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时光小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黑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黑爪

小说:时光小人 作者:矢量图 更新时间:2018/1/12 6:54:59

齐云从地上爬起,刚刚不知道为什么跪着,膝盖上满是尘土。他拍打着往后面随意喊话:

  “人没散开吧。”

  气氛不对。他头一转:“哦,不堪入目。”

  唐诗逸不知怎么躺在地上,叶佳从她身上爬起,一只手放在她胸口上。俩人沉默着对视,气氛越来越凝重。

  叶佳松开手,脸上刷挨了一巴掌。

  “滚开!”

  “传送过来的姿态很有艺术型。”尼古拉出现,饶有兴致地点评道。

  “死一边去。”

  “这里是?”齐云收回目光四下打量。这是一片荒芜的黄土地,地上插满剑。极远的天空隐约可见树的纹理,树皮上泛起惨淡的荧光。

  “这里是大通原,晋升者被统一传送到这个地方。”尼古拉翻开地图。

  “这么一看树心国还挺大。”叶佳拔起一把剑,剑身光亮,剑刃锋利。但他略微用力就把它掰断了。

  “这也太次了。”他抬起剑身,观察断口。

  “这些不是剑,它们都是一种名为流光木的树,有无形的根扎在大气中,身体向地下生长。”尼古拉说:“小树会保持剑的形状,一旦长大剑身上会出现明显的木质纹理。”

  “树?”叶佳又拔起一只,丛剑柄到剑身仔细观察。

  “哪里来的乡下土包子,一把流光木也看半天。”响起一个让人不喜的声音。

  一个身穿亮银色甲胄的男人,左手上八个臂环,头顶一只圆环。他盯着叶佳和齐云。

  “喂,说你呢,土包子。”男人又说:“咦,女人?这一届晋升者还有不少好货色。”

  “您哪位?”齐云不动声色地挡在唐诗逸前面。

  那人无视了他,只看着叶佳和尼古拉,皱起眉头:“黑暗权战士……也是不错的血统了,嗯?这是什么玩意?”

  “您哪位?”齐云再度开口。男人一巴掌抽过去:“血统都没有的小鬼,别在一边聒噪。”

  到底巴掌没抽下去。尼古拉握住他手心,捏一捏,细的跟麻杆似的。男人抽一抽,没动。

  “放手。”他说,语气也冷了下来。

  尼古拉捏断了他的手腕。

  “你真的不抽烟?我说真的,你抽烟就给我一根。我现在比较兴奋……想砍人。”三人一神怪碰头,叶佳喋喋不休。不顾身后惨烈的哀嚎。

  “就这么放他在这里是不是不大好?”齐云说。

  “哦,那东西啊。”叶佳随意往后瞥一眼:“尼古拉你是顺骨节拆的还是整个捏烂了?”

  “我哪有那闲工夫?当然是捏烂了。”

  “真遗憾。”叶佳一脸幸灾乐祸,眼中却全是冷漠。

  ……

  男人咬着牙,跪在一枚流光木旁边,左手扼住右腕。

  撞铁板上了。他想到。

  没有想到,这帮搞不清来头的新人竟然如此狠厉,如此地——不留情面。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扼腕,握碎一气呵成,根本容不得他反应。来不及感受腕部遭受的力量,只有毫无感知的麻木然后——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感觉不到。

  肉和骨头碎在一起,完全是一滩烂泥。

  以眼下的生命力,当然不可能做到肢体再生。断口平滑还好说,整成这样接都接不起来。难道要放弃这个好不容易弄到的暗族任务?他手心用力,血止住了。

  血腥值很紧张,这个月完不成杀戮指标,储备的血腥值也会被清空——该死,为什么花那么一大笔买生命宝石?女人都是祸水!都是那个女人……

  即使这样,最后她还是走了。他颓然地想。

  为什么。心中吼叫着。没有晋升等级,没有战权级,没有势力,分明新人到这里只能被剥削。哪怕有一俩个了不得的道具,哪怕有一些奇遇和收获。就不应该对前辈毕恭毕敬吗?

  每个人都是这样遭遇过来的,为什么你们要特殊?凭什么?

  “喂。”一块布递过来:“血擦一擦。”

  齐云在他旁边坐下。叶佳冷脸站在他身后。

  唐诗逸蹲下,开始为他绑布条。女人脸上面无表情。男人一愣。

  “认识一下吧,我叫齐云。这是唐诗逸,这是叶佳。我们是……暗历二十八年到的暗时空。”齐云说。

  “我们最近才到黑暗战场,说是新人也无不可。”他补充说。

  男人举起被捏碎的右手。

  “尼古拉。”齐云往后一拍尼古拉膝盖。

  “大哥我错了。”尼古拉九十度弯腰。

  “错?”男人压抑着情绪低吼:“你们都敢无法无天,还认什么错?现在怕了?告诉你我是六虹权盟的人,等我回公会找来帮手你们就死定……”

  唐诗逸手里一把暗红色匕首干脆利落地插进他手腕断面。

  “我看你手是不想要了。”女人声音冰冷。

  “我一早跟你说,跟这些人玩怀柔这招没一点用。”叶佳嬉笑:“还是小诗行事更对我胃口。”

  男人惨叫,却挣不开唐诗逸的钳制。齐云把匕首拔下来,他痛得哭出来。

  “他们就是爱开玩笑,其实人不坏的。”齐云笑着说。

  他笑得很温暖,所以很恐怖。

  男人畏缩地点头。

  “我说实话。”齐云看着他表情,补充说。男人再次点头。

  “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郝……郝弯。”男人艰难地开口。

  “尼古拉,能帮他治愈手吗?”

  “治不了。我能给他一只手先用着。”尼古拉手指触碰郝弯手腕:“死骨重生。”

  血气从指间涌出,钻进断腕。断掌处痛苦瞬间平息,白骨自断口伸出。郝弯尝试弯曲手指,看见五指指骨灵活地运动着。

  这不是……郝弯震惊莫名。这个男人竟然……

  “高阶黑暗技能,死灵法豪的能力。”叶佳开口。

  “识货。”

  “你们是什么人?莫非是九级黑暗权战士吗?”郝弯咽了口唾沫,颤抖着问。

  “我们是新人。”齐云说:“只是比较走运。你不是新人,对吧?因为这一届同学,我从没见过你。”

  “当然,当然。留在这里的不全是新鲜的晋升者。”郝弯回答:“我在黑暗战场滞留了……三年。我是四级黑暗权战士。为了一个不错的支线剧情来到这里。”

  所谓支线剧情一般是神怪发布的黑暗任务,有特殊的触发条件,个别会开启非常丰厚的隐藏奖励。叶佳和唐诗逸嘀咕一阵子,俩人都觉得应当把这个支线剧情榨出来。

  “树心国这种地方藏得很深,没有探险家的地图,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来你们不清楚,我就简单解释一下吧。”郝弯无奈道:“我有俩个职业。除了黑暗权战士,我还是一名暗行者。”

  叶佳和唐诗逸就不说话了。

  暗行者是侦查和潜行的行家,也是暗文明阵营中非常稀有的特殊职业。如果是暗行者的话,能找到树心国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到这里,只是为了赚取一些血腥值罢了。”他解释道:“在树心国浅层有一个复制人基地,能刷一些血腥值。那里是非常稀有的低危场景。”

  “复制人基地又是什么?”齐云皱起眉头,感觉不大妙。

  “我带你们去。”郝弯盯着唐诗逸手中的匕首。

  他们到接近树皮的地方,几乎看到树缝里暗淡的荧光。连着树皮生长虬结杂乱的木头,往下延伸出一个洞口。

  “大通原是树心国第一层,也是晋升者被直接传送到的地方。这个洞口联通的空间向第二层延伸,但没有直接通第二层的入口。进去就是复制人基地,也是幻想生物邪恶牙的寝宫。”郝弯低声:“能告诉你们的就这些了。今天算我倒霉,能放我走了么?”

  “心跳快了半拍。”叶佳冷笑:“虽然极力抑制,我还是在你脸上捕捉到一丝笑意。伙计,还是坦白吧。里面有惊喜?”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郝弯抬脚。他的一只脚刚迈起就消失,像踏入一面看不见的镜子,镜中依次出现他的骨骼截面。他的半个身体消失,然而又被迫停下。

  唐诗逸抓着匕首抵住他的背。

  “出来。”她说:“暗行者的把戏,我很熟。”

  郝弯沉默。低阶技能相位移动,头颅穿过传送门时暗行者本身是毫无防备的。本以为这些人是毫无经验的小鬼,行动起来却如此果决。他不得不后退,将头颅拔出传送门。

  传送终止。他惊险地将腿拔出。

  空间中传出破碎的声音,一片衣袖裂开。

  “活活。说到底还是个不成熟的小鬼,只会低位技能相位移动。如果是高阶暗行者发动的闪现,只怕我都拦不下他。”尼古拉饶有兴致地看着。

  “里面有什么?”叶佳走上前,唐诗逸刀尖切入郝弯背部。

  一定是碰到骨头了。郝弯想。

  “斯巴达克。”他说:“一个我无论如何都不想见的人。那个人体内寄生着比巫,而且——已经死过俩次了。”

  齐云下意识看向唐诗逸。唐诗逸冷冷地看回去。

  “好啊。”叶佳活泼地说:“咱们一块进去吧。”

  不容反抗,他将他一把推进洞口。

  齐云跟着唐诗逸走入,窄小的洞口向内部扩张,越来越宽敞。郝弯被叶佳一路推过去,踉踉跄跄,不情不愿地走在前面。他们到一个球形的巨大空间中,那里站着一个人。他非常高。

  可能有三米。他向郝弯看着。

  “怎么。被你亲爱的小女孩抛弃这么久,终于找回自我了?”那人说:“收到你的精神简讯我还有些奇怪——这些都是新人吧。”

  “把这些人当新人可是会吃苦头的,斯巴达克。”郝弯警告道:“他们非常狡猾而且——足够狠。能活下去。”

  “那可是真有意思。”斯巴达克缓慢地说:“真有意思。”

  他突然出现在叶佳面前,太快以至于没有人反应过来。

  “黑暗权战士?哼。”他低头看着叶佳,扭过脸,出现在唐诗逸身后。

  “女人?嗯,都是奇迹血统,很有暗文明的风格,让我想到刚到暗时空的时候。”他凭空消失,避开唐诗逸毒牙般的匕首:“很有活力。”

  他到齐云面前,低头看他。

  “这是什么?”他说:“没有血统?没有职业?嗯,这倒是有意思的紧。”

  “有意思。”他重复说。

  “我们接到杀死黑暗虎的任务,无意与你为敌。”齐云回答。

  郝弯与斯巴达克愕然,斯巴达克狂笑。

  “杀死什么?杀死黑暗虎?”

  “你是疯了还是傻了?黑暗战场怎么会有这种任务?”

  “嗯,当然这种想法是很有意思。杀死暗星主亲手创造的八大黑暗系幻想生物之一,拥有城主级战权的神怪黑暗虎。嗯,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有这种任务,只是你们一直没杀过不是么?”齐云说。

  “那你就杀杀试试。”斯巴达克道:“你以为神怪是什么?”

  “有何杀不得?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

  “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斯巴达克表情微妙:“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

  他揉动杂乱长发发笑。

  “杀死同伴,杀死挚友,杀死爱人,杀到自己成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杀到以为看见希望之后又陷入绝望。不过是游戏罢了?”他抬头,阴森森地看着:“小鬼,敢说这么轻巧的话,你也来杀杀看啊?”

  “如果不是场景限制,杀了你们没有奖励的话,我早就用这把起义军切开你的脖子。”斯巴达克从腰间解下一把黑色短刀,指尖划过银色的锋刃:“不过下次就没那么走运了——我现在心情不好,很不好。滚开,不要耽误我做正事。”

  一个黑色长发的小女孩,披着白色袍子,胸口印数字32。她从洞深处走来,看见他们愣了一下。

  她茫然地看着齐云,脸上浮出一个傻傻的笑容。齐云错愕之间,来不及反应——

  “啊,复制人。”斯巴达克陶醉道:“郝弯,亏你找到这好地方。”

  “一点血腥值。”

  那个傻傻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那张脸傻傻地滑落。

  斯巴达克震开短刀上的血,小女孩软绵绵地瘫倒在他脚下。

  “齐云,你傻了?”叶佳低声说。

  齐云愣愣地看着小女孩的尸体。

  “看什么?你也想要血腥值?”斯巴达克说:“都是我的。敢动手我就杀——”

  “杀了你。”齐云轻轻地说。

  开拓者瞬间武装,能量调集。

  纯净的,热烈的杀意扑面而来。斯巴达克挑起眉毛。

  “哈?”

  “一个连血统都没有的新人,说什么胡话?”

  齐云亮出金色短剑,弓步,冲锋。斯巴达克轻蔑地抬起起义军格挡。

  叮,黑色短刀断成俩段。

  斯巴达克沉下脸,一巴掌将他扇开。

  “竟然轻易就击断B9级强度的武器,这是什么剑?”他竖起断剑,看着光洁的切口:“嗯,罢了。既然亮出来,就给我拿来吧。”

  叶佳和唐诗逸对视一眼。叶佳耸肩。

  他的手指僵硬地并在一起,瞳孔扩大到覆盖眼白,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表情。他向前走,动作恐怖而僵硬。

  斯巴达克毫不客气地发出八拳,开拓者装甲碎开。依靠装甲减震齐云勉强躲避大部分冲击,但那最后一拳仍然让他口吐鲜血。

  “奇迹血统么?”斯巴达克甩手往后看。叶佳抬起手臂。

  无形的力量将他击飞。斯巴达克后退,站定。

  “黑爪,无形之手?”他说:“这个技能倒是麻烦。”

  他扭了扭脖子,突然头部旋转一圈。

  他的后脑上长有一张脸,一张面容奇特的脸。脸上有一只眼睛,整生在鼻子上面,那只眼打开露出血红色瞳孔。

  “也是奇迹血统。”尼古拉赞叹:“看来这些年那八个神怪发布了不少好东西。”

  “黑暗权战士,葬都。”

  艰难地从开拓者中挣出来,齐云抓住王权。

  “哈哈哈。”从斯巴达克嗓子里传出干涩的笑声,他向空中伸手,像是抓住某个无形的东西。叶佳手臂怪异地扬起。

  “新人,大概没人告诉过你。”斯巴达克口中轻声:“葬都刚刚克制黑爪。”

  那张巨口中发出可怖的咆哮。叶佳头颅向后扬起,咔嚓一声。

  齐云挥剑正要冲上去。

  “你可想清楚了。”尼古拉在旁边警告:“以你的战斗力上去只是送菜,而你只有最后一次命令我出战的机会。”

  齐云看向王权。

  “别看了,封印着。以你现在的境界,怎么也无法驱使神怪作战。”尼古拉不客气地指出:“黑暗战场上各大战斗职业统一划分九个级别。剑虽然与你绑定着,但也只有在开启职业后修炼到七级,才能解除王权的封印。”

  “作为比照,我也提供给你对方的相关信息作为参考。斯巴达克作为老牌晋升者已经达到六级黑暗权战士境界,这里又被称为开拓者领域的巅峰,尚属于单兵战力。破七级即为守望者,那可就是货真价实战争武器。破九级为超脱者,这是黑暗战场允许存在的最高境界,拥有部分影响进程的权限。”

  “你们三个中,叶佳和唐诗逸勉强到达三级战力,充其量不过最低级的启迪者。至于你,职业技能都没有的渣渣,嗯……”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上去送死了。”

  “喂!说了这么多你还是要去吗?”

  齐云从侧面掠过,剑锋直指斯巴达克后腰。斯巴达克脑后的脸张开双眼。

  眼前突然一片模糊,齐云哇一声吐出鲜血。

  “居然还有高阶的精神系技能,老牌晋升者战力果然可观啊。”叶佳把头拽回来,含混不清地说。

  “原来你不过三级启迪者的境界,竟然能动用开拓者的能力。”斯巴达克俩张脸上同时咧嘴。

  “有意思。”他说:“很有意思。”

  “这个愚蠢的新人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一无所有就敢跟我等叫板。”斯巴达克说:“你没有那么蠢吧。有没有兴趣?我引荐你加入六虹权盟。”

  “喔。”叶佳赞叹:“很诱人的提议。”

  “可惜,我不喜欢双皮脸。”

  不等斯巴达克发怒,他转头喊道:

  “齐云,这家伙一定要宰吗?”

  齐云勉强挥挥手。

  “好嘞。”叶佳快活地说。

  他一转头,掏出一只火箭炮。所有人眼睛都张大,目瞪口呆。

  “你从哪掏出那么个玩意的?”齐云大惊。

  “别说话,看爆炸。”叶佳一转头,扣动扳机。

  火舌,爆炸声。斯巴达克向前一步,脸色沉下来。

  “你这是……”

  他轰开了复制人基地和树心国第二层的通道,从洞口中传出隐约的咆哮。

  “你疯了?”斯巴达克震怒:“第二层是高危地图,你竟然闹出这么大响动。”

  “拿到这个奖励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东西在黑暗战场一定能派上大用场。果不其然。”叶佳一松手,火箭弹消失:“唐诗逸,知道该怎么做吧。”

  唐诗逸点头,身形一闪消失。

  “自寻死路,恕不奉陪。”斯巴达克转身。

  郝弯不知何时落叶佳手上。

  “没有暗行者,这个地图你也不那么好出去吧。”叶佳笑。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斯巴达克冲向他,叶佳竖起手指。

  “别动。”

  郝弯僵硬在原地。他头顶浮起一只沙漏。

  深渊中传出一声剧烈的咆哮。

  唐诗逸出现。

  一只黑色的巨大生物击穿洞口,扑上实验室。

  神怪,黑暗虎。

0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黑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