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漕运天下>第三章 身处险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身处险境

小说:漕运天下 作者:沙场点兵 更新时间:2017/12/7 1:49:17

于谦定睛仔细一看,从树上掉下来的人竟然是锦衣卫指挥使袁斌,尽管于谦常年在外地担任巡抚工作,但是作为锦衣卫指挥使的袁斌,于谦早在先帝时期就对袁斌很熟悉,那个时候袁斌还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锦衣卫,跟随在先帝身边担任护卫。

  先帝宣宗镇压汉王朱高煦之叛时候,于谦和袁斌几乎都是形影不离的伴随在先帝身边,所以在那个时候于谦和袁斌就已经十分的熟悉,只是在于谦担任兵部右侍郎之后远赴山西和陕西担任巡抚才和袁斌的关系渐渐疏远。

  于谦万万没有想到多年之后两个人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不过十分的明显锦衣卫指挥使袁斌一定是受到追杀,才会在重伤之下将自己藏身在高树之上。

  于谦立刻将袁斌扶到自己的瘦马之上然后牵着马快速离开,毕竟能够敢向锦衣卫指挥室动手的人绝对不是善于之辈,现在袁斌身受重伤,必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再说。

  “嗯……”或许是在马上颠婆的原因,袁斌缓缓地清醒过来,嘴里发出来一阵呻吟的声音。

  “袁大人醒醒!袁大人醒醒!”于谦立刻挺住自己的瘦马,轻声呼唤袁斌。。

  “你是何人?”袁斌还保持着意识的清醒,尽管自己十分的虚弱,但是还保持着一名锦衣卫应有的警惕性。

  “袁大人是我,兵部右侍郎于谦!”于谦知道现在的袁斌精神处在迷离的状态,立刻向袁斌详细的说了自己的身份,这样可以让袁斌感到一丝安全感。

  “于大人?真的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尽管此时的袁斌十分的虚弱,但是听到于谦的名字立刻精神好了许多,因为袁斌知道遇到了于谦自己暂时安全了!

  虚弱的袁斌还是强挺着将自己的遭遇向于谦简单的说了一遍,原来锦衣卫指挥使袁斌在接到皇帝陛下的密旨之后带领二十名镇抚司的得力助手快速离开北京城向着杭州府急速前行,但是到了杭州府的郊外还是被东厂曹吉祥带领的锦衣卫追上了。

  东厂曹吉祥根本没有像王振说的那样去部署下面的人进行保密工作,司礼监在大运河漕运上做得那些事情也根本没办法保密,知道的人太多了,锦衣卫镇抚司的手段,随便抓几个人就能问的一清二楚。

  所以曹吉祥直接下了杀手,追上锦衣卫之后直接命令东厂番子动手,上去就是一阵砍杀,尽管袁斌带领的都是镇抚司的好手,但是东厂幡子也不是浪得虚名,曹吉祥更是手段高明,带领着手下快速就占了上风。

  最后在锦衣卫镇抚司的权利保护之下,只有锦衣卫指挥使袁斌一个人杀出重围,但也是身受重伤,无奈之下只能藏身在一颗大树之上,也正是这样才遇到了路过的于谦于大人。

  在袁斌断断续续讲完这些之后,于谦才明白发生的一切,原本自己还想带着袁斌去杭州府,寻找杭州知府来救治袁斌,但是现在很明显他们根本无法走到杭州府,东厂既然已经知道袁斌逃脱一定是被锦衣卫的人引开了,接下来他们一定会开始四处寻找袁斌的存在。

  “于大人我身上的包裹里有刀创药,我们不能去杭州府,立刻向东,我们去运河!”袁斌趁着自己清醒向于谦于大人说道。

  “好!袁大人我们这就去运河,顺河北上!”于谦心中清楚,现在通过运河或许是最好的逃离的办法,陆地之上一定到处都是东厂番子的盘查。

  于谦简单的为袁斌进行了包扎,锦衣卫出来执行任务身上携带的百宝囊之中有着上等的刀创药,于谦为袁斌进行的简单的止血包扎之后牵着自己的瘦马向着东边走去,这里距离大运河的距离并不远,只有几里的路程。

  可是到了运河的边上,看着运河之中不断向着北方行驶的漕船,于谦牵着马有些不知所措,这些都是装满了漕粮的漕船,甚至连一个船舱都没有,难道让袁斌躺在这些装粮食的麻袋上面吗?

  就在于谦踌躇的时候,忽然上游一艘和其他漕船不一样的船划了过来,这艘船不仅仅有船舱,而且十分的崭新,看起来并不像是一艘漕船,不过大明律规定,大运河漕河之上只允许两种船航行,一种就是运量的漕船,一种是摆渡的运船,而这艘船分明种船都不是,如果个人想要通过运河运送点什么货物那就只能通过漕运衙门使用漕船运输,这需要大笔的银子。

  “于大人快,喊住那艘船,那是一艘茶船,这是向北京城运送西湖龙井明前茶的茶漕,正适合我们藏身。”就在这个时候马上的袁斌用尽力气向于谦喊道。

  这个时候于谦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一艘茶漕,难怪竟然和其他的粮漕截然不同,于谦大人立刻向着河中的茶漕挥手大亨呼喊。

  在大明律之中明文规定,大运河上的漕船是不能私自搭载非漕运物资的,所以在大运河的两岸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竟然有人在运河的边上挥手招呼漕船停下。

  大运河上的漕船是担任着运输大明朝北京城以及北方戍边的官兵的粮食运输,这是关系到国家安全命脉的大事情,对于大运河上漕船的管理一向十分的严格。

  这可不是现代的‘招手停’更不是‘出租车’一旦要是被发现这可是要坐牢的!当然漕运上夹带私活甚至人的事情屡见不鲜,这些都是各地草运衙门自己赚点外快的事情,当然不存在被官府查抄的可能性!

  于谦和袁斌对于这些都十分的清楚,但是现在袁斌受到东厂番子的追杀,如果不能截住运河上的漕船,那么东厂番子随时可能出现,现在两个人的处境绝对是危在旦夕。

  情急之下于谦于大人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跳进运河之中向着那艘茶漕游了过去,三下两下就爬上了茶漕,按照正常的情况即便是登上了漕船,漕工也绝对不敢搭乘这位不速之客,更何况靠岸去接那匹瘦马和奄奄一息的人了。

  但是命不该绝的是在这艘茶漕之上还有着一位大明官员的存在,正是这位大明官员的存在,才让事情发生了一线转机,这个人就是大明朝吏部给事中王竑王大人。

  大明王朝的吏部给事中就相当于现在公务员招考的监考员,而这位王竑王大人这次负责正是杭州府的春考,历史上这位王竑王大人‘豪迈负气节,正色敢言’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清官,两袖清风的大明朝的官员总是有自己的方式体现自己的节约。

  而这位王大人便在回京的时候搭乘运河上的茶漕,这样可以节省不小的政府开支,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为大明王朝的节约,搭漕船回京,在大明王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很多官员都是沽名钓誉,他们搭乘的漕船甚至连一袋漕粮都不装,就是为了这名官员单独使用。

  浑身是水的于谦登上漕船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位吏部给事中王竑王大人,两位大人尽管谋面较少,但是相互还是认识的,当王竑看见堂堂大明王朝的正三品兵部右侍郎于谦于大人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搭乘一艘茶漕的时候不禁为之一愣。

  于谦的廉洁整个大明王朝无人不知,但是王竑王大人怎么都想不到这位于大人竟然廉洁到了这种程度,不过在看到岸上的瘦马还有马背上的人的时候,王竑立刻明白其中必然有着什么隐情!

  于谦也来不及细说,看到王竑在船上,出于对王竑的了解,他第一时间要茶漕靠岸,将袁斌接到茶漕之上,当王竑看到袁斌之后彻底的惊呆了!

  大明王朝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的官员,皇帝身边的亲卫,竟然身受重伤,这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锦衣卫指挥使下手?

  王竑第一反应就是东厂,就是司礼监,在这个世界上能干出来这样的事的除了司礼监和东厂恐怕没有第二个了,王竑没有出声而是和漕工一起帮着将袁斌抬到了船舱,将瘦马上于谦的行囊全都搬到了船上。

  瘦马尽管很瘦,但那毕竟也是一匹马,茶漕无法装下,于谦只能忍痛割爱,将这匹跟随了自己数年的瘦马遗弃在了运河岸边,希望它能有一个好的主人来收养它吧!

  茶漕的船舱之中,于谦将整件事情简单的向王竑描述了一下,当然具体的情况于谦也不清楚,而此时的袁斌已经沉睡过去,两个人也不好细问,只能等袁斌醒过来再说了!

  夜色微凉,大运河的河边一盏盏漕船灯光闪闪,这些都是大运河上向北方运送漕粮的漕船,夜晚时分靠在运河旁过夜,一天的劳累让这些漕工早早入睡,漕船的缝隙之中就是他们夜晚过夜的地方。

  茶漕因为运送的货物轻便,只有一名漕工,这名姓郑的漕工傍晚时分便将漕船停在运河边,简单的为船上的客人煮了点米饭,自己吃饱之后便拿着自己的行李在漕船的船尾装着茶叶的竹筐之间找个角落开始睡觉。

  尽管漕工老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百姓,但是多年在运河上服漕役,让郑漕工第一时间就感觉到里面这三位大人的不一般,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与众不同,和自己接触过的那些漕运官吏截然不同。

  船舱之内锦衣卫指挥使袁斌依旧在昏迷之中,身受重伤流血过多,还好有锦衣卫的刀创药,止住了流血,让袁斌能够安稳的入睡。

  “于大人,你从山陕回来,那面的边境可还安静?”吏部给事中王竑和兵部右侍郎于谦两位大人坐在船头,看着浩瀚星空,心事重重无法入眠。

  “山陕边境多有外患,瓦剌连年扰我边境,流民不断,年前也先一统瓦剌全境,更有对我大明虎视眈眈之势!”作为兵部右侍郎于谦对于来自北方长城之外的威胁一直注视着。

  “塞外长城犹如一道屏障,守望着北方的边境,这滔滔运河之水就像一道一道联通南北的血液通道,将大明王朝的营养不断的从南向北输送,这大运河上的一条条漕船运送的不仅仅是一石石的粮食,这是承运着我们大明王朝的天下。”听到兵部右侍郎于谦的话,王竑一阵的感慨。

  听到王竑的一番话,于谦不仅郑重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吏部给事中,没有想到这位吏部正五品的监考官竟然有这样的见解,对于京杭大运河对于大明王朝的作用,有着这样深刻的理解。

  作为兵部右侍郎于谦于大人对于运河对于大明王朝的作用,自己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清楚,整个大明王朝北方数百万民众,数十万大军的粮食都是从这条涛涛运河上运送到通州大仓,然后再分散在北方各地。

  也正是因为京杭大运河的存在,才能让大明王朝迁都北京城,以一国之都城镇守北方边境,如果没有京杭大运河的存在,那么大明王朝的都城现在依旧是富庶的江南之乡南京城。

  “王大人对于这运河还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似乎感想颇多?”于谦向坐在自己身边的王竑问道。

  “于大人常年在外地巡视山陕两地,对于北京城庙堂之上的事知道的少,去年一年大运河一年的漕运费用竟然达到了五百万两之巨,这是正统元年的一倍以上的费用,大运河上有巨贪,竟然将贪污的双手伸到了着国家命脉之上!”王竑仰望星空一声长叹。

  大运河上的贪腐不仅仅是大明王朝内阁阁老们关心的问题,整个大明王朝上上下下那些正直廉洁,一心为公的官员们也早已经看出来其中的问题,只是现在司礼监王振挡道,前阁老杨溥病危,朝野之上那些趋炎附势的大臣全都去巴结王振,宦官专政,大明王朝庙堂之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内忧。

  于谦听到王竑的一番话心中清楚,王竑的话外之音就是司礼监和东厂,而船舱之中的锦衣卫指挥使袁斌身受重伤也是因为东厂,看来其中一定有着什么内在的联系,但是现在袁斌昏迷不醒,于谦也只是猜测。

  现在的于谦最担忧的就是袁斌的伤势,袁斌身上的刀创药并不多,毕竟是锦衣卫,他们身上的药都是应急的,锦衣卫什么时候为身边缺少刀创药担心过,从创建锦衣卫到现在,锦衣卫受伤的情况都是十分罕见的!

  不过今天不同,追杀袁斌的是东厂,东厂的势力明显要比锦衣卫还要大,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封锁了周边所有的官道,但是袁斌的伤怎么办呢?没有刀创药袁斌根本没有办法坚持到北京城。

  “王大人,袁大人身受重伤,明天一早我去附近的城镇买些刀创药!找一位郎中给袁大人处理一下伤病!”于谦向王竑说道。

  “恐怕不妥,东厂一定会严密监控,你去买药一定会被怀疑,我们离开杭州府的距离太近!”王竑心思缜密,立刻反对道。

  “袁大人身上的伤绝对坚持不到京城,那我们再向前走走再说?”于谦一想也是,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多亏了王竑的提醒,也是于谦为人正直,对于王竑没有什么防范,此时此刻在杭州府周边所有的城镇,曹吉祥调动在杭州府所有的东厂力量以及官府的力量四处排查,寻找受伤的男子。

  曹吉祥的此举也有着自己的用心,东厂为了控制锦衣卫已经将指挥同知马顺纳入麾下,但是这个袁斌一直以来都依仗自己是皇帝的心腹,常在皇帝身边,对东厂和司礼监表面上逢迎,内心之中确是抵触的。

  曹吉祥就是要借助这次机会彻底的击杀袁斌,只要袁斌一死,那么整个锦衣卫就是马顺的天下,那也就成了东厂的天下,这件事办好了在王振面前可是大功一件,曹吉祥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更主要是曹吉祥忘不掉临走之前王振看自己的那一眼。

  现在袁斌竟然逃脱了,曹吉祥怎么能善罢甘休,一旦袁斌跑回京城,在皇帝面前揍上东厂一本,就算是有着王振把持着,那么也需要找个替罪羊出来,自己很有可能就是那只替罪羊。

  曹吉祥从小就在宫中,宫廷之中的尔虞我诈,你死我生看得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是这次王振不让自己档替罪羊,那么自己也会因为办事不利失去王振的宠信,这意味着什么?曹吉祥又怎么会不清楚!

  东厂番子办事,整个杭州府被搅的鸡犬不宁,整个杭州府境内所有受伤的人全部被东厂番子抓了起来,逐一排查,每一条官道之上到处都是东厂番子设下的路障,过往行人都在盘查之列,只要是稍有可疑的人就会被立刻抓捕然后盘查。

  东厂番子更是接机大大的发了一笔横财,不管是不是他们管的事,只要是稍有可疑就会被抓起来,想要放出去那就拿钱吧!这已经是东厂番子每次行动的规律,搜身的时候发现银子基本上也就别想再拿回去了!

1

第三章 身处险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