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乾谕>第一章:烟城柳色茶温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烟城柳色茶温喉

小说:乾谕 作者:花下眠客 更新时间:2017/9/10 13:41:23

纵烁古今明皇燕,闲落百姓亭台前。乐得品茗有半晌,看尽烟城好风光!

和风煦日,微柳拂面;波光粼粼,灯舟泛湖。车水马龙处,尽是人流抟挪。

“江南苏湖名缎佳丝,只此一家,尊贵显达必备布料了,开业酬宾大馈送了!”

“正宗麻酥豆沙包,五文钱三个。”

“小二,来碗牛肉面,请少放面。”.....“好嘞,客官稍等!”

..........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宏伟古都名街上,真如古之“秦时明月汉时关“之景!你来过,你走了,抑或你留下了,但你也走了。亘古未变的还是这亲切却又陌生的吆喝声!而那屹立在城郊的碧墙,苔藓星布,灰色砖身,有些许麻麻印记。这岁月如歌,如酒,如火,如风,却终究抵不过的是,这城墎卫城之功绩,这生命繁衍不息的传承!

繁花似锦,用来描述,不为过誉!滚滚淮水,源流不息,浩浩荡荡画雨季,涸泽时期有儿戏,前不见古人,后之来者亦不可追。这沧桑之隅,承载着淮水的放肆、她的疲惫、她的恩慈。她也见证着,这里曾经铁马刀戈,烽火厉厉,在血火洗礼下,披上了晚宴的礼服,开创一个新时代!而这代是大易王朝。也见证了,安平乐世之朗朗春秋,在祥云霞光之下,犹如圣光沐浴般,那种圣洁下是你想要亲近,却不敢侵犯的美!

雕廊庙宇,萧瑟笛琴,吴州小调里,嫣碧如凝脂般的是那相互交应的烟城姿色!无数的诗人墨客,为其浓妆艳抹还是淡施粉黛,俨然成了他们笔下的绝代佳人!

“天画烟城柳画人,半生浮萍半酒翁;哪得琉璃金乌落,原谱天地一席樽。“

“公子好诗,在下烟城书院学生陶子然,敢问公子怎么称呼?”

说话间只见,此一朗星俊目的白衣书生,青儒衫扮,发盘虬捋,线髻垂青的一风流人儿。适才是这公子所问,再借这公子之眼,定睛望向他所向提问之人...

“韵韵儒雅气自生,凌凌清水舞莲容。”身着流华暗转青丝扣,腰配雕鹤朝天玉,手持扶摇金丝扇,侧颜如冰之形却无冰之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或许就有了解释了!手扇轻摇,一茗微温,双含星目远眺着窗外那动人也懂人的淮水!衬着他这一袭苏湖流衫,在这烟城淮水畔的邀鹤阁里,显得尤为紫气充盈,心静不归。

这烟城的邀鹤阁,据说自从淮水变成烟城人能驾驭之时起,它也就坐落在此了!要说这邀鹤阁那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谈笑鸿儒,家短白丁,庙堂显贵,茅庐隐士,只要相聚在此处,那么就能让你理解什么叫“出琼浆白露而染其质!”

到这来的市井小流,只要在里面呆上半柱香的时间,出去就能让你成为有文化的流氓!传说邀鹤阁的老板曾经说过:“邀鹤,邀鹤,邀来只乌鸦,也能让你学会以鹤的高雅飞出此阁!”

然而此时这一贵气儒雅的公子哥,这么一静坐此靠窗的凤雕八仙桌,连这百年沉木质地的桌椅都有丝丝墨香气味,此时若有好事者在的话,估计可以为此作出几句诗词了!邀鹤阁最不缺的就是,墨味书香。此时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不由的回过神来,秀眉微蹙,似有不解亦有被旁人打断的些许不适。不过看到对面的这一身和雅儒服,稚气未脱的干净脸庞上,那掩饰不了的真诚,不由在自己心里对对方表示抱歉起来。金丝扇收,流华纤袖往外一摊,注视着面前这位烟城书院的坦纯学生。

此刻这烟城学生陶子然看到这贵公子的正面,不由心道:好个气宇轩昂,风度不凡。

“抱歉,打扰公子,在下烟城学院学生陶子然,刚听到公子的妙句,不由想过来请教一二,扰了公子,还望包涵。”

“呵呵,小公子客气了,在下就一闲人,随意说的浑句子,见笑了!”

“公子,您谦虚了,今天在这邀鹤阁,还一般人不能上来的三楼来,而且您那位置还是此阁的黄金桌位,想来公子非凡人。再公子的妙句,哪得琉璃金乌落,愿谱天地一席樽“,真的是有让学生醍醐灌顶,豁然通明之境,怎能以浑句释之。”

贵公子心忖,正如此书生所说,平常人等不能上这三楼来的,哪怕这烟城距离京畿城很近,往来这的朝廷显贵也特别多,但能上这三楼的显贵都是朝堂真正实权人物!既然这小公子哥能上这三楼,想来身份不凡,而且还能直接这么明显的表达推测自己的身份尊卑,此子倒颇是机灵!他还叫陶子然是吧,不知道跟京畿陶家什么关系...想到这,便提到:

“哦?看来这位小公子你,也是个妙人啊,只是不知道你品出了这浑句里边的什么?”

听这贵公子的反问,心里也甚是好奇,这一贵公子举止跟一般的显贵完全不像,而言语间,还似带着一丝丝非常不在乎的感觉。

“在下陶子然师从烟城学院温尚先生,老师高德博学,习师教之一二,然品贵公子这妙句,发自心腑,所以见笑了!”

话稍顿,却见这陶子然,微拱手礼天,从容侃然继续道:

“公子妙句中的琉璃金乌,旷海阔天,气势恢宏,在古籍《古说》里面有记载到:居留山望北,有神鸟曰琉璃金乌,翅展色朱,而印天下如霞;声如清笛,啼而百鸟朝之。君望之,擢太史载以谕祥瑞。此乃神鸟,公子心胸吞天纳星云,欲以天地珍馐,四海琼露,筵设烟城,与神鸟饷天人之宴。公子豪情,小子不及一豪,也可看出公子,似乎欲与天公作宾客之礼,划宾客之分。小子此处有妄测,不知可否?对了,忘记请教公子名讳了。”

听着眼前这小子的分析,心中一触,似知己之感,多年未有如此的感觉了!而且乍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自己的年纪都快可以作他父亲了,像他这般大的,一般的名门旺族公子哥们都有了几房小妾了。哎!这就是所谓的忘年交的感觉吗?此时自己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他身后的桌位上似乎有几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后生,都是跟自己身前这位学生的装扮差不多,好像烟城的学生的学服就是这样的。不过其中还有个乔装的女后生,他们几个都朝这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位如烟城柳般朝气的人儿,那三双眼睛里面透着的狡黠,在告诉自己。自己身前的这位叫陶子然的烟城学生,似乎还有什么目的。

“小公子,你说你师从温尚大学士是吗?”

“是的。”想到贵公子提到自己的老师,自己心理不由窃喜,在大易国来说,“书读上古圣人之教,礼尊今易名儒者温。”这句题词曾是天下儒林对温尚大学士的肯定。

估计,这小公子跟他那几个院友有过什么约定,现在一过来就把他的身家姓名,师从大儒,古征博引,引经据典,说着对自己的感发之浑句的看法,想到此处,心里对他的用意已经通透了八九。便问道:

“小公子,你叫陶子然,对吧?我这人生平随意惯了,在外呼朋引伴,一般都是称呼第一次叫他的称呼。所以呢,在下就称呼你小公子了,至于我就一闲人,若不济就称呼我为穆朦吧。之前,你谈到对某的猜测,在谈这个之前,我想考考你,若你答的让我满意,我自会让你赢的开心。”

说着眼睛往他身后看了看,后者似乎知道自己的意图,已被自己身前这位渊然若峙的贵公子知会了个清楚了!面露尴尬,微一憨笑。掩饰自己的小聪明。他身后的那几位朋友,隔得大概两丈远,还在看着热闹,似乎没整明白这一瞬发生的事,看到贵气公子朝他们投过来的,那冠玉面盘上点缀的眸若星辰的眼神,马上眼神顾左右而回避起来,其中那乔装的小姑娘,脸色微微一晕,恍若烟城里又开了一朵霓裳花!

此时陆陆续续的,邀鹤阁里骚客墨人越来越多,合着这阳春里如画的烟城,在这巳时(早上9点到11点),听着有清脆婉转的吴州小调传来,煦风爬窗,撩发抚面。贵公子,手将发髻轻按,看着眼前这贵公子的通透清明的神态,小公子陶子然自己不由的,觉得自己平素在老师面前,在长辈面前,在院友面前的镇定自若哪去了,不由的后悔自个打赌,自认为自己多聪明理会了人家的意思,然后逞强找这位公子求证。自己想在一番交谈中,套出对方的话,结果人家一句话就点破了,实在是有点羞苒了!这贵公子此刻玩味的眼神,犹如把自己脱光一般的在看,背心微汗!静....

“咳咳...”

贵公子的清咳声,犹如余寒初春里烟城的第一朵霓裳花的开放。小公子陶子然,突然觉得现在的阳春烟城简直是自己从来没去体味过的美好!

“曾传说上古代的诸侯分封时期,那时候礼乐崩坏,五纲不整,很多诸侯自己手里的天下也不是用正经手段拿来的,有一天就有这么个诸侯,他跟他的几个幕僚和功臣们猜了个谜,他就在书房里,把墨石研磨成写字的墨,然后几位幕僚和大臣们,就纳闷了,问主上今天是猜字谜还是玩吟诗作对?主上说他的题面已经出了,这下几位就犯难了。这算哪门子谜面?其中有一个曾经起意主上起兵造反的一个弄臣就去找自以为是答案的答案,没过多久他带来了他的答案,可是他正确的答案却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知道为什么吗?”

贵公子一说完,端起桌上的霓裳青花杯,细抿起烟城皇族御贡凤泉茶来。秀眉微蹙,似乎茶有点凉了。

“辛管事,帮忙添点茶水,添个杯子顺便帮沐羽台的客间添点凤泉,再来点紫薯酥香糕!”

“公子,您请稍等。”...此间正是楼下传来的一个声音,虽然声小,但场上之人,皆能清晰入耳可辨。

小公子陶子然的三个院友,所在的客间叫沐羽台,听到从那边灵鹤涧传出来的“客气之声”,不由的认为,估计自己的师哥陶子然已经把那位客人搞定了!

看到面前这位穆公子的尊礼之为,没来由的心理一咯噔。而且邀鹤阁的辛管事对他这么恭敬。这还是刚在下面很多江湖名流,贵族显达之人对其奉迎有加的辛管事吗?只记得自己的老师曾跟他一起喝过茶,然后对其批语:“真隐士。”印象里似乎没有穆姓显贵。暗自思忖。这若没答得让穆公子满意,估计自己那光辉的师哥形象就得有损了,而且自己也讨不了好于这穆公子面前。猜想此公子估计没想为难自己,只不过敲打一下自己,自己于人无礼在先,妄自揣测,所以只要顺着这个意思去说估计,十有八九不会过于为难自己。

在邀鹤阁,理可并天,礼与天齐....

没过多久,真人露相。一位沉稳的管事打扮的中年人上来了,眼神内敛,身材中等,但有股收而不放的气势,这就是辛管事,平时很少出面的辛管事。只见他端来了两碟紫薯酥香糕,邀鹤一绝。其一碟招呼伙计送到隔壁沐羽台。

只见这沉势若钧的辛管事手提漆凤凝玉壶,盛上好的凤泉茶。

“公子,这茶是老夫刚自己泡的。这点心,您还真有口福了,前几天玉飨坊的主厨庖壬大师,刚到我们邀鹤阁来,老夫给那老小子泡的凤泉,那老小子给老夫亲手做的紫薯酥香糕,作为交换。这不还有点,老夫就留给你了,别再说老夫不够仗义啊!”说着将手安放于桌上了,同样的给另个带上来的清透玉杯添上了点茶,从出现到此时,一直的波澜不惊...

烟城有三胜。

一是这名誉易国,神秘且尊贵的“邀鹤阁”;曾传说,易国开国高祖有幸成为邀鹤阁老板的座上宾。易初建国后,高祖坦言:邀鹤阁主,再世圣贤!

二是美食甲寰,味可煽情的“玉飨坊”;玉飨坊没别的了不起,就是皇宫御厨都是从这里学成立业。

三是藏娇玉筑,文可辩史弄今词,舞若回风流雪诗的“姬姝苑”。

有史有诗载,史上和现在总共出过三个才气压须眉的女诗人。曾经的姬姝苑的创始人,姬姝本人是为当时朝廷,陛下钦赐的国之诗圣。而当时的很多须眉才子无不对其才气表示佩服。

再一个就是易国高祖的皇后,她本传承几百年的书香世家之女,无可厚非!

然后就是当世的烟城第一才女,姬姝苑的佳人越西子!曾经于天下众仕林会盟时,道出千古绝叹:

“天上瑶池山,地下烟柳城;换得烟城色,愿用半生才!”

0

第一章:烟城柳色茶温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