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锁冥2炽热的白昼>第30序 重遇故友(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0序 重遇故友(下)

小说:锁冥2炽热的白昼 作者:最终星尘 更新时间:2018/3/13 14:09:21

车里离开了许久之后,叶季语摔开苏瑜晨的手,低着头失落的走开了,她从没想到过自己也会经历这样一天,变成小说中那些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女人,她承认自己杀过人,索马里海岬的美罗蒂,虽然后面被救活了,以及刚才的梁安也或多或少是由于她才死的,这些她不会否认,也不会产生罪恶感,如果有人拿着枪指着你的头顶,你只有杀死他才能活命,你会任由宰割吗?当然不会,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没有谁的命会比别人的命更值钱一点。

但殡琀不同,这是个没对她造成威胁的人,她们之间没有直接的生死冲突,顶多就是阵营不同,她也知道如果想要得到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交给北原城田。但是,可不可以又个折中点的办法呢?加入苏瑜晨、维格芬特又或者她自己有点能力,能够说服那姑娘!那么殡琀至少就不会体验接下来的待遇。她能想象得到某个秘密设施中,殡琀惨绝人寰、令人揪心的惨叫声。

叶季语又想,也许她又只是想要心里平衡一些,找点安慰呢!如果她真的那么发对的话,方才就不会任由北原城田带着殡琀离开了。

她想走走,随便看点什么都行,只要能缓解压抑的心情,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憋坏的。但是她的身体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刚才被子弹击中的胸口随着她的走动不断的扯动着伤口,揪心的痛楚涌上心头,她咬着牙走着。

最终,她还是败给了自己的身体,无力感袭上心头,脚下的步子不知何时踩空了,身体往后倒了下去,阴冷的天空在视线中飞速闪过,就如她此刻的内心,冷成了灰色。

有人用温暖怀抱接住了她,宽阔的胸膛替她挡住了头顶抑郁的天空。她不用想也知道接住她的人是维格芬特,他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不用自责,殡琀杀过的人不比北原城田他们少,善良要给值得的人!”维格芬特说话的同时,公主抱的方式温柔的抱起了她。

“你不明白!”叶季语随口敷衍道,她不知道要说什么,要如何给维格芬特解释她的不快,另一种角度上她也不想解释。

“天空集团有种最新研制的药,催眠能力很强,对她来说不会有痛苦的,现在都是和平年代了,谁还会给犯人灌辣椒水又拔指甲的!”维格芬特平静的眸子平视着远方的城市,步伐不急不缓。

“你确定?”叶季语眼神一亮,她确实没想到现在已经是一个信息科技社会,警察审讯动粗都会判罪,天空集团是一个药剂研究的前沿企业,造出高效力的催眠药剂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是!我确定。”这一天的维格芬特,似乎话多了一点,但却每一句都是那么温柔。

郁闷心情有所驱散,她脑袋清醒了一点,突然意识到,她正在被一个男人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在怀里,她的脑袋贴着男人的胸膛,他的心跳平缓不燥。于是,她脸红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接近维格芬特。

“维格芬特,那个……我们。”她想提醒一下维格芬特,他们两应该保持一下距离,作为朋友现在的动作似乎过于亲密了。

“你受伤了,只有这样才不容易碰倒伤口!”维格芬特看出了她的小心思。

于是,叶季语便在维格芬特的怀抱中,走过了近千米的路程,她时不时的会抱怨上两句,或者瞎扯上两句有的没的,反正她的思维很跳跃,维格芬特有时很随和的回上一两句,但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静静的听着她一个人畅言。苏瑜晨跟在他们身后不远的距离上,估计着叶季语有段时间会不理他,所以也不着急掺和他们两。

这一段距离,也成了叶季语多年以后难以忘记的回忆,作为她与维格芬特为数不多的近距离接触。

周律所在的医院里城郊很近,也就刚进城后十几分钟的路程,穿过几栋挡住视野的大楼后便抵达了医院。

那是间规模不大小型私人诊所,立在原本应该热闹的工业郊区枢纽道路中,三层见顶,爬山虎从顶楼倒垂而下,配着诊所清新的建造风格,倒是有几分市中花园的感觉。

受伤的中年女博士和警察就是在医院中休息,见到周律后,周律给他们说了大致的情况。中年女人受的是刀伤,大腿被匕首刺中了静脉,失了很多血,他对医学不算太懂,只好找到医院的紧急指导书,对着上面的指示勉强给中年女人制住了血,问了血型后又给她挂了一代血包。

另外一位男警察的情况,就更严重了,太阳穴凹进去了大片,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周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给他简单的包扎上伤口,然后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至于已经确定死去的另外两个专家,尸体被放在其中一间病房中,周律对刚死的人心里瘆得慌,盖上被子后就没再进去过了。

叶季语觉得周律做的很合理,换成其他一些胆小的人,恐怕就是把人丢在病房中等死了,和他们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后,周律显然也得到了成长,除了毫无意义的吐槽之外还是有些能力的。

周律本想吹嘘一下自己应对危急也没有手忙脚乱的英勇表现,让这几个常年叫他呆冒的大佬也刮目相看一下,刚准备开口,维格芬特就说了句‘季语中枪了,一直坚持到现在,帮我一下,我给她取出子弹。’

然后周律未说出口的话就被彻底打了回去了,维格芬特他们进来时,他看到了叶季语身上包扎着的伤口,知道他们又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打斗,还因此受了伤。但是看着叶季语丝毫没有痛苦,还一副乐享其中的神情后,他草率的认为‘叶季语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没想到这丫头是被枪打中了,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他在新闻里见过混乱国家市民被流弹集中后的情形,这和被刀捅了一下是不一样的,子弹射入人体后会炸裂开来,从体内撕裂人的身体,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好在维格芬特对医学上的造诣还算合格,知道需要先给叶季语打上一针麻药。躺在手术台上的叶季语褪下了体恤,只穿着浸血的白色蕾丝边胸罩,傲人的双峰坚挺着。

周律在一旁看的多次鼻血欲喷,若不是特意找了个口罩遮住了口鼻,他铁定是露着一张鲜红的双颊。他在南甫大学时就知道叶季语是个公认的美女,以一人之力力压了南甫大学及其分校中所有的女生,常年冠绝着校花榜第一名的位次。那时候,叶季语是南甫大学大部分男生的女神,每天给她寄的告白信叠起来能轻松塞满一个垃圾桶。

叶季语的住区和他家的方向是一致的,偶尔会赶上同一班回家的晚班车,叶季语会喜欢罩上一定鸭舌帽,在拥挤的人群中倚着窗户,静静的听着轻松的纯音乐。周律会使劲挤到叶季语身后的位置,眼神时不时的就往叶季语身上瞅去。他总幻想着有一天,叶季语会在他上车后,随意的问候一句:嗨,周律你也坐这班车啊!

可是,叶季语从来没有对他那样说过,他们两谁也不认识谁,即使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不过大学就是这样一个环境,不同的院系间的人就像不同学校的人那么遥远。可即使不是同一个系,也没见过几次面,可是每次经过叶季语,周律还是会抬起头挺起胸,尽量表现出一个大男人的体魄。

而现在,那些幻想都不重要了,因为叶季语就在他的面前,露出白蔹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香水!他和叶季语不再是见面擦身而过的陌生人,他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一起并肩畅谈过;他就要和叶季语亲密接触,虽然只是用热水给她洗洗伤口,但这也是机会,叶季语从来没说过自己有男朋友,苏瑜晨和维格芬特不过是当成亲人来看待。

“周律,我要你保证,今天看到的事无论对谁也不能说出去!”在开始治疗前,维格芬特突然对上了周律的眼神,眸子中除了平静外,似乎有了几分不一样的东西,像是毒舌的回眸一撇。

“我知道,这个我理解!女孩子嘛!”周律心说肯定不能随便给别人说自己看到了叶季语只穿内衣的样子,他会被叶季语那群疯子粉丝随便找条街道砍死的,维格芬特的意思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叶季语现在的样子,他理解,对于女人来说贞洁是很重要的,虽然这看起来也不算太严格的‘色侵’。

“记住你说的话!”维格芬特认真的回了一句,然后拿起了消毒过的镊子。

周律心说有必要那么严肃吗!他肯定不会随便说的,这种事他要写成自传留给以后的后代以供参考。

接着维格芬特慢慢的用镊子取下了粘在叶季语锁骨下压着伤口的布料,露出被子弹击中的区域,黑的惊心,像是一块崭新的石墨。

“这么多瘀血啊!”周律预料到会有瘀血。

在工序上,维格芬特要先给叶季语清理伤口,反复消毒以防感染,接着是扩大伤口取出弹片。

但是周律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维格芬特用双氧水给叶季语清理了数十次伤口,黑色的瘀血依旧染满伤口,像是无穷无尽的一样。他仔细的盯了几次后,才发现,那不是瘀血,是从叶季语伤口处流出来的血液。中毒了,这是他的第一反应,大部分影视剧中都有这样的情节,某人物中毒后,流出的都是黑血。

维格芬特处理了几遍后,停止了清晰,开始了用手术刀割伤口,取弹片,消除腐败组织,缝针。

周律在一旁给维格芬特打着副手,做着一个合格的临时助手,他虽然没有太深的医学素颜,却也是一个领过学位证的大学毕业生,只要维格芬特随便给个提示他便能知道接下来的工作!

叶季语手的伤不止是胸口的枪伤,腿上也有刀伤。而周律跟着维格芬特的动作,渐渐的明白了,叶季语身上的黑色血液根本不是什么瘀血,也不是中毒,她全身上下的伤口流出的都是暗黑的液体,似乎这就是她的血液。而弄完一切后,维格芬特也没有给叶季语进行输血,对于一个中枪的人来说,失血过多是很常见的,救治后一般都需要输一定的血来补充。可是维格芬特压根就不准备这么干,点滴什么的就没有准备,他觉得维格芬特不是会犯这种小失误的人。

“为什么不输血,这样会很虚弱的!”周律试着提醒维格芬特。

“输不了,医院里不会有和她一样的存储血液。”维格芬特说。

“怎么可能没有,这可是医院!”周律其实已经差不多明白维格芬特的意思,只是他想亲耳听到维格芬特说出来,想要亲耳证实。

“其实你早就明白了,季语不是人类。”

0

第30序 重遇故友(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