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言的荣誉>第十一章 真相还是开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真相还是开始

小说:无言的荣誉 作者:紫净檀心 更新时间:2018/2/7 18:19:25

高峰正在看电影。

的确,在看电影。

“大队长。”于晴敬礼。

高峰并没因为于晴的到来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突兀,他按下暂停键,示意于晴进来坐下。

于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不经意浏览办公室环境。

“我刚刚在想,这上面的行为真有可能实现吗?”高峰把屏幕转过来,于晴通过电影内容看出是美国一部很火热的狙击电影。

于晴咂咂嘴:“电影艺术化加工罢了。”

高峰笑着靠在椅背上:“再艺术化加工也有现实痕迹吧?”

于晴耸肩:“的确。”

“我想知道,在现实中,单枪匹马一个人能不能达到这种程度?”

于晴看着他的表情,想了一会儿:“有的人可以,但现实中可不会按照电影中的剧情发展,要知道艺术化场景把善恶分的很对立,而在现实中,人们希望看到善战胜恶。”

高峰回头看了看屏幕:“你觉得特工行动有多必要?”

“得看这次任务的需要,不过对于世界上对特工行为的看法,必要但是很讨厌。”于晴继续说。

“在部分国家,特工往往是一次性的,即便培养成本再高,即便拥有再丰富的经验,遇到特殊情况,这些国家的领导阶层会毫不犹豫舍弃,民众希望和平,领导层需要稳定,经济需要资金,很简单的道理。”

高峰点点头,认同她的话。

“我考虑过把你放在分队,但你的经验危险又宝贵,所以,我给你这个位置,在一队训练,那里的队员是大队最优秀的,接受能力也很强。我希望你能和林豪一起,将更宝贵的东西快速导入进来。我这么做大队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但我有我的意图,首先我不想让你和还没来得及认识的战友产生隔阂,但这里每天会有不同的案子,培训他们需要时间,每个队员的作战年龄都是有限的,我不想浪费时间。”高峰很坦然。

“其次我希望你能参与到大案要案的侦破过程,这是你之前机构给我的考核表,说实话,我觉得你更适合这里。”他把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于晴搓了搓手上不存在的灰尘:“说白了,还是想让我做更贴近教官的职位。”

高峰点头:“于晴,你很棘手,但我更喜欢你身上的东西。”

“你不觉得这样很别扭吗?”

“给你职位不给你权力,是我必须对整个大队负责。”高峰两只手叉在一起。

“不信任我何必要我进来?”

“我信任你,但不代表别人信任,于晴你应该知道,人很复杂,尤其飞龙和家人和外界接触比较频繁,我必须得让这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

于晴活动下脖子,看着窗外一群鸟儿飞过。

“你脑子天天捣鼓这些不累么?”

告别高峰,于晴办理完一些手续,林豪在档案室不期而遇。

“林队长。”于晴抱着一摞的资料。

“这是什么?”林豪看着厚厚的档案袋。

“最近几年的特色案子,大队长希望我尽快学习,以适应这里的环境。”于晴拿起一份晃晃。

林豪皱眉看看。

于晴告别后,林豪转身就去高峰办公室。

“大队长,你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她?”他推门见山地问。

高峰此时在看电脑上不同子弹的擦痕资料:“百分之四十。”

林豪哑口无言。

假期还有两天。

于晴习惯了高节奏的训练模式,突然的时间让她感到焦躁,她想去匕首大队,但那里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即便退伍或转业的战友也知道那里不可随意出入。

高峰的意思她明白,他绝不会放一个危险分子在身边,这对她是一种孤立也是一种考验,更是对所有人都能解释的过去一种方法——即便未来发生任何可能。

于晴心里有点瞧不上他,但她必须适应。

即便高峰身上有政客一类的影子,但现在她也很难分身,严哲的事没解决,她就一天不得安生,比起把她放在其他地方,飞龙大队似乎是个最好的选择。

众目睽睽又难以得手。

但于晴判断失误的一点,就是她对高峰的看法。

放下资料,于晴快步下楼,她换了身便装,从林豪那领了个外出单后出门,她才想起要出门要么靠走要么靠租车。

她一摊双手,顺着大门口出去。

路上车来车往,于晴忽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就像刚出狱一样。

好处是,高峰还允许她用手机。

于晴打开导航地图,划了个地点,她看看距离,找了个公交站牌。

她极少这样单纯地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不用计算频率和一切可能性,到站的时候,她差点耽误了下车。

她找了个咖啡馆坐下,破天荒地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杯饮料,等着她希望见到的那个人。

不到十分钟,肖丽娟提着公文包过来。

于晴靠在舒服的椅子上:“你这现在打算走学者路线了?”

肖丽娟撇撇嘴,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我们大队长差点吃了我,这也是最好的路子。天天教学生还省心。”

“拉倒吧,哪个地方没有乾坤。”于晴笑笑,按下桌上的呼叫铃。

肖丽娟看着她穿便服的样子,黑色的卫衣搭配舒适的牛仔裤,外加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很难看出这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

再看看于晴选的位置:“换以前打死我都不信你选这个位置。”

“我不想活了行不行?”于晴开着玩笑。

肖丽娟菜单也没看点了一杯咖啡。

“话说,我现在逐渐喜欢这种看着外面发呆的生活了,好像一切都和你无关。”于晴胳膊撑起头,外面一对情侣在十字路口相拥,对面的店铺的老板娘脸色难看地别过头。

肖丽娟看了她一会:“在新环境不习惯?”

“我到哪儿习惯过?在陈风那就不断闯祸,我就是那事故引子,到哪儿哪儿的问题炮火自动吸引。”于晴打趣的又喝一口。

肖丽娟的咖啡上来了,她看着漂亮的拉花,几下搅拌均匀。

“有人的路没法选,你我都一样,都不容易。”

两人坐了半个钟头,于晴看看时间:“我想去看看陈忆昔。”

肖丽娟哑然,她就知道,于晴从没放下过。

出租车七拐八拐来到一座山上,司机看着刚刷不久的车像从撒哈拉回来似的哭都来不及,于晴付完车费后司机看也没看一脚油门开走。

“要不是穿着这身衣服老娘拆了他轱辘。”肖丽娟看着飞扬的尘土。

于晴挥挥面前的尘土,笑笑朝一个寺院的大门进去。

这里没有门票,环境清幽却有几百年历史,寺院是尼姑住的寺院,因没有过多宣传且不受门票,信众或旅游者来去自如,这里一进门就显得清净很多,不多的门房有年久失修的痕迹,但不影响这里僧众的虔诚之心。

肖丽娟脱了带军衔的外套,在这环境里,这一身太扎眼。

“师父,我们找陈忆昔。”于晴拦住一个正准备倒泔水的师父。

师父好奇地看看肖丽娟的外套,单手做了个行礼的动作,指指一个房间。

“谢谢。”于晴对她笑笑。

陈忆昔正在整理经书,很多都是信众送来的内容不全的或家里不需要的。

“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陈忆昔笑着迎上她们。

“我还以为你在打坐呢。”肖丽娟看着满屋的经书。

陈忆昔笑的更轻松了:“哪有呢,寺院的生活不止是打坐。”

陈忆昔招呼她们在另一处招待客人的地方坐下,端来两杯水。

这种天还是真容易口渴,刚刚两杯饮料似乎都不能满足于晴和肖丽娟的需要,一前一后喝干了杯子里的水。

陈忆昔给她们继续倒满。

“你还真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啊?”于晴看着一屋子的经书和正中的佛像。

“我想让自己静静,停下来再继续,不想再走错路。”陈忆昔坐在两人对面。

过去无法不去面对,逃避会让生活更糟。三人深知这一道理。

“以后怎么打算?”肖丽娟最担心实际问题,没了公司,甚至几乎没了生活来源,这里看来更适合陈忆昔了。

“我调整好后会出去找份工作,平淡一生。”陈忆昔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于晴看一眼肖丽娟,她不想这么突兀:“你能适应从零开始?”

陈忆昔从屋内看着屋外,阳光倾泻进屋内的石板上:“很多东西只是让我们经历,经历过了就过去了,钱财名利也好,人也好。我们最后想抓住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感觉,为了感觉去过虚伪的生活,不值得。”

肖丽娟实干派现在还不懂这些。

于晴明白了一点,昨日烟花,今日连回味都有不一样的味道。

“我管不了也不想管那么多了,”陈忆昔继续说,“我以为能改变很多,但别人同样这么认为,所以就有了争斗和偏执,其实,这辈子平安过去,最好。”

于晴深知这种感觉,如果能重来,她宁愿希望和那个十字路口的女孩一样。

“孙刚怎么样?”于晴想到另一个人。

肖丽娟眼皮一抬,立即垂下:“他有时会过来,给寺院里送点钱物,说不上几句话就走了。”

于晴和肖丽娟对视一下。

“什么时候打算开始?”

陈忆昔脸上忽然有了微笑,坦然,自在:“下个月初。”

于晴了了一个牵挂,往下的氛围轻松了很多,聊了许久,他们也到了告别的时间。

陈忆昔送她们出门,在门口目送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转弯处。

回头时,年长的尼师看着一脸忧郁的陈忆昔。

“经历过的不会忘记,你确定你能放下那份感觉?他在你生命里再无缘分,你再牵挂也是一人在这世上受苦。”

陈忆昔看着院中的银杏,一片叶子飘落,叶枝永不相见。

“世人不信轮回,不信因果,若真能看透,也就无所谓分别相遇。”师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陈忆昔刚要回答,另一条路一辆车开上来,司机一甩头把车随意扔在一处空地上,打开车门跳下来。

这动作在这里显得突兀,再浮躁的人到这里也多少收敛,除非来的目的不同。

陈忆昔眉头微皱,她看到来的是谁。

赵平疆从车上下来,一脚踏进一个没看到的坑里,他差点一跟头栽过去。

师父摇头走开。

“你怎么来了?”陈忆昔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从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赵平疆提着从车后备箱拿出的素食和水果,抬抬手。

“不是广纳十方信众么?”他理直气壮地说。

陈忆昔头也不回地进去。

不提他的职业,就他那脑子,才怪!

于晴和肖丽娟刚坐上车,于晴的电话就响起来。

肖丽娟猜到了八九分。

刚接通,林豪的声音传来:“于晴,你在哪儿,有紧急任务。”

于晴看了看最近的路名。

“顺路,端一窝贩毒的,需要什么装备?”

“平常的就行。”

肖丽娟知趣地提前离开。

于晴脑子飞快地转着,半个小时飞快,一辆黑色的警车在她面前停下。

车门打开,战友们全副武装,于晴来不及招呼,拿过林豪递过来的平板电脑,看着行动简介。

“怎么还有人质?”于晴看着一张照片。

“是我们的线人,安排进去半年了。”林豪表情凝重。

“实时情况有吗?”于晴看着资料,一旦涉及到人质,所有的案子都会相当麻烦,风险提升好几个档次。

林豪划出一段视频,照片上的线人被殴打的几乎毁容,只是脸上一个黑痣让于晴分辨出身份,然后镜头突然花了。

“他的身份被发现了,所以提前行动。”林豪眉头紧皱。

于晴看着他紧张的身体姿势:“你们认识?”

0

第十一章 真相还是开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