,都不见有敕军攻城,城中兵马松懈,未堪一击,于是,襄成师部兵马一鼓作气,杀入城中,激战到子时,北军投降者一万余人,越武、理浩虽然力战,但不能抵抗,只好弃城逃走。于是,襄成师攻克望雄郡,并差人向神树荣报捷。

消息传到敕阳,神树荣召集大臣议论。神树荣对众臣说:“昨夜大参军襄成师出其不意,竟然拿下望雄郡,孤也未曾料到,孤欲赏赐襄成师及其将士,诸位以为如何?”众人先是面面相觑,无人上前,片刻后,作公明说道:“敕王,大参军未得敕王军令,便自作主张,虽然得胜,但有过在先,臣以为,应当功过相抵。”神树荣看看下面所有人,还在议论,便问道:“大将军以为如何?”襄武说道:“臣斗胆,以为可以表彰其功。”佐公明对襄武说道:“大将军,襄成师擅自调动兵马,本该以谋反罪定论,不责其过,便是表彰。”襄武不说话。神树荣问道:“大将军认为应当表彰,先说说缘由。”襄武说道:“望雄郡乃是天下之要害,能攻下者,乃是少数。如今时机正好,若襄成师先来禀告,敕王再与臣下商议一番,必然错过时机,襄成师用兵得其道,自然应当表彰。”佐公明说道:“可是,敕王,如若有人贪功冒进,损兵折将,又当如何?”神树荣说道:“诸位言论,各有所依,不过,孤还是要表彰襄成师。襄成师为孤拿下望雄,自然是大功一件,既然立功,其过错,便可不用追究,孤表彰襄成师,乃是要襄成师做三军典范,如此,我军便百战百胜。当然,如若此战襄成师损兵折将,拿不下望雄郡,孤比追究其责任,所有,日后,如若有谁先斩后奏,为孤立得功劳,孤可免其过错,并加以赏赐,但贪功冒进,损兵折将,孤必处罚之。”下面诸将听着,一起说道:“敕王英明!”佐公明说道:“敕王之决定,臣不敢否,但臣仍然认为,应当追究其过错。”神树荣笑道:“佐公明直言不讳,孤封你为御史大夫,今后监察百官。”

望雄郡被攻克之后,北国上下哗然,这年十二月,北帝英举病逝,终年六十五岁;英举在遗诏中使英湛继位,将英涅封为明东王。英湛继帝位,仍旧使越武为大将军,并且加封赤思成为骠骑大将军;山穹因定乾战败之罪,免其上将军职位,封为越阳侯,并越州刺史,使其守卫西部。

北国八年正月,神树荣在敕阳称帝,封襄弋为皇后,仍以襄武为大将军,封仪城王;襄成师为大参军,封伯阳侯;神树安为骠骑大将军,封量都王;树子量为车骑将军,封敕南侯;锦楷为丞相、封武延公;佐公明为御史大夫、襄凝为左将军、恒楚为右将军、佑贡驰为后将军并靖阳太守。自敕阳沦陷,神树坚被害,神树荣漂泊东州、红州,到锦南立业,如今已经一十七载,苦战数年,终得以称帝,此时是敕国元年,民殷国富,神树荣迫不及待,想要一鼓作气,北伐到底。于是,敕帝神树荣派遣使者到木红国,与海蓝玉再度结盟北上,准备攻打北国之明州。

当时海蓝玉在红城,炎晋、涉冰都在外地,神树荣结盟之意送达木红国,海蓝玉便将克赫、肃仪召见来宫中,问道:“神树荣欲与孤一同北伐,攻克明州,二位以为如何?”肃仪笑道:“大王,如今北国,大势已去,不足为患,而神树荣的地盘却越来越肥,这才是大王的心腹大患。”克赫也笑道:“大王,肃军师之言有理,臣以为,眼下应当备战神树荣,即便大王不攻打敕国,敕国也必然来攻打大王。”海蓝玉又问道:“你二人的意思是,不与神树荣结盟?”肃仪说道:“大王,神树荣兵强马壮,不可同日而语,臣以为,可答应与之结盟,大王也做出点样子,亲自率军北上,其后,待神树荣大军在北之时,我军可乘虚而入,一鼓作气,拿下敕王,如此,大王必胜。”海蓝玉说道:“如此甚好,但需要一精明之刃坐镇红城。”克赫说道:“大王,臣为大王效命以来,常常想为大王而死,请大王许臣在红城红城坐镇!”海蓝玉说道:“克赫将军严重了,坐镇红城虽然需要精明之人,可是,要你坐镇,岂不是大材小用?孤刚刚已经想好,此次,克赫将军可与孤一同北上,服侍左右。”克赫想了想,便应声。肃仪问道:“大王刚才说想到了坐镇红城之人,可是大王的弟弟海世成?”海蓝玉笑道:“正是。”肃仪捋着胡须,笑着点头,克赫却有些不快。

次日,海蓝玉召见肃仪、海宏、克赫、海世成及炎候到宫中。炎候本是东州人,因受海宏器重,命其训练兵马,遂高居车骑将军位置,常常心怀计谋。海蓝玉见到众人,说道:“肃仪为孤出谋,率军北上应神树荣北伐,而后大军西进,攻打敕国,灭神树荣,孤已经有所准备,令我弟海世成坐镇红城,一旦北方有变,你则发兵西进,不可有片刻疑虑,否则,孤大业不保。”海世成笑道:“请姐姐放心便是。”海蓝玉问道:“大将军,西进,可有良策?”海宏说道:“臣下属炎候,用兵谨慎,早有计划告诉臣,如今大王既然有西进之意,可要炎候说来听听。”海蓝玉说道:“准!”

炎候说道:“敕国州郡虽多,但地域狭长,我若集中兵力攻其一点,难以取胜,臣以为,可分兵七路攻打,分散其兵马。敕国地大,军队虽多,却难以调配,此便是神树荣之劣势。”海蓝玉问道:“哪七路?”炎候说道:“敕国与我国,自北向南,望雄郡、龙门郡、北量郡、量都郡、新量郡、、余安郡一字排开,而北方三郡,襄成师在望雄,神树安在龙门,襄武在北量,都囤积重兵,把手敕阳,只要大王发三路精锐兵马,攻打此三郡,不须胜,只要将此三人兵马牵制住便可。南方三郡地面宽阔,兵马却少,可发三路兵马分别攻打,拿下之后,派第七路兵马攻中连,如此,便可切断敕国南北二州联系,我军便占了上风。再其后,派一支精锐兵马直取敕阳便可。”海蓝玉看着地图,赞赏道:“炎候将军果然足智多谋,肃仪,你怎么看?”肃仪上前来,说道:“大王,还有一策可并用,可派人到景州联络理间,理间常年在景州,西面患余恪,东面患神树荣,如此大好时机,可与之结盟,使理间攻打伯阳军,与我军一同夹击中连。”海蓝玉:“理间也是无利不起早之徒,何以诱之?”肃仪说道:“只要答应在灭神树荣之后,将南州之地分与神树荣,并伯阳、中连二郡,大王暂且给予之,日后还拿得回来。”海蓝玉笑道:“理间之徒,岂是孤的对手,这件事你即刻差人去办,与理间先结盟,待孤大军一出,理间必应。”

海宏见海蓝玉兴起,便上前说道:“大王,臣已经为大王选好将领。”海蓝玉道:“哦,你且说来看看。”海宏说道:“如今红州人才辈出,大王可知红州五俊?”海蓝玉说道:“孤常年在北,不知红州五俊。”海宏说道:“红城郡左思亦、佐鸣,百下郡竞宇、骄山郡海折、肃先,都是后起之秀,其勇猛不在炎晋之下。”海蓝玉说道:“我军中竟有此等将领,看来,攻打神树荣,孤必胜!”

敕国元年三月,天刚暖,神树荣便使襄成师率本部兵马北上,,进军望雄山而来;木红国方面,海蓝玉引大军十二万自红城北上,于三月底渡东津河,攻打东阳郡。神树荣与海蓝玉两人,表面上联盟北伐,而互有并吞之心,于是,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0

第六十三章:风满楼、暴雨将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