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乾谕>第八十三章:尘覆往事今有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三章:尘覆往事今有辞

小说:乾谕 作者:花下眠客 更新时间:2018/1/13 20:38:05

“江湖盟敕令行事,向来偏重名望,其‘利’缓放在第二位。就其在‘利’方面,大多数时候也是冲着背后的‘名’去的。殿君曾经跟他们愉快合作过,很清楚这只以名望为食的恶虎的习性。”...磁性的柔而阴,中性的声线,初听上去,闻而生奇。

宽敞的大堂内,阔门大匾上‘举义堂’三个字,犹是显眼。堂内正厅客椅上都坐满了人,约莫二十来人。奇怪的是,堂上方的正椅却无人落座。

堂内略微安静,众人似乎都是此处的门客。因其衣着皆青色劲装,且款式相仿;又其脚旁边皆放置着兵器,兵器样式不一。有些看上去像捕鱼工具,甚是奇怪。看他们镇定凝气般的神情,倒像是混迹江湖的熟手。

往左边的正中间的椅子上,却坐着两个倨傲公子哥。一人着褐色流苏名缎,一人外着白色披纱内饰紫色长衫。褐色流苏名缎公子,一脸漠然,自顾自的整理自己的衣角。而方才说话者正是那另一公子。但见其眉眼间流转有轻慢,在其妖柔手指轻放茶杯之刻,有人出言问道:

“敢问崔大人,殿君此次可对我们泊鲸水寨,还有另外的指派吗?”说话的正是陪坐在旁边的一中年人,此人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其声凝重,其神严谨,浑然一副,听君指令的态度。

“龚寨头,你们的任务就是帮忙接洽江湖盟敕令。号称弟兄遍布江南各水泊的泊鲸水寨,对于小小的侦查布线一事,应不在话下吧?”

还是之前的那阴柔的中性腔调。此人正是那位龚寨头口中的崔公子。其细长的眉毛下,那半眯的眼神,看得旁人一阵寒毛半竖。

泊鲸水寨,易国江南各水泊处,霸主级的存在。江南水域众多,这些纵横交错于各州郡,延绵上千里的水域,因其拥有庞大的运载能力和低廉的运输成本,从而被用来作为江南主要的货运通道。

易国维系民生的各种产业,在江南水域上,成为了最好的启勃者。易国淮南士族,能够掌握易国半数以上的产业结构链,也正是多亏了这天然的运输优势。

在江南还流传着如斯俚语:王侯宴,南海鲜,一夕万里来相见。

如此发达的运输体系,亘古以来,流传了几千年。其中蕴含的经济利益,自是不用多想。这里面包涵的利益蛋糕,可馋坏了一帮人。最初这些水域运输枢纽发达的地域,是用作藩属国内自给自足的便利。后来由于与邻边地界发生贸易沟通,之后就有了运输上的来往。也正是如此,一条条河域之上的出货船只,无时无刻不在向窥窃者,炫耀着它的肥美。

此后,贸易邦国之间,自然得设立些专司运输护送的卫队。这些措施,在前期的确有一定成效。但是当两国利益发生冲突,或者是意图不轨者,有心玩那监守自盗的把戏时,这样的公家卫队,反而更加让当权者忌讳。时值当初,中原大地分崩离析,国无定交,士无一主。一切以利益为起点的时代,哪个邦属诸侯,还会愿意作那‘冯妇打虎’之事?

正是如此,既然各邦国之间缺乏了基本的互相,那么这种官家水运之事,也就名存实亡了。与此同时,在朝野之下,就会有那逐利者出现。所谓公家不再重视时,民间逐利者,自然不会忘记这块熏肉曾经的肥美。因而逐利者,私下组织起一些勇士,落寨巡驻,沿河护送运输船只。他们承诺货物安全送达,东家交付相应的费用。其费用率恐怖时,曾达到货物利润的一半。由于初时民间的这种产业水运,大抵做得隐秘,才不致于被朝堂过多注意。如此,这样交利的便道,就又开始在暗中活跃起来。

然而事实上,这样的民间活动,自然隐瞒不了多久。各当权诸侯了解到情况后,反倒觉的是解决了‘不作冯妇’的问题。因此秘而不宣的,开始纵容民间的这种贸易;或者直接教派官家人士,去和这些民间组织合作。这样一来,又把曾经高调的邦国贸易,转移到暗中。同时风险也被转移出去,让民间有能者承担。毕竟两个利益来往的邦国之间,有时会碍于名分或者其他,从而不敢过分乱来。又介于民间的活动,那时候各诸侯国,对民心这个东西,还是比较在意的。师出无名,师出乱名,必然会召祸害。

一系列前前后后之下,民间的组织,为了更加适应这样的发展背景,就会大肆的招兵买马,发展运输护送队伍。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公家默认了民间的这种行为。那么想参与此羹瓜分之人,就会越来越多,因而出现了不同的水域民间护送组织。这样自然会出现角逐,对于不同护送水域的划分管理,也就来了。

这种根深蒂固之下,所形成起来的盘根错节的运输网络,成了当今的易国的掌权者,也不能够撼动的存在。只因为这种民间活动当初的发起者,正是这些表面上鲜光的有远见的士族之人。

这个名为‘泊鲸水寨’的,它正是这种岁月洗涤下,所生存下来的水运组织。易国这样的水运组织,大致分布在淮中以南,包括往南境走的各水域。泊鲸水寨,它,正是南境水域的绝对霸主。一个让南境水域众人,骄傲且敬畏的名字。

说到这泊鲸水寨,那它到底有多大能量呢?这,就不得不提一件事。淮水流域的一个叫做‘金淮水乡’的水运组织,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它是易国现今最富有的水运组织,没有之一。最风光时,官家一半以上的业务,经过‘金淮水乡’之手。

传闻金淮水乡的水头(掌管水运组织的头儿),其出行处,无一不是王侯贵胄之所。这位头儿,不惜重金,打造了一座遍身白金,通体琉璃盈光珠饰,近十丈高宽,二十丈来长的名为‘儁朔’的船楼。被造出来后,只有一次现身中原,停靠在烟城的淮水边。那一个气派,简直羡煞旁人。到了夜晚,整个船楼通体莹白,把淮水两岸的妩媚,尽皆比了个遍。就如同坠落在水中的琼月,再加上那上面传来的笙歌燕语;一时间,恍如真是那广寒宫的仙子临凡,垂青烟火,与民同乐。

那震撼整个烟城的气派,惹得朝堂之上都有了些许蜚语。言说此人太过铺张浪费,欲令其为国库充捐。不过那种说辞,朝臣们大多也当是发发牢骚,后面也就不了了之。

后来传闻此楼船主人,当晚又乘着‘儁朔’向东海驶去后,也就再没名为‘儁朔’的楼船,现身中原的消息了。

如此不免让人遗憾,不过据当时有幸临登‘儁朔’之人回忆:‘阅尽繁华,尘封素念;道心如昙芯,于斯方错惑。’而这个人正是云霄楼的‘传奇史典’,当今贤者的第七弟子——十儒君之一原儒。贤者座下的原儒,在未入贤者门下前,曾是中原公认的天下第一广见之人,被世人誉为‘史典’。

传闻当年贤者与原儒论古,自叹不如原儒之古识博见。差点因为这事,贤者欲拜实为后生之辈的原儒为师。后来因为原儒一句话:‘识见如黄土,见慧是真金;劣者今天不过借用古识,而作欺名盗世之事罢了。’正因为这样一句话,一位令人叹伏的渊博见识者,便拜入了当今贤者门下,只为求那融古见慧之道。

咳咳...咱们说回来哈!...

这样一个世人瞩目的富有的水运组织——金淮水乡,它,很不巧有次在南境与这里的地头蛇——泊鲸水寨,发生了一次冲突。据说当时泊鲸水寨,南境九州三十六郡三十六位寨头,在荆州邾城齐聚。只知道那天,邾城几乎所有的客栈的客人,都是泊鲸水寨的人。

金淮水乡,作为北方过来的强龙,因为不满泊鲸水寨的水运规矩,而意欲挑事。时闻金淮水乡,其水头儿因事未赴。但是其请来压阵的,几乎都是当时江南各商贸处的大商人。这些大商人中,好多都与泊鲸水寨有业务来往。而且就连好几个淮南士族里,数得上名头的望族代表人,也被金淮水乡请来掠阵。双方齐聚荆州,最后在邾城来了场,世纪性的大谈判。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磨合交涉,到了后面双方差点动手撕起来。最后还是朝廷的一位亲王亲自出马调停,才勉强把这事给平息了。

那场看似桌面上的世纪性谈判,让人不知道的是,双方暗中所请来的江湖力量,可谓是丧心病狂。金淮水乡,这位北方过来的财大气粗的强龙,几乎把有名头的江湖杀手挨个请了个遍。不管这些杀手们,最后来了还是没来。毫不例外,被面请者皆奉上一百两黄金。当然来了的话,还给每位杀手另外丰厚的报酬。若参与了最后的撕斗,还有巨额的酬谢。这样的大手笔,简直是让江湖知情人,看得是大呼过瘾。

当时,人家金淮水乡放出话来:这次风刮得多大,雷打的多响,咱金淮水乡就撒多大的金雨!

当时那个豪迈,可是把江湖人对金淮水乡的敷浅见识,给摧残的体无完肤。

那时大家对这两大水运豪门的撕斗,在见识到金淮水乡的气派后,隐隐认为南境的地头蛇——泊鲸水寨,要改成‘蚯蚓泥窟’了。然而事实上,又打了这些人的脸。

据闻那次泊鲸水寨的三十六位寨头,不说一句话,直接把自己的名头一一给报出来。而后,江湖上那喧嚣尘上的,关于泊鲸水寨必败之口舌风,便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掩息。泊鲸水寨的三十六位寨头,他们除了在泊鲸水寨的寨头身份外,还有另外的江湖身份。几乎每一位寨头的名气,都是江湖上一个喷嚏一个印儿的,名头声望自然都响当当的。

当然这是从声势之上,给压回去。而他们暗中调遣过来的力量,那也绝对让人震惊。据后来的江湖知情人透露,那次为泊鲸水寨撑腰的力量中,除了本身的遍布南境九州的弟众外,以及三十六位寨头请来的义助侠客,甚至还有朝廷的军队力量隐藏其中。对于后者有军方力量的隐藏相助的说法,就无法证实其说辞了。先不说公家力量插手民间事的忌讳,而且就算有,怕也是多方面藕合下的结果。再说了,那次也并没有,让外人看到双方明面上的火拼不是?

咳咳...再往回说来。...

“龚寨头,可别辱没了当年阳城上任寨头的威风啊!”...

举义堂里,那之前一直在整理衣饰的公子,冷不防的说了这么句看似警告的话。

“郦公子提醒的是。老寨头一直都记得当年令尊,在荆州邾城的帮衬。本寨头,是老寨头信任的人,自当将老寨头的风貌,给继承下去。”...

龚寨头沉然肃穆的语气,不卑不亢。但若细心的话,会发现这位龚寨头,已经没有了之前,面对那位‘崔大人’时的客气态度。

大堂里其他的弟兄,听到面前的这位郦公子的话,大多脸色微有不快。然而并未当场发作,显然是顾忌什么。

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当年的晋国公子流亡楚地时,曾受过楚王恩惠。楚王问何相报?晋公子陈思再三,最后承诺,他日伐兵问鼎相遇,定退避三舍之远,以报今恩。”...

这位郦公子,毫不客气的又向堂众之人扎了一针。

“哐...”...一把木桌几,应声而裂。...

0

第八十三章:尘覆往事今有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