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枪手>第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小说:冷枪手 作者:真的是落后 更新时间:2018/2/4 13:20:19

八里河东山,那条看不见的中线另一侧,越军二军区334师532团二营五连防御阵地上,上尉连长武延喜背靠着堑壕的崖壁,双手环抱于胸前,目光所及之处,是那个像狗一样绕着阵地乱转的特工连阮姓副连长。于是,他本就阴沉着的脸,更添了几分阴鸷,仿佛印上了一团乌云。

一个班,七个人,一晚上的功夫,说没就没了。洞里头的六具尸体早已经运了下去,可这被中国人用集束手榴弹炸得乱七八糟的洞子,想要再住人进去,却不是一时半会儿清理得出来的了。七个人,却只有六具尸体,那就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当了逃兵,要么是被对面中国人俘虏了。逃兵?就何植勇那老油子,虽然痞性了点儿,可要说他会当逃兵,那是绝计不可能的。既然不是当了逃兵,尸体里又偏偏少了他的,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何植勇这家伙,被中国人俘虏了。

手底下的兵被人俘虏了,这么大的事,自然不能瞒着,也不可能瞒得住。是以,作为连长的武延喜只能如实上报,而上报之后的结果就是,招来了那个姓阮的特工连副连长。

相比自己这些普通的步兵连队,特工连完全是更高级别的存在。故而,那个想要从现场嗅出点儿对面蛛丝马迹的阮副连长,还得自己这个连长一路陪着,这还是营长亲自给自个儿派的任务。上尉连长来给一个中尉副连长当跟班,这让他武延喜心里怎么可能舒坦?更何况,自己手下的兄弟才刚死,用那些中国人的俗话来说,那就是尸骨未寒。可这位阮副连长呢?你特工连的人是精锐不假,可你一副看什么,什么不入眼的挑剔样是个什么意思?是我武某人布防不力,还是我武延喜带的兵不行?你这到底是来查探现场找线索,还是来打我武延喜的脸来的?

如此一来,武延喜这脸色怎么可能好看的起来?故而,他就这么抱着手,靠在堑壕里冷冷地看着,看着那个如同狗一般想要从这一片狼藉的阵地上,嗅出点儿花来的特工连副连长阮衣江。

至于阮副连长能不能真找出点儿什么蛛丝马迹来,武延喜这心里是冷笑的。你特工连的是精锐这没错,可咱这一线的步兵也不是软脚虾啊。昨晚那么大的阵仗,又是照明弹,又是炮击,然后枪响的那叫一热闹,以至于连自己都错觉,对面的中国军队是不是又要发起一次突击了。结果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到最后才闹明白,搞出那么大的阵势来,不过是为了掩护过来偷袭的人撤退。

至于被俘虏的何植勇……武延喜心头苦笑了一下,对面昨晚的行动,很明显,就是为了过来抓俘虏的。所以,即便不是何植勇,也可能会是陈植勇,王植勇……显然的,对于军区头头们筹谋的那个计划,中国军队已经有所察觉了。不然,也不会有昨晚这一出了。只是,偌大一老山战区,偏偏对面就把抓俘的点选在了自己的防区,除了自认倒霉之外,武延喜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唯一能自我安慰下的,或许就是连自己这当连长的都不清楚上面的作战计划,更不用说何植勇一大头兵了。所以,中国人想从何植勇这俘虏嘴里套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实在不太现实。可话说回来,被俘的兵是自己手下的,死的人也是自己手下的,自己这当连长的,那责任是怎么也逃不掉的了。

“武连长。”

一声呼喊将武延喜从思绪里惊醒,抬眼循声看去,发现出声叫他的,赫然是那个特工连的中尉副连长。

“嗯?阮副连长,有什么发现?”武延喜板着的脸颊抽了抽,勉强挤出了丝笑。顺带掏出烟盒,抖出根烟来递向了阮衣江。

阮衣江接过烟,轻轻弹了弹烟卷儿,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来由地,武延喜松了口气。其实,他这心里挺矛盾的,既希望这阮副连长真能找到点儿什么,同时又害怕真有什么自己遗漏的痕迹,被人给找了出来。真要是那样的话,等着他武延喜的,恐怕不会是什么好果子了。

“武连长对这个何植勇,了解么?”

“咔嗒”一声,ZIPPO防风火机在阮衣江手中跳起一缕火苗。借着这一缕火点着了烟卷,喷出一股子烟雾后,阮衣江问武延喜。他说话的时候,暗银色哑光外壳的ZIPPO火机在他指间反反复复地开合着风帽,发出清脆的“咔嗒、咔嗒”地轻响。

十多年前,那场反侵略战争的胜利,让重获统一的越南接收了大批美军撤离后留下的物资。也正是这诸多的军用物资,还有十数年硝烟不断的战斗,让越南这一面积不过中国一个省大小的东南亚小国,一举上升到了亚洲范围内,军事强国的高度。

“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貌似,河内的阮氏政府是这样给自己定义的。在他们的排名方式里,远东冻土上的苏联老大哥自然是排第一的。而第二名,则是刚刚撤军回到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国了。虽然从战略层面看,美军是失败的一方,可事实上则是,整个越南在这场战争里,几乎连根子都被打烂了。故而,这场反侵略战争的胜利是怎么得来的,越南人心知肚明。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痛,恩将仇报,以怨报德,恰好就是说的他们。于是乎,“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名头,就这么恬不知耻地被他们安在了自己头上。而他们的底气何来呢?无外乎两点。

一,他们有一支百战余生,战斗力强悍的军队。二,他们接收了无数美军全面撤退后遗弃的物资。两点一相加,放眼东南亚,再无敌手。就比如阮衣江手里这ZIPPO火机,同样也属于美军遗留下来的东西。正宗的美国货,连外壳都是纯银的。

看着阮衣江手里的打火机,武延喜就想到了何植勇宝贝得不得了的那块手表。烈士后代啊!怎么就做了俘虏呢?你还是个老兵啊!怎么就能让人给俘虏了呢?你身上的光荣弹是拿来当摆设的么?

“武连长,武连长?”

“啊?”武延喜回过神来,看到阮衣江那神色里明显的不耐烦,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何植勇,他啊,是烈士子女。”

阮衣江哦了一声,偏着头看着武延喜,等着他继续给自己说道这个何植勇。

“……因为他父亲是烈士,所以,不光是连里头,即便是营里,都是重点培养的对象。本来前两年都纳入了军官考察培养名单里的,可是后来……”

“后来成了个兵油子?”

阮衣江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这笑声里是嘲讽还是失望。

武延喜苦笑着叹了口气,说,“是啊,谁也不知道,之前好好的一个兵,怎么突然就变了个模样。谈话谈了无数次,可一点儿用也没有。久而久之,也只好随他去了……”摇了摇头,他接着对阮衣江说,“阮副连长,关于何植勇的情况,大体就这么多了。这小子,虽然说痞了点儿,油滑了些,可要说他不反抗主动投敌,这个不可能……”

“武连长!”阮衣江突然加重了语气,打断了武延喜的话。“我不是督察队。而且,我信你没看出来,我们现在蹲着的这地方,就是何植勇被俘的地方。”他指着脚下的红土地说道。“这么明显的痕迹,显然是何植勇挣扎的时候造成的。那么,他夜间出洞做什么?即便他是当班的哨兵,可他的哨位也应该是在洞口,而不是这堑壕边上。所以……武连长,我不是说他何植勇投敌变节,而是想告诉你,正是因为他的不守纪律,才造成了这个后果!你手下这一个班的兵,全都是因他而死,明白么?”

武延喜先是愕然,接着便是愤怒。

“这混帐东西!”他恨恨地骂着,才燃了一小半的烟卷,被他狠狠地摁在了地上,碾成了一堆碎末。

“所以,武连长,我想知道的是,何植勇,他知道多少事情?这是我必须要搞清楚的。大家都是带兵的人,我可不想因为一个被俘士兵的缘故,让我们特工连前期付出的辛苦,全都白费掉。武连长,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说完,阮衣江便用目光锁住了武延喜的眼睛,静静地等着眼前这个还没从愤怒中回过气来的上尉回答。

武延喜深吸了一口气,再仰着脖子长长地吐出,似乎是想藉此将胸膛里那一团火气排泄出去。吐完气,他又闭上眼,重重地从鼻孔喷出了几股浊气,这才睁开眼,迎上阮衣江的目光说。“阮副连长,这一点,我武延喜以军人的名誉向你担保。对于上头的计划,我这一线上的连长都知道的不多,更何况他何植勇一个大头兵?”

“行!既然武连长你能如此肯定,那我也就放心了。我来这一趟,说白了,就是想确定这个事儿。现在有答案了,我也就放心了。那么,武连长,我就先告辞了。有打扰到你的地方,还请见谅。”

阮衣江的动作很是利索,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很是有他们特工连来去如风,干脆果决的风格。

望着那个如灵动的山猫般,几个闪现就在交通壕里消失不见的背影,武延喜微张着的嘴才渐渐地合拢,随即,又张开,长长地吐出了一股浊气。仿佛,随着这一口气吐出,那心里头先前存有的不满和抱怨,也跟着失了踪迹,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苦笑。合着,从头到尾,人家跟自己想的,压根儿就不是一码事。把人家当小人看,到头来才发现,那个小人,其实一直在自己心里啊。

正懊恼间,突然就看见自己的通信员从交通壕里气喘吁吁地钻了出来。

“连……连长,营……营里来……来电话,通……通……通知您赶紧去营部开……开会……通讯员弯着腰,两手撑着膝盖,一边大口大口地吐着舌头喘气儿,一边磕磕巴巴地说着,末了,大概是气儿喘匀了,又利索地补了一句。“营里说,全团连以上主官都要参加!”

营指、通知、团部开会……几个关键性的词语在武延喜的脑子里盘旋着,让他的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一丝叫做不安的情绪,也因由那一“咯噔”,从胸腔里弥散了出来。

阵地被袭,人员被俘。阵地被袭击,在这战区算是正常的事儿,可关键是有人被对面生俘了。这是开战以来,绝无仅有的事情,太丢脸面。是以,上头真要抓住这一点上纲上线,来收拾自己这个当连长的,还真是无招可想。可是,若真要收拾自己,这时候,就不是自己带着通讯员走着去了,而应该是被团里派来的督察队押着去才对。

所以,这突然通知开会,是个什么缘由?莫非?

想着想着,武延喜这心里又是猛地一颤,这突然间想到的可能,让他的呼吸都禁不住加重了几分。凭着一线军官的直觉,他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无限接近实际。自4.28被中国军队的拔点攻势打的一退再退,收缩防守了快半个月了,上头,怕是早就按捺不住了吧。也难怪今天那个特工连的阮副连长莫名其妙地要来走这一遭。

发动在际啊!可是……

虽然猜测到了原因,可武延喜这心里却是不喜反忧。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那该死的何植勇给害的。如果上面的计划,是因为昨晚的原因不得不提前反动,他武延喜这个当连长的,难辞其咎,就算太重的责罚不会有,可一顿挂落却是免不了要吃的。故而,走在这条下山的路上,他武延喜沉默无言的外表下,是内心的愁肠百结,一路走来,一路忐忑。

2

第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