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这个母亲要不得>第六章 渡海浮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渡海浮沉

小说:这个母亲要不得 作者:天水 更新时间:2017/12/21 10:32:13

第六章 渡海浮沉

一个海浪比较平和的早晨,春光明媚,满载着红桧木材的商船,由台湾的渔人码头开往了祖国大陆的方向,在轮船上,八个天津商人大哥们大声的有说有笑地畅谈着,由赵大哥掌舵航驶在回家的蔚蓝海面上。

海鸥从蓝天上划过,船尾泛起一道渐渐逝去的白色浪波,我迎着海风、手扶栏杆,举头遥望这茫茫的大海!怅惘的心情,不由而生:是酸楚是感伤,是诚恐与激荡;是欢喜里掺着忧愁——是喜出望外中夹杂着无尽的思量,百感交集中凝重着惆怅。

又苦又咸的海水呀,你可能否比得上我的血泪斑斑?你可能否堪比得过我的诸多仇怨:有过多少的仇啊!有过多少恨!流过多少伤心的泪水呀!你能掂量得出我那么多欲言不能的酸楚与悲苦吗?

深邃的老天——可曾看到我满身苍夷、萎靡不振,精神困倦;浩渺的上苍——可佐证我小白鸽一样的曾经被兀鹫般的魔鬼掠去,肆意作弄、横加凌辱,啄损了羽毛、折伤了翅膀、揉碎了心肠!

福祸旦夕、命里注定,是天经地义吗?

我的命运里就该注定被这战争的恶魔,无尽地蹂躏和折磨吗?不幸中的不幸、苦难中的苦难,痛苦之中的痛苦啊!

悲惨至极!唯有满肚子的苦水,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哪。

无比地凄惨、莫大的屈辱,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乡了,就要见到思念已久的妈妈妹妹弟弟了,这些无尽的屈辱、卑鄙的往事,能和她们讲吗!一定要隐瞒下去,一直隐瞒到死吧。以后不能再跟任何人提起了。

海面上偶遇了过往的行船,相互的鸣笛各打着友好地招呼,嘟,嘟的笛声打破了我的凝思冥想。满关顾我的赵大哥,不知啥时候立在了我身后,他微笑着冲我说:

“其姬妹妹,坐过轮船吧?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要不是早听说台湾有这一批桧木,我们是不会冒着险来这么远的。”

他又接着说:

“现在国内的形式趋于稳定。抗日胜利后,国共两党闹分岐,打了三年的内战。据说是共产党经过对反革命独裁统治的国民党,进行了三大战役的战略大总攻(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辽沈战役,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平津战役,1949年12月5日至1949年1月31日淮海战役),已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打垮了蒋家王朝的反动势力。国民党反动派的势力以及他们落败了的所谓王牌军嫡系,都已聚集在了成都和广州多日,我们得小心航驶,别碰上他们溃败而亡命的军舰啊。”

赵大哥边说边拿起单筒望远镜,纵深展望海面远方。切津津乐道的给我讲:

“其姬妹妹,我是新中国的宠儿,更是一个非常的幸运者,能够被应邀去参加了1949年10月1日的北京天门广场的开国大典。

我亲眼目睹了开国大典热闹非凡地旷世景象:

举国同庆,欢欣鼓舞!在当天上午还下着小雨的天空,到了下午3点,天空作美,万里无云。

新中国如同凤凰涅盘浴火丛生,庄严隆重的开国大典,开始正式举行。

为了亲眼目睹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无数群众从四面八方赶到了北京城,他们有奋战在生产第一线的工人,有勤勤苦读的莘莘学子,还有默默耕耘的农民。

在义勇军进行曲响起后,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用无比洪亮的声音,向神州大地宣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山呼海应、气势磅礴,五州震荡!举国同庆!亿万人民齐欢呼:

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全场欢声雷动。

此时中国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紧接着,毛主席亲自按下了电钮,第一面五星红旗徐徐升起,在场的三十万人一齐脱帽伫立,向国旗行注目礼,与此同时,代表着五十四个民族的五十四门礼炮,齐鸣二十八响,如报春惊雷回荡在天地间——宣告中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英勇奋斗二十八年后取得的最终胜利!

直到这天深夜,全国各地依旧陈迹在狂欢的气氛中。尽管大家表达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发出了同一个声音——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

近一百年来的旧中国永不休止的战争,终于得到了统一,这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为之庆幸的事!都为之欢欣鼓舞地祝贺祖国各民族团结的大统一!

(也正向毛主席他老人家,日后在1963年1月9日所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的一首鼓舞人心反霸权主义的词中说的那样:

“小小寰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槐夸大树,蚍蜉撼树谈何容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明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万众一条心,亿万人民跟着共产党,翻身的农奴把歌唱,得解放!闹翻身!从此咱们老百姓当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

听着赵大哥的一翻话语,心里也揣摸着了,噢!感情,赵大哥是个中国通啊,怪不得他能驾驭货船远航搞海运呢。我回了回神,搭讪赵大哥的话语:

“赵大哥你真行!这买卖让你做得快成了国际贸易商啦,你的家财一定是很充盈吧?”赵大哥笑了笑,若有所思地样子说:

“钱财是有了不少的,从祖辈上就是靠海运营生的,抗日时期为了国家兴亡,父辈们就捐助了不少;现在为了打垮祸国殃民的国民党,为了中华人民得解放,我们这辈的哥们们也捐助了一大笔钱呢。”

海风骤起,一浪高过一浪,船身也开始摇荡,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赵大哥扯住我的手,进到船舱。我给他们擀面做汤,船员赵老二也手不停,他把抛下船帮的鱼勾,时常钓上来一些不知名的鱼儿,抠腮破膛洗的干净。鲜活肥美的大海鱼,用海水炖着吃,那可真是鲜香肥美得味道、无以伦比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愉悦的心情,使得小眼麻乎的赵二哥不禁的唱起歌来:

穿行恶浪哎,行遍海洋呦,

船工一身都是胆啰。

闯漩涡哟迎激流哎,

水飞千里船似箭啰。

乘风破浪嘛,奔大海呀嘛,

行船哪怕嘛,路途难哪嘛。

吆嗨吆嗨呦……哎嗨哎嗨哎……

涛声不断歌声不断嘞,回声荡漾白云间啰。

高峡风光看不尽嘞,轻舟已过万重山啰。

吆喂……吆喂……吆哎!

在这变幻莫测的海洋里,满船舱高飞着快乐的歌声,让人好不自喜,更让人不由自主地都有了快乐心情,根本就把船舱外面的狂风巨浪忘却得一干二净。

轮船伴随着赵大哥口琴吹奏的《马路天使》主题歌的“天涯歌女”曲调前行,乘风破浪、激流难挡,涛声不断,“天涯歌女”的口琴音乐不断。在这温婉而悠扬的曲调韵律中,可是感召了雷公熏陶到了风婆,陶醉了狂龙;不多时风息浪止,雨过天晴,货船又穿行在蔚蓝的海平面上。

余音未了,电影《马路天使》中的音韵和情节,切实让人流连及感伤,其歌词不也个和我现在北望回乡——相仿: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

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哎呀哎呀郎呀

咱们俩是一条心

家山呀北望

泪呀泪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人生呀谁不惜呀青春

小妹妹似线郎似针

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爱呀爱呀郎呀

穿在一起不离分

赵大哥比我大十一岁,他粗大浓密的眉毛下一对放光的大眼睛,久经海上遥望前程而练就成的老练风霜,平和与迅猛的性格像海洋;他对船上每位人员的训斥也像暴雨一样。多日的海上航行和这些商人船工们相处,从没让我感到有过半点好处的男人们,赵大哥可是这么样的刚毅魁伟智勇豪情,除了自己的父亲他是我最为崇敬的男人。

可是赵老二(赵大哥的亲弟弟、赵波良)说:“其姬妹妹,我家长兄的三个孩子都有两个上学啦,我家嫂子是个特别贤惠的人!不妨你回家商量商量嫁给我吧?来年咱俩,也生他几个娃娃养养。哈哈!”我让他这么一说也倒是挺不好意思的,我怎么会无耻的爱上一个有了温馨家庭的人哪?可经过赵老二说的若是真的,嫁给他当老婆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四天多的海上航行,轮船已行至到了南海(琼州海峡),大家都已习惯了自己的饮食起居,在人们稍有恬静安息的时候,船后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个小若斑点切冒着烈焰及黑烟的一只难船,再往那难船南边远处看时,发现有向南海行驶的大小不一的各式轮船。赵大哥手握单管长筒望眼镜,警惕的巡视着左右的海平面,他又发现,有两个人正拼命地向着我们的货船游动,仔细看时,他们边游动边举起一只手,挥动着胳臂示意我们能够救护他们。作为赵大哥的秉性,人是一定得救,至于那燃烧的船只是否能前去救援,还真是让赵大哥犯了难。

因为据人们所知,在广东南海太平岛海域,聚集着多日徘徊在此的国民党残兵败将。在我新中国成立后,由毛主席号召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拥庞大之阵容,以排山倒海之力度,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下,使得国民党的这些顽固派,在祖国方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无有立锥之地。

他们早有预谋好了的最终计划,溃败的最后就是撤退到台湾。当时国民党控制着全中国的银行财政,在他们临撤退到台湾前,几乎运走了所有国内银行中的金银以及银元美钞(277万两黄金,1520万元银元,几十万两白银,在当时折合5亿美金。“是新中国和平发展,稳步过度时期的15年的黄金开采生产量”)。

蒋秃驴还用黄金圈从老百姓手中骗走了很多金银。跑路之前把故宫的文物全数运到台湾。还运走了大陆所有的关键性机器,把剩余的重工业炸得稀烂。(蒋秃驴的祖坟被红卫兵小将掘了,就算是小小的报复)。

1949年9月23日,风雨飘摇的蒋介石政权,本着宁可放弃大陆不可不保台湾的信条,最终蒋秃驴不得不在下午时候,从成都凤凰山新津机场起飞,飞往台湾。

赵大哥(赵波昂)手指着那两个游动的人影,吩咐轮船向后打了个回旋,叫两名水手前去搭救那两个人上船。不多时下海的那两个水手,把两个精疲力尽的落水人,搭救上了我们的货船。这两个遇难落水的青年是广东人,是被国民党在广州欲撤离前强行网罗抓到的壮丁。

稍做休息的两个广东青年,喝过我递给他们的两碗滚烫红糖姜丝水后,都有了些体力神气。当然免不了赵波昂大哥对他们的询问。

赵大哥向前对着两个恢复了体力的两个广东青年,施礼的问道:“看来二位老弟,不像是当兵的?你们怎么落到了这步田地?那只难船是没得救了。”

两个男青年赶忙双膝跪地,拱手向赵大哥作揖,并且连连回答说:“谢谢大哥们的救命之恩!谢谢各位的好心人相救啊!”其一青年回复说:

“我们是被国民党兵,在广东他们临撤离前抓来的壮丁,他们专门网罗青年学生,运往台湾。”

另一个落水青年接着说:

“昨夜我们被押至深圳福永码头的一艘中型木制轮船上,港口到处都是很混乱,大小不一的十几条各式轮船漂泊在海岸,每个船只上面都挤满了男女老幼。最令人鼻酸的是那些上不了船的妇女、家眷,在码头上呼天喊地的哀嚎,因为这一分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聚。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悲剧真真切切的在眼前上演,可是谁也管不了谁,谁都是这个宏大历史时刻的一片浮萍,自顾不暇。”

这个青年边说着边用手指太平岛方向,他接着说:

“那些逃亡台湾岛去的船只都在疲于奔命,自顾不暇,根本不会搭理我们这只开始冒烟,起火,最后倾斜往下沉的破船。”

赵大哥赶紧上前搀扶起两个青年,安慰他们的说道:

“你们的命真大,要不是遇上我们就差半步而去的货船,你们的性命难保啊!”

那个个子稍高一点青年对着赵大哥说:

“是昨晚的上半夜,由于匆忙混杂的各种船只,都在开足马力行进时,我们坐的轮船和另一个轮船碰撞了一起,是夜间慌乱操作不当、严重超载所致。

起初轮船还能运行,但已开始冒烟,行至今天到这里,就再也不能动了,而且船上起了大火。船上的三百多的男女,其中大多是国民党兵,也有公务员,商人、富豪、还有大陆返乡的台湾人,更有小夫妻怀抱幼子全家遇难甚至一门三代死绝的悲剧。

我看到落水的人为了活命,将随身携带的整包金条甩入大海。在生死大潮中,黄金如粪土、官职地位甚至是个人尊严都成了人们舍弃的对象,只为活命。霎时被改变了命运的富商子女瞬间失去了充裕的物质来源。”

此时货船上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到,这两个广东青年讲述的,难船上发生地不幸,也都为那些死难的中国人们,感慨万分、由衷地发出了怜悯之情和缅怀之意。

这也就是国民党(1949年大撤退)撤退到台湾当时的剪辑缩影,使得情深意浓的两岸同胞至今骨肉分离——感受大时代面前颠沛流离的中国人民的不幸遭遇!领悟我们的炎黄子孙、一奶同胞的骨肉分离之情——接纳台胞早日回到祖国母亲地温暖怀抱里来……

货轮继续在海面上前行,又经过了三天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天津商埠码头前靠了岸。

8

第六章 渡海浮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