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必诛之中国好特工>第五章 警示与残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警示与残局

小说:必诛之中国好特工 作者:禅狮 更新时间:2017/9/13 9:40:52

第五章 警示与残局

即使没有战争,和服在日本也绝不是日用品,除非是贵族或富豪家庭,大多数人在节庆中所穿的和服都是租借而来,一旦污染或破损,都要赔偿数额不菲的钞票。

和服女子手执一把绛紫色雨伞。她娉婷的身影在人群中犹如万绿丛中一点红,又如乌云间隐现的一轮金日。近万人的洪流中只有她一个人身穿和服,打了一把乐蓝牌雨伞。日本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雨水天气,所以雨伞是绝对的日用必需品,但这种绛紫色的乐蓝牌雨伞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

潘事佛叹了口气,转过身消失在前往神宫祭拜的人流中。

半小时后,他在神宫的某个偏门内侧和一个身形消瘦的老人碰面。

“青叶君,麻烦你了!”潘事佛低头致意,语气中满含感激之情。

青叶微笑着抓住潘事佛的双手,低声道:“警视厅又接到了陆军参谋本部的公函,正在按画像极力追索两个凶徒,还有那个行踪不明的漏网之鱼莫中原,我听说苏联还派出有契卡特工参与搜捕。你们要加倍小心,我看,让我们的俩兄弟找个地方躲起来,过了这一阵再出来行动会更稳妥吧?”

潘事佛略一沉吟,表情严肃的答道:“若在平时这样做或许奏效,但现在事情动静太大,一旦他俩隐身,难免更加引起警察和陆军部的猜疑,若是他们下大力气,势必会把我们连根拔起,鉴于当前情势,你在船舶工会那边稍作低调即可,近期切不可再主动推动罢工反战,更不可就此禁声,不然被他们嗅出味道可就大为不妙…总之我们都倍加小心,一切还按照常的样子…略微低调,不再主动生事就好!”

青叶脸色忽明忽暗,看着潘事佛炯炯有神的大眼和挺拔的鼻梁,伸出大拇指上下晃动着:“潘桑,你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从你身上,我感受到河图洛书发源地的蓬勃的智慧气息……”

潘事佛脸色微红,拍了拍青叶的肩膀:“我们多亏有你这样的朋友,才能在日本安稳的居住生活,有所作为,希望战争早点结束,我陪你一起去洛阳龙门石窟拜谒庐舍那大佛!

对了,你帮我转告百合子,她衣着过于鲜艳,我有些失望,回造船上工作去了,下次请她喝滇红,我亲自给她冲泡。”

青叶缓缓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潘事佛一眼,去了。

潘事佛摇头微微一声叹息,回头对身后一块石碑柔声道:“不是说了下次请你喝滇红嘛,就这样了。”

当他迈着大步扬长而去后,石碑后面一张娇俏的脸悄悄探出来,秀眉微蹙,顾盼生辉的一双妙目盈盈欲滴,一直愣了许久,才挺起微微凸起的胸部,一跺脚:

“事佛君,你这个混蛋!我穿和服是对你的礼貌,打雨伞是知道你不爱打伞,不想让你淋雨!”

军统密电:今有麻黄、陈皮两味,不拘多少,请笑纳。另有当归一味少许服用,加减斟酌,切切。

陸安晖放下电文,陷入深思。麻黄、陈皮是“诸葛行军散”方中配药,分别代指发汗、理气的功用,上峰寻求补救的意图不言自明。看来,自己的太平日子要画上休止符了。

他一直对上峰的布局不太满意。沈范主事东京情报站颇有建树,奈何经费拮据,不断打报告申请经费未果姑且不说,连个嘉奖令都没有,整天提溜着脑袋做事,却不得好评。

他虽然职责是暗中监督沈范及其治下的情报站,但还是曾为之心中抱不平。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着闲子,平时每月一次的例行简报不外乎“风平浪静”“云淡风轻”“和风细雨”之类的报平安字句,现在,沈范栽了,彻底的栽了,万劫不复的栽了,

接下来,会轮到他步后尘吗?

陸安晖长出了一口浊气,摩挲着太师椅扶手上的雕花。

这把红木座椅是他在上海时从当铺购得的,价值二十个现大洋。这种价位的红木家具不算奢侈,但好在恰如其分,既有明朝家具的品味,又有上层人士的雅韵,最妙的是用二十个大洋购得,雅趣已有又不会肉痛。

都说当铺的账房先生难糊弄,可他三言两语就花了几个现大洋买了个真实不虚的红木太师椅,何其美哉!

可现在,这把太师椅还能坐多久?

陸安晖再次审视密电:

今有麻黄、陈皮两味,不拘多少,请笑纳。另有当归一味少许服用,加减斟酌,切切。

麻黄和陈皮就不用多想了,一定是两位强手,来这里收拾残局的,通常这样的人物都不会是善茬,不过作为地主,自己用心用力支应,想来不会至于到被动难堪的境地。

但棘手的是这个“当归一味”,想来就是那个现在失联了的莫中原。“加减斟酌,切切”,显然是让自己耐心寻找莫中原,并保障他的安全。

他脸上现出奇怪的苦笑。东京情报站沈范手下的19名成员,有18个他都照过面,就唯独这个莫中原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就是沈范本人想要见他也得大费周章。难怪现在陆军参谋本部、宪兵队和警视厅三方联手都一无所获,像这样能从陆军参谋本部、宪兵队和警视厅的天罗地网中鱼翔浅底的主,绝非等闲之辈,自己仅凭一己之力,能找到他吗?

正纠结之间,,“嘟嘟”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门缝里塞进来一封电报。

打开来看,上面是一行令他更感沉重的字:

今票汇美金六百万,用于伤病手术及遗孤抚养,切切。

陸安晖打了个激灵。

戴老板对待下属恩威并施,大方的时候挥金如土,只要你能成事,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几乎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但章之言那个老混蛋却抠门到了极致。当初若不是他过度消减预算,恐怕沈范的工作会更有成效,亦或许变节一事还能避免,现在沈范身败名裂,他章之言却还能端坐在办公室里,不能不说是人祸使然。

可现在一下子打过来六百万美金的巨款,继续催办这个让人头疼欲裂的“当归一味,切切”,无论如何,陸安晖都轻松不起来。

他坐在红木太师椅上想了许久,终于拨通了电话:

“青叶君吗?你好,我有瓶上好的竹叶青想找您一起品鉴,我们何时可以一聚斟酌?”

0

第五章 警示与残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