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海之王>怀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怀疑

小说:星海之王 作者:地空导弹第六营 更新时间:2018/3/13 10:47:58

严肃他们很快就冲进了那座并不大的寨子,开始踢开屋子扫射里面的人。那个毒贩子并没有死,严肃的子弹打在了那个人的胸口上,没有毙命。

  “分队长,解决了。”严肃跟杨海说。

  杨海正打算抄起重机枪对着寨子里所有的建筑扫射上一遍保证对面没有活口。但是被陈焱魂拦住,“猎鸟,你真要一梭子打在军火上,我们都没了。”

  “审审他,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杨海说。

  “老大,我估计啥都审不出来。”严肃说,”这不过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

  “那就毙了。”杨海说。

  “是。”严肃说着从腰间拔出来自己的手枪,拉开枪膛。

  “别别别,我说。”那个人说,“过一阵子有一批白糖要入境。”

  “骗鬼啊,还白糖。”杨海说,“白糖——”

  “白糖是白粉的代号。”严肃说。

  “合着就是说,这帮人手里手里有白粉?”杨海说 ,“好东西,有多少人押运,什么时候——”

  “不知道,我能说的我都说了。”那个胖子说。

  “毙了。”杨海说。

  “不要啊,我——”那个人惨叫着,严肃可不废话,一枪打在了他的眉心上。

  “老大,我怎么觉得你这越来越像黑帮了,一言不合就要枪毙。”张向阳说。

  “那还能怎么办?”杨海说,“这些人我就问你,你希望他们死还是活。”

  “搁在中国连死缓我估计都没戏。”张向阳说,“就我们看到的海洛因的量,枪毙十次都不够。”

  “如果要是让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来审,最高无期徒刑。”杨海说,“还不如枪毙呢。”

  “心说他这也没资格进国际法院啊。”张向阳说。

  “老大,找到枪了。”严肃说着抱过来一个大箱子。杨海打开一看都是美制的M24自动步枪。“不错。”杨海说,“带两箱回去,子弹带好了。”

  “是。”

  “把组建德禄民兵排的问题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备。”杨海说,“还有,去给我抓只鸡来。”

  “你要鸡干什么?”严肃说。

  “清单上需要。”杨海说。

  “这是谁写的?”

  “翟壮飞。”杨海简单地回答了两句,就背起狙击步枪,消失在夜色中。“没有找到交通工具,我们只能自个儿背着这些个东西穿越国境线了。”

  “一共是两箱自动步枪,两箱八二迫击炮炮弹,五箱子弹,两箱炸药。”严肃说,“外加一只活鸡,我的杨战友啊,你觉得——”

  “这么多是不好背啊。”

  “那不然呢,你以为你是老鼍啊。”刘玥说。

  “我要是只鼍还好呢。”杨海说,“能把你们都驮回去。”

  “我说,我倒是找了个好东西。”陈焱魂说。

  “什么?”

  “板车。”陈焱魂说,“但是得人拉。”

  “把弹药和武器放在车上,人负责押车,陈焱魂,你负责活鸡。”杨海说,“走吧,我们还得穿越一次国境线。”

  “这是什么世道,我们要自己穿越国境线。”严肃说。

  “最倒霉的是还是穿越自己国家的国境线。”张向阳说。

  “最倒霉的是我。”陈焱魂说,“我得背着这只该死的活鸡。这个味儿啊。”他的背上此时正好是一个当地很常见的用竹子编制成的鸡笼,一只肥硕的活鸡在里面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翅膀。鸡身上,似乎是所有家禽身上都有,似乎在日常生活中只是属于活禽市场的那种刺鼻的,好像一个人三个礼拜不洗澡不洗头不刷牙之后的那种味道,再混上鸡粪味儿,即使是在队尾的刘玥和在队头的杨海都只皱眉头。

  饶是经历过无数堪称变态的特种作战训练,号称是什么都吃的,可以蹲在翻滚着白生生的蛆虫的粪坑边上大口吃浇上一层黄酱的面条,在沙漠里为了补充矿物质连沙兔粪便都吃的下去的杨海,此时也感觉胃部一抽一抽的。

  “我说,杨海啊,杨战友啊,你不能喜新厌旧吧。”陈焱魂说,“你这让我抱着一活鸡,这到底是不是人干的?我说,我怎么感觉我的手里有东西,哎呦我去,这是鸡粪。妈呀,这不是,这不是流年不利嘛。”

  “行了吧,你这还有完没完了,没德行啦。”杨海说,“加把劲儿,再走八里就能——”

  “就能到家了?”

  “就能到国境线了。”杨海说,“四公里,咱走的话凌晨两点多就能到,到那里之后给我注意着点,千万别被巡逻的森警或者是边防武警发现了。”

  “这个点哪支武警中队还组织同志们执勤巡逻啊。”严肃看了看头盔上智能显示器说,“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是啊,部队已经熄灯一个小时了。”张向阳说。

  “哎,杨海,”走了一会儿,杨海和严肃换下位置,严肃开路,杨海押车。杨海举起冲锋枪押车,刘玥走过来。

  “什么事儿?”杨海说。

  “你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刘玥说,“怎么了?”

  “她不应该在这里。”杨海说。

  “你是说谁。”

  “就是她。”杨海说,似乎有所指,有似乎没有什么指向性。

  “你是说,郑芷兰?”刘玥说。

  杨海点了点头,“是,”他说,“也不是。”

  “到底是是还是不是。”刘玥说。

  “我也不知道是还是不是。”杨海说,“我没有证据,但是我觉得,一个对特种作战不能说是内行,也能算是了解的人,能不知道穿越山地不能穿旅游鞋吗?”

  “你什么意思?”

  “我怀疑她是故意受伤,然后把我们引到德禄寨子。”

  “她怎么知道鹰部队的事情的。”张向阳插话说。

  “不是知不知道鹰部队,而是她需要来到这里,和末日会的人交涉。严肃,刘婷来这里干什么?”

  “你这么说我到想起来。”严肃说,“我昨天听到刘婷说,她本来不打算走这里的。”

  “原话怎么说?”杨海说。

  “她知道这条路很危险(废话,这是常识),所以本来打算走的是另外一条路,那条路是走向一个镇子的。但是中途郑芷兰把地图看错了,所以她们才走到这里。然后郑芷兰受了伤。她说她本来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有这么一个寨子。”严肃说,“刘婷还说,她来这里两次了,不知道这个地方。此外就是,她本来是一个人,是后来郑芷兰也要来两个人才搭上伙的。”

  “郑芷兰没来过这里,她怎么知道的。”杨海说,“一个老炮儿都不知道的寨子,她听谁说的。”

  “不是郑芷兰撒谎就是刘婷撒谎。”严肃说。

  “我偏向于前者撒谎。”杨海说,“前者有动机,也有可能会撒谎。”

  “那我们怎么应对。”严肃说。

  “刀任丽在这里多久了?”杨海说。

  “一个多月。”严肃说,“她回来之后先是在西双版纳当护林员,后来才到的这里。”

  “一个月。”杨海说,“那就解释的通了。”

  “郑芷兰只是想来到这里,没想到还带着刘婷。”刘玥说,“郑芷兰来到这里本来的打算就是在这里和毒贩会上面之后,我想她不是贩毒的,是一个固定的联络时间而已。我想末日会已经注意到我们开始刻意地对付这个组织了,才放开现代通讯的优越性跟我们玩传统的特务接头的游戏。她的计划可能只是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你看到了也不过是几天而已,然后再和刘婷一起回到现代社会。我们,我指的是武警部队和边防军也只会把她们当做一次简单的迷路而不会在意。但是,她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她遇到了我们。”

  “那么——”

  “我怀疑那个头目说的白粉入境就是有和她接头的意思。”杨海说,“但我现在想的是,我们穿过国境线去摧毁了窝点,她必然会有所动作。”

  “她脚上的皮都已经刮掉了,走不了,”严肃说,“她做不了什么了。”

  “我觉得你们都想复杂了。”刘玥说,“我问你们,一个在丛林里或者是在山里迷路了,第一反应叫什么?”

  “解放军,救援队。”杨海说。

  “那她为什么不叫当地的救援队和武警救援指挥部呢?”刘玥说,“当时她说不用送哨卡我就怀疑,你说这伤,我觉得别说是她,就是我们要是挨上了我估计都得用直升机送走。”刘玥说,“她却让我们把她给背这里来,你说,这武警地方的,哪怕就是个医疗工作站条件也比这里,连个病房都没有好吧。”

  “这样吧。”杨海说,“凤尾蝶,剑鹰,你俩得担负起监视她的责任,一旦发现情况,在不击毙的情况下我批准你们采取必要的强硬行动,但是我要活的。”

  “为什么?”

  “通过她,我希望能够挖出末日会在我国境内的所有的组织和窝点。”杨海说,“不说了,几点了?”

  “一点半。”严肃说。

  “收到。”杨海说,“做好穿越国境线的准备。”

  “是。”大家回复。

  “陈焱魂,让你的鸡闭嘴。”

0

怀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