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运河>二十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八

小说:北运河 作者:惟楚有才 更新时间:2018/1/13 2:47:03

7月28日这一整天,北平城里所有的人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防空警报从早到晚不停歇地嘶鸣着,日军的飞机时不时呼啸从城市的上空掠过,虽然没有投弹轰炸,但飞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仍然让人感到心惊胆战。

北平城所有的城门又重新被关闭,街道上已看不到一个行人,该躲起来的人都躲了起来,只有那些军警或者保安人员在来回穿梭奔忙,可能有某个地方着了火,隆隆的黑烟不断地在城市上空蔓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是什么东西烧焦了的怪味。

北平城外的炮声从早上响到下午,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一整天,张自忠都没有离开指挥部,电话线可能又被日军破坏,他对外界发生的战事一无所知,在派出大批情报人员出去刺探消息和部署北平城防务的事情后,他抽空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这时有消息传来说许多溃散下来的士兵从广安门那里涌进了城里,张自忠要李副官和郭占豹等人去探探情况,自己则抓紧时间吃起饭了,饭刚刚开始吃,宋哲元、秦德纯、带着潘毓桂、石敬亭、萧振瀛、戈定远、王揖唐、王克敏以及另外几个政务会的委员就进来了。

“今天情况怎么样?”宋哲元问道。

“仍然联系不上,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我已派出大批便衣出城刺探消息,现在还没有音信。”

“奇怪,南苑机场离北平城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平常时节个多时辰就到了,怎么会走一天呢?莫非又遇到了日军的伏击?”宋哲元疑惑地说道。

“很有可能,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有部分士兵溃散了下来,从广安门进了城,我已派李副官过去打探消息,看有什么发现没有?佟副军长他们应该不会出事吧?他们至少还有5000多人啊,而且还有骑兵,就是爬也该有人爬回来啊,我这心里急死了。”张自忠囫囵吞枣地快速扒着饭,边咀嚼边回答道。

“张主席,你慢慢吃,别着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急也没有用,现在只有靠老天保佑他们平安归来了。”潘毓桂劝道。

潘毓桂话还没说完,郭占豹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他一见指挥部来了这么多高官,一时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有什么事尽管说。”张自忠说道。

“报告长官,大事不好了。”郭占豹欲言又止。

“什么事?慌里慌张的,说。”张自忠望了郭占豹一眼,放下饭碗准备再喝一口清汤。

“长官,佟副军长牺牲了。”

“什么?”张自忠惊了一下,他侧过头来猛地盯着郭占豹,因为他动作幅度太急,手里端着的那碗汤都溅了出来,

众人也大吃一惊起来,宋哲元更是怒目圆睁,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僵硬起来。

“你听谁说的?”宋哲元板起面孔喝问道。

“是我的同学,他们是军训团的,是跟着佟副军长一起从南苑撤出来的,我把他们带来了。”郭占豹说着转过身体朝外面喊了一句,“你们进来吧,。”

过了一会,方子平和王又成两人走了进来。

“你们把佟副军长牺牲的过程和地点向长官叙述一遍。”郭占豹说道。

王又成和方子平两人便把他们从南苑撤出后,遇到日军伏击以及佟副军长牺牲的全部过程重新叙述了一遍。

指挥部里一阵宁静,谁也不说一句话。

“你们跟谁提了这件事吗?”张自忠问道。

“没有,佟副军长的卫兵交代我们,要想方设法回到北平城里并立刻向长官报告,他独自留在那里守着,怕日军知道会侮辱佟副军长的尸体,那里到处都是日军,我们只有等到天黑才溜了回来。”

“你能确定是在时村吗?”张自忠问道。

“我不熟悉那里,是佟副军长的卫兵告诉我的,他说这里是时村的高粱地,那个高粱地很大,一眼望不到边,我估计鬼子应该搜捕到那里去。”

“好,我们会派人过去的,你们先回去吧。”

“长官,我们的军训团已经全军覆没了,一千七百多人只有百多人逃了回来,你要给我们报仇啊。”王又成说着泣不成声起来。

张自忠安慰了他们几句,叫郭占豹亲自送他们回收容站并交代给那里多配送点物资,以安抚回来的士兵。

郭占豹他们刚走出大门不久,郑大章浑身是血冲了进来,他军服褴褛如同乞丐一般,头上包扎一圈满是血污和灰尘的纱布,脸上被汗珠流淌出道道花纹又似京剧舞台上的武生花旦。

“郑师长,”众人又是一惊,赶紧都过去扶着他。

“怎么啦?都回来了吗?赵师长呢?”宋哲元还来不及放松的脸上又变成了一块铁板。

“都死了,我们被打光了,我是只身逃回来的。”郑大章话还没有说完就嚎啕大哭起来,他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会儿终于回到家里,先前所有强忍着的悲痛顷刻间就彻底释放出来的,哭起来犹如雷声嘶鸣一般,使得指挥部里又被他悲痛情绪所笼罩。

郑大章的情绪也感染了许多人,虽然这些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但这顷刻间就接连失去两位亲密无间的战友,仍然控制不住情绪留下了眼泪。当然也有人没有哭,比如潘毓桂和石敬亭或者王克敏,他们是冀察政务会的人,与郑大章和赵登禹他们并不相识,所以只是假惺惺地低着头。

谁都没有安慰郑大章,只是任他尽情地嚎啕,大家都知道只有让他情绪充分发泄出来,他的心情才会好受些。

“我的骑兵师千多人的队伍,这两天就这么被打光了,太惨了,我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战,真他妈的气死人,我们是接连遭到伏击的,司令官,我们是被人出卖才会输得这样惨啊。”郑大章哭着长叹一声:“我一定要找出这个汉奸,我要把他的皮剥掉,用油炸火煎,方解我心头之头。”

“你先平静下来,还有一个悲痛的事要告诉你,佟副军长也牺牲了。”张自忠说道。

“什么?佟军座也牺牲了?这不可能?”郑大章又是一惊,他停止哭泣嘴巴张得老大,半天都没有并拢下来,显然他极不相信这是真的。

“是真的,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宋哲元点了点头。

“我的天啦,这打的是什么仗啊,我们是全军覆灭了啊。”郑大章又嚎啕起来。

“你先冷静下来,我们都很悲痛,不过这已经是事实了,这一仗我们损失了两名大将,我的心情非常不好受,我和捷三、舜臣都是多年的兄弟,我们同战壕共生死,南征北战,经历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我感情上现在还不敢接受他们已经牺牲的消息,不过,他们不会回来了,他们为了我们中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宁在战场死,不做亡国奴,这是何等的英勇啊。”

“我真没用,我都不能保住他们,我简直是个废物。”郑大章说着说着就突然给了自己脸上打了一个巴掌。

“快别这样,我们知道,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不能怨你。”张自忠赶紧捉住郑大章的手,使他的第二个巴掌没用打下去。

“好了,大章,你先冷静,说说你们遇到袭击的过程,你说的汉奸我们一定会查出来的。”宋哲元说道。

“好,我说,我们是今天早上从南苑出发的,佟军座说这么多人一起突围,而且还有附近的民众,目标实在太大,建议分成二路,我的骑兵师速度快,负责开路和保护步兵的左右翼安全,如遇到日军的阻击,由我们打通路线掩护后续部队,佟军座为了保住军训团的学员,他带他们从另外一个方向突围,我们约定在大红门汇合。谁先到达谁先担任打阻击,我的骑兵师在昨天的团河战就已经损失过半,只剩下200多匹马了,没有想到这倒成了祸害。”

“怎么会成为祸害?”众人不解地问道。

“那简直就是一场大屠杀,我们的行动方案是出发前才制定的,照理说日军根本就不可能我们的行军路线,可是事实上日军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们比我们早到并在那里埋伏下来,而且火力很猛,起码有上百挺机枪,日军全部隐蔽在河坝下,那地方除了河坝全是一马平川,根本没地方躲藏,我的骑兵刚过一部分,鬼子立刻开始阻杀,上百挺机枪同时开火,我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那些被打死的马匹把道路给堵住了,我看见赵师长的车队想绕过死马冲上堤坝,但只冲到一半就被机枪打爆,赵师长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出就被打死在车里,真惨啊。”郑大章说着说着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他哽咽着嗓门吐出一口带血丝的痰。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潘毓桂故意问道。

“滚你妈的,你以为老子是贪生怕死之辈?”郑大章听出了潘毓桂的话里不带好意,对着他大骂了起来,“老子怎么出来的,老子的马被打死了,老子是滚到高粱地里爬出来的,怎么啦?”

郑大章平素里和潘毓桂不和,特别是对潘毓桂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一些谄媚日本人的文章非常反感。潘毓桂是京津一带非常有名的文化大儒,口才和文章写的非常好,在中国有一定影响力,而且还是女歌星李香兰的义父和宋哲元身边的红人,因此常常目中无人,言语也肆无忌惮。

“误会了,郑师长,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想了解清楚赵登禹师长牺牲的全部过程。”潘毓桂尴尬地解释道。

“大章,先别激动,我们没有谁怀疑你的忠勇。”宋哲元用手势制止了郑大章的咆哮,接着问道:“后来你有没有看见日军对赵师长的车怎么样?”

“没有,我们马快,在赵师长的车前面,日军首先是打我们骑兵,以死马来阻挡道路,我们冲过去几十人,后面的枪又响起,我回头看见他的车要往堤上冲,那时刻也只有冲死堤坝才能救他们,可是他们没有冲上去,仅仅冲到一半的位置就被打爆,我想带冲出来的弟兄去救,可是我的马中了一弹,我的马被打死了,我被抛了出去,脑袋摔在石头上昏了过去,是我的卫兵把我拖进了高粱地里,日军不敢进入高粱地,用机枪扫射并放火烧,但不知怎么回事,那火并没有真正烧起来。”

“要是赵师长是骑马就好了,或许不会牺牲。”张自忠感慨地说道。

“只能说是天意啊,他那次在这里开完会后,因为急着要赶回涿州,就在北平租了那辆车,我们还同行了一段路程,路上也发了许多牢骚,说这打打停停很憋气,要打就打个痛快,和日军决一死战,死了还痛快些,没想到竟然真的死了,英雄已一去不复还了。唉,舜臣是条好汉,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妖,这么多年来,战功赫赫,壮哉啊,他的英名将永存中华,我非常敬佩他。”萧振瀛说道。

“这么说,佟军长没有走你们那条路?”

“不知道,他可能是走时村方向,后来我逃出来的时候,听到那边的枪炮声,那边也在打,而且还有飞机过去,估计是佟军座在那里。”郑大章说完又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我们败的这么惨,这是咋回事啊?我的骑兵师全完了。”

“没有,你回来了,这支部队就没有毁,有你在这面旗帜一定能够重新飘扬起来,你先养好伤,收容旧部,我们重新再来。”宋哲元安慰道。

郭占豹送方子平他们回去后,又匆匆赶回指挥部,一进屋看见郑师长坐在那儿,张自忠正在给他看头上的纱布。

“郭秘书,你送郑师长去救护所检查救治,洗个澡,到我那拿几套衣服给郑师长换上,然后要伙房炖一只老母鸡加大红枣,给郑师长补补身体。”

郭占豹赶紧奔上前来要扶郑师长,可郑师长瞬间站起说道:“我还没到要人扶的地步,一点小伤没什么。”

“你先吧,我们还要开个会。”宋哲元拍了一下郑大章的肩膀,鼓励道:“大章,你不愧是我的好弟兄,我们二十九军就因为有许多你这样的勇士,才能战无不胜,你放心,这笔账我一定要跟日本人算的,佟副军长和赵师长的血绝不会白流的,我们二十九军也绝不会跟日本人妥协,记住我的话,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是,司令官,血债要用血来还,我大章不死,中国不会亡。”

0

二十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