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我的袍泽情深>第十四章绝处逢生 在入狼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绝处逢生 在入狼窝

小说:我的袍泽情深 作者:天降鬼才 更新时间:2018/1/13 20:14:21

又过两日,成乾已能自由活动了,自己感觉身体比以前强壮多了,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晚上老伯与成乾吃着饭,饭就是一些水果和肉,成乾吃着,也分不清什么肉,成乾吃了一些,看着老伯问道“老伯这是何处?”

老伯抬眼看他一眼,过有片刻,老伯开口:“此处为何地,我也不知,只知当年先人,护九鼎至此”

成乾点点头:“原来这样”继续吃着,忽然停住,脱口而出

“九鼎!什么九鼎?”

老伯吃着饭,缓缓开口:“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上帝鬼神”

成乾惊的说不出话来“周末丢失的九鼎在这吗?”还是不太敢相信老者的话,老伯听他说完点点头,也不理会继续吃着饭

成乾看着老伯:“老伯我可以看看吗?”

老伯点点头:“不急,你以后有大把时间去看,反正你也出不去,将来的后半生都要在此过”

成乾:“为什么?”

老人看着他,开口说道“今日与你说完也好,省去它日麻烦。

当年周末,先人3000带家眷护九鼎到此,由秘道进入此处,当晚发生地震,河水改道水灌秘道,先人认为是天意,在此定居下来。”

成乾看着老人:“哪没人去试试,有没有其它方法离开吗?”

老伯吃完,说道:“你可以去试试”

成乾看着老伯进入屋中,心里想从周朝末到现在,已有五百年了,这里人定寻找过,想着想着,觉得心情有些失望,成乾正想着,姑娘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将手中提着一盏,忽明忽暗绿色的小灯,姑娘打小灯放在桌上。

成乾看着姑娘心中高兴:“你什么时来的?”

姑娘一笑:“我在你身后呆了好久”

成乾:“刚才听老伯说。这里无人能出的去,是真的吗?”姑姑听后点点头。

成乾深吸一口气,心里想出真要在此过一生吗!过了一会,成乾抬头,看着姑娘一笑“哎、这是什么”说着拿起哪盏小绿灯,拿到手中来回翻看,自语说道

“这里有活物”用手拉开灯笼上的一个罩,想看看是什么,一群萤火虫婉沿的飞走,成乾忙关上灯笼上的小罩,看着灯笼

“哎呀、飞走有一半,”姑娘走着他一笑,伸手拿过灯笼,拉开小罩一群萤火虫四散飞出,在两人头顶环绕一周,向森林深处飞去,成乾看着抬头望着,萤火虫发出闪闪光芒照耀下的姑娘,心中一动、呆呆的看直了,姑娘回过头看着成乾盯着自己,也好奇的盯着他,正在两人含情莫莫时候。成乾看着姑娘刚想说话,忽然的老伯声音响起“这么晚了,你还来做什么?早些回去吧!”

姑娘听完匆匆起身离去,老伯看着姑娘远去的背影,成乾看了一眼老伯,发现姑娘小灯没拿,忙喊,可姑娘已走远,成乾抓起小灯就追去

老伯在后喊:“回来,如果你不想死就别去”

成乾随着姑娘消失的方向奔入森林,老伯看着转身回了屋子。

成乾追入森林,四周黑的不见五指。

成乾喊着:“姑娘、姑娘”向前走了一会,在回头看后面一片漆黑,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才想起老伯喊的话。正在黑暗中摸索,感觉后面一阵风扑来,成乾本能的一闪躲开,一个庞大的黑影反身又扑,又朝他一跃冲过来。

成乾避无可避,左手一挡,右脚向前踢出,一脚踢在一团毛软软的东西上,哪一大团东西被踢飞出去,嚎叫着跑开。

成乾愣住,看哪庞大的身影,有一只熊哪么大,怎么可能自己一脚就踢飞,正想着,肩膀被拍了一下。

成乾:“谁"”一个温柔的声音“我”

姑娘上前握住他的手,往森林中奔去,虽然成乾脚下跌跌撞撞,好在有姑娘拉着还跟得上,跑了好久,前方一点亮光,成乾看到这点亮光十分兴奋,跑出森林。进入眼前的是一个绿色的水潭,一边还有个小小的瀑布。潭边飞动着数不清的萤火虫,布满树间。一棵棵树仿佛一盏盏灯柱,照映两人脸上一层淡淡绿色的光亮。

成乾反应过来,把小灯笼递给姑娘,姑娘接过后放在地上,牵着成乾手走入潭里,成乾进入潭水感觉十分暧,用手摸摸水是温的,姑娘双手撩起水花十分开心,转身、嘴中刚说我.....。

成乾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亲上她的嘴,姑娘睁大眼睛不知所措,随着成乾的动作的加剧慢慢闭上眼睛。姑娘感到一股暖流流入自己的嘴里,前所谓有的舒服,成乾从嘴巴一直吻到脖颈、往下吻着............,两人正在缠绵在潭水中,忽然听到远处号角不断,成乾扭过头看着远处的森林号角传来处,姑娘闭着眼,依然沉浸在幸福中,成乾晃醒她问怎么了。

姑娘听听:“有人进来了”成乾心中大喜,心想哪一定是找我的,对姑娘说

“快带我去”

拉着姑娘跑上岸,奔进森林,向号角传来的地方跑去,拉着姑向前方跑着,跑了好远的路,看见前面火光点点,成乾冲到近前,哪里原来是个很大的寨子,所有的火光都在寨子的左侧,成乾放开姑娘,跑进去。

远看着一大群人围着什么在叫着,成乾分开人群冲了进去,一看吓了心中一惊,六七个人手中握着长枪,围绕司马啦啦、啦啦浑身上下全是血,两手握着梭枪。

成乾大喊一声“啦啦”飞起一脚,将眼前一人踢出有三丈多远,成乾冲到她面前,将她抱住。

人群大乱,人群中又冲出来十几个人,将两人团团围住,成乾看着众人进攻的步伐有顺序,一看就是军队训练过。

众人一人高声喊后,围绕着的十几人正要进攻,忽然人群后面一乱,众人纷纷让开,姑娘走了进来,正要进攻的十几人也放下了手中的长枪,冲着姑娘单膝跪下,姑娘并没有理会众人,径直的走到成乾面前,上下看看成乾没事,姑娘放下心,看着啦啦“你认识”成乾点点头

姑娘:“哪走吧”

成乾抱起啦啦,跟着姑娘走出寨子,穿过森林走到潭边,成乾把啦啦放在岸边,从身上撕下布来,粘湿后要给啦啦抹伤口上的血,姑娘看见冲上来,把成乾手中湿布打飞

成乾看着姑娘:“你要干什么?”

姑娘:“你不想她死,就别让她碰这潭中的水”成乾听了有些不解,不明白姑娘什么意思,开口“为什么不能碰这水啊,刚才咱俩不还在水里”张张口,后面的没有说。

姑娘:“你与她不一样,你身体里流着是我的血”成乾惊愕,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姑娘把成乾和啦啦带到,潭水不远处的一个小房,成乾把啦啦放在床上,莫言给拉拉抹上了,上次给成乾一样的药,又给她喂了自己吃过的叶子,成乾看啦啦睡过去,轻轻有把握着的她手,放回她身边,起来走到屋外,看着姑娘正在看着不远的瀑布,成乾走过去,走到她身后“谢谢”

姑娘就似没听见一样,静静的看着瀑布。

成乾:“你刚说,我身体流着你的血,是什么意思?”

姑娘:“回头睁大眼睛看着成乾,是我的血你才活着”说完看着远处的瀑布。

成乾静静在她旁边坐下,姑娘给他讲着经过:“碰到你时你已经要死了,全身上下十处骨折,用我的血才把你就活,别的我也不太清楚”说着撩开衣袖,手腕上一道切痕。

成乾听完沉默了,伸出手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切痕。

姑娘:“手抓住成乾你会走吗?”成乾想了一会,点点头,姑娘看着潭水面无表情,很伤心。

成乾:“我报了仇就回来陪你,就在也不走了,若不报此仇,我羞做人。”

姑娘转过头看着成乾,温柔的慢慢依偎在他怀里,成乾搂着姑娘很久,在她耳边轻轻说:“刚才还没完事呢!”

姑娘回头看看屋里,成乾:“没事她睡着了”说着、成乾就要脱莫言衣服,手刚一动就被莫言按住,成乾没敢在动,心想也许是,有些不是时候。

姑娘起身拉着成乾手,奔瀑布跑去,趟着潭水,穿过瀑布,钻入后面的一个山洞,里面黑的,两人进了洞里,成乾拥莫言在怀里,耳边是哗哗流水声音,和贴在怀里姑娘的温暖体温,成乾在黑暗中也不用,不好意思了,脱去了最后的羞涩,疯狂般的支配着怀中的姑娘,姑娘的叫声被,哗哗水声音淹没。

疲惫的成乾,抱着光滑的姑娘,姑娘在他怀里一抽一抽的颤抖。

成乾问:“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姑娘摇摇头、没事,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哗哗水声淹没了两人对话。

啦啦醒来看到成乾,扑过来抱着他。

成乾:“你都要成大姑娘了,还这样”将她放下。

“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啦啦把所有的经过说了一遍,成乾听完看着姑娘,姑娘走到成乾身边,抱着成乾

“你一定要回来”成乾点点头。

姑娘带着成乾、啦啦绕过山寨,来到啦啦下来的地方,这里有一根膝条,连着外面,啦啦花了十几天才弄成的

成乾用力的抱住姑娘:“你等我回来”

姑娘手像小猫一样抓着他,用力的点点头:“你早点回来”

啦啦以攀的没有了身影,成乾抬头看了一眼上方,对姑娘说“我报了仇就来找你”说完转身奔膝条走去。

成乾泪水一颗、颗从眼角洒落,姑娘在后还保持着相拥的姿势,看着成乾攀上膝条,姑娘在后面喊“我叫莫言”

看着成乾消失在山崖壁上的水雾中,成乾一边攀登着一边感叹,这真是从上边放下的膝条才能出去,这下边的崖壁离地几十丈高,都是湿湿的、光滑如镜,成乾感叹着、看着,身边的奇异景色,云在身下,各色飞禽在左右,成乾顶着水雾爬了上来。

刚上来看见啦啦正抱着大白,大白身上全是血,雪白的毛发已看不到几根都被血染红,地上各种野兽倒满了一地,有认识的,不认识的。

大白在啦啦的怀里低嚎着,啦啦抱着大白痛哭。

成乾过来检查一下大白,帮它止住伤口的血,看到满地的动物,能想出它经过什么样的撕杀,大白慢慢倒在啦啦怀里,啦啦看见急的乱叫,发出几声音狼叫,一边哭一边叫着,成乾忙过来看看大白,用手摸了摸它胸口“没事、它只是累了”

啦啦抬头看着成乾,泪水止不住的流,目光中一种哀求,看的成乾心中难受,此时的啦啦何尝不像当年的自己,抱着娘的尸体一样,成乾一手搂着啦啦,一手摸着大白心口

“放心它不会有事”

成乾手一直摸着大白的胸口,不敢松手,一日过去,又一夜,清晨成乾猛然醒来,用手摸着大白胸口,见心脏依然蹦的有力,心才放下。

看着啦啦哀求的眼神,一笑点点头说道“没事了”

啦啦听完,把头埋在大白粘满血的毛发里,疲惫的睡去,本来啦啦身上有伤,在加上一天一夜的看守。

又待一上午,啦啦在大白湿湿的舌头田着下,醒来。

看着大白没事醒来,高兴的失去控制,做着各种各样难以理解的动作,就像撒欢的小狗一样,大白也伴随着低嚎,仿佛一个跳舞、一个歌唱。

成乾看着她们两个散欢,开心的笑了,又过几日,两人一狼终于回到地面,成乾望着身后的地方,有种说不出的感叹。

大白随着啦啦在前面走着,成乾转身跟着两个的身后。

啦啦、蹦蹦跳跳的,大白有些拖着沉重的爪子,大白走了一会,对着啦啦低嚎,啦啦抱住大白。

成乾:“它怎么了?”

啦啦:“它走不动了”大白也看着成乾一阵低嚎。

成乾一笑,这个“懒狗”,对着啦啦“你们在这休息,我去找点吃的吧”

啦啦:“哥,你看着大白吧,我去。”

成乾看着她一笑,伸手摸摸她头:“还是你看着吧!”大白冲着成乾低嚎

成乾看到了吗:“这“傻狗”都让我去。”

成乾在树林中打了几只猎物,拿着往回走,远处云朵滚滚压来,一阵狂风过后,大雨倾盆而下。成乾拿着猎物往回跑“叭、叭”的声音响起,一队马队在成乾身边急驰而过。

成乾看着这些人马有十几个,穿着各色的衣服,都挎着刀剑,一个个在雨中狂奔,这些人看着成乾也侧目,就在一群人将要过去时,一个绳套飞来,套住成乾脖子,扯着成乾随着马队奔跑,一队人马在大雨中急驰,成乾被套着脖子,在下面奔跑,解还解不开,只有跟着马队急跑。

过了多时马队在一个山寨门前停下,马队中一个对着寨楼高喊:“三当家回来了,快开寨门。”

一名喽啰对着下面“口号?”

马队中一个汉子:“他娘的,你在啰嗦,老子活剥了你皮。”

喽啰吓的一缩头,山寨门一开,一队人马奔入山寨中,哪名汉子到了山寨大堂前,翻身下马急步跑入里面,山寨的大堂中,大寨主正和几个副寨主喝酒。

大寨见三当家回来“来、来、来快喝两碗温酒,暖和暖和”三当家接过酒碗一饮而光,用手抹去脸上的水“这鬼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好好的”引来一阵大笑。

“三哥一会我从肉票里给你找个白白胖胖的,给你送过去,让你发发汗,去去火。”

一个汉子叫道。

三当家一拍木桌:“还是老六知道我”引来一阵哄笑。

大寨主,说道:“不可啊,行有行规,谁也不能给我坏了规矩听到没?”

被叫老六的汉子:“大哥,贾大户他哪四姨太,都一个月也没人来赎。”

说着冲三寨主弄弄眼睛。

大寨主:“老三这次去城里探出什动静没有?”

三当家的:“唉、别提了,我看够呛,咱认识的人,抓的抓,没的没,反正我这次一个也没找到”

大寨主听完一脸愁眉不展。

三当家喝着酒扑一下的喷了出来,酒喷了一桌子“大哥、大哥我给你带回个惜罕物”说着走到门口对着外面,

“把刚才哪小子给我带上来”不一会两个喽啰,推着成乾走入屋中。

大寨主的看愣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当家:“大哥,你听我说,这人是从回来的路上碰到的,我这不心里烦,看到他,我就用绳子套在他头上,想拖死他,谁成想,他跟着马跑了回来,你们说奇不奇怪?”

成乾心想原来是这样啊!想拖死我啊,不住怒火上升。

众人大惊,都不太信。

大寨主问道:“你是什么人?”成乾披头散发的站在哪也不说话

大寨主又问道:“你是什么人?成乾依然不语,”

三当家上前给了成乾一耳光:“妈的、找死是不是?还是哑巴?大当家问你话呢?”

成乾用手撩开脸上的头发,看着众人:“我是当今六皇子,成王司马成乾”

说完大堂内一众人,连喽啰都笑起来,笑着笑着,坐到桌子最边上的一个汉子喊出“没错是他”

众人一惊,回头看着哪人,哪人指着成乾“没错是他”

这人正是宋彪手下的一个小头目叫毕磊,在宋彪死后,自知在去黑马山寨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便带着这手下投奔这毒龙岭,当了个八当家的。

这人一喊出,众人愣住又看向成乾,

三当家一拍桌子:“妈的,真是捡到宝了”

毕磊说完拨下插在肉上的尖刀,怒从心中起:“今天我给宋大哥报”,直奔成乾,让三当家的一把挡住,夺过尖刀,狠狠的对毕磊说“到这里就得守这的规矩”毕磊还奋奋不平

三当家把刀甩到桌子上:“到这里就是天王老子,也要听大哥的话”

大寨主阴个脸看着毕磊,毕磊奋奋不平的坐下。

大寨主冲三当家的说道:“海子、好了、好了,他也是义气吗!好了、好了都是兄弟吗!”

寨主:“来人把这人皇子,给我带下去,好喝好吃招待”上来两个喽啰还拥成乾。

大寨主一举手中碗来:“众兄弟们咱敬三当家一个”

三当家哈哈一笑:“不敢、不敢,是大哥财运到了,这挡都挡不住啊!这路上还能捡到这么个宝啊!”说着众人哈哈大笑,众人一番开心

大寨主看着哪两名喽啰:“带下去好生安排,听不见吗?都他娘耳朵聋了”

喽啰看着大寨主面露难色:“寨主、他.....他推不动啊”

三当家的起身,嘴里说道:“真它娘的是一群猪”走到成乾面前一推也没推动,看着成乾

“他吗的,到这地界还耍混,箕你没长眼睛”从旁边喽啰手中拿了一把大刀,

大寨主起身忙喊:“三弟不可啊”

三当家满不在意:“没事大哥,我就敲晕他,不要他命,放心顶多头上多个包。”

说完刀尖一立,用刀把朝成乾头上砸去。

一瞬间血光一闪,三个人头落地。

成乾在刀柄将要砸到头上时,伸手夺过刀冲三人一轮,叫海子的三当家,外加两喽啰,三人人头滚落。

身后一名土匪抽刀向他砍去,成乾头也没回,刀尖向后一轮,一股血喷出,哪名喽啰张着嘴巴,刀半没他的脖颈间。

0

第十四章绝处逢生 在入狼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