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那年清明时节雨>三十二、庆功宴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二、庆功宴席

小说:那年清明时节雨 作者:赵子涓 更新时间:2018/2/12 23:54:26

京城小雨润如酥,晨起临窗而立,高大的殿堂屋宇在云雾缭绕之中若隐若现,似有紫气环绕,“好兆头啊!”皇上不觉深吸了一口气,学着道长教他的太极拳术,熟练地打了一套太极操,顿觉神清气爽。

上完早朝,皇上到真宝殿巡查宣和画谱的编纂工作,只见画师们都在专心的绘画,做整理工作的那些民工们也都小心翼翼的在整理画幅。没人留意到皇上亲临,他也没有去惊动谁。

他的视线无意中落在西窗角落一女子身上,只见她身着藕色的长衫,衬托着如玉的肤色,黑发如云,侧颜看到玲珑月面,圆润的下颌,粉颈如雪,唇形饱满。他轻轻走过去,看到她正纤云弄巧,精心描摹一幅残破的云鹤翱翔图。整个画面,蔚蓝的天幕衬托下,一群云鹤排云而上,露出的金色的宫殿顶显得尊贵而华丽。她时而停笔细细看画,时而对画沉思,又从砚台上的彩色粉盒蘸了一笔,用淡影晕染,画面显得疏密错影,明暗有致。

皇上看得入神,忽然情不自禁地紧握住她的手连同画笔,在墨盒里蘸上淡墨,在画上的金色大殿的背后,轻轻地勾勒出连绵的远山······

突然被握住手的云香猛地一惊,迅速站起身,“啊”的一声,惊动了张择端他们,大家抬头一望,都吓得迅速跪拜,齐呼道:“陛下千岁,千千岁。”

皇上看到大家惊慌的样子道:“朕突然来访,吓到诸位了不成?画师们不必拘礼,在真宝殿,惟有艺术珍品。天下艺术乃不分尊卑。”然后,微笑着凝望着柳云香那张粉玉桃花娇俏美人脸,似乎想起了什么:“朕在何处可曾见过?很是熟悉。”“草民不知皇上驾到,罪不可恕!”柳云香赶快跪倒磕头道。皇上摇头道:“张画师,你把朕的意思都告知于尔等吧,太过于拘礼,如何端正艺术之风?”张择端忙起身道:“皇上是万世至尊,画师们行礼是万千景仰之意,恳望圣上莫要介怀。画师们,起身吧!”柳云香起了身,皇上又深望她一眼道:“汝绘画技法有一定基础,即日封做画令吧,真宝殿需要此等画师!”云香意欲下跪,皇上急忙扶她道:“不可,朕是为艺术而选,怎可又多礼?”云香绯红了脸作揖道:“小民云香谢皇上恩典!”

皇上画性正起道:“把刚描摹的那幅画取来!”柳云香赶快取来,诸位也都围观而来。张择端迅速研磨,其他画师们端砚,磨墨伺候着,只见皇上又用重彩描摹了云鹤,宫殿的每一个翘脚都青墨淡痕隐于蓝色背景之中,沉吟片刻,提笔用瘦金体题跋图诗一首:

“群鹤排云,祥瑞至;远山含黛,念归迟。”

在场画师们不觉拍掌叫好,啧啧不已。张择端赞誉道:“画面疏密有致,动静之间,尽显云鹤祥瑞之盛况!”皇上放下笔墨对着云香笑道:“此图乃柳云香画令与朕合作之幅。”

在群英聚首,大师云集的助力之下,宣和画谱终于在春末完成。皇上定于周日之夜举行庆祝盛典。

春晓之夜,弯月如钩,银光点缀倒挂于天际。艮岳之内,彩雾缭绕,如同仙境。琼楼玉宇倒映在明镜似的湖泊中,恰似人间仙境缥缈而壮观。殿堂的亭台屋宇,每一个翘角悬挂明灯无数,树木花草不断变幻着色彩。湖面的莲花灯跳跃着光亮。此时,天上白玉盘一轮,人间彩灯无数,一片华彩乐章,如梦如幻。

画师们盛装出宴,男子与女子分列两处。张择端看到对面的云香身着淡粉色罩衣,镶金佩玉,一袭白色的长裙衬托她的粉面桃花显出几分典雅和冷艳。黑发云鬓处一支月季花宝钗衬着胜雪肌肤,熠熠发亮。云香也看到他,凝眸一瞬,梨涡飞起,转而与旁边的女伴不知耳语什么。

高高的金銮殿上,皇上与画师们济济一堂,庆祝《宣和画谱》的编纂成功。

皇上兴致极高,他指着座中列席者跟画师们道:“此次《宣和画谱》得益于张择端画师,从编纂到审画的逐个环节严谨认真管理,组织有序,整理有章法,审核之功功不可没,来,赐张画师美酒,同饮一杯!”张择端谦逊行了礼喝了一杯。

皇上继续介绍道:“座中的诸位画师们都将名留史册。王晋卿,名冼,山水派画家。吴元瑜,著名花鸟画家崔白的弟子。徐熙,长于用笔而短于用色,构画气韵潇酒。黄筌,长于用色而短于用笔,构画精工艳丽。崇尚“平淡天真,不装巧趣”的美学观的大画家米芾大师,画师们有幸相聚一堂,乃是大宋之福气,更是举国之栋梁之国器。而今编纂画谱功不可没,今日欢聚,举杯畅饮吧!”

酒兴正酣,皇上传谕,展示《宣和画谱》。几个公公侍卫们迅速列队手捧画谱上席。皇上很激动,放下酒杯,召集画师们道:“诸位尽情欣赏属于大宋宣和年鉴的画谱吧。”画师们都从席上起身,争着一睹画谱的真容。散发着浓郁墨香的画谱一打开,一幅幅鲜活的画面栩栩如生的呈现于世人面前,上等的宣纸细腻有厚度,翻开看时简直人物鲜活,衣袂翩跹而舞,“活着的历史啊!”“像穿越到魏晋时期的狂放时代了!”画师们边看边啧啧称赞,对于自己亲手编纂的画册,似乎难以相信当初的点睛之笔神力何等了得!

此时,弦乐声声,一群红衣舞女戴着面纱长袖舞翩跹,领舞的女子,身材曼妙多姿,玲珑有致,蛇形腰身,如风扶杨柳,舞到张择端一边,突然伸出玉手轻轻一拉,直接把张择端拉到中央,张择端站在那被红衣舞女拉着,尴尬的脸都涨红了,手脚机械地跟着女子乱扭,引得众人哈哈大笑。皇上也哈哈笑着道:“画师们来与张画师一起乱舞。”说着也加入其中,狂舞起来。画师们看皇上都放下身段,不计群臣之礼,也都笑着站起身加入其中,场面热闹的难以言说。

红衣女子突然拉着张择端走到舞着的皇上面前:“皇兄,简溪求您赐婚。”皇上正舞着兴头上,看到是简溪,笑道:“朕就猜到是你,你说赐婚,赐予谁?”“他,张择端,张画师。”简溪指着张择端,绯红着脸道:“皇兄故意问此问题的,可是答应了?”皇上不笑了,看着张择端道:“你可曾想过将公主许配于你?”张择端俯身作揖道:“皇上,臣出身贫寒,能为大宋效力,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怎可斗胆奢求婚配?”“那如果公主认真了,你作何想法?”择端不敢抬头,脑门上瞬间起了一层汗珠道:“皇上圣明,小的还未跟家父言语一声,公主也需要娘娘们做主。”皇上仰头大笑几声道:“公主来找朕,朕答应之,便是向全天下颁布圣旨,这还需要娘娘们,还需要你家父吗?”张择端再不敢吭气,简溪看到心疼的说:“皇兄何苦来为难择端?你答应了就该现在颁布圣谕,好让大宋臣民都来欢庆这桩美事!”皇上笑道:“好啊,宣和画谱完成了,皇妹的婚事也促成了,两全其美,两全其美啊!”大手一挥,弦乐停了,皇上登上几级台阶道:“诸位画师,朕现在颁布一条圣谕,宣布公主简溪赐婚于张择端画师,钦此!来,举杯同庆!”事情来得突然,画师们都一愣,转而又迅即清醒了,纷纷举杯大声欢呼道:“恭喜简溪小主,贺喜简溪小主,恭喜张画师,贺喜张画师。”简溪拉着张择端先跪倒感谢皇上,又转身跪倒感谢了画师们的祝福。张择端酒喝得晕乎乎的,加上刚才这一幕,感觉像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他偷偷望向台下,看到方才云香坐着的位置空了,她人呢?出去了?是身体不适,还是看到这一幕,有些心堵?罢罢罢,权且答应吧,卑微草民,抗旨岂不要杀头?想到这里,张择端把眼睛一闭,心一横,被简溪的手拉着,登上殿堂的台阶上,皇上一手拉着他,一手拉着简溪道:“大婚还要择良辰吉日,二位现在已经是夫妇,来,行夫妇之礼吧!”简溪红着脸冲着张择端小声道:“夫君在上,请受娘子一拜。”皇上早已忍不住了,哈哈大笑道:“小妹果然心急,恐是等不及良辰吉日了吧?”下面观看的画师们同皇上一起哄堂大笑起来。简溪羞红了脸,拉着张择端穿过人群径直出了大殿。

柳云香站在角落里看到了被简溪拉着的择端,心里默默祝福道:择端哥哥,祝福你找寻到心仪的女子为妻,此生相伴,不离不弃,举案齐眉,牵手到老。若有来生,云香愿与君欢好,至死不渝。言毕泪双行。她轻轻擦掉,回到座位,举杯畅饮。

大殿里继续着歌舞升平,琴声齐鸣,君臣同乐,把酒饮欢,其乐融融。“柳画令,可愿与朕共舞?”不知何时,皇上举杯走到跟前。云香迷离着眼神,梨涡浅笑道:“云香何其荣幸,与君共舞。”说毕,竟脱下罩衣,露出婀娜的身段,她边歌边舞,余音绕梁醉,红袖盈香来,舞的君王失魂,舞的画师落魄。

“来先扶柳画令回宫,朕随后就来。”公公一听就知怎么回事,“嗻”,几人扶着柳画令回了皇上的寝宫。

又一个春色微明,天亮了。失意的云香在另一个帝王的怀中酒醒了,她的手还紧握在皇上厚实柔软的掌心里,此刻,他还在酣睡,俊朗的脸年轻依旧,如果不是帝王,嫁就嫁了吧,这一生,反正除了真爱,嫁给谁都一样。她微微叹了口气。皇上翻了个身,一伸手又把云香搂在怀里,紧紧地。

君王的卧榻她不是第一次体验过,每一次都让她有如戏的感觉。卧榻是个舞台,在舞台上帝王们来来去去的更换着,女主角也在交替更新。虽然有了一夜的耳鬓厮磨的肌肤之亲,但醒过来却又各奔东西,甚至连对方叫什么都不曾知道,戏就结束了。容易陷入剧情里难以自拔的主角一定难以接受这种现实,但又无法左右对方的情感,只能在他冷漠的无视中黯然退出舞台。不思量,自难忘,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怎消除?云香的手滑过皇上年轻火辣的肌肤,心里想着盛宴上简溪拉住择端飞奔而去的背影,眼角有泪溢出,冰凉的淌进脖颈里,闭了眼,手滑过的脸庞竟自成了择端的模样:哥哥,你在云香的心里,永远也逃不掉。

殿外的大臣候在春日的晨风里,等着皇上早朝。皇上被云香伺候着穿好衣服,回身凝望着她泛着春波的眸子道:“晚上勿忘记侍寝!云香。”云香抿抿唇,梨涡一笑道:“奴婢遵旨!”皇上换上龙袍,大踏步的走了。

“皇上,蔡太师有要事上奏!”皇上揉了一下眼睛,露出几分疲惫的神色,不耐烦道:“准!”

蔡太师抬起头进言道:“此次上奏关乎西夏战事。陛下有所不知,西夏往复来寇,出尔反尔,实属可恶。先帝队夏人的多次进犯,成功击退多次,迫使遣使求和。然而,如今又贼心不死,妄想卷土重来,臣愿消除外患,彻底斩草除根。恳请陛下恩准,携大军攻夏,以绝后患。”

皇上闻听,沉思良久,道:“攻夏大事,理应同礼部大臣详谈。礼部大臣谁来为西北战事献计献策啊?”

下跪的臣子无人应答。

蔡太师又深鞠一躬道:“陛下,太师先将战事上奏完再与礼部进行详谈不迟,何如?”

皇上见坐下无人接腔,即知此等掉脑袋的大事,谁敢轻言寡信,都在谨言慎行。如此一对比,蔡太师的胆略和忠心足见不一般,皇上心头觉得一暖,到底是老臣,誓死效忠大宋,效忠朝廷,忠贞不二,不觉心生几分敬意,便格外和颜悦色道:“蔡太师请讲!”

蔡太师道:“陛下,河湟一带吐蕃势力也在逐渐扩大,现在和西夏形成了对我大宋极其不利的两大劲敌,如果不除,将难保我大宋河山啊。”蔡太师说到这里,声音有几分颤抖,唯恐惹得龙颜大怒,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忌讳朝中引发恐慌之言论。果然,蔡太师一说完,朝中大臣们便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

皇上虽心中不悦,脸上却深藏不露,他道:“国之疆土乃大宋臣民之家园,岂容他西夏吐蕃的偷窥,诸位爱卿大臣们有何良策尽可一一上奏!”皇上的话多了几分威严,他知道不震慑一下,贪生怕死之辈是断不开金口的。

老将种师道进言道:“先祖神哲二帝用兵河湟之旧事,当年向西夏和稍显弱小的吐蕃势力,进攻开战,大小战役平息了多少战火功绩暂且不议,对敌经验,我们这批老将们还是深有体会。经过这么多年,国势强盛,大宋实力已远远超越二敌。此番,当借先皇之经验,彻底歼了河湟一带的吐蕃势力,老将我领命疆场,效忠皇上。”

“好!”听了种师道的一番话,皇上很振奋,他大声道:“蔡太师与礼部负责派遣兵马,老将种师道等人领命上阵歼敌!钦此。”

蔡太师有些洋洋得意,自己又争取到立功受赏的机会,他只知道只要皇上派给他足够多的人力物力,他就会操纵着种师道等人誓死而战。无论战败或战胜,他都可以保的全身而退,不伤半根毫毛,还能凭借战功显赫位居高位,从而实施他的政治阴谋。蔡京是谁,大宋最大的阴谋家。他算盘打得再精,他都算不到大宋的未来,实质上,就是这次他请命西北战事,为大宋埋下了沉重的祸根,敲响了迈向灭亡的第一声丧钟。因为,西夏在败于大宋后完全依附辽国,致使辽国摇摇欲坠。而宋朝的灭亡就在于连金伐辽。蔡京不管这些,他只想到自己的请命得逞,似乎听到皇上在大堂之上封赏的宣旨·····

0

三十二、庆功宴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