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投笔铸剑>第一节 惊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 惊变

小说:投笔铸剑 作者:Panzer99A 更新时间:2017/9/14 11:53:19

1 惊变

中美战争第一年 5月16日

10:32:44

滨城市 滨城大学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啊不,上午。

彭长航推开了宿舍的窗户。五月的风,吹在脸上是那样的舒适温暖,足以带走晚睡晚起造成的疲惫。彭长航站在阳台上,眯着眼,毫不吝啬的享受着大自然带来的馈赠。

回头一看,乱糟糟的宿舍里,仍然是一片寂静。老严戴着耳机,托着下巴,静静的享受着自己的NBA,当然,作为铁杆球迷的他,还是会在自己心仪的球队进球时不自觉的发出几声怒吼。骚凡早早地起来,孤独的在十个人的战场上厮杀着,当然,懂的人都懂,这叫排位。不过,他貌似等了彭长航很久了。老秦早早地去了实验室,作为一个非常严肃的导师的学生,每天早起去实验室是他的必修课。

哦,当然,至于安靖安大少嘛。。。毫无疑问,经常下午两三点才起床的他,此时仍然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这毫不奇怪。啊,当然,至于他在被子里看些什么玩些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这些熟悉的人,彭长航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四年前自己是十万个不情愿来到了这所学校,然而现在的他,却想尽一切方法,想要抓住这段光阴的尾巴。人就是这么个奇怪的东西,就算自己曾经多么嗤之以鼻过岁月的一切,可当自己真的到了挥别之时,却常常是万分不舍。

毕竟,这段考完研做完毕设只是写写论文混吃等死的日子,以后不会再有了。

彭长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推了推后面的骚凡,“我说,别TM玩了,想想一会儿吃什么!”

“哎呀,点外卖点外卖。。。你赶紧的,上线,老子等你很久了!”

彭长航摇了摇头,笑着按下了电脑开关。。。

“boom!!!!”

彭长航敢说,这是他这辈子听到过的声音最大的巨响,不,“巨”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声音了。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迅速钻到了桌子底下,尽管耳膜处依然回荡着那种一面金锣,被一个臂力奇特的力士,以他最大的力气在彭长航耳边敲响的声鸣。

一分钟以后,彭长航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尽管耳鸣声依然弄得他头晕目眩,可他还是努力的定了定神,看了看宿舍里的情况:老严跟骚凡都钻到了桌子底下,而安靖呢。。。好吧,他头顶着被子,呆萌的坐在床上望着宿舍里。他这个造型,竟然让这诡异恐怖的环境中有了一丝滑稽的味道。

然而彭长航却笑不出来,又站了半分钟,他终于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默。

“这。。这是什么崩了啊这是?!”

四个人来到了阳台上,这才发现,所有窗户上的玻璃,齐刷刷的从窗户框上“卸”了下来,落在阳台的地面上,成了一堆堆粉末。然而,等他们一齐抬头往外看的时候,这才知道,真正的恐怖远不止玻璃碎成了粉末这么简单,残酷的现实,让彭长航心中传来一阵冰凉。

不远处的马路上,许许多多的学生们正爆发出阵阵尖锐而凄惨的号叫,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四散奔逃;不远处的三层食堂,已经被掀去了整个天台和顶层,黑烟笼罩了整个楼顶,在烈火中扭动着自己粗黑丑陋的身躯;这边,几块崩飞至此的庞大铝合金皮,不偏不倚,正好插在宿舍楼之间的那片绿地的中心。

这时,彭长航在高处注意到,在他们楼下通常存放自行车的那个位置,停了一辆没有见过的面包车。

可是那辆面包车怎么看,都好似是被一块无形的黑色幕布包裹着,透露着一股难以言状的神秘感。不过,那黑色幕布之下,似乎还有什么人,正在逆着彭长航充满疑惑的目光,不断地渗出阴森森的微笑。

彭长航却仿佛从那阴森的微笑中,看到了那终于露出的凶恶狰狞的爪牙!

“我操!卧倒!”

另外三个人几乎是被彭长航按着头蹲了下去。然而彭长航的那个“倒”字还没说完,那阴森森的汽车就完成了自己使命。

巨大的气浪,直接把四个人崩到了屋子里,老严的脑袋跟宿舍里乱放的椅子撞到了一起,晕了过去。

刹那间,刚刚还温暖可人的五月风,现在却夹杂着武器弹药特有的呛鼻硝烟,一瞬间成为了携带各种化学元素的“毒气”,贯透了小小的宿舍。不知是咳嗽的过于猛烈,还是刺鼻的气味实在过于强烈,彭长航泪流不断。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室内的新鲜空气含量,已经不足以满足他那巨大的肺活量了。

在地上趴了几分钟,他终于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阳台。熊熊燃烧的干草地,四散的炸弹碎片,以及地面上。。被炸得零碎的拖着血迹的人类四肢残体。。这是映入他眼帘的全部东西。

估计不是在七楼的话,自己就成了那些肉体碎片中的一员了吧。。。

彭长航傻傻的看着这一切,迎面飘来的一阵硝烟味,让他的喉咙终于缴械投降。。。

足足过了三分钟,彭长航终于努力的接通了所有的脑回路,让那个并不算很聪明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天哪。。。这是。。。有组织的恐怖袭击!”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彭长航竭尽全力的思考着恐怖袭击来临的自保之策,却发现,从小在承平社会中长大的而后在国防教育课上又玩手机的他,一时竟毫无办法。

理清了所有“可能”的办法,他终于确定了以下两条:

1.吃的东西。。。对!就是压缩饼干!学四地下有卖的!啊对,还有水!饮用水!

2.药品!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但关键时刻能抢就抢吧!

骚凡跟安靖把老严扶上了床,彭长航把自己的计划跟他俩说了一遍。三人一致同意,花光宿舍里所有的现金,趁着物价还没被哄抬起来之前。尽自己所能,把金钱换成食品和药物。

三个人旋风一般的下楼,直接奔向学四地下。就在这不到两百米的路上,残缺的四肢零件,破碎焦化的尸体,以及躺在地上不断呻吟、血流不断的学生,配合着那种弥漫在空气中挥之不去的烧烤肉体的味道,活脱脱的构成了一条通向地狱的刹罗道。

彭长航感觉自己的胃中冒出了一股酸酸的东西,直冲喉咙。但他还是忍了下去,扶着一棵已经被熏黑的大树,平复着喉咙中的灼热感。

“喂,我说,别TM发愣了,去晚了咱就等着喝西北风吧!”安靖一把拽过彭长航,几乎是把他拖向了学四地下。也是,在这个时候,任何用来表达同情与惊恐的时间都是奢侈的,在浓烈的硝烟味中,能抓紧的,只有时间!能想到的,只有自己!

然而,不知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带来的恐慌,还是一群承平日久的无知学生根本没有采购预备粮的概念,超市中竟然没有一个顾客。三个人放心大胆的采购了整整一千多块钱的东西。他们能想到可以用的上的,诸如饮用水,饼干面包以及卫生用品等货架已经被他们仨洗劫一空了。

三个人气喘吁吁的回到楼上。然而,满满十几袋子的食品药品并没有消除彭长航心中剧烈的担忧,因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两个小时里,彭长航给家里打了三十多个电话,可是无一接通;当然,流量也用不了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很明显,所有的通讯基站都惨遭毒手,通讯,全面中断了。

突然,骚凡一阵呼喊,把神游魂外的彭长航喊了回来。

“你看!这TM是什么东西?!”

三个人紧紧的盯着骚凡的电脑屏幕,然而画面扭扭曲曲,好半天,信号才稳定下来,一个长的并不像大陆人长相的“中国人”,坐在演播台前,嗲哩嗲气的说着什么,那艳抹的浓妆,让彭长航感到一阵一阵的恶心。

“亲爱的中国大陆同胞们,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美利坚合众国军队已于5月16日向中国独裁政府发起进攻!现发出号召:中国人民应积极与美利坚合众国军队展开合作,我美利坚合众国军队纪律严明,对居民秋毫无犯。。。”

“我去你妈!!!!”彭长航愤怒的把骚凡的电脑甩到了桌子的角落里。

“神他妈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还有人在故意恶搞?!还是说为了什么目的,故意渲染恐怖情绪?!”

不过,暴怒的情绪,却给彭长航带来了一丝闪光的想法:既然他们的视频能传进来,那就是说有线网还能用!想罢,彭长航立刻让骚凡把无线路由器接起来。终于,手机上出现了久违的WiFi图案。

彭长航在微信上呼喊了他的母亲好几次,但还是没有回音。彭长航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失望过,内心的大门仿佛一点一点的在关上。他沮丧,他自责,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时刻,他不在他们身边!

终于,微信里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心里的石头好歹落了一半。

“滨大军事协会的!”彭长航刚放下手机,里面却传来了军事协会会长那焦急不堪的声音:“谁在第二食堂附近,我们逮到了一个恐怖分子!快来支援!”

彭长航二话不说,便迅速的把自己装备了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了冬天的大棉袄,裹在身上,头上顶了一个洗漱用的铁盆,旋风一般的走出宿舍。

安靖在阳台上望着他,只见他蹬上了小秦那辆链子随时都会断掉的自行车,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安靖想了想,也往自己头上扣了个盆,追了出去。

第二食堂附近逐渐聚集起许多人,军事协会的同学们正在勉力维持秩序,苦口婆心的劝诫着大家迅速疏散,避免再次大规模伤亡。

可是,这群学生们只是听到了刚刚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却并没有亲眼所见,因此现在的他们对军事协会的人们说的话也是将信将疑,基本上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围观。

在一般人眼里身着滑稽的彭长航,挤过了几层人潮,来到围观的中心地带。

“长航,你来了啊!”同为军事协会的老秦,此刻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彭长航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会长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正在和校卫队进行交涉,而在一大圈粗绳捆绑之下,一个人正在极不安分地全力挣扎,而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一副阴谋得逞一样的奸笑。

彭长航分明看到,那副奸笑,与那辆炸弹汽车向他投来的那阴森而令人胆寒的笑容,是如此惊人的一致!

突然间,彭长航想起了那些枉死的学生们,全身的血液不由自主地顺着贲张的动脉,向头部冲刺而去。

“笑你妈逼笑!”

彭长航一脚飞踹,直奔恐怖分子面门。愤怒不已的彭长航正欲走上前去,亲手揍得他满地找牙,却被尾随而来的安靖死死地抱住了。

那张刚刚还在奸笑的嘴,瞬间涌出一股黑红色的血液。

“哈哈哈!你们完啦!”那个人把嘴里不断涌出的血啐到一旁,旋即便爆发出一阵得逞的阴笑:

“伟大的美利坚已经向你国宣战了!哈哈哈!没有多长时间,王师就会登临这片土地,就会血洗你们这群走狗!今天我们的行动,只是对你们未来命运的预演!自由民主终将胜利,你们完了!哈哈哈。。。”

再也抑制不住的老秦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掌,那个人立即停止了他的满嘴喷粪,像一滩烂泥一般倒了下去。

此时的彭长航,脑子里却满是刚刚在宿舍中,看到的那一段阴阳怪气的视频。

战争。。。真的是战争!

那场被全世界各路学者预言了几十年,却一直没有实现,以至于全世界人都不再相信会爆发的中美大战,终于在这中国已承平将近一个世纪的21世纪50年代,爆发了。。。

然而刚刚得出结论的他却来不及想别的,因为,那个人的影子,慢慢的从从几个小时前就开始混沌的脑子里具象出来,逐渐真实。

“该死,还有那个家伙。。。”

彭长航继续蹬着破车,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踉踉跄跄的赶到了鹏翔一带。原本他以为鹏翔院内毕竟植物稀少会好一点,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的情况却更加惨烈:三号楼的低层房间没,不断地冒出滚滚浓烟,而二号楼整个宿舍楼甚至被崩去了一大块。彭长航已经不忍再去脑补那惨烈的画面,把头扭了过去,停在了五斋楼下。

“王晓涵,你给我出来!赶紧出来!”彭长航朝着五斋,差点喊破了喉咙,可是在他耳边回荡的依然只是学生们的哭声和呻吟声。

彭长航真的慌了,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神经质的在屏幕上按来按去,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冷冰冰的电话忙音以及毫无感情的“无服务”三个字在逐步的啃噬他本已脆弱的神经。

“彭长航,你站那儿干什么呢?”不远的拐弯处,一个女孩充满疑惑的看着他,“大喊大叫的,真不像你能干出来的事呐。。。”

彭长航看着她,眼里突然放出光芒。他跑向那个女孩,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不断地摇晃起来:

“我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啊?!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啊?。。。啊看来没有,还好。。。。谁让你平时走着平道都能摔跤啊,真是让人担心呐!”

王晓涵有些好气的看着他:“你来看我我很高兴,但是你这最后一句说的真是过分呐。。。”

彭长航夹了她一眼,“本来说的就是事实。。。要不是看在梅姨的份儿上谁愿意管你。。。”彭长航一转头,突然看到了地上除了炸弹汽车的碎片外,还有一些比较小的弹头。不,说弹头也许并不合适,准确来说,是一个个钢珠。

彭长航蹲了下去,“这个。。。钢珠嘛。。。唔。。。”说着他的手向那些钢珠伸去。

“不要瞎摸啊!”王晓涵语气中充满了严厉,一把抓住了彭长航正在伸出的手。

“啧啧啧,这真是一个好的照片呐,硝烟弥漫,遍地弹痕,一对小情侣在这里互相关心,狗粮撒的我都看不下去了啊。。。”

突然,两个人朝相反的方向迅速放开了手,齐刷刷的向拍照的人投出了恶毒的目光:

“再说一遍,才不是情侣!!!!”

彭长航站了起来,“我说阿福啊,都什么日子了,你还敢出来拍照?”彭长航夺过了他的相机,“你。。。你不害怕啊?!”

阿福很配合的帮彭长航调出了刚才的照片,无所谓的说到:“有啥可怕的,比从我爸爸那里看的好了很多倍了。。。叙利亚,叙利亚知道不?我可是被我爸带到过那儿两天的人。”

阿福说着,趁机一把将相机夺了过去跨在了自己脖子上:“给你看看就得了,还真让你删啊?行了我还要再抓拍一组去了,不耽误你俩了~”就在彭长航即将落下一顿拳头之前,阿福早已甩下了一路笑声扬长而去了。

“真是没心没肺呢。。。”王晓涵看着他的背影笑道。

“经历的多了,自然不会把一些事情放在心上吧。”彭长航转过头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还能打算什么啊,赶紧回家才好!”王晓涵摆出了一副万分惊恐的表情,“刚才突然就冒出了好几声爆炸声,就跟在耳边似的!吓死我了。。。”

“哦,你还知道害怕啊,我以为你这没心没肺的不懂怕了。”

“脑袋还真是迟钝的要命呢。。。”王晓涵腹诽道,脸上却不由自主的表现了出来。

“还笑。。。行了赶紧回去吧,我送你。”彭长航一把把她拉向五斋,“赶紧收拾,别让老子等太久。”

“老娘可没让你送!”

“好了好了,我是要顺道去看看梅姨好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不去看看梅姨,我妈回家能把我打死啊。。。”

“亏你有良心,小时候我妈有什么零食都先想着你,好像你才是她孩子一样。。。”王晓涵气鼓鼓的,“别以为我比你大一点就让着你不计较。这些陈年旧账我可记得很清楚呐!”

“好好。。。您先上楼吧好么?”面对这么一个爱惹事的“姐姐”,彭长航总是感觉好笑又无奈。

两个人飞快地骑着车,直奔北门而去。可是,校园里的一切,却让彭长航那颗本已有些安静下来的心,再次翻腾,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他那因骑车而有些燥热的体内,不断地蔓延开来。。。。

4

第一节 惊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