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那年清明时节雨>三十一、编纂宣和画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一、编纂宣和画册

小说:那年清明时节雨 作者:赵子涓 更新时间:2018/2/12 23:54:26

   龙德宫成,艮岳和丰乐楼的建成,成为新任皇上的三大标志性的政绩。龙德宫成的文化,艮岳的园林建筑,丰乐楼的酒和娱乐文化,一时间为皇上赵佶赢得了众多赞誉。皇上乘胜追击,一日召集大臣们商议道:“所谓传承百世流于后人,朕所在任时的盛年美事需要编纂下来给朕的子孙借古通鉴之明示,也给世代子民以醒世之作的前瞻之作。众爱卿有何建议上奏?”

   皇上扫视一圈,看到爱臣们议论纷纷的小声商榷着。他朝着文官行列中,一身着紫袍的大臣,问:“蔡太师可有何想法?”

听到皇上发问,众大臣纷纷侧目以视。张择端也偷偷多看几眼,此人正是在丰乐楼时刻伴随皇上身边,在龙德宫成的建造中特邀请的书法大师之一。他红极一时,不单是才华,一定有过人之处,张择端这样想,不由又多望了几眼。正值中年的他,面玉光泽有华彩,眉宇才俊,口赓诗韵。可能善于养生之道,面色红润,目光炯炯。

  只见他缓缓站起身道:“陛下,如今财多德大,此正帝国之相;德大则无所不容,财多则无所不济,天子又何必以侈华为意?当应享受太平盛景,兴土木于人间,制造营筑,独乐乐不如与民同乐。太平盛世当留于后人以光耀当朝历史,还原历史,珍藏历史,是故,臣建议编纂宣和画册,大修文法书风,倡导传统文化示人之美德,开辟文化盛年的新风尚,以利引领大宋文化之新风!”

一番话说到皇上心坎上,赵佶点头道:“太师所言极是,正是朕心头所念。除朝中兴造土木,亭台屋宇外,东京府的大型屋宇,也要进行土木兴造,以彰显大宋富足强盛。所做事宜编纂大修宣和画册,以垂鉴记录在案,流于后世。”

  又一大臣站起,但见他身材魁梧,伟岸,委实是一个“长身丽人”,他双目炯炯有神,面色黢黑,一眼望去,阳刚之气十足。脸上最动人处,是颐下生须十数,下巴处稀稀拉拉的几根胡须,令他看起来颇有威望。

只听他进言道:“蔡太师所言极是,微臣愿效犬马之劳。臣愿带领翰林院画师及朝中画师待诏,学令们,完成集中临摹内府收藏的古画名迹,传统画幅,以补充编篡。”

一文一武两个大臣的朝中唱和,可能正中皇上下怀,他颔首道:“那就有劳童枢密了。”另一大臣站起附和道:“太尉听说苏州供奉局朱勔近段又专人接壤臣赴江南小聚,闻言进贡的灵石异草,古玩器木已多不胜数,盼即日去取,臣恳请赴苏州前取,以慰陛下之牵挂,也算为大宋臣民尽力服务。”

皇上又点头颔首,应允道:“那就有劳高太尉即日启程吧。”

又一大臣站起上报道:“臣王太傅愿随太尉前去押送。请陛下恩准。”

皇上笑道:“王太傅所言正是朕所想。朕正担忧高太尉一人押运的安危,太傅随去,朕就踏实了。”

皇上看到分工已成,竭尽关心之意道:“二位爱臣此去舟车劳顿,路途遥远,特赏赐黄金百两,车辆马匹数几!”二人叩头谢恩道:“谢皇上恩典,臣愿效忠陛下,肝脑涂地!”

  皇上道:“今日早朝到此吧。编纂的事务就由童枢密来负责,退朝。”奉旨行事的大臣都各自领命而去。童枢密召集画师们道:“诸位待诏,画师们,皇上的旨意大家都听明白了吧,不负圣命是画师的本分工作。此番编篡地点集中在延和殿。编纂时期万望诸位按照规矩从事,做事之前由大人我来审批,没有手谕不能擅自退出。诸位需自回去收拾,由李公公集中到画院真宝殿。”言毕,对旁边垂手而立的李公公一番叮嘱,众人随他退朝而出。

众画师回到翰林院,简溪已经在此等候,看到择端他们回来,甚是高兴道:“择端哥哥你们退朝了。”苏汉臣他们取笑道:“怪不得张画师行色匆匆,原来早已与小主相约的。”择端脸兀自烧起来道:“诸位取笑了,小主何时到访自是她的安排,择端何故胆大差遣小主?”大家一看择端窘的红着脸,都哈哈大笑起来。

“简溪,都是画院同窗,且坐无妨。”择端看着简溪绯红着脸,怕她尴尬,赶快解围道。众人边品茶边聊。

“这童枢密权势不小,看他在皇上面前甚为得意。”苏汉臣道。简溪插嘴道:“你们可说的是朝中大臣童枢密吗?”择端点头道:“正是,你可知晓他?”

“简溪小时就听过这个名字,他侍奉两朝的元老。实名童贯,又字道夫,时年为枢密院事,掌兵权已达二十年之多。”简溪道。

赵令骧道:“诸位再怎么也不如我对他的了解,他是汴梁人,故居汴河南岸与我家本是邻居,后又与为父一起考取功名,逢年过节我们两家都有走动,甚是交好。他性情巧媚,懂得权术,爬的很快。当时初任供奉官,在杭州搜集书画奇巧的是他,这事赢得皇上的信赖。加上他扶助蔡京为相,蔡京知恩图报,回京荐其为西北监军,领枢密院事,权倾内外。朝中人如何称呼知道吗,称蔡京为“公相”,称他为“媪相”。足见他位高权重,不可一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众人纷纷恍然。

择端道:“掌兵权二十年之久,非一般人物,大家在他手下编纂一定要谨言慎行,不然,恐难保性命。”赵令骧点头道:“这是自然。尽管为父与童家往来,但也时常叮嘱我少于之言谈,不得攀附此关系,可见为父也对此人心存忌惮,不敢深交。年前他庆贺寿辰,为父也曾上门道贺带上了我。他深宅庭院几多,家眷众多,但看起来关系却相当客气。他与予寒暄寥寥,确实言辞滴水不漏,可谓心机颇深。”

简溪低头浅笑道:“你道为何家眷关系甚为客气,诸位有所不知,童枢密是个宦官,从他入宫立誓效忠开始请求为之。20多年效忠大宋,誓死尽忠,如今应该知天命之年却不改初衷。先皇曾跟额娘念叨童贯为效忠,一生孤苦,因而信赖倍加。”众人闻言皆唏嘘叹之。

择端感慨道:“自毁子孙后代,自请为宦官,非常人所为之,难为他了。天命之年,正是人生经验、阅历、精力臻于巅峰之际。虽为宦官让人不齿,却也位列三公,他的人生也算对得起他的牺牲。”

简溪吩咐后厨置些酒菜,从后宫抬来几桶“和旨”美酒,众人纷纷入席,举杯推盏,开怀畅饮起来。

  真宝殿里聚集了翰林院,御园画师,众多画令学子,按照童枢密的安排开始编篡画册。

按照皇上的授意,宣和画谱收集编纂从魏、蜀、吴、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一直到大宋时期。

首批阶段是修复上古残留的画幅。张择端,苏汉臣他们五人分到第一组,负责编篡魏,梁时期残留画幅。

翰林书院珍藏画幅的内务府阁楼,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甚是阴森冷僻。登上阁楼,举目望去,红檀木书架上卷轴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陈列着。

张择端叮嘱道:“魏、梁时期画幅以花鸟,人物,生活画为主,其中《百鸟齐鸣》《深远》《一抹残阳西坠》《陌上桑》这些画幅,涵盖了当时那个时代老百姓,官宦,富豪的家居,野外生活场景,大家修复时要还原真实的历史场景,做到主题在画。”大家都点头称是。

几人一起动手把阁楼上的所有卷轴装到书筐里,抬着下了阁楼。回到真宝殿,打开一个个卷轴,发现很多画幅由于年代久远,残破不全,缺纸烂页的比比皆是。有些不知从民间或何处淘来,画幅已仅剩几个篇幅,花鸟,人物也已面目全非。

苏汉臣叹息道:“这补漏难度不小啊,不但要形神兼备,而且要根据历史记载补充一些画面,还原生活场景。这难道是需要你我穿越时空与画家切磋后再行动笔?”

择端道:“是故,画师的名号不是随便起给你我的。除了开阔的视野,丰富的想象,高潮的绘画技巧,还要有穿越时空与上古的画家们亲密交谈,达到心灵和一,故能妙笔生花。”

   编纂工作开始了,按皇上的授意,宣和画谱共要编纂20卷,登传后需具列作品目及件数,这是一项繁杂而又机械的工作,派到任务的画师们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工作。

 参与编纂的画师们都领到了皇上亲赐的文官官服,以红色紫色为主。每人官服上配有绣有画院字样的鱼袋。此鱼袋即是身份象征,既可出入真宝殿,也可进出后宫的御华苑等处,甚至允许画师们到花石鸟兽的集中地——皇上的万寿山“艮岳”观赏。

画师们穿着这样的官服还可以亲临皇上的九成储宫中去赏花怜草,采撷需要的画面。即便是皇上身边的近臣爱妃,恐怕也没这么自由出入的权力。这足见皇上赵佶对画师们的骄纵。

张择端他们编纂闲暇,到过艮岳几次。艮岳不愧是皇上最佳休憩的场所,千姿百态的花石鸟兽充实其中。动物种类繁多,数不胜数。看着木牌上的简介,画师们才认识到很多罕见的动物:赤乌、白鹊、天鹿、文禽之属;植物则桧芝、珠莲、金柑、骈竹、瓜花,连理并蒂,不可胜数。宫中的御苑中珍禽异兽和奇花稀果及“玉芝况秀于宫闱,甘露宵零于紫篁”等所谓祥瑞的画面,令人叹为观止。

画师们拿着不菲的供奉,享受到自由的创作空间,都竭尽所能,投入繁琐复杂的编纂工作中去了。

有一次为了观察莲叶的叶片在阳光下不同角度呈现的特点,张择端整整在室外待了个把月的时间,画了上千幅莲叶形状。画幅上需要修补的画面 层出不穷,对待每一幅图他都饱蘸着极大的心血,他画宫室,画他尤擅绘的舟车、市肆、桥梁、街道、城郭。

画累了,大家会聚在一起讨论每一幅图,互相探讨,共同切磋。简溪也每日到真宝殿来帮忙,把大家选好的画幅根据不同的题材集中在一起。

编纂进行到最繁忙的时候,成千上百幅画需要大量的人手整理,朝中颁布了公告,招募有绘画技巧的杂工,男女不限,人数不限,一时间,东京府里绘画热风靡一时,有绘画技巧的都踊跃报名,进到朝中分配做画幅的分门别类工作。

民间杂工们到了真宝殿,翰林院的画师们分批教授分组事宜。“诸位杂工们,请按画谱的要求分类,十五种为一册。人物画,山水画,建筑画分开选择,可否记住?”张择端负责教授道。他说完,正要转身离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择端哥哥,你还好吗?”择端猛地一惊,扭身去望,正是柳云香。她一袭浅藕色素衣,粉面娇靥,看到择端望她,梨涡浅笑,行了万福礼。“云香,本来想忙完这阵去府上找你的······这里有一封家书,友仁的。”云香低头蹙了一下眉头,随即又舒展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事情早已知晓,云香早知道了。有些事是上天的注定。”择端听了舒了口气道:“我还一直不知怎么跟你解释,怕你心里上受不了,如今看你如此宽和,我就放心了!”云香道:“云香也离开了米府,如今算是自由身了,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罢了。”择端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简溪的声音,“云香,你赶快去整理画幅吧。最好不要被简溪看到,以免节外生枝。”云香答应道:“编完画册云香就会离开这里,不会被她发现的,择端哥哥请放心!哥哥也保重。”说着红了眼圈,低着头,行了礼速速离去了。择端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心头一颤,眼睛兀自起了一层雾。

选上的画幅送到皇上案头,由皇上集中挑选。他对于画幅的挑选几近苛刻。当然跟他本身高深的艺术造诣分不开。每一次挑选都令画师们心服口服。即便没有被选上,皇上也会用他漂亮的“瘦金体”批复原因,那种负责严谨的画风还是深深打动了众多画师和画院的学子们。

经过大半年的编纂,宣和画谱正式出炉。全书共20卷,著录大宋当朝宫廷所藏的魏晋以来历代绘画作品,共计画家231人,作品6396件。按题材分为10门:道释49人,人物33人,宫室4人,番族5人,龙鱼8人,山水41人,畜兽27人,花鸟46人,墨竹12人,蔬果6人。编写此书的体例的是张择端,他对于每门先作叙论,其次是画家评传,包括籍贯、仕履、才具、学养、擅长、故实等,传后再具列作品目及件数。翰林院所有的画师们为此付出了艰辛和努力。

从小痴迷道教的赵估又授意高太尉等大兴土木,修筑起五岳观和宝。皇上亲自上阵,与道观寺庙高僧昼夜打坐监工,以表诚心。广征天下图绘障壁之能手,以规模宏大,参与人员众众为著称。观和宝落成之日,皇上被赐封“教主道君皇帝”。至于观和宝的一切内务开销全部由东京内务府国库负责打理,极为重视。

而忙里偷闲的皇上赵佶也早已成为了丰乐楼的常客,为了使他每次的出游合理化,后宫建造了一处特殊的“行幸局”,隔三差五请丰乐楼的艺伎们到行幸局歌舞表演。民间也专设“行幸局”分处,用于接待皇上及朝廷官员。

而被当时的文人骚客们如张先、晏几道、秦观、周邦彦争相传唱的名妓李师师,便成为皇上垂涎之人。但鉴于自己的皇位,他也只是远观,等待合适的时机再下手。

夜深人静,皇上捧着咏颂李师师的诗词,意淫之极,不觉学着李师师的样子,清婉低唱起来。

“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

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於珠子。正是残英和月坠。寄此情千里。”想到自己喜欢的美人此时不知卧在哪个浪徒狂子身边,他不由心头窜上一阵火

“江山美人都要尽我掌握,李师师你应该属于朕!”一拳砸在卧榻上。

0

三十一、编纂宣和画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