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那年清明时节雨>二十七、金榜题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七、金榜题名

小说:那年清明时节雨 作者:赵子涓 更新时间:2018/1/13 18:03:57

中秋节一过,整个东京府节日氛围愈加浓厚了。城门楼上除了宋字的五彩旗,也都挑上了大红的灯笼。东京街头的路灯牌坊下悬挂着五彩的宫灯,旋转着,跳转出动人的影像来。花坛花池的各类花树,垂柳槐树都被彩色的锦缎系起腰身,像浓妆艳抹的舞女,彩灯笼元绣球在枝头晃晃悠悠的摇摆,妖娆妩媚起来。御街的桂花树恰到好处的应景着,把淡淡的香味飘洒到大街小巷。酒楼茶肆昼夜莺歌燕舞,各种买卖兴隆热闹,商人们卯足了劲在年前大赚一笔,昼夜也不打烊,灯火通明。民间的舞狮子,戏猴,杂耍,踩高跷多起来,在街头巷尾传递着年前鼎盛的景象。用牛皮,驴皮做的蹴鞠运动也兴盛起来,王孙公子们在草坪上一展开竞技,便引得一众行人们驻足观赏,挑担的,行走的,男女老少都围观喝彩着。

皇上赵佶是个闲不住的年轻人,搞完科举考试便也放松起来,经常与三五个宫中的太监们微服闲逛,在街头市井的热闹中感受与宫中截然不同的烟火气息,这对皇上来说一来放松神经,二来在吃喝玩乐之中他的心里更为踏实。

科举考试结束后,张择端为了贴补家用,又开始了街头卖画。他穿着白色长衫,浓眉美目,英俊秀美,气定神闲的端坐墨香画舫的街头,寥寥几笔,忽而山水,忽而街市,忽而建筑,忽而桥梁,忽而人物,引得周围一众人乱加喝彩。柳云香去他住的地方找他,听他父亲说在街上卖画,便告辞到东京街头寻他。节日的氛围越来越浓了,她也无心闲看,只为了寻找张择端。来到墨香画舫看到街头很多人驻足围观,便带着丫鬟过去看,挤进去才看到是张择端。“择端哥哥,你果然在这里。”张择端看到青衣长裙的云香,微笑了收笔道:“云香小姐好巧啊。”云香莞尔一笑道:“专程寻来,何来之巧?”张择端也笑了道:“不妨一起作画。”柳云香欣然答应,梨涡浅笑端坐一侧,举笔即画,俊男美女恰如一对璧人完美的挥毫泼墨,潇洒自如的作画,观赏的人越聚越多,选画买画的人也逐渐热闹起来。

却说皇上赵佶也是自小画技了得的小神童,早就知道东京府最大的书画城莫不如墨香画舫了,当时朝中规矩多,没有皇上和额娘的命令谁敢轻易出宫?如今做了皇上,他总算自由了,微服进城闲逛第一站就是朝思暮想的墨香画舫了。

一到街头就看见一众行人围观,皇上也心生好奇,赶快挤进人堆里去看,看到坐在简陋的桌前花容月貌的女子和俊美的男子正低头挥笔自如,再看地上的一幅幅云山雾海,市井小巷,繁花似锦的宫殿,不觉几分欣喜道:民间到底有高人,这对年轻人才艺如此,不进皇宫实在可惜。就对随从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就说要买下所有的画,给他们留一个地址告诉他们隔日再送几幅画过去,见到朕他们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侍从按照皇上的吩咐走过去对作画的张择端道:“这是你们做的画吗,我们老爷全包了!你们隔日按这个信函上的地址去取钱,可好?”张择端柳云香吃了一惊,抬起头正欲询问。

两个一抬头,皇上赵佶却愣了,赶快挤出了人群。原来皇上看到作画的男子正是以前御府画院的张画师,至于旁边的女子是不是从御府画院出来的他未可知,他看到张择端他俩也正从人群望过来,与侍从询问些什么,忙低下头背转过去,他不想此时暴露身份。自由人的身份对他来说何等舒适,他还没玩够呢。其他几个侍从早已把地上每一张画幅一一捡拾起来,然后行礼告辞。张择端柳云香拿着信函,一边奇怪于哪家老爷如此豪爽连面都不露,一边收拾画具人群中张望,看到三五侍从跟着一身着金色长袍的人向西门而去,那背影颇有些器宇轩昂。人们也议论着:“看样子是官府的人,出手如此大方,有几个还穿着官靴呢。”“是经商的老爷吧,有钱就享受呗。”听着这些议论,两人虽有些狐疑,但也无法确定,看着手里信函上的落址,也犹豫起来,去还是不去?

突然看到张尚九骑着马跑过来,下马就冲着择端道:“择端,你中了,中榜了!孩子,赶快回去,喜报送到家里了,你爹在家等呢,快,上马!”张择端一听惊喜万分,忙问九伯:“云香小姐呢?”张尚九望望云香摇头道:“云香小姐的我没注意,不过榜文就在每个城墙的城门贴着,大红榜都可以看得见,你们不妨去看。”“走,云香。”择端拉着云香直朝西城门而去。“马!骑马呀,骑马不快些,哎,这些孩子。”张尚九忙着急喊,两人却早已跑出去了,自己只好骑着马打道回府。不远处皇上正好转身看到这一幕,欣慰道:朕的眼力果然不错,能考中的当是大宋英才,又有这满身精湛的画技,这不正是他需要的人才吗?女子考没考中也并不要紧,隔日拿信函来,朕自然还会留她。想到这里,看到两人拉着手去看榜文,不觉又有几分怅惘,自己身边多一个如此的红颜不也是美事一桩!早年自己也许只是想想,而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就是朕的天下,大宋子民都是我的,而今天下朕想要哪个女子谁人敢不言从?想到这里,不觉又精神大振,一扫方才的怅惘之阴霾,重又焕发朝气对侍从道:“走,带老爷到东京城最大的戏楼看看。侍从们跟着皇上一起兴冲冲的走到东华门外,最热闹的景明坊一带到了,人声鼎沸之处,皇上眼前显现的是一座缥缈彤窗绣柱悬浮于半空中的金碧辉煌的空中楼阁,只见丰乐楼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照耀。有诗为证:

  城中酒楼高入天,烹龙煮凤味肥鲜。

  公孙下马闻香醉,一饮不惜费万钱。

  招贵客,引高贤,楼上笙歌列管弦。

百般美物珍馐味,四面栏杆彩画檐。

皇上抬头仰望,看到楼上栏杆彩画檐处,每一间绣连帷幕窗格前,不时闪出一个个浓妆艳抹,衣着华丽,明艳动人,风情万种的女子,“望之宛若神仙”,或长袖善舞,或明眸善睐,陪伴着身着各色长袍或镶金镶玉长衫客人左右,或是浅吟低唱,或是婆娑起舞,美艳绝伦宛如画中云娥,不觉看呆了,傻傻的望着。“皇上,皇上······”侍卫们叫了几声,他才猛然感觉几分失态,看到楼上正有几个衣着光鲜的女子朝着他挥着香帕,脸上忽然几分燥热几分,低着头慌乱的往前走去。“皇上,皇上”,侍卫们慌忙的追过来,“皇上何不上去玩玩?”侍卫追上去喘着气问。他板着脸训道:“叫老爷,或公子,猪脑子。朕哪有心思去享受?时间有限,还有多少地方没去,大家抓紧点赶快逛完回去,朝中还有多少奏折没批阅呢!走吧!”对于皇上的自律,几个侍卫不得不服气。皇上心中暗想:有的是时间,等江山坐稳了朕何时想来就来,谁敢拦朕!

  却说张择端拉着云香一起到城门处看金榜,榜前很多人在观望,张择端要挤进去,云香道:“择端哥哥云香不敢看,我站外面等着,你帮我看看吧!”择端道:“不怕,走一起看看。”正说着,听到几声大笑:“这不是张择端吗?”扭脸一望,是李唐米友仁,李迪他们。正要招呼,被李迪拉到一边,挺尴尬的解释道:“择端弟上次那件事莫怪啊,都是误会,幸亏米老兄出手相助,不然恐怕我都没机会参加科考的。云香小姐你也在,怎样,看了榜吗?”张择端看看他,淡淡一笑:“择端怎敢记这么多冤仇?人生八苦,该放下就必须放下。你也不必老放在心上。”李迪笑了:“好好,大家都是好兄弟!”

米友仁看到云香,对她淡淡一笑:“云香小姐别来无恙啊?”云香梨涡浅露,脸色绯红凝笑道:“托您万福一切安好。”大家挤进去着急的找名字。

一张金榜下有人蹲着哭有人站着笑,看得人心惊肉跳,择端暗想:要不是九伯已经告知结果,恐怕自己真的没勇气站在这金榜面前。

“哈哈,李唐中了,米老兄你也中了,张择端,李迪,夏圭,苏汉臣·····嵩阳书院的弟子基本都在,只是这张择端却不是状元了,状元竟是应天府学院的刘松年,佩服!”李唐金榜题名欣喜若狂之余,也不愿放弃对张择端的冷嘲热讽。张择端认真的寻找了一遍,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却怎么也没找到云香的名字,还有赵简溪,心里有些怅然失落,从人群中挤出来,“云香······”竟然没有看到云香,正四下张望,肩膀被人一拍,扭身去看,却是李唐。

李唐道:“择端兄这是去哪里啊,既然金榜题名了,兄弟们一起庆贺庆贺去不挺好?”张择端道:“你们去庆贺吧,择端还有事,实在无法奉陪,告辞!”李唐对李迪他们使了个眼色道:“今日既是我们诸位的金榜题名,又是嵩阳书院的喜事,苏汉臣你去程颐大师府里请先生去,其余的诸位在东京府最豪华的丰乐楼宴请先生,何如?”他的话赢得了周围嵩阳书院的中榜的学生的赞同。

“怎么,你张择端难道不想感谢嵩阳书院,以及与你同窗共读的诸位吗?”张择端无言以对,只好默默的点点头。

丰乐楼里笙歌漫舞推杯问盏,把酒言欢,嵩阳书院的几个先生都请到了,范仲淹,程颐,程颢大师先生们与弟子们一起庆祝弟子们金榜题名,一时间歌舞升平,互道祝贺,互道祝福,一派喜庆呈祥。午夜时分,喜宴才算结束,弟子们先护送先生们回府上,然后,各自又去寻东京城的夜市热闹去了,灯红酒绿,香车宝马夜光杯,不夜城果然名不虚传,夜夜挑灯夜读的学子们何时看到过如此繁盛的景象,他们享受着良宵美景,不醉不归去了。张择端担心父亲又牵挂着柳云香,一个人先行告辞,往家里回。

院门开着,父亲正披衣站在门口,看他回来,赶快问:“孩儿怎么才回来?云香小姐呢?”张择端的酒登时醒了,正要问,屋里走出来云香的丫鬟阿珠,她看到只他一人惊讶道:“怎么只你一人,今儿云香小姐不都一直跟你在一起吗?柳府已经发话了找不到小姐就要报官的,你赶快去找小姐吧,我们柳老爷都急疯了!”张择端一听,突然想到白日李唐的盛情邀请,当时只觉得奇怪,如今想来定是这几个人使了计谋,于是,牵了马,带上丫鬟驾的一声,挥鞭朝热闹的夜市寻李唐他们。夜市上熙熙攘攘,人流不断,他把马交于阿珠,自己去寻李唐。眼前又浮现几人硬拉着他祝贺,然后不见了云香,还有米友仁的情景,忽然吓了一身冷汗。

孙正羊小摊前,果然看到李迪他们还在猜拳行令,张择端走过去,把李唐拉了出来,问他:“李唐你说,柳云香和米友仁他们去哪里了?我告诉你,柳云香到现在也没回府里,再找不到人,柳家就要报官,这件事跟你脱不了干系?”李唐用力甩开他的手道:“拿开,别脏了我的衣服!告诉你,柳云香本来就是米友仁的女人,你直娘贼还有脸在这嚎,别人家的女子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劝你识相点,赶快走人,不然,我李唐随便吱一声,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张择端大声道:“李唐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去报官告你们强抢民女!”李唐气红了眼,对还在吃喝的李迪他们道:“反了他了,兄弟们一起上!”喝得醉醺醺的几个人听到招呼,二话不说,拿板凳的拿板凳,冲着张择端拳打脚踢。周围人看到年轻人酒后乱性,四散乱逃了。李唐觉得还不解恨,看到掌柜手里拿着刀,抢过来举刀就要朝张择端的身上砍,被李迪劈手夺下:“你不要命了,杀了他你今天的榜上提名又有何意义?”一句话,惊醒了所有的人。苏汉臣几人也在张父的带领下赶了过来,看到张择端满身是血躺在地上,张父喊了一声:“孩儿。”便晕倒过去。张择端被苏汉臣他们急忙送到药铺里进行包扎。

却说柳云香在人群外忐忑不安地闭着眼睛祈祷却没有听到李唐念到自己的名字,竟然也没有听到择端的声音,当时就明白了,不觉黯然神伤,颓然走出熙攘的人流,失落的往家里走。米友仁看到就赶快跟上去,看到云香眼圈都红了,连忙劝慰她,并说一起喝杯茶叙叙。柳云香怕自己的心情影响张择端也就答应他跟他一起前去。等到张择端看完金榜没看到云香又被李唐他们拉着一起与先生们喝庆喜宴去了。米友仁带着云香到了一家酒楼,跟云香对斟对饮,一醉解千愁啊,云香心里苦闷,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米友仁看着云香香腮粉颈,脸飞桃花,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狂跳,继续劝酒劝喝。直到云香软软的倒在自己身上。米友仁酒后性热,被云香一搂一抱,登时就乱了,他抱着云香直接上了楼上的包房,对伙计说:“客人喝醉了,暂时休息,不要过来打扰!”

进了包房,把云香放到床上,他刚想给她倒杯茶水,却被云香拉住了手:“不要走,择端哥哥,不要离开云香!”米友仁听到云香的嘴巴里还在念叨着张择端的名字,想到自己指腹为婚的女人却念念不忘他,不觉怒火中烧,再看到枕边云香香鬓散乱,红唇烈焰,软绵绵的小手,意乱情迷,颤抖着手慢慢解开了云香的衣衫——“此时,你是我的云香,我不计较你的过去,属于我的谁也夺不走”,他流着泪对着云香说,然后,俯下身去,无限深情的对着那两片娇嫩的红唇吻过去······

酒醒了,夜未央。

倒是简溪公主很是得意,她总算办了一件自以为是的漂亮的事。她找到机会寻找到录取的皇榜上的名单,赫然发现了柳云香的名字,在侍卫的掩护下,趁着机会,把柳云香的名字轻轻画去,换上了另一个名字,然后又把名单放到桌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迅速离开了。她看到张择端如愿以偿金榜题名,一边心中暗喜,一边想,只要柳云香落榜,张择端重新回到朝中,那么本小主接触画师的机会就比柳云香多得多,到时候,求皇阿哥赐婚于简溪,简溪就可以和择端比翼双飞,喜结连理!想到这里,她觉得脸有些发烫,仿佛择端就站在他面前,秀美的脸庞满满的幸福。她这一笔,改变了柳云香的命运,也改变了张择端与柳云香的情感之路。只这一笔,从此,云燕隔云端,再无聚首日。

金榜题名日,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团圆几家别离。东京的夜在笙歌舞影中,演绎着一幕幕属于大宋每一个子民的悲喜剧。

0

二十七、金榜题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