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运河风云>第二十八章 四大金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四大金刚

小说:大运河风云 作者:张子2017 更新时间:2017/10/26 8:19:07

“活阎罗”的四大金刚是薛天、薛霸、吴猛、董奎。薛天是四大金刚之首。他与董奎都是方年的生死弟兄,对着关老爷一个头磕下去的。可是其余两个都是后上山的,上山前,薛霸、吴猛平日里耍棍弄枪,欺男霸女,危害四邻,无粮无米无金无钱的小老百姓,他们都不放过;有粮有钱有权有势的大地主,他们不敢招惹。可是,官府还是不肯放过他们,寻个借口要捉拿他们,他们走投无路,寻得些友情关系便上了君山。到了君山凭个三脚毛功夫居然被“活阎罗”排上了四大金刚。后来,日本人羽田一郎许诺“活阎罗”鲁县父母官,他们大喜,老大是县长,他们好歹也得混个镇长,吃香的喝辣的,讨个三房四妾那还算个事。于是,他们是死心塌地跟随着“活阎罗”的。可是,薛天、董奎与他们不同,他们偏着方年的,当初,方年执意要离开,他们背着“活阎罗”给他送行。方年说他已到中年,不能再如此荒度一生,于是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薛天说:“大哥的所作所为都看在兄弟们的眼里。那是标杆与度量,标出的是正义与邪恶,权势与卑劣;度量的是忠与奸,气魄与懦弱。”他说的确实不假,方年在坐君山之主的时候,他也带领弟兄们吃大户,抢过杨德财的粮仓,炸过高老太爷的炮楼,掀过县太爷、镇老爷的府衙,他们赶集似的随便出入。后来的“活阎罗”虽然也恨杨德财、高老太爷、县太爷、镇老爷,但是他却有思量,畏畏缩缩。山下有粮饷、财物、马车、马队经过,他喝令挡住去路,先询问个仔细,若是不好惹的主一路放行,若主家没有了地位、身份,那毫不客气所有财物一并留下,甚至小命都难保。昔日,君山一代,山上屏障,树大卫遮盖,百姓无忧;今日,君山方圆几里,百姓胆战心惊,躲避他乡。薛天等心有不甘,他们希望追随方年而去,可是方年告诉他们,一定要留守君山,多年来创下的基业千万不能糟蹋在“活阎罗”手中。他们明白方年之意,表面上顺着“活阎罗”心里是有所属的。

“活阎罗”之命难为,薛天与董奎在与苏伟的第一回合之中,也是让着的。当然,苏伟是不晓得的。只有方年知道。他们是有意让其他人有所畏惧,但是薛霸、吴猛哪里肯让。要与苏伟豁出性命地杀一场。方年见不好,于是,抱拳道:“兄弟,人家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胜之不武,还是单打独斗为妙,二人甚至四人打一个孩子,传出去,江湖人都会笑话的。”

“吴猛,你先上,堂堂七尺男儿连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不要说大哥那里不好交代,传到君山乃至江湖可是没有脸面的了。”薛霸说的时候,心里也虚,因为他们俩刚才就已经败了一阵。人都是如此,见别人打斗之时,负隅顽抗,节节败退,恨不得上去帮忙,或者取而代之,那一定是胜利的。岂不知,该自己出手,那一个叫狼狈,这就是眼高手低,心气比天高,脚下踩着棉花套,心有余而力不足。

吴猛挥刀砍来,三招两式,竟被苏伟打败了,薛霸恼火,与吴猛一团而上。薛天与董奎见不妙,他们有杀气定要阻止,实际上,论起武功也就是薛天与董奎了,他们好在与方年、“活阎罗”跑到少林寺练了几年。苏伟正好由此验验拳脚与刀法,没有刀,树枝便是刀了。只见他上挡下拆左刺右撩前截后拦,如游鱼游刃之间,四人竟然不能奈何于他。随后,苏伟依然是防御之术,崩、击、抹、带、缠、裹,一根树枝上的叶片竟然没有任何损伤,像生了线绳卷住三把刀刃,他们用力拉扯,竟然丝毫不能动弹。苏伟大喝一声,“落”,三把大刀落地。三人怎能服气,他们便施展拳脚,他们想拳脚相加,变化莫测,他应该没有任何反手之力,哪知,苏伟的双拳速度极快,在他们双拳还没有来到之前,他的拳已经出去,拳化掌击中胸膛,用了二分力,一个踉跄而倒,捂着胸脯嗷嗷叫,随后,苏伟的拳掌击中其他两个,薛霸、吴猛都倒地捂着胸脯嗷嗷叫,只剩下薛天跳出几丈外,抱拳道,“果然是少年英雄!”苏伟跟随方年一年,这一年他可是用了心了,加之他膂力过人,谁若不自量,与之战斗绝没有好处。

苏家楼这台戏差不多了,薛天想示意方年快撤,否则“活阎罗”一来,事情就不好办了。他冲着戏台处大嚷一声,“大哥,这戏看得也差不多了,我们四个都不是对手!”他是有意要提醒方年快速离开,方年心明,他喝令苏伟上马。苏伟腾身上马,一溜烟,两匹白马在黑夜中如两道闪电而去。

也就是薛天的话音刚落,也是方年与苏伟的白马在黑夜中消失的一刹那,“活阎罗”赶来了。他身后跟着日本人羽田一郎与翻译官杨新,其他几个喽啰如打散的士兵在有气无力地拽拉着身子。

“你们四个足以对付了方年,薛天,你有何话说?”

“不,大哥,方年有了帮手,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不要说我们四个不及方年,连小孩子我们都无能为力!”

“活阎罗”哪里相信,他大骂他们一通,并且掌掴了薛霸、董奎、吴猛。唯独薛天,他是有所顾忌的,被打的是心腹,没有被打的心里偏着方年。

“一个孩子?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是否是当初救走方年的孩子?”

薛霸猛然想起,说到了矿上那件事,可以猜想应该是那个孩子,他好像叫“高军。”

“高军?”“活阎罗”沉思。

一旁的杨新将事情的经过用日语翻译给了日本人羽田一郎。羽田一郎不住点头。杨新走到“活阎罗”跟前,他说他有办法查清这里面的情况。“活阎罗”微微点头,他回马侧身转向了苏家楼,这场戏已经结束了,从昨日傍晚开始,一直过了子时才结束,真是过瘾,片刻的工夫,“活阎罗”就将刚才的不愉快忘却了。很显然,羽田一郎不懂得中国的戏曲,他冷眼望着“活阎罗”,不语。

杨新是杨德财六房的儿子,这小子生得精瘦,皮包骨头,小的时候都认为一定要早见阎王老爷去的,所以杨德财根本不喜欢他。哪知,这孩子竟然不生灾,狂风吹来,他能打几个晃,然后奇迹般地挺立着。杨德财的六房是高老太爷的外甥女,在前面我们曾经说过,那么杨新便是高怀远的外甥了。当爹的不疼,当舅的疼着了,杨德财的六房还是一个有见识的女人,杨新在五六岁的时候,她要让他上新式学堂,新式学堂在济南,路途老远,杨德财不同意,说上个私塾认识几个字就行了。她说不行。无奈,她去找到了高怀远,高怀远说他给想办法,于是,所有的费用都由他出。杨新与高怀远的儿子高志民,女儿高玉环也都去了济南的新式学堂,后来上了省城中学,再后来,杨新去了日本留学。这所有的费用也都是高怀远出的。所以,杨新对于高怀远就像儿子崇拜父亲一般。可是,谁也不曾想,杨新喜欢日本文化,更热衷于日本女人,他说日本女人性情柔和、皮肤娇嫩、温文尔雅,确实有个叫合子的姑娘与他相好,合子邀请他到他家里做客,他便见到了合子的哥哥---羽田一郎。羽田一郎与合子都是忠于日本天皇的“进步青年”,在他们撺掇下,杨新也加入他们一个叫“东亚维持会”的组织,他们的口号便是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形成一个横跨亚欧美的大日本帝国。”刚开始的时候,杨新感觉亏待祖先,有些不愿意,羽田一郎威胁他,说一旦有了二心,不要说永远见不到合子,连这条小命便不复存在,他还给他讲述元朝统治中原,满族建立的清朝政府,想当然,日本大和民族也可以与中国合二为一,这不是很好嘛。杨新闻听,确实有道理。于是,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死心塌地为他们服务。

羽田一郎被派往中国,合子没有来,杨新有些不舍,羽田一郎说等战事一结束,他就会给他们俩举行一桩隆重的婚礼,到那时他会邀请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众多名流参加。他还会推荐他做“支那”某省省长。杨新闻听,心里飘飘然了。“省长”那可是大员,封疆大吏,巡抚,道台,想此,得意洋洋时,他姑且将合子忘记了,合子与权势地位比起来,合子可做一次牺牲,他想。这位戴着汉奸帽子的中国人像大多数中国男人一样将权力的拥有当成自己一生的奋斗目标。

第二日,他去镇上找贾三涛,贾三涛的姑妈是杨德财的二房。杨德财是最宠幸二房了,二房不仅人长得年轻漂亮,嘴上还甜,说的那个话直往人心里钻。所以,杨德财也愿意给她的哥哥捐个镇长的宝座。有了镇长的爹,贾三涛便是“衙内”了。因此,有人这样一喊,就传开了。他也乐意接受,“衙内”就是“衙内”,哪有什么不雅,还显得身份哩。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贾三涛,杨新听说只有杏花楼、春满堂、怡红院才能找到他。

鲁镇有三个妓院,在当时都是合法的营生。妓女们也不用在门外拉客,客人挤满了大街,光顾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政府官员、别镇的大地主、路过的商人,当然也有些兵匪、将军。热闹归热闹,整个鲁镇大街到了晚上就这三家妓院热闹,来了官爷,老鸨在下面一声招呼,“姑娘们,来贵客了。”随后,楼上的闲散的姑娘们便和着嗓子道,“来了,妈妈!”“来了,妈妈!”“来了,妈妈!”,如此多遍,直酥得来客骨头无力,心血澎涌,红光满面了。杨新骑着一匹高大大马在街头一站,那老鸨便不能放过他了,杨新的眉梢挑逗着,有些风浪,有些招摇,更有些高傲。老鸨刚招呼完一个商人,便迎上前来,他吩咐小二快快帮助少爷牵马,马儿到了近前,他命令小二蹲下,让少爷下马,杨新也从未受到如此礼遇,他果真将脚踏在小二背上,软软的,将来做个封疆大吏远比这风光,此时,他真有些春风得意了。

“姑娘们,来了一位俊——美的少爷,谁来招呼啊!”她故意将“俊美”拉长了音,楼上的姑娘一听说少爷——俊美,个个破窗唤道,“妈妈,是我啊。”“来了,妈妈!” “妈妈,还有比我更合适的吗?”二楼三楼众多姑娘挤满了楼梯,杨新能感到再一用力,这楼梯便无法承受,隐隐约约听到木板挤压破折的声音。

“哎呦,好俊的公子爷!”

“就是瘦点。”

“瘦点怕什么,只要有钱就行。”

“好久没有俊美的公子哥了,都是些老态龙钟的土财主,一顶一的吝啬鬼。”

杨新嘴角“哼”了一声,他说他今天是来找人的。如此丧气的话顿时令众人气馁、失望。四周响起“嘁嘁嘁”的轻蔑声。老鸨显然有了火气,刚才的奉承与阿谀立刻要转为痛骂与呵斥。杨新还没有等他开口,他便嚷开了,“贾三涛!贾三涛!”别看他精瘦的肌肤与身体,嗓音与胸腔之气竟然如此浑厚。

“谁在叫老子,耽误老子的好事!”从三楼的一个雕栏窗户内探出一个人头来,杨新望见赤裸上身的贾三涛,贾三涛望见一个身穿西装,领结规整的少年。他笑了,笑道,“原来是兄弟。”

2

第二十八章 四大金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