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五章:夺敕阳、黑云压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五章:夺敕阳、黑云压城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9/15 0:49:35

东南之地的红城,已经是百花盛开、绿柳成荫,但偏偏在这大好时光,木红国人心惶惶。海世成继承海蓝玉的位置之后,开始了对神树荣的战争,肃仪向海世成献计,在木红国境内大肆征兆壮丁,如今既已按照炎候的计划,七路大军共二十万从不同方向入侵了敕国,双方厮杀甚惨,而肃仪还在召集最后一批军队,二十多万士卒已经蓄势待发,集结在了红城外的大营。

海世成的王宫中,肃仪、海宏、炎候三人正为海世成策划进兵的策略,肃仪说道:“大王,自古攘外必先安内,如今我国七路大军齐发,国中虽仍有带甲之士二十余万,但也不可不防反叛之人。”海世成问道:“反叛之人是何人?”肃仪说道:“臣并非有意离间,但克赫部尚有兵马数十万屯扎东阳,先王临终,并未受命此人,一旦我军与神树荣交战,混乱之时,克赫若有所图谋,大王则危矣。”海世成拿不定主意,问海宏:“大将军怎么看?”海宏说道:“大王克赫此人虽然足智多谋,但常有小人之心,肃仪之言不无道理。”海世成说道:“姐姐告诫我说,一旦我与神树荣交兵,北国必然来犯,使克赫屯扎在东阳,以防北国入侵,难道有不妥?”海宏说道:“克赫素来爱慕先王,先王能镇之,大王则不能,臣以为可夺此人兵权,如此则矣。”海世成问道:“如何夺此人兵权?”肃仪说道:“克赫虽然佣兵自重,但并非无计可施,如今涉冰尚在克赫军中,大王可命涉冰率军五万出东阳,协助左思亦将军攻打攻打襄成师,则克赫部便兵权稍弱,到那时,大王再使大将军代理其职,便可夺其兵权。”海世成笑道:“好计策,即刻去做。”海世成说完,便立刻使人传旨到东阳郡去。海世成海世成又问肃仪:“丞相素来谨慎,且为我分析,作战之计,还有何不妥?”肃仪说道:“如此便妥当,不过战事瞬息万变,臣当时刻提醒大王。”炎候说道:“大王,此时机不可失,待夺了克赫兵权,大王当即刻派国中二十万兵马北上,在七路兵马攻破敕国防线之后,二十万大军齐出,直取敕阳。”海世成说道:“战机不可延误,我命命炎候将军为三军大都督,立刻起兵北上,先到双城郡驻扎,如若克赫反叛,你便直接北上灭之,如若克赫交出兵权,你便立刻西进!”炎候领命先去,海宏便带本部人马从红城出发,朝东阳郡而去。

此时在敕国,左思亦攻打望雄郡,只是驻扎在城外,并不交战,如此,襄成师感觉不能弃城而出,便下令进攻,双方便在城外对峙,不能决胜负;佐鸣到达龙门郡后,也在城外安营,神树安数次挑战,佐鸣都坚守不出,神树安也无计可施。左思亦和佐鸣两路大军虽然未能前进,却将襄成师与神树安拖住。然而,北方两郡,却不是木红国的重点攻击之地。

竞宇的三万人马一路杀到了余安郡,树子量率军镇守,得知木红国兵马来犯,树子量对部下说道:“很是奇怪,陛下要我等待命出击,却未料敌军竟然先于我军,如此,只有将其击退。”树子量率五千兵马出城,竞宇拿着大斧,在万军之间,叫道:“树子量,我虽然听过你的名号,但从未怕过你,你敢来战我否?”树子量笑道:“你不过是木红国无能鼠辈,我何惧你?”树子量挥舞着双刀冲向竞宇,两人战了三十多回合,树子量心中生怯,想道:“木红国竟然有如此能人,难道我今日不能胜之?”正思索的时候,竞宇一招大斧挥砍而来,树子量丢了一刀,大惊,拔马便撤,竞宇叫道:“逃的不是好汉!”树子量挥手甩出另一把刀,被竞宇挡开,树子量命大军速速撤退,未料到竞宇竟然命大军进攻,只身一人冲入到了树子量大军中,一路冲进城门,于是,双方便交战起来,激战一昼夜,余安郡被竞宇拿下,树子量带残余人马出北门,逃向新郡。

肃先本是肃仪的族弟,虽不如肃莫勇猛,但也不是等闲之辈,就在树子量与竞宇交战时,肃先已经杀到了新量郡城下,恒楚吞并城外,等待神树荣出发命令,想要立头功,却不料被肃先打了个措手不及,恒楚的大军未能布阵,便被肃先击破,于是,恒楚只带着残余的人马逃向量都郡。

量都郡方向,肃莫已经杀到,幸好守卫量都的襄凝不似恒楚般自大,并未并未被打得措手不及,但攻打量都的肃莫,却是木红国的一员虎将。肃莫趁敕军不防备时突然杀到,便立刻下令攻城,襄凝立刻组织兵马抵抗,两军交战了两日,未分胜负。此时,恒楚带着残兵败将来到量都,襄凝见到恒楚,问道:“季斌,陛下要你屯兵新量郡,你为何来此?”恒楚说道:“成汇有所不知,木红国大军突然杀来,我军未来得及防备,便被打得措手不及,我部新阳军三万人马已经被冲散,只有数千人随我逃了出来。”襄凝问道:“什么?新量郡丢了?”恒楚说道:“我在来的路上,还碰上余安郡的士卒,才得知,余安郡也已经被木红国攻破,我本想以死谢罪,但我等若死,如何对得起陛下,如今你我两部人马多达四万,不如杀出城去与肃莫决一死战!”襄凝说道:“余安郡、新量郡都已经丢失,量都自然是守不住了,你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可先拖住肃莫,你我有序撤退,退守到敕南郡去,不然敕阳不保。”恒楚说道:“我如今已经是败军之将,将军有何计策,吩咐便是。”襄凝说道:“今日子时,打开西北二门,你我兵分两路,朝新郡撤退,如若肃莫追来,不可恋战。陛下手中的兵力本就不多,伯阳军、新阳军乃是三军精锐,不可有失。”恒楚说道:“既然如此,将军带新阳军先撤,我来断后。”襄凝说道:“不可,你的新阳军虽然被冲散,但未必全军覆没,只要保全万人,日后便可重建,你若若断后,日后新阳军便不复存在。”恒楚叹道:“我等既不能战,又不能死,真是窝囊!”襄凝说道:“只要今日能保全实力,日后必然能夺回量都,覆灭木红国,请将军听我的安排。”恒楚叹道:“如此,便这样吧。”当夜,襄凝、恒楚各自率两万多人,从西北二门撤离,奔新郡而去。肃莫听说听说敕军撤退,于是兵分两路,一路攻占量都城,另一路亲自率领,追击襄凝、恒楚而去。竞宇、肃先在攻克余安郡和新量郡之后,并未停留,便率军北上,也围攻新郡而去。

神树荣的六路大军,其中五路或被牵制,或被击败,只剩下襄武的三万人驻扎在北量郡,而襄武的正前方,正是炎晋一路。炎晋先是将兵马驻扎在北量郡城外,日日挑战,襄武坚守不出,如此到了第三日,有探马向襄武汇报说:“炎晋只留了一万兵马守在城外,另外领完人马,由炎晋亲自率领,绕过北量郡,朝新郡而去。”襄武大惊,说道:“木红国三路兵马已经围攻新郡,倘若炎晋从背后出击,则新郡不保,看来本将要前去救援。”襄武安排好了部署,将一万兵马留在城中,亲自带领两万人马追击炎晋而去,出城有三十里,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还没有缓过来,便见到四周旌旗闪动,木红国兵马从四处杀来,炎晋挺着长枪在最前面,叫道:“老将军,炎晋在此!”襄武惊慌,不想竟然中了炎晋之计,便回应道:“我襄武几时成了老将,你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便要你领教一番!”襄武挺着枪上前去战炎晋,两人交战了二十多回合,炎晋越战越勇,襄武却感到体力不支,并非襄武年老,而是炎晋招招要命,襄武只能抵挡,找不到半点破绽,襄武见敌不过炎晋,拍马便逃,炎晋在后面追击,随后掩杀襄武部人马,襄武快撤退回城时,炎晋的另一只人马拦住去路,襄武不能将其击退,而炎晋又从后面杀来,襄武见陷入敌军阵中,不能取胜,只好朝敕阳方向撤退。襄武撤退后,炎晋使全军攻城,一日便攻克了北量郡。

另一边,海世成派人传旨到东阳郡,命涉冰率军五万前去支援左思亦,克赫对涉冰说:“肃仪素来忌惮与我,如今先王已经不在,看来我命不久矣。”涉冰问道:“将军何出此言?”克赫说道:“大王要你带兵前去支援左思远,实则夺我兵权,你这一走,我手中便没有了多少兵马。”涉冰说道:“将军多虑了,我等为大王出生入死,将军又怎能有如此想法。”克赫见涉冰不肯相信,说道:“我自然是对大王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望将军此去马到成功。”第二日,涉冰点齐了兵马要出城,便前去同克赫告别,只见克赫自刎在自己房中,涉冰顿时落泪,说道:“将军为何如此多虑呢?”涉冰正要通知部下,这时手下人来报,说大将军海宏前来,涉冰便马上前去迎接。涉冰见到海宏,问道:“末将已经准备前去支援左思亦将军,请问大将军来此是为了何事?”海宏说道:“东阳郡乃是我国北面门户,不可不察,大王担心,所以派遣本将前来镇守。”涉冰问道:“大将军来镇守东阳,克赫将军又如何安排?”海宏拿着圣旨,说道:“大王念克赫将军功劳,已经名克赫将军为三军副都督,与炎候将军一同进军。”涉冰听了,不住叹息。海宏问道:“克赫将军何在?”涉冰说道:“大将军,克赫将军念及先王,已经随先王去了。”海宏似乎有些吃惊,叹道:“这是为何呀,先王若能看到克赫将军建功立业,定能含笑九泉。”

克赫自刎后,海宏便镇守东阳,涉冰率军五万西进,与左思亦一同攻打望雄郡;炎候也率军二十余万出骄山,向西挺进。

0

第六十五章:夺敕阳、黑云压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